猎狼 第二章 征途漫漫 三十 魔鬼训练(1)

本文全文阅读地址:http://book.tiexue.net/book_14505.html


真的不想在写那些劳什子的训练了,那些训练的内容,情态,细节都被那些捷足先登的人写完了,写尽了,写恶心了,我在这样的写下去不更是恶心中的恶心吗?可是我还是不得不写下去,把那些特战训练的角角落落,被人遗弃看不上眼的东西拾起来,继续恶心大家,说实在的,你要是能看下去,就说明你也具备一名特战队员的基本素质,你想啊,心理承受力这么强,还能不特战吗,废话少说了,继续开写,毕竟是人民警察的特战训练,又是身处大漠腹地,这样的特战训练还是和你经常所看到那些有着很多的不同,既是这样,那事件,情节自然也就有它的特色了。


“我们永远都是一支伟大而坚强的队伍,因为我们拥有最值得骄傲和自豪的尖刀,我们永远都是一支特殊而神秘的队伍,因为我们永远肩负的责任的重大和使命的光荣。”——高岭语录


时间:公元1996年11月15日。

天气:晴空,无云,光射足,紫外线足。

地点:特战基地大训练场。

人物:高岭,全副武装的尖刀特战预备队。

上午9时整,队长高岭背对着阳光,面朝着队伍,讲了如下慷慨激昂的话语:“同志们,我希望你们的汗不要白流,血不要白洒,用你们的意志及勇气去接受最严酷的锤打和锻造,直到最后,还能坚强地站在这里。同志们,集训的大幕已经拉开,在未来的日子里,你们将会面对非常规的训练及考验,虽然你们现在是一名普通的警察,但未来你们则是一名保家护国的斗士,你们所执行的任务将会特别艰巨,所肩负的责任将会无比重大,而使命则会无尚的光荣,为什么?因为你们是尖刀,你们将会完成普通警察根本无法完成甚至于难以想象的任务,那里充满了焦躁与不安,那里到处是鲜血和牺牲,甚至于充满了绝境和困惑,但是那里决不允许有绝望,懦弱和胆怯,因为你们捍卫着祖国的安宁与繁荣,你们守护着人民的幸福与安康,我相信大家在集训结束的那一刻,你们每个人都能昂首挺胸地带上这个标志。”说着,他用手一指自己的左胸前,上面佩戴着一个徽标,蓝色底面,上绣着两把交叉锋利的尖刀,下面还缀有四个字:特战尖刀。

“同志们,你们有没有信心!”高岭大声问道。

“有。”队伍间一片嘹亮的声音,震得姜宁两耳发聩,他想,或许这就是在场每个人的梦想与追求吧,但自己的梦又在哪里呢?

“好,特战队员嘛,要的就是这种精气神。”高岭对队员们的精神状态较为满意,“下面,我给大家讲讲这单兵作战能力,什么是出色的单兵作战能力呢?简单地说就是个顶个的精,个顶个强,只有这样,我们的队伍才会坚固,我们的战斗力才会强大,也只有这样我们的尖刀特战才会所向披靡,攻无不克,战无不胜,瞧瞧,都瞧瞧你们行囊里的物件,一件也不能少,在看看你们手中的家伙,真正的AK-47,开眼了吧,新鲜玩意以后还多着那,别急,我们慢慢来。”

队伍间的预备队员们,听了高岭这话,回过味儿来,他们这才意识到真正的集训生活真的马上就要开始了,大家面面相嘘,一脸苦涩,此刻每人身上都携枪带弹,一副装具齐备的迷彩背囊,算下来,少说也有个五六十斤。

“陈英!”高岭喊道。

“到!”

“先给他们来顿“小野餐”,先找点感觉。”

“是。”

所谓的“小野餐”当然不是特战队员们想象中的美味珍馐,而是一个人在肉体和意志永远都不渴望,永远都不想吃到的“大餐”:10公里全副武装沙漠越野。

营区外,沙丘茫茫,除了热辣辣的阳光外,还有大片大片的金黄,那就是人们常说的“大漠之魂”:胡杨树。早听说胡杨树一千年不死,死后一千年不倒,倒后一千年不枯,待今天真正见到时,姜宁的心中涌起一种无法言语的震撼和激动,树木巨大而古老,沧桑粗糙的躯干顽强地屹立在这漫漫风沙中,与残酷的环境顽强地做着抗争,这不能不说是一种精神,一种神奇,一种力量。

队员们满眼惊叹地穿过林地,精神还停留治安如诗如画的梦幻中,待步伐感觉绵软吃力,他们这才意识到脚下已是漫漫黄沙,绵延伸向了远方。

姜宁,刘朗,李侯跟随着队伍一脚深一脚浅向出发点行进,没走几步便都已是气喘吁吁。

“我靠,这真是魔鬼在搞训练啊!连个适应过程都不给。”刘朗小声嘟囔着。

高岭的冷面无情,开着一辆沙漠越野车一溜烟地跟在队伍的后面,嘴里还大声催促着,不容人喘半口气。

队员们开始在沙丘之间奔袭,与其说奔,更不如说快速走,或着走。沙子很蓬松干净,就象被水掏洗过一样,踩上去,瞬间淹末了脚面,正午的阳光变得更加白亮毒辣,沙粒快速吸收了热量,地表变的很烫,一眼望去,缕缕热气很袅娜地升向了空中。

“天啊!在这个魔鬼训练营,又遇到这位高魔头,看来我们真成了与魔鬼打交道的人了,妈妈呦,真真要了亲命喽!”李侯满腹牢骚,大诉疾苦。

刘朗见状赶紧捅了李侯一下,“快别瞎嚷嚷了,让高岭听见,可有你好看,快走!昨天班务会上你的雄心壮志都跑到哪去了,就你丫叫的凶!”

路程还没行进多少,队员们早已挥汗如雨,浑身上下湿了个精透,绵软的沙砾消耗了他们太多的体力,每一次踩在沙子里,身体都有种被吸空的感觉,在这样的地质条件下奔袭,不要说负重,就是徒手也会让一般人吃不消。

姜宁抬眼望望远方,汗水滴落进他的眼里,涩涩的,很痛,就是他这样的警校优秀学员也感到了艰难,如今看警校的训练水平及强度与特战基地相比,根本就不在一个水平线上。

班长陈英远远地跑在了队伍的前头,他不时的停下脚步,高呼:“大家加油啊!终点就在前方。”

“加油,我看咱们还是加点水吧!”姜宁累的气喘吁吁。经姜宁这么一提醒,刘朗,李候扑通一声便做了下来,犹如烂泥样的在也扶不起来。

姜宁顺势坐下,打开水壶,咕咚咕咚的喝了几口,忽然他见刘朗,李侯都在舔着嘴唇,鼓动着喉结,傻楞楞的看着自己。

“你们这样看着我干吗,不喝水啊?”

“我们的水没了。”李侯和刘朗很不好意思地说,姜宁似乎没听懂,继续瞪着他俩。

“我俩为了减轻点重量,在穿越胡杨林的时候,就把水都偷偷给地倒了!知道你不会这么做,所以也没和你讲。”刘朗很难堪。

“有种,厉害!你俩真是小聪明用过了头,在种地方行进,在加上这么暴毒的太阳光,10公里的路程至少相当于平地间的30公里,没有水,你们的身体就会虚脱,根本就不可能跑到终点,开训第一天你们的成绩就不及格,给人家高队心头添堵,我看你俩丫的是不想活了。”姜宁对他俩一顿臭训。

刘朗和李侯很蔫儿,谁也不说话,见他俩这个状态,姜宁的心软了,一把将水壶摘下来,递了过去,“来,接着,这壶水你俩省着喝,也将将够你俩跑完全程的。”刘朗和李侯互相看了一眼,道:“那你呢?”

“你们也知道,这尖刀我本来就不想当,哪还在乎这么一壶水,你俩还废什么话啊,拿着水壶趁早滚蛋。”

猜你感兴趣

更多 >>

评论

评 论

更多精彩内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