普京坚韧语录,是否值的我们中国学习


自从俄罗斯在车臣发动军事行动的第一天起,就承受着来自西方的巨大压力。西方国家对车臣非法武装骚扰平民百姓、袭击俄罗斯军警、制造爆炸事件和绑架劫持似乎并不太感兴趣,他们不顾车臣的实际情况,一再指责俄罗斯军队在车臣滥杀无辜、践踏人权。西方媒体在报莱党嫉氖焙颍很少使用“匪徒”、“恐怖分子”等俄罗斯常用的字眼,而是经常用“战斗队员”、“起义者”等概念混淆视听?


到了1999年11月中旬的欧安组织首脑会议上,俄与西方在车臣问题上的矛盾更加激化。美、英、法、德等国批评俄罗斯在车臣的军事行动,称“战争无助于反对恐怖活动,它只能使恐怖活动更为猖獗”。

11月27日,国际货币基金组织总裁康德苏警告说,“假如世界各国不满车臣战事而反对俄罗斯的话,国际货币基金组织就不能继续向俄罗斯提供经济援助”。西方外交政策专家威胁要把俄国排除在七国会议之外,还提出要尽量压低油价使俄国的外汇收入减损。对此,伊万诺夫反唇相讥,“俄罗斯领导人比任何人都希望解决车臣问题,在这一点上用不着别人来教训”,“俄彻底履行了对国际货币基金组织的义务,现在轮不到它发言”。


12月6日,美国总统克林顿再次针对俄罗斯的车臣策略,发出了他最强烈的批评。克林顿在白宫发表人权演说时表示,俄罗斯的最后通牒已威胁到车臣无辜平民百姓的生命。他说,俄罗斯将会为其行动付出惨痛代价,这种行为只会强化极端主义,降低莫斯科的国际地位?


欧盟外长亦在一项声明中谴责俄罗斯,并表示正考虑拒绝与莫斯科签署若干合作协议。已获俄罗斯同意即将造访车臣的欧洲安全合作组织秘书长沃勒贝克,也敦促莫斯科不要执行其最后通牒。


英国外交大臣罗宾•库克说:“假如俄罗斯不尊重基本的人道准则,西方就不会继续援助俄罗斯。”他说,除非俄罗斯解除威胁,否则他希望欧盟各国政府首脑在12月10日至11日的赫尔辛基首脑会议上“斟酌”对俄社会给予经济援助的前景。此前,库克把俄罗斯大使尤里•福金召到外交部,加紧对莫斯科施加外交压力。


法国总统希拉克在同乌克兰总统列昂尼德•库奇马举行会谈时,称俄的最后通牒“让人无法接受”,并说,解决车臣危机的惟一办法是通过政治途径。他呼吁“尽快开始对话”。


意大利总理马西莫•达莱马也严厉批评俄罗斯对车臣的战争,说这场“令人恐惧和无法接受的”战争必须停止。



而此时普京的态度更是毫不让步。他说:“车臣是俄联邦不可分割的领土”,俄联邦在三年前与车臣签订的协议是错误的,这使得车臣武装分子获得了喘息的机会,并把车臣变成了训练国际恐怖分子的基地。因此必须不惜代价地对车臣叛匪重拳出击,毫不手软,一打到底。他反对对西方压力和“车独”分裂恐怖活动进行妥协退让,严辞责问道:“我们要什么?是要微不足道的西方贷款,还是要保住大片领土?”他表示,俄军歼灭车臣恐怖分子的决心决不会动摇,“哪里有匪徒,我们就打到哪儿。如果在厕所里抓到了匪徒,就直接把他塞进便池里”。


面对俄罗斯的强硬立场,美国总统克林顿总统无可奈何之余也表示,因俄罗斯在车臣采取的军事行动而中止对俄援助是不符合美国利益的。



猜你感兴趣

更多 >>

评论

评 论

更多精彩内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