哲学与生命——从苏格拉底之死说起

在柏拉图的对话录《雯多》中,看到苏格拉底为了信念而自杀,在他从容赴死的那刻,旁人都因为悲伤而忍不住哭泣的时候,他却表现得如此平静与淡然。在受到“不 敬城邦诸神而引进新神”和“败坏青年”的指控并被判处死刑时,他相信他的死不是一个结束,相反,是把他从这个世界带到另外一个更加美好的世界,他的信念里 面,生命是永生的。苏格拉底的这些观点建立在博大精深的毕达哥拉斯学派的神秘主义学说基础上。该学说认为,人类既不能摆脱死亡,也不能逃避死亡。该学说关于生与死的神秘性含义中指出:肉体是灵魂的监狱,灵魂从肉体的桎梏中解脱出来的唯一办法是死。因此,死亡是一种解脱。但是轻生也是有罪的,因为作为上帝财 产一部分的人类生命的延续与停止是上帝所决定而非人类自己所决定。对此,苏格拉底认为他的死是上帝赋予的,是众神同意的。当雅典人判处他死刑时, 他把它看成是灵魂从肉体的桎梏中解脱出来的[1]。这是他在临死前一直坚守的信念,因此也让他平静淡然地面对死亡


苏格拉底不仅被称作是“希腊思想史上最伟大的人物”, 而且被认为是“具有世界史意义的人物”[2] 。 在希腊道德伦理思想发展中他的伦理思想是一个历史转折点,在他以后,希腊伦理思想转到一个新阶段。雅典人对苏格拉底死刑的判处,无疑成为千古悲剧。苏格拉 底之死反应出的当时社会背景中两种不同的伦理、道德的价值的冲突。当时的雅典正处于国家衰弱时期,苏格拉底想通过唤起公民的道德与理性,压倒人性堕落及社 会政治秩序混乱,改善人的灵魂和本性,拯救社会,拯救雅典。在当时的希腊社会个体理想和世俗力量之间的冲突下,苏格拉底刚毅果敢地坚持,“我决不因怕死而 错误地向任何权威屈服”[3],“我宁愿选择死也不愿奴颜婢膝地乞求比死还坏得多的苟且偷生”[4] 。苏格拉底最终以身殉道,这是不屈从的表现,也因此让他名垂青史。


我们都知道雅典是一个民主的国家,但是为什么一个如此崇尚民主和自由的国度竟然不能容忍一个正义与理性的哲学家言论与思想的自由呢?有人说是因为当时的法 律,但是作为法学专业的我很清楚的知道,法律是维护统治的武器,法律反应的是统治者的意志。而且以当时的情形来看苏格拉底的罪也不至于判处死刑,只要他当 时肯认罪,那么他是可以得到民主的雅典的宽容的。前人以对该问题提出很多不同的见解,而我认为苏格拉底之所以不能用言论自由的名义是由于学术与政治的两难 困境。苏格拉底的学说从根部摧毁雅典社会强制性服从政府、符合习俗的法则,与当时雅典的民主制度是背道而驰的。民主制度是言论自由的保障,却也因此限制了 学术的真正的自由的发展。这说明在这个民主的国度,正义却是不存在的,相信苏格拉底也是这么认为的。


这让我想起近代启蒙思想家孟德斯鸠在总结古希腊灭亡的教训时所说的一段话:“当品德消逝的时候,野心便进入那些能够接受野心的人们的心里,而贪婪则进入一切 人们的心里。欲望改变了目标,过去人们所喜爱的,现在不再喜爱了;过去人们因有法律而获得自由,现在要求自由,只好去反抗法律;每一个公民都好像是从主人 家里逃跑出来的奴隶;人们把过去的准则说成严厉,把过去的规矩说成拘束,把过去的谨慎叫做畏缩,在那里,节俭被看作贪婪,而占有欲却不是贪婪。从前,私人 的财产是公共的财宝;但是现在,公共的财宝变成了私人的家业,共和国就成了巧取豪夺的对象。它的力量就只是几个公民的权力和全体的放肆而已”[5]。苏格拉底把追求个人幸福的最高点的善, 当 成自己毕生的事业,为了坚定自己对真理追求的信仰从而达到自己精神世界的升华而甘愿受死。他首先有着追求真理的信念与意志力。对苏格拉底而言,高尚的“死 ”其实是更为“幸福”的“生”,高尚的道德冒险胜过在法律威慑面前苟且偷生。通过读苏格拉底之死,在物欲横流的今天再次读到苏格拉底之死,让我体会到了追 求精神世界的意义。生活需要我们持有这样的坚定信念,生活同样需要我们持有这样的精神世界。


尽管苏格拉底认为法庭对自己的审判是错误的,但是这并不能阻止他继续捍卫法律的尊严。他对法律的坚守,说明他仍然赞同伯里克利时代民主政治的精神,民主政治不是为少数人所独占的,而是为多数人所共有;它是按照法律来统治的,在法律面前人人平等。他恪守法律, 对于不合法的行为,予以抵抗。正如色诺芬所说, 苏格拉底“宁愿守法而死,也不愿违法偷生”[6]。苏格拉底的这种个人行为准则与正义观念, 使他认为逃跑是不正当的行为。在苏格拉底身上,我看到了从来没有过的对法律的尊重,对信念的恪守。


然而我又不禁思考:死真的是某种意义上的“重生”吗?对哲学观点的维护, 有必要以死为代价吗?“死与永生”进入了我的思维。在苏格拉底的心目中存在的一种自然世界观中,存在的对“永生”的信念才使他对死如此从容。苏格拉底能视死亡为幸福之事, 正是出于他这种对灵魂完善与不朽的信仰, 灵魂因摆脱欲望而完善, 因拥有真理而不朽, 这样的灵魂在人死后就能达到自由自在的永生世界。在《申辩篇》中,苏格拉底在结束时留下了发人深省却又寄予期望的话:“我们离开这里的时候到了,我去死,你们去活,但是无人知道谁的前程更幸福,只有神知道”[7]。思考死是否意味着重生已经不重要,而“重生”代表着一种信念,当在苏格拉底的内心,死即意味着永生,那么对哲学观点的维护的途径--死,在这里就不能称为一种代价了。


或许人们都认为苏格拉底之死对社会是一个悲剧,但我却觉得苏格拉底的死是美丽的,他的死已经升华到审美的境界,对信念的坚持、对死亡的从容。苏格拉底对死从容淡定,而我们又该如何去面对死亡? 在 我们内心,也许已经不存在对永生的信念,但在苏格拉底身上,我看到了面对死亡时对一种信念的坚持,它将使我们在死亡面前坦然。我们或许会对死亡感到畏惧, 或许有些人已把生命置身之外,又或许有人已经厌倦生活而渴望死亡。但是,我们不能忘记信念对生命的意义。当看到赴川救灾的人们那坚定的眼神时,我看到在他 们内心对灾区人们的生命视为一切的信念,这种信念使得他们对死的从容淡定,他们并不是不珍惜自己的生命,社会责任感让他们更加珍惜人们的生命而置自身于不 顾。当看到在现实中感受着幸福的人们,我看到了他们对现实幸福生活的追求的信念。他们懂得生命的可贵,他们懂得生命的短暂,所以他们才倍感珍惜,所以他们 才更加幸福。


有着对生命持有的一种信念,使他们的生命过程中感到幸福,对待死亡也变得平静淡然。这不得不使一直生活在抱怨生活残酷、感叹人生乏味的人们对死亡对生命再次思索。西塞罗说过一句话:记住, 巨大的苦难往往使人一死了之;轻微的折磨会让人苟延残喘,以图安宁;而我们能驾驭的只有那些不大不小、不轻不重的痛楚。要是你能忍受,那就忍受吧;要是忍受不了, 要 是生命已不能像我们离开剧院时那样给我们以快乐,那你就进棺材吧!生与死在一念之间,如何选择?选择放弃生命以释放生命不能承受之重?对生命的轻视并不是 一个有信念的人该有的选择。这是对生命的不尊重,对自己的不负责,也将永远不会让你感受生命之美。有句俗话说:人生无常。而正因为这样人们会更加感觉到生 命的可贵。生命永远值得我们去珍惜。对有限的生命的珍惜就是面对死亡最好的态度。


人生总是会面临各种遭遇,会有得意失意,即使面对不义时,都要坦然接受。既然我们不能避免生活的遭遇,那么我们就改变面对困难的态度;既然我们不能改变生命 的长短,那么我们就改变生命的质量;既然我们不能改变死亡,那么我们就选择坚守对生命的信念。懂得面对、懂得感恩、懂得回报、懂得刚毅坚韧、懂得乐观从 容……


“生如夏花之绚烂,死如秋叶之静美” 这是最好的对待生命,面对死亡的态度。

猜你感兴趣

更多 >>

评论

评 论

更多精彩内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