在赶往印秀的时候,我的心情很复杂,毕竟这个不是什么旅游圣地,如果不去看的话觉得这次到灾区没有深入,略有一丝遗憾,如果去看的话不知道前面的路上会看到什么,灾区就是这样一个情况,印秀是一个重灾区,即使是过了两个多月,但相信还有很多的残骸还在清理。车子在不断的前进,沿途已经看到很多山体塌方的痕迹,在这次地壳运动时有的路面拱起来几米高,车辆的通行基本还算属于顺利,没有什么交通的管制,沿途也遇到很多的车辆在行驶。即将要达到印秀的时候有两个地方让我印象很深,一个是该处国道上数百米坍塌的高架桥,几乎和拧麻花一样,我们几个停车看了很久,都在分析这个力量到底是怎么形成的?断裂坍塌在当时是必然的,但这一处的高架桥怎么有种被拧过的感觉,另一处是一个巨大的石头立在马路旁边,巨石的旁边还有还有一辆已经认不出型号的货车,两处都有一个醒目的标示“5。12遗址,严禁破坏”。


“前方塌方请注意行驶” 阿亮念着路旁的警示标语,我们已经非常的靠近印秀镇,沿途的管制气氛瞬间也凝重起来,军警车辆的过往更加的频繁,当距离印秀三公里的时候,我们的车辆第一被拦了下来,这个情况早就听说,前段时间这里是管控最严格的区域,车辆几乎没有通行手续根本就无法进入,我们也是碰碰运气,看这次能否进印秀看看里面的灾情究竟。拦车的检查站是由3名广东特警负责督检,在他们在观察完车的人员后,问我们几个准备去什么地方?我们回答到去印秀,但接下来的一个问题就让我们有点头疼了。你们去印秀干什么? 我和坐在副驾未的川东对视了一眼,这个小子这几年在机关里呆的有点模样了,很沉稳的回答道“我们是重庆单位了,前面的印秀有一个重庆对口建设的临时活动板房区,我们几个是受委托,到这个地方送一个资料,送完后马上返回,现在时间也是下午了,我们送后还要返回重庆,请通融一下”,也就是这几句话,看似滴水不漏,在驾驶位上的我心里暗笑,小样的,编的够完整,不知道怎么蒙到对口单位上来了。不管怎样,最后的结果是放行,就这样我们在忐忑不安的疑虑中进入了印秀镇街道。


整个的街道几乎是新建的临时街道,主体分布着各式的帐篷,板房。大大小小的临时商店也穿插在其中,临时的军营是街道的主体,我们几个在雨后淅沥的街道路面上颠簸着看着一切。印秀老街上的所有建筑物都没有了,几乎是地震的震源中心,在瞬间的地壳运动力量下,全部的被瓦解,学校,楼房,街道建筑物,桥梁等等,更令人痛心的是在废墟下面的不知道名字的失踪者们,在普通的人能承受极限的营救时间过后,没有更多的精力去挖掘和救援,有的废墟下面的人只有永远的沉默了。眼望着阿亮介绍的废墟遗址上,我们其他的四个人默默的听着,心里翻涌的滋味无法表述,生命就是有的脆弱,一瞬间的时间,就在这样的一块土地上,不知道有多少的家庭失去了亲人,也许有的家庭一个也没有剩了,只有到达的现场,才能感触到“活着真好”这几个字的真谛。


车子几乎没有停留,一直在前行,当路过印秀路政检查站后,前面的路全部的断了,远远的望去有几台巨大的挖掘机在山坡上来回的工作着,大概是余震的影响,很多本就打通的道路在余震里再次的塌方,只有重复的施工。近处的一块告示牌上注明“前方道路损毁,车辆严禁通行”。并且检查岗的人员已经不是特警,而是解放军官兵了,看到这样的情况,我们知道说什么也是无用,只有沿途返回,在车子调头的时候,我突然有一种冲动,好想下车更近距离的接近一下印秀,站在这块牵动亿万人心灵的地方,感受一下,一个生灵涂炭的人间惨剧就曾经在这里发生过。5月12日的14点28分时,把这里宁静的生活完全的打破,伴随而来的是生命的消失,震后烟雾的笼罩,当地的老乡们背井离乡的离开这块土地。。。。。。。。。。


偶而有三两个老乡从身旁路过,除了给他们一个微笑以外,我们已经没有勇气去追问灾难来临时他们的情况了,这样的举动实在让自己很难受,更不要说经历的人们了。。。。。


在十二号的早晨,我们接到一个不幸的消息,邻居老乡说生命桥被冲垮了,我当时听到心里很不是滋味,拉上福林立马向断桥处赶去,路上还在想这个桥是几批人的心血,从乐山老兵,到欹蒙山那批越战老兵,过后再到成都当地的建设部门花费了巨大的心血才搭建好的生命桥,怎么说垮就垮了?桥头已经聚集了很多的村民,在断桥头处过往军车也不断,看着河对面的大湾村,直线的距离不过一里多路,现在只有绕道走了,需要整整的24公里,在走回路口时,当地的交通部门已经拉起警戒线,告示牌也竖起,“前方桥梁损毁,不车辆严禁通行”。才通了不久的生命桥就这样早早的结束了使命,从通济镇到达小鱼洞镇的这条道路彻底的断了,只有饶道新兴镇,听说为了缓解交通中断的情况,当地救援指挥处把原来的国道也抢修恢复了部分交通。沿途经过的地方大多依旧是解放军官兵的身影.。


距离营地5百米的小鱼洞大桥的旁边,是村里给老年人搭建的临时板房区,这个也是村上唯一的活动板房地点,与板房平行的是村里的村委会,这样的安排看起来倒也很正常,但与老年人板房区同提个大门进口处竟然也是济南军区驻军的临时总院,这样的地形组织结构我当时也不明白,但同村上的老年人交谈后才得到了一部分的答案。村里的面积本来就很小,加之地形处于两山一河的旁边,地震的余震一方面要避免,另一方面更要防止山里的汛期,加之一个临时医院需要一个空旷和安静的环境,要在鱼洞村里寻找到一个这样的地势在村上也很不容易,这样的安排大概是一举几得的措施,把村上的老人就医的问题也可以照顾了。我们是寻找了一个晚上专门去的老人板房区,因为白天的的时候老人们大多不在,我们特地的给老人们准备了一些糕点面包,数量虽然不多,但多少也是我们的一个心意。晚上的老年人大多分男女各聚在一个大房间里,本就土生土长在一个村里的人,相互比较了解,加之这样的环境里大家能够相聚在一起,倒也不觉得孤单。还没有到房间里就听到他们的声音了,当得之我们是村上的志愿者,很受欢迎,有的老人的几个孙辈都在营地里的临时教室里上课,在家里听说过我们的事情,一直没有机会和我们见面聊天。这样的气氛下聊天进行的很顺利,我们来了三个队员,其中一个女队员到了另外的一个房间,房间里很大,隔音的效果不是太好,但听到我们准备给板房区的老年人放电影的时候,隔壁的女队员就跑到房间大声的说,隔壁的婆婆们问什么时候放电影?她们很久没有看电影了,我和房间里的几个老爷爷们相互一看,哈哈大笑起来。


电影的放映倒也不很难,这次筹备的物资中还有一个三洋的投影仪,我当时还以为必须要电脑连接才可以使用,还在眼巴巴的等其他的队友能够拿笔记本到营地来,过后打电话和朋友核实后仔细研究,才知道这个投影仪配置了DVD的接驳口,不需要电脑也可以放电影。为了这个事情我被我的朋友狠很的糗了一顿,说我“不懂高科技,浪费了资源和朋友们的心意”。汗一个!


第一次的电影很低调,没有事先的通知任何人,本来老年人板房区的人比较集中,加上后面是军队的医院,人实在太多了怕引起不便。我们在营地里事先放映了几部测试了效果后,在晚上的才把各种器材拉了过去。投影仪和DVD都不重,就是音响方面实在太重了,必须有两个队员才抬的动。放映的时间也需要把握好,现在的季节是夏季,天黑的较晚,只有临近21点的时候天才完全的黑下来,这样的时候是最佳放映时机。十分钟的快速准备后,我们的第一部电影《疯狂的石头》终于放映出来了。整个的板房区的夜里很安静,没有一会儿的功夫电影幕布前就聚集了近百人,但秩序还算可以,放映的影片专门挑选过的电影口音,当地人完全可以听懂,随着电影的剧情播放的场地里笑声不断。到了23后,时间估计也差不多了,很多的老年人恋恋不舍的准备回各自的房间,临走时都在问同一句话“你们什么时候再过来播放?”就是一句话让我们在场的队员感动不已,这个就是我们存在的价值,只要能够给他们带来欢乐,哪怕再辛苦一点都值得!



铁血网提醒您:点击查看大图

这里是地震后的印秀中学校区,整个的学校已经完全不能使用,在这个废墟里不知道有多少感人的场面和事迹,近处是活动板房的区域,很多的劳动者都在为灾区尽一份自己的力量。



铁血网提醒您:点击查看大图

这里就是印秀车辆通行的一个尽头,所有的无关车辆都在这里调头,原来这里是镇子的中心,震后整个印秀镇整体的迁移。



铁血网提醒您:点击查看大图

被挤到路边的警车和已经倾斜的楼房



铁血网提醒您:点击查看大图

照片的背景就是我们才通过的临时道路,山体滑坡的痕迹很明显。



铁血网提醒您:点击查看大图

这个楼房的遗址里可以看出当初救援的痕迹



铁血网提醒您:点击查看大图

印秀镇的远景



铁血网提醒您:点击查看大图

路上这样堵塞检查点很多,但通过的也很容易。

到灾区做志愿者波折


出发到灾区之行


营地建起志愿者之家


灾区走访村民排忧解难


灾区营地里帐篷小学与图书室


志愿者的生活


有朋自远方来


印秀之行


再见了鱼洞村! 灾区之行完结篇

本文内容于 2008-8-21 0:52:40 被683248编辑

[ 转自铁血社区 http://bbs.tiexue.net/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