猎风者 第一章 风之源 [7]

百合浪子 收藏 0 0
导读:本文全文阅读地址:[URL=http://book.tiexue.net/Book/14596/][size=14]http://book.tiexue.net/Book/14596/[/size][/URL] 领证授学位、照学士像、吃散伙饭,程式化的过场结束之后,毕业分别的时刻终于到来了。 在强装的笑容、不舍的泪水和真诚的祝福中,尧丰登上了去D市的火车。带着笑看着同学们消失在火车车窗里后,尧丰在吸烟处点上一支烟,烟刚腾起来,泪水便不由地流下来。整个最后一学期,他都在说,毕业时不要哭

本文全文阅读地址:http://book.tiexue.net/Book/14596/


领证授学位、照学士像、吃散伙饭,程式化的过场结束之后,毕业分别的时刻终于到来了。

在强装的笑容、不舍的泪水和真诚的祝福中,尧丰登上了去D市的火车。带着笑看着同学们消失在火车车窗里后,尧丰在吸烟处点上一支烟,烟刚腾起来,泪水便不由地流下来。整个最后一学期,他都在说,毕业时不要哭,无为在岐路,儿女共沾巾嘛;可真的把笑容保持到只剩自己一个人之后,他再也骗不了自己了。他受不了分别,这是真话,他这辈子经历过太多的离别,他不想也不愿再经历了。

两年前,战友们,兄弟们把他送上火车,他几乎是哭得死去活来,因为在那里留下了他太多太多,泪水、汗水甚至是鲜血,战友情、兄弟情甚至是生死情。留下也就留下了,永远都带不走,只能在回忆中去追寻。

而现在,他努力克制自己不要哭得太过分,所以即使眼泪从断了线的珠子慢慢连成满脸枯涩的水帘,他也咬着牙忍着,没有哭出声来。尧丰承认,自己虽然大多情况下在表面上看很冷,但他确实有一颗多愁善感的心,最受不了就是动感情。可冥冥中,有个声音总是在跟他说,忍住,克制,百分之二百地克制,以后可能会经历更多的分别,你必须要习惯。

也许是那句话真的起了作用,一支烟熄灭之后,尧丰的眼泪也干了。洗了洗脸,并对着镜子仔细擦干脸上的每一个水珠,尧丰回到了座位上。看着外面,列车已经渐渐驶出了C市,十个小时后他将踏上D市的土地。尽管为了避免一个个送同学,经历太多的伤感,而提早离校;尧丰还是没有选择回家看看。原因有二:一是家里确实没有什么好看的,那里也曾是他的一个伤心之地;二是半大小子的那个什么奥日恩特尔仪表公司属实操蛋,从毕业到报到只有两天不到的时间,还得花一天在路上。所以,干脆放掉所有念头和包袱,直接去单位吧,也许工作能排解自己因为离别而产生的苦恼,虽然尧丰觉得这是不可能的。

看着外面的楼房越来越矮,最后变成了苍茫的山野,尧丰开始想,D市会是个什么样的城市。当然,有些东西他还是了解的:D市,龙国最大的边境城市,与北鹤国隔绿江相望,南临H海,属温带季风性气候;总面积一万五千平方公里,市区占六百平方公里,拥有一百二十公里海岸线;人口三百万,其中城市人口近一百万;气候宜人,四季分明,水量充沛,著有“塞外水乡”之称;境内山峦河谷众多,并有大小水电站二十余座;主要经济来源为旅游业、边境贸易、渔业、能源业及轻工业;国家二级战略城市,海陆空三军均有驻扎,总兵力超过五万……这些都是他了解的,而不了解的呢?太多太多了,这些还需要他到了D市之后再去了解。

等下了这列火车,那就是一段全新生活的开始,它的结局呢?那段新生活的终点会不会也是在那里?尧丰不知道,也不想知道,他只知道,既然选择了这种生活,那就要做自己该做的,并要做好,这就是他的全部。

“真的是你?”一个声音打断了尧丰的思考。他抬头一看,一个天生一副笑脸的老兄和一个蓬头垢面的眼镜站在自己面前。尧丰一笑,那个笑脸他认识,就是面试时认识的那个自来熟;而眼镜只有点印象,好象就是排在自己后面面试的那个人。

“都坐上这趟车了,看来你们也卖了?”尧丰道。

“那是,赶上末班车了。”自来熟说话总是带着笑。“刚才眼镜说看到你了,我还不相信,就过来瞅瞅。去我们那坐着吧,唠会嗑不觉得闷。”

“你们那有空座啊?我可不想站十个小时。”

“换呗,死心眼。我对面那位是一个人,跟他换,走走走。”自来熟说着便把尧丰拉起来。“哪个是你的箱子?眼镜帮忙扛过去。”

自来熟不愧为自来熟,这才开车没多长时间,看样子他就跟他周围的那几个人混得铁熟。几句话,他就把换座的事搞定了,甚至与尧丰换座的人还不舍地给自来熟留了名片,说到了D市要请他吃饭,好好聊聊。

一个人能有多大的魅力和亲和力?这尧丰不知道,但自来熟绝对是他见过的人当中最卓越的。圆滑的交际,得体的谈吐,令人钦佩的感染力和号召力,如果让他去做做销售,过不了多久,他就能爬到管理层。坐下来一聊才知道,尧丰果然没有猜错,自来熟被半大小子安排在销售部。其实他的真名叫田浩,通信学院的,大学里本专业学得并不是很好,大多是勉强及格;但他却天生是个干社交、组织的料,大学四年,他干过直销,做过某些学生用品的校内独家代理,拉过赞助,组织过社团,听说都很成功。尧丰问他,为什么不参加学生会,至少在那里混得好也不至于临秋末晚才找到工作;田浩说,现在的学生会太世俗了,很多那里的人都只知道在新生面前装大爷,拿着学校给的活动经费吃吃喝喝,却不知道做些实事。

尧丰笑了笑,确实,现在的有些人虚荣、贪图享受,却不知道活着的真正意义是什么。

0
回复主贴

相关文章

更多 >>
聚焦 国际 历史 社会 军事

猜你感兴趣

更多 >>
0条评论
点击加载更多

发表评论

更多精彩内容

热门话题

更多
广告 大型核武军事模拟 坦克 装甲 战机 航母
发帖 向上 向下
广告 关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