扫码订阅

核心提示:手机24小时开,打不通电话罚款100元;明确奖惩制度;中层人员每天要写出“工作日志”……这竟然是一个恶势力团伙制定的“帮规”。目前,这一团伙已经被警方铲除。


铁血网提醒您:点击查看大图


云南网8月19日报道 手机24小时开,打不通电话罚款100元;明确奖惩制度;中层人员每天要写出“工作日志”……这看起来像一个现代化企业的规章制度。但叫人难以相信的是,这竟然是富民一个恶势力团伙制定的“帮规”。在富民县的永定、大营、罗免等乡镇,一提到“小二银”这个绰号,许多人在心生颤意的同时也会对其恨之入骨,正是这个“小二银”,一个同伙组织了横行霸道,乡里们恨之入骨。目前,这一团伙已经被富民警方铲除。


老总不陪酒 打人砸场子


“小二银”是富民县大者北村村民杨雷的绰号。2002年,杨雷因犯故意伤害和寻衅滋事罪被判刑5年。


5年的铁窗生涯并没有让杨雷的心灵得到洗涤,刑满出狱后,杨雷立即重操旧业,纠集了一伙闲散人员四处惹是生非。寻衅滋事、敲诈勒索、故意伤害、非法拘禁、聚众赌博等恶行,是杨雷等人惯用的拿手好戏。一段时间以来,杨雷等人疯狂作恶60余次,涉案金额高达20余万元。


今年5月7日,是杨雷的得力干将李君的生日。当天晚上,杨雷在一家羊肉馆为李君大摆宴席,将手下的50多个兄弟召集在一起胡吃海喝。酒足饭饱后,杨雷又要求所有人都必须到某度假山庄唱歌。一到山庄,杨雷就让手下将经理叫了过来。“把你们老总叫来,就说‘二银’过来了,让他来陪酒。”当杨雷得知老总有事来不了时,脸色立刻阴沉了下来。手下的兄弟见“老大”变了脸,立即心领神会开始作恶。“快出去,今天我们老大过生日,全场都被我们包了。快滚,别等老子动手。”杨雷手下的兄弟开始清场,强令其他在山庄唱歌的群众离开。一旦听到有人发出异议,他们动手就打。


这期间,有人打电话报警。富民县公安局大营派出所接到报案赶往度假山庄。得知警察赶来,杨雷迅速带着李君、段祥等骨干逃离了山庄,同时指示手下:“将山庄给我砸了。”就在杨雷的手下准备作恶的时候,及时赶到的民警制止了暴行,杨雷的手下随后作鸟兽散。


疯狂作恶 罪行累累


度假山庄案件的发生,让富民县公安局意识以此为突破口,定能将杨雷等人一网打尽。案发第二天,县公安局就成立了“5.07”专案组,展开对杨雷恶势力团伙的调查取证工作。当时正在山东培训的局长金志锋,每天都通过电话了解案件进展情况,并适时作出部署。同时要求全局的人力、物力、财力均向此案倾斜,无论花多大代价都要将此案办成铁案。


由于许多受害人担心再次遭到打击报复,因此面对民警的询问,很多人虽然表情激愤,但对自己的受害经历却不愿多说。为此,民警们只得几次三番上门开导受害人,在表明警方立场的同时,希望他们能协助警方除暴安良。通过1个多月的调查取证,专案组终于掌握了杨雷等人,涉嫌违法犯罪案件60余起,致使20余人受伤,直接涉案金额高达20余万元的确凿犯罪证据。


见富民东村的矿老板张丰生意不错,杨雷就带着手下找到张丰:“我看这里生意不错,但有人来捣乱就麻烦了。这样吧,以后你的矿谁来找茬都由我负责摆平,条件是大家平分利润。”对于杨雷的无耻要求,张丰自然无法接受。但早听说过“小二银”心狠手辣的他,又不敢轻易的最杨雷。见张丰不开口,杨雷便指示手下将进出矿山的唯一通道堵住。一个星期后,被逼无奈的张丰只得找人说情,并“千恩万谢”地奉上了1万元辛苦费。参与赌博而向杨雷等人借了2000元的郑华,因无法连本带利还出3000元而遭杨雷等人非法拘禁,并威胁若超时还钱就要被打死。无奈之下,郑华只得将一块市价为八九万元的土地,以3000元的价格变卖还钱。


稳住“小二银” 先抓外逃骨干成员


获悉专案组已掌握杨雷恶势力团伙的犯罪证据,富民县委、县政府以及市公安局相关领导均对此案作出指示。要求坚持“除恶务尽”的原则,尽快将犯罪分子一网打尽,并依法从重从快给予毁灭性打击。


在市公安局刑侦支队及相关部门的指导下,专案组及时多方位展开调查,并获悉团伙中的骨干成员朱恒、李君已经外逃,查明朱恒从2006年就负案在逃。为了能将团伙成员一网打尽,专案组决定先对朱恒等人实施抓捕,并故意放风:“警方正全力抓捕朱恒,因为他是负案在逃人员。”以此来迷惑杨雷,让其认为事不关己可以高枕无忧。


6月11日晚上,几经艰辛的专案组民警终于在昆明小西门附近,抓获了朱恒、李君。通过连夜突审,初步掌握了该团伙部分犯罪行为。6月12日,富民县公安局在全县开展统一收网行动。先后抓获团伙主犯杨雷,及骨干成员“军师”段祥、何平、史林、赵柱等8名嫌疑人。


实证在手 一网打尽


杨雷恶势力团伙的覆灭大快人心。8月6日上午,富民警方分别在县城的大营镇、丽池大酒店、供销宾馆3个地方,押解杨雷等人进行了公开现场指认,现场上万群众纷纷拍手叫好。目前,杨雷等14名嫌疑人对自己的罪行供认不讳,他们已被执行逮捕。


也许有人会问,既然杨雷等人如此为非作歹,警方为何容他们猖狂这么久呢?其实不然,一直以来富民县公安局对恶势力从未放松过警惕,并且坚决贯彻“打早、打小和露头就打的原则”。“为了将杨雷等人的案子办成铁案,动手前我们开展了大量的调查取证工作。许多受害人生怕遭到打击报复,所以不敢向警方提供证据。为了掌握杨雷等人的罪证,我们几次上门请求受害人放弃顾虑,协助公安机关打击犯罪,艰难地开展取证工作。直到实证在手,我们才果断对杨雷等人实施抓捕。”富民县副县长、公安局局长金志锋的回答,解释了大家心中的疑虑。


定时发薪 违规罚款


审讯中,杨雷、段祥等嫌疑人对长期为非作歹的犯罪事实供认不讳。“这是一个有明确分工,甚至还有规章制度的恶势力犯罪团伙。”据民警介绍,杨雷恶势力团伙每月都按级别高低发放“工资”,甚至还制定了奖惩机制。


每个月按照非法所得的多少,杨雷发给二级骨干成员段祥、李君、朱恒等人2000至5000元的“工资”。对于三级中层人员,杨雷实行包吃、包住,有事时每人发100元奖金的制度。至于其他小喽罗,每次有事时发两包烟,完事后吃顿夜宵。


对于每名骨干成员和中层人员,杨雷还制定了严格的惩罚制度。要求必须24小时开手机,如果有事打不通电话,每次要罚款100元。对于新加入者,杨雷要求必须先由骨干成员找其进行谈话,说明各项“规章制度”。甚至要求中层人员,每天写出所谓的“工作日志”。昆明日报 (本文来源:云南网 )



发表评论
发表评论

网友评论仅供其表达个人看法,并不表明铁血立场。

全部评论
加载更多评论
更多精彩内容
+加载更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