为什么刘翔得不到杜丽时的谅解?<转自凤凰网>

汇文人 收藏 1 83
导读:刘翔退赛后,无数的人伤心、不解、还有愤懑,杜丽失去首金时给予她宽容和鼓励的观众们不见了。他们言之凿凿,“可以接受失败,但不能接受不战而退”。 “就算慢慢跑完,甚至走完这段路,都会比直接宣布退赛要来的好得多!”不少人抱着这样的想法。 在刘翔之前,雅典奥运会一百一十米栏亚军、美国的特拉梅尔也因伤退赛了,那个时候,大家相信他脸上的痛苦表情是真实的,相信他离开时自己是伤心和迫不得已的。可当同样的情景发生在刘翔身上时,惋惜和理解变成了怀疑。 一直以来,“坚持到底”似乎被理解为奥林匹克的精神之一。每届

刘翔退赛后,无数的人伤心、不解、还有愤懑,杜丽失去首金时给予她宽容和鼓励的观众们不见了。他们言之凿凿,“可以接受失败,但不能接受不战而退”。


“就算慢慢跑完,甚至走完这段路,都会比直接宣布退赛要来的好得多!”不少人抱着这样的想法。


在刘翔之前,雅典奥运会一百一十米栏亚军、美国的特拉梅尔也因伤退赛了,那个时候,大家相信他脸上的痛苦表情是真实的,相信他离开时自己是伤心和迫不得已的。可当同样的情景发生在刘翔身上时,惋惜和理解变成了怀疑。


一直以来,“坚持到底”似乎被理解为奥林匹克的精神之一。每届奥运会上,人们都为跑在最后一名的马拉松选手鼓掌,为失利的运动员加油。可同样会为不得已提前离开的运动员抱以惋惜和理解,大家知道这是运动员对自己负责而迫不得已的选择——除了对刘翔。


就在北京奥运会上,上届奥运冠军、举重选手石智勇因腰部在热身时受伤,在抓举结束后,他提出退出比赛,观众们给予理解;在男子体操全能赛中,中国选手陈一冰排名第四,在第五项单杠比赛时,他意外受伤下场,并放弃了最后一项自由操的项目,观众们抱以惋惜。


没有人责骂他们是“懦弱”和当“逃兵”。


不是因为观众足够宽容,是因为这两位运动员所在的项目有廖辉和杨威力保了金牌不失,这时的观众便是“宽厚”和“善解人意”了。


“拼博”,这个词在过去,曾经是中国竞技体育的中心词,似乎只有“拼”才能有好的结果。当年华老去,那些曾经在上世纪五六十年代、七八十年代为了中国竞技体育“拼过命”的老运动员,都不同程度地出现无法根治的伤痛,他们也许不后悔曾经为祖国的荣誉奉献了自己,但精神上的超越没有带给他们健康欢愉的退役后的生活。

伤病至今仍始终是与职业运动员如影随形的魔咒。


如果,刘翔拼尽全力继续去跑了,半路摔倒或脚因此废了,那将会是一个令那些埋怨刘翔的人感到满意的“完美”画面,那些镜头,将被配上音乐和慢镜头反复播放,刘翔也由此在大家的眼泪和议论中,成为永恒的“悲情英雄”。


如果刘翔因此告别赛场甚至告别健康的身体,那更进一步加重“悲情”的元素,让人唏嘘一把。而刘翔自己真实的人生,那是只有他自己要考虑的事情。


这是百年奥林匹克想要追寻的体育精神吗?这是一个体育强国的国民对体育精神的理解吗?


奥林匹克追求的更高、更快、更强,从来都是人类在健康身体下对自身极限的挑战,那时的体育之美才可能得以诠释。


自从刘翔在三月二十三日脚伤以来,中国有媒体开始讨论:假如刘翔输了怎么办?可没有人能想象“假如刘翔不(能)跑了,怎么办?”


就像四年前,刘翔有些突如其来地带给了大家那种美好;四年后,他又以一种突如其来的方式,给已收获了近四十枚金牌泱泱大国的国民们留下一份思考:竞技体育最终要追求的本质是什么?什么才是真正的体育精神?


在成功地举办完举世瞩目的第二十九届奥运会之后,或许我们的国民们会逐渐找到答案。


0
回复主贴

相关文章

更多 >>
聚焦 国际 历史 社会 军事

猜你感兴趣

更多 >>
1条评论
点击加载更多

发表评论

更多精彩内容

热门话题

更多
广告 大型核武军事模拟 坦克 装甲 战机 航母
发帖 向上 向下
广告 关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