美媒质疑 金牌大国等于体育大国吗

奥运赛程甫过半,中国奥运军团就高居金牌榜首位,拉下美国一大截。连北京人的问候语都变成:“多少了?”问答者都会意这是金牌带给国人的狂喜。值得一提的是,金牌固然多多益善,但金牌不是奥运会的全部,也不象征着中国变成了体育强国。

8月14日的《meiguozhiyin》发出了“中国金牌大国等于就是体育大国?”的声音。无独有偶,最新一期的《华盛顿观察》公布的一项全球性调查也显示“中国人对自己的国际形象过于乐观”。在世界主流媒体盛赞北京奥运的时候,这些逆耳之言不啻于及时的清醒剂。须知,我们实行的是体育上的“举国体制”,目的是培养体育精英尖子,夺取金牌。此番我们夺金也占据了天时、地利和人和,夺金势头猛一些也在意料之中。就像1998年的日韩世界杯,虽然韩国最终拿到季军,依然算不上是足球强国。现实是,中国只是处于从体育大国到体育强国的转型阶段,要实现从大到强的华丽转身,还有很多路要走。

首先是体制的转型。“举国体制”容易造成金牌至上的“锦标主义”。此番带领中国佩剑队夺得银牌的法籍总教练鲍埃尔就不解地问中国记者:“我们获得了女团银牌,为什么没有人表示祝贺?”此外,在奖牌榜上,我们以金牌多少排序,美国则以奖牌数排序,也说明我们根深蒂固的金牌情结。

顾拜旦说:“体育为大众”。《中华人民共和国宪法》第21条明确规定:“国家发展体育事业,开展群众性的体育活动,增强人民体质。”因此,无论从奥林匹克精神还是从国家根本大法,北京奥运都不是我们显摆自己的快乐道场,而要求我们从“举国体制”向大众体育转型。

体制转型,中国可以借鉴日本和美国的经验:一是像1964年东京奥运会那样,通过法治途径和政策导向掀起全民健康运动,普济大众体育,加大大众体育投入;二是像美国那样,实行剥离国家财政挹注改由商业投资的模式,由商业机构充当竞技体育的主角。这两者完美结合起来,就能实现竞技体育和大众体育的双赢,真正实现金牌大国和体育强国的集于一身。

其次是意识的理性。中国投资420亿美元打造的北京奥运盛宴,现在赢得了国际社会的满堂彩,以至于2012年的伦敦都感到了难以超越北京的压力。但是,这种外人的赞叹和国人对金牌的狂喜一样,都容易造成意识上的非理性。

对于别人的夸赞,我们如果志得意满,就难免陷入被捧杀的困扰。就在奥运前,太多的西方媒体还对我们充满偏见。而且,就在这轮西方媒体对奥运的赞扬声里,也不时有不和谐的杂音。《纽约每日新闻》就说北京奥运是“在俄国坦克进军格鲁吉亚和桔黄、酱紫色云雾气味浓烈得足以令巨像窒息的气氛下开幕的”。号称世界最大环球报纸的美国《大都会报》(Metro),对京奥仍旧是破口大骂。因此,西方媒体对于北京奥运的赞也好、骂也罢,总是跳不出中国威胁论和中国崩溃论的极端圈子。我们既不要因为西方媒体的捧而高兴,也不要因为他们的骂而愤怒。

至于我们自己对金牌第一的狂喜,更是要不得。如前所述,我们还是一个发展中国家,我们的大众体育开展得还不广泛,金牌只是精英体育的结果,并不代表公民社会语境下全民健康的必然。所以,狂喜之后,最好还是多问问自己:你今天锻炼了没有?

事实上,举办奥运也不能让我们一下子让我们成为世界强国。在半个多月的奥运荣耀之后,所有的狂喜都会化作尘烟,我们能不能将奥运带来的包容开放和文明素养进行到底,能不能借力奥运推展中华文化的软实力和构建以人为本的公民社会,才更为重要。而且,奥运会后随着基础设施投资的减少,也会出现休克式奥运“低估效应”,这也是我们必须思考的奥运政治经济学。胡锦涛主席在接受**联合采访时说得好,奥运对中国的影响,不会太大。这不啻是理性的醒世恒言,因为处于转型期的中国,我们最需要的是耐心和理性。奥运,不过是中国融入世界的一次努力和尝试,切不可附加太多的联想。






猜你感兴趣

更多 >>

评论

评 论

更多精彩内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