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讨论]秦始皇是怎样输掉战争的

众所周知,秦平定天下伊始,在文化制度设置方面,有两大举措为后人所称道或诟病。其一是“书同文,行同伦”。或谓此举乃是中国文化史之伟业,是法家之功绩。然而,就其思想渊源而深究之,可谓是知其一而不知其二,知其然而不知其所以然也。于此,陈寅恪先生评曰:“儒者在古代本为典章学术所寄托之专家。李斯受荀卿之学,佐成秦治。秦之法制实儒家一派学说之所附系。《中庸》之‘车同轨,书同文,行同伦’,(即太史公所谓“至始皇帝乃能并冠带之伦”之伦)为儒家理想之制度,而于秦始皇之身而得以实现之也。……夫政治社会一切公私行动莫不与法典相关,而法典为儒家学说具体之实现。故二千年来华夏民族所受儒家学说之影响最深最巨者,实在制度法律公私生活之方面。”(为冯友兰著《中国哲学史》的“审查报告三”)“儒家理想之制度”附魂于法家君臣“之身而得以实现”,可谓通幽探微之论。余英时先生认为是儒家借法家之“尸”而“还魂”的。(参见《反智论与中国政治传统》)其二,李斯进言:“今皇帝并有天下,别黑白而定一尊,私学而相与非法教。人闻令下,则各以其学议之。入则心非,出则巷议。夸主以为名,异取以为高,率群下以造谤。如此弗禁,则主势降乎上,党与成乎下。禁之,便。”(《史记·秦始皇本纪》)于是便有了“焚书坑儒”之壮举:“犯禁者四百六十余人,皆坑之咸阳,使天下知之,已惩后。”(同上)此举将儒生“坑”成自己的掘墓人,“坑灰未冷山东乱”(晚唐人章碣诗)。对此,前人多有评说;故不赘述。可见,儒、法通融乃事业有成,两家相斗则两败俱伤;这几乎成了中国制度变迁史上的一条通则。但是在以后的的统治中,秦始皇逐渐发现儒家和诸子百家有碍于他的独裁统治所以下达了焚书坑儒的错误的决定,使得所有的文化人倒向刘邦的一边,在者修万里长城,征调十万民夫修筑长城浪费民力物力。封禅泰山,浪费财力,最后老死在路上。他死后他的儿子胡亥即位,就是秦二世。他反对人民,喜欢作乐,比他的父亲更有过之而不及。最后是落的家破人亡,短命的秦朝就被陈胜吴广等起义军给推翻了更给以后的楚汉相争带来了机会。说实话,我不太喜欢秦始皇,因为他的暴政,和枫树坑儒,他的独裁,他的专制,他的一切。


本文内容于 2008-8-20 22:16:48 被草原铁鹰编辑

猜你感兴趣

更多 >>

评论

评 论

更多精彩内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