三国之赵统新传 第一部 初回三国 第一部 第七十八章 果然是他的后代

guohj92 收藏 17 33
导读:本文全文阅读地址:[URL=http://book.tiexue.net/Book/14235/][size=14]http://book.tiexue.net/Book/14235/[/size][/URL] [内容简介] 我们说话间,陷在阵中的沙摩柯、胡驹已经被绳圈套住了,而且是无数道。沙摩柯和胡驹一只手轮着长兵刃抵挡那些进攻,另一只手则抽出我们削金断玉的防身刀,挥刀砍向那些绳套。那些绳套虽然软,不好割,但他俩的刀好啊,全都是吹毛断刃的家伙。眨眼间那些绳套就被割断了。沙摩柯和胡驹发狠了,大吼一

本文全文阅读地址:http://book.tiexue.net/Book/14235/


我们说话间,陷在阵中的沙摩柯、胡驹已经被绳圈套住了,而且是无数道。沙摩柯和胡驹一只手轮着长兵刃抵挡那些进攻,另一只手则抽出我们削金断玉的防身刀,挥刀砍向那些绳套。那些绳套虽然软,不好割,但他俩的刀好啊,全都是吹毛断刃的家伙。眨眼间那些绳套就被割断了。沙摩柯和胡驹发狠了,大吼一声,沙摩柯也跳下牛来,两个人一侧靠牛,沙摩柯防守背后,胡驹大棍顶着面前的盾牌,闷吼声中往前死命就推。这情景,可能高宇真没见过,再加上是演练,也没下死手,胡驹竟然推到了一长片军卒,眼前打开了一条通往阵外的通道。胡驹左手棍,右手刀,沙摩柯扔了一条狼牙棒,也是一手刀一手棒。他俩泼了命的往外冲,他俩发了狠,那些人可受不了了,他们一刀劈下去,盾牌就就被剖成两半,一棒砸下去,盾牌也的碎。另外很多刀头也被削断的削断,砸弯的砸弯。不过沙摩柯和胡驹杀的也不轻松,那些军卒韧性十足,杀退一拨,又上来一波,就像大浪一样不断涌向岸边的石头。费了老大劲,他俩终于退了出来,只是把沙摩柯的牛和一条狼牙棒留在了里面,而那军阵中也是被砸的出现了一些赤手空拳的军卒。我也看出来了,要不是因为那些军卒心疼被弄坏的兵器,不愿造成更多的损失,他俩也真够呛能退出来。

沙摩柯和胡驹回来后,我就问他们:

“怎么样?还试试吗?”

他俩连忙摇头。

“太累了,不试了。差点回不来了。”

旁边的鄂焕说:

“你们很不错了,在实战中我还没见过能杀出来的呢!就是我们以前的吕将军也不敢陷进去。”

听闻鄂焕如此说,庞统师叔对我点了点头,他的意思我明白,就是他俩肯定与那人有关。

高宇看着那一地的碎盾牌和兵刃直吸气,很明显,是心疼啊。看来他也没想到损失会这么大。我拍了拍他的肩膀,安慰他说:

“高大哥,不必在意。那些兵刃由我给你补充就是。”

高宇眼睛一亮。

“真的?你不骗我?”

“我怎么会骗你呢?你们统计一下,看需要多少,我尽量配齐,若还不够,我再想办法。”

高宇一抱拳。

“实不相瞒,我们也是好不容易才凑够合适的兵器,几乎连替换的也没有。你看这次,我也没想到啊,这么多都没了。赵兄弟能帮我们,在下实在是不胜感激。”

我也没客气,就让句突带他们去取些刀来供他们挑选,不过看来句突留了个心眼,也没有拿很多来,因为沙摩柯早就定下了一部分,要给他老爹那边。拿来的这些刀也就能解决一半人的装备问题。我就对高宇说:

“高大哥,很抱歉,现在刀不够了,且等几天,等我灭了华家,再给你配齐吧”

高宇也很大度,毫不在意的说:

“兄弟,不妨事,不必在意。”

这时那些人把刀拿到手后,挥了挥,看样子相当趁手。有两个家伙还当场试了试刀锋,结果用力过大,竟然把那个拿旧刀的人的刀头砍了下来。这情景正好叫高宇看见,高宇也不管我们了,三步两步过去,从那个兵卒手里接过那把刀,左看右看,还有手指头试试刀刃,又叫那个兵卒把那把旧刀擎在手中,他用力一挥刀,那把旧刀又被削成了两截。又取过几把刀试了试,皆是如此。他就下令把这些刀都收回来,然后转身走到我面前。

“赵兄弟,你的这些刀太贵重,一把刀也比我那些兄弟所有的刀贵啊。愚兄不敢收。”

我哈哈一笑。

“没什么,都是自家做的,你只要不嫌,就拿着用吧。”

“什么?你们自己做的?这种刀天下也少见啊!”

“在这里不谈这些了,你还是让他们把刀领走吧,好让他们早宿营吧,其余的咱们回屋细谈去。”

在我的坚持下,高宇总算收下了这些刀,不过声明只是暂时收下。随他吧,反正我也不打算要回来了。

我们回到大屋,四周已经点上了火把,屋里照的亮如白昼。沏上一壶茶,由胡驹负责倒水,当然愿意以酒代茶的我也不反对,庞统师叔和张苞就用了酒壶,而且是两个。一个装的是寨子里出的枸酱,一个是我们带的济世堂的烈酒,换着喝。刚才时高宇和鄂焕只知道那是我师叔,因为是听我叫的,但并不知道这就是天下闻名的凤雏先生。现在没什么事了,我详细一介绍,才知道庞统师叔的真实身份。鄂焕和高宇赶紧站起来,对庞统师叔深施一礼。

“草民参见庞军师。我等久仰先生大名,今日一见,实乃三生有幸。”

庞统师叔也回一礼。

“二位太客气。我庞统一向不屑于俗礼,坐在此处既是有缘,以后休提什么草民。”

鄂焕、高宇赶忙称是。

庞统师叔端起酒杯,满饮一杯,喝之前还向大家说随意啊,我们当然随意了,和他就没太讲过礼节。庞统师叔看着高宇问:

“高小兄弟,敢问你和当年飞将军吕布手下头号大将高顺可有旧?”

高宇一愣,看了看鄂焕,好像意思在询问庞统师叔怎么知道的。

我看他疑惑,就对高宇说:

“高大哥,今天我师叔看你们的阵型就是闻名于世的陷阵营阵型,这陷阵营只有飞将军吕布手下高顺才会训练,而且是由他亲自指挥。自高将军被曹贼杀害于白门楼,天下即再未见此阵型,今日在此见,我师叔就认为你们肯定是和高将军有旧,你又姓高,再加上刚才鄂老哥说你们吕将军,师叔自然肯定认为你们是高将军旧人。我看你的年龄,我都甚至认为你就是高将军的后人。”

高宇点了点头,很肯定地说:

“没错,高顺就是我父亲,我是他唯一在世的孩子。我是当年由鄂叔叔和其他几个叔叔从下邳城救出来,鄂叔叔,你就来告诉庞先生吧。”

高顺啊,我前一世的历史就有对他的记载,说顺为人清白有威严,不饮酒,不受馈遗。所将七百余兵,号为千人,铠甲斗具皆精练齐整,每所攻击无不破者,名为陷阵营。要知道,历史对他评价是“每所攻击无不破者”,这句话牛啊。我张飞三爷、关羽二爷够牛吧,可也不敢招惹高顺,见高顺来攻,只有跑的份。在吕布军中,高顺和陈宫一武一文,应算是左膀右臂。张辽、臧霸、郝萌、曹性、成廉,魏续、宋宪、侯成只是吕布的八健将而已。“威震逍遥津”的张辽名满天下,众人皆知;臧霸后来被曹操委以方面之任,袁曹争霸时以类似游击战的战术牵制了袁绍的战略左翼。就是这么两个狠角色在吕布手下当时也只是"健将"。高顺在世时,每到危急时刻,吕布总是首先派高顺到最危急的地方;并且高顺总是独挡一面,而其他健将都是两将双出.。高顺勇武到什么程度,且来看这个片断,还是张飞三爷亲自告诉我的,那是他这一辈子唯一服输的地方,就是当年在徐州时,建安三年,吕布和我刘备伯父反目,吕布即令高顺领兵五万,袭他们之后。刘备伯父本来还想靠着张飞三爷和关羽二爷的勇武狠狠和吕布打一场,结果一听是高顺来攻,并且带着陷阵营亲自来的,立刻下令乘阴雨撤兵,弃盱眙而走,思欲东取广陵。可后面陷阵营又追来了,又赶忙撤退。我张飞三爷和关羽二爷也连个不字也没说过。为什么啊,张飞三爷说他们兄弟三个是亲自见过那陷阵营的勇武的,在虎牢关时,吕布之所以嚣张,一个原因是确实他本人确实武勇超人,另一个主要原因是他身后高顺带领的陷阵营。当时,虎牢关前打得各路诸侯大败,陷阵营功不可没,就那千八百人,像赶鸭子杀的联军四散而逃。另外高顺也是一个智将,他有一句名言是对吕布说,说是"凡破家亡国,非无忠臣明智者也,但患不见用耳。”听听,多有哲理。高顺武艺也是很高,张飞三爷没和他高顺直接交过手,但却知道,当年高顺赶走他们,占领小沛后,随即又和曹营头号大将夏侯惇大战五六十个回合而未分胜负,夏侯惇也是在那场大战中眼睛被射瞎的,这也说明高顺的武艺和夏侯惇差不多,当然那次高顺还是最后打败了夏侯惇的大军。曾有人如此高评价高顺:有将忠勇如高顺者,君可无忧也。我们今天竟然在此遇上了高顺的儿子,我们真是有幸啊。看我们很感兴趣,鄂焕就开始讲起了他们的故事。

原来,鄂焕原本是豫州汝南汝阳人,他少年时,家乡因为闹黄巾而大乱,很多人都逃出去当难民了,可逃出家乡也没有什么活路,有一次,天又热,他实在是饿坏了,一下子晕倒在地上,等醒来时,发现自己在一个大账里,一问才知,原来是高顺领兵经过此地,发现有几条狼正围着他转,高顺将军射死那几头狼后,发现他躺在路边,还有一口气,实在不忍心他就此死去,就让人把他抬回军营,给他灌水喂饭,这样救了他。等鄂焕身体养好之后,他实在没有地方去,而且要是再离开这里,还不一定能再找口饭吃,还得饿死。高顺将军现在救了他的命,干脆就投军于他。高顺见他身板还不错,象是能打仗的料,就收下他了。一开始,觉着他还小,就带在了身边,做一个干杂活的亲兵。后来,鄂焕在这里能吃饱饭,身子开始发育,力气也变的越来越大,高顺就亲自教他武艺,再到后来,让他进了陷阵营,在战场上狠狠打了几次胜仗,鄂焕的勇武也慢慢传开了,慢慢的传到了吕布的耳朵里,从那之后,鄂焕的命运又出现了改变。



0
回复主贴

相关文章

更多 >>
聚焦 国际 历史 社会 军事

猜你感兴趣

更多 >>
17条评论
点击加载更多

发表评论

更多精彩内容

热门话题

更多
广告 大型核武军事模拟 坦克 装甲 战机 航母
发帖 向上 向下
广告 关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