[乌龙山原创]刘翔,别拿自己不当党员


67年前,党交给五名战士一个艰巨的任务:掩护主力撤退。五名战士和日本侵略军血战到底,最后弹尽跳下了巍峨的狼牙山。在山顶上,曾经在南京城里杀人(这里面有十几万脱下军装混进难民的国民党军人)不眨眼的日本鬼子对他们敬起了军礼。请记住他们的名字,他们是马宝玉、葛振林、宋学义、胡德林、胡福才,合称“狼牙山五壮士”。

58年前,党交给一位党员和他的部队一个死亡的任务:死守1071.1高地。打退美军王牌陆战一师八次进攻之后,这名共产党员让他的战友撤下了阵地,怀抱着炸药冲向敌阵,一声巨响,敌人腐烂变泥土,勇士辉煌化金星!在他的身后,数十万美军兵败如山倒,直到中国军队踏过汉城独立门,东亚病夫的屈辱历史灰飞烟灭。请记住他的名字:杨根思。

50年前,党交给一位共产党员和他的千万同行一个伟大的任务:研制中国的核武器。从此,隐姓埋名,扎入沙漠深处。在地球的另一边,他最要好的同学加入了美国国籍,荣获了诺贝尔奖,直至后来82高龄依然迎娶妙龄女郎。6年之后,首次核试验在罗布泊取得成功,炸出了整整两代人的和平。请记住他的名字:邓稼先。

48年前,党交给一位党员和他的团队一个光荣的任务:大庆石油大会战。这名共产党员振臂一呼:“宁可少活二十年,也要拿下大油田”,带着脚伤,纵身跳入泥浆池,搅拌泥浆压井喷,他只活了47岁便离开了人世,而比他更早死去的是“中国贫油”的帽子。请记住他的名字:王进喜。

他们头上最显赫的头衔不是民族英雄、特级英雄、中国原子弹之父、铁人,而是“共产党员”,对于这个称谓,共产党的第四位经典作家给了一个经典的定义:特殊材料制成的人。在今天,要成为这其中的一员,需要面对农民的镰刀和工人的铁锤交织的,用无数前辈的鲜血染红的旗帜慷慨宣誓:“随时准备为党和人民牺牲一切”。

2天前,党交给一位党员一个基本的任务:代表自己的国家,参加在祖国举行的奥运会的比赛。这名年收入上亿的共产党员,这名为许多美国资本家代言的共产党员,这名前几个月还豪言能跑出12秒80的共产党员,这名前几天还声称跑进过13秒的共产党员,面对着座无虚席的鸟巢体育场,背负着13亿人和56个民族的期望,抚摸伤腿无数下,离开了那条令他成名令他发财的赛道,退出了比赛。不需要去记住他的名字,因为你不可能不去记住:刘翔。

曾几何时,他的胜利被说成了是中国的胜利,是黄种人的骄傲,是亚洲人的偶像。在他的故乡,亚洲最大的城市,中国共产党的摇篮,当时还是陈书记治下的上海市,高调地用他的事迹取代了狼牙山五壮士编进了教科书来教育下一代人,让少男少女们去学习这位美国企业的代言人而不是那些中华民族的捍卫者。

现在,刘翔的失败却不是中国的失败,是黄种人的耻辱,是亚洲人唾弃的对象了,而是被主流媒体们千百次地告诫我们要理性,要宽容,要冷静地去看待刘翔的退赛,直到理性到诺大一个中国,有13亿人和56个民族的中国,居然没有一家电视台,一个广播电台,一张报纸有一个不“理性”,不“宽容”,不“冷静”的声音发出来。

就是在四年前,有一位卫冕冠军,站上了雅典的举重台。他已经不再年轻,他已经伤痕累累,他注定不属于这个赛场。但他说过“作为一名运动员,我要为国家赢得荣誉;作为党员,我要为党争光”。祖国把他送到六个时区之外,他完成了他的任务:三次试举失败,没有成绩,但是,他完成了比赛,在他的腰上留着30多针封闭,共产党员不知道什么叫做临阵逃脱。但是,当他回到了他的祖国,迎接他的是主流媒体铺天盖地的冷嘲热讽,迎接他的只有一个声音:“你为什么要上场!”另一个名字同样闪亮:李宏利。直到4年后,韩国的史载赫挺起203公斤,用一枚金牌帮助占旭刚回击了这一切。要知道,2000年的占旭刚大吼一声:“死了算了”,慷慨挺起207.5公斤,一个从来没有举起过的重量,勇夺金牌。

这就是那些“理性”、“宽容”、“冷静”的人们在四年前所做的一切,他们不能理性而又冷静地去宽容失败,他们要的是“人性”地退出,因为这才符合他们鼓吹的“普世价值”,于是,他们不吝用各种恶毒的词句去攻击为国家赢得过荣誉的运动员,为党增添过光彩的党员。但这并不妨碍他们今天用最华丽的辞藻去为刘翔的退赛叫好,尽管刘翔的伤情只有天知地知他自己知道。

但是,跟腱疼痛之于跨栏运动员和目不能视之于射击运动员孰轻孰重还是能说得清楚的。是个老段子了,亚特兰大奥运会上王义夫突然发病(前一夜,美国人半夜在中国射击队住地谎报火警,致使中国运动员休息不足,活该埃蒙斯连续两届丢金),眼前漆黑一片。共产党员为了祖国坚持打完了比赛,他没有为祖国赢得金牌,但他感动了全中国。

但是,现在主流媒体营造的是另一个人物:丘索维金娜,她不是为了她的祖国比赛,而是为了她的儿子代表另一个国家在比赛,于是,很人性,很普世,于是,她被营造成了国际英雄。但是,主流媒体同样不肯揭示这一切的根源:在17年前,因为共产党员的投降,她失去了她那强大的祖国:苏维埃社会主义共和国联盟。

投降的共产党员刘翔离开了他的赛道,那个因为他而在中国家喻户晓的罗伯斯似乎金牌在望,但是,同样生长在红旗下的罗伯斯渴望的是见到另一位共产党员:“我一直知道刘翔能赚许多许多钱,但我没想到后面有那么多零。而且还有人送房子给他,我想他在中国一定过着国王一样的生活。我的梦想就是拿到一块奖牌。金牌、银牌、铜牌,颜色倒无所谓,我只想要一块。什么样的奖牌真的不是最重要的,对我来说,最重要的是当我从北京回到古巴时,菲德尔·卡斯特罗会在机场迎接我们。当飞机舱门打开,看到他在面前,我能把我的奖牌献给他,从而让他认识我。”

祝福伟大的对手吧。

本文内容为我个人原创作品,申请原创加分

[ 转自铁血社区 http://bbs.tiexue.net/ ]

猜你感兴趣

更多 >>

评论

评 论

更多精彩内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