宛东战役——导致刘伯承指挥权被夺的挥之不去的战役

cynosaur 收藏 38 10276
导读:刘军神挥之不去的宛东战役 宛东战役是解放战争战略反攻阶段陈粟刘邓等相继向中央军委提出了“几个力量配合或集中作战”的意见,中央于1948年5月接受了这个意见后的一次战役。 华野代司令员粟裕首先提出了一个“打五军”的作战计划(实际上该计划是以粟三个纵队不过江为代价换回的毛的硬性指标)。该计划的要旨是:以华野陈(士榘)、唐(亮)兵团(欠10纵)由许昌、襄城地区向淮阳方向移动,吸引位于商邱地区的敌第五军(即邱清泉兵团)南下,待其到达淮阳时,粟裕指挥1兵团突然渡过黄河,进入鲁西南地区。届时,五军必然

刘军神挥之不去的宛东战役

宛东战役是解放战争战略反攻阶段陈粟刘邓等相继向中央军委提出了“几个力量配合或集中作战”的意见,中央于1948年5月接受了这个意见后的一次战役。

华野代司令员粟裕首先提出了一个“打五军”的作战计划(实际上该计划是以粟三个纵队不过江为代价换回的毛的硬性指标)。该计划的要旨是:以华野陈(士榘)、唐(亮)兵团(欠10纵)由许昌、襄城地区向淮阳方向移动,吸引位于商邱地区的敌第五军(即邱清泉兵团)南下,待其到达淮阳时,粟裕指挥1兵团突然渡过黄河,进入鲁西南地区。届时,五军必然回师堵截,而陈、唐则就势隐蔽尾敌北上,会同正以逸待劳的1兵团,夹击聚歼该敌。 要实现该计划,必须取得中野的配合。5月22日,中央军委指示刘伯承、邓小平:“夏季作战的重心是各方协助粟兵团歼灭五军”,要求他们“确实监视18军”(即胡琏兵团,位于鄢陵),阻止其增援五军。

可是,刘军神因惧怕与18军正面作战,制订了驻(马店)、确(山)作战计划,围攻位于该地区的弱旅28师,以吸引十八军南下,将其拖离鲁西南更远一些,以达到粟围歼五军时,18军无法及时增援,从而避免在阻击中与18军直接交手的目的,这个方案产生的原因虽然不太光彩,但也算是一种方法。驻(马店)、确(山)作战于5月25日发起,26日攻占驻马店并进围确山,可大出刘军神意料的是胡琏的18军却未南下,而是位于南阳的张轸兵团驶援确山。根据这一新的情况,刘军神发现了吃掉弱旅张轸兵团的机会,于是决定:以位于宛西地区的陈庚兵团随张轸东进;以陈锡联兵团一部继续佯攻确山,主力则适时西进,夹击围歼该敌于唐河、社旗以东,驻马店、确山以西地区。同日,将该战役计划上报中央军委并告粟裕,且下达所属各部。

这次战役目的与驻马店确山作战目的迥然不同。驻确作战目的是钳制18军,策应粟裕“打五军”作战;宛东战役目的则是歼灭张轸兵团。中央军委必须就“打五军”与“打张轸”两个方案中做出抉择。开始,中央军委仍倾向于打五军,可刘军神急电中央并告粟陈唐:“我已抓住张轸于赊旗镇南预想地区,……机会难得,我中原各部应首先保障此战胜利。”建议“华野陈唐部应以主力于今晚西进至平汉线上阻击十八军,粟部急速过河,使敌徘徊。”考虑到张轸兵团已被中野抓住,且系三个杂凑师组成的弱敌,中央军委随即改变决心,于当天复示刘军神,同意集中全力先打张轸,并于次日指示华野陈、唐:望即依刘邓29日电令坚决阻截敌十八军,不使南下增援张轸。 当天,华野陈唐兵团即折返西向,进至平汉线漯河、西平间阻击军神惧怕的18军,以帮助军神吃掉弱旅张轸兵团,宛东战役部署大体就绪。5月25日刘军神定下在南阳以东歼灭张轸兵团的决心与计划,并上报下达;西线陈庚兵团亦按照这一计划开始行动。 张轸兵团属桂系,辖整编第10、20、58师,约五万余人,宛西战役时由信阳调至南阳增援王凌云部。宛西战役结束后屯于南阳、镇平间。27日集结南阳开始东移,当晚前锋进至南阳以东三、四十里的柏树坟至桐河一线。我军实击集团各部的位置是:陈庚率4纵主力位于南阳东北之博望,一个旅正由西峡之西坪镇赶来;中野陈再道2纵位于师岗;暂归中野指挥之华野宋时轮10纵位于内乡,桐柏军区王宏坤、刘志坚所部一个多旅位于唐河附近;陈锡联兵团位于确山地区。根据敌我态势,刘军神于28日指示各部:预计张轸三个师于今日可达赊旗、源潭之线,明日可达羊册、泌阳线以西。为达“我以全力先歼张轸之目的”。陈庚兵团应以4纵主力及桐柏军区部队分别向南阳至社旗及南阳至唐河公路线上之敌进击,力求割歼敌军一部,迟滞敌主力东进速度,“使敌人明(29)日无法控制羊册山区”,为东、西两集团主力开进集结争取时间。

中野2纵及华野10纵应迅速经南阳、新野间东渡白河。于29日午夜前赶至桐河、邱观地区,尔后尾追敌人加入作战。陈锡联集团除以一个旅监视正阳之敌、两个团继续包围佯攻确山外,其余主力全部西进,限于30日赶到春水、贾楼、泌阳一线。“力争在泌阳、羊册一线以西地区歼敌”。(因此线以东为山地)。 28日,张轸兵团进至赊旗以西,白河以北的埠口、兴隆、苗店一线。当晚至29日,陈庚和王宏坤分别向张轸兵团南北两翼发起攻击,敌与我原地对战。至29日夜,陈庚看敌已停止前进,且敌众我寡,命令部队退出战斗。 这次攻击虽然迟滞了敌军一天时间,但也引起了张轸的警觉,即用报话机向信阳指挥部查询确山方面情况。而我东集团主力西进,仅用两个团佯攻确山也引起了敌人的怀疑(军神此处的布置并未达到疑兵的效果)。30日,张轸兵团一部伪装主力向东佯动,主力则仍控制于埠口、兴隆镇、苗店一线。陈庚被敌军这一假象所迷惑,误以为敌军是要继续东进,按照刘军神28日命令中“使敌无法控制羊册、泌阳线以东山地”的规定,便急令4纵主力从张轸兵团左侧超越敌人,抢占羊册一带山地;又令陈再道2纵和宋时轮10纵从张兵团右侧超越敌人,进至唐河东北地区集结,这样,张轸兵团向西的退路便完全洞开。 奉命统一指挥西集团右翼各部的华野10纵司令员宋时轮知道围歼战的关键是断敌退路,所以,接陈庚电令后并未完全执行,仅令陈再道2纵东去,自已则率华野10纵从瓦店、白秋地区向桐河、高庙、桥头方向开进。 31日凌晨5时许,张轸兵团突然掉头西窜,因我西集团主力已经东去,回调不及,致使该兵团主力于次日撤回南阳,并以南阳城为依托,夹白河而阵。至此,军神围歼张轸兵团的计划完全落空。

在提提刘帅大兵团,跨野战军指挥的首战, 华野7月分兵是为了协作鲁西南的刘邓作战,保证刘邓在鲁西南的安全,为此华野做出了巨大的牺牲。其实,粟压根就没有指挥过3,8,10这三个纵队在鲁西南作战,真正指挥这个三个纵队的中野的刘伯承。 本来华野外线陈唐兵团是配合刘邓作战的,不然刘邓在前面的作战能那么顺利?算战绩时只讲刘邓自己功劳,不算陈唐兵团的牵制和阻击作用?这也太不厚道了吧.现在敌人围过来了,刘邓却跑路了.你知道陈唐为何要专门问刘邓如何进行阻击来掩护刘邓跑路吗?陈唐会不知道如何进行阻击?问的内涵是严重不满.(什么玩意,你们跑了让我们顶缸?)刘邓还有个专门的指示说叫陈唐兵团摆出"蛾牌"(四川蛾牌)阵,可是那个蛾顶的华野10纵为了保证刘邓顺利歼敌强力拉住整5师,导致自己差点全军覆没,被迫北渡黄河去了.陈唐只有两个纵队了,摆个屁的"蛾牌"阵.那还不能跑多快就跑多快.不然就得全军覆没在鲁西南.大兵团作战,讲究的就是大伙不慌不乱,协同作战,就是撤退也要相互轮流掩护.不然的话,大哥放羊了,却叫小弟掩护自己只管跑路了,那就不能怪小弟也要跑路.拥有12w中野大军和支援中野的3,8,10三个纵队,近20W人被刘伯承指挥的一塌糊涂,尤其是宋时轮的10纵损失惨重,被迫北渡黄河,丢的,伤员,民工,伤亡总数不下于6000人,气得毛要查办宋时轮。可以不客气的说,刘的指挥能力不超过10w人,攻,特别是撤退根本是毫无章法,无法指挥20w人的大兵团野战。 像朝鲜5次战役那样样,撤退的时候,总部的指挥就放了羊,没有统一安排撤退和相互掩护.



宛东战役我军直接投入的兵力达9个主力纵队和地方部队一部,歼击目标是敌3个桂系杂凑师,竟未得逞,做为此战军事主官的刘军神在把握战役整体战局上存在严重的失误,战役目的没有达到,十分可惜!此战役是在刘帅率领中野和华野10纵队,中原军区地方部队等十万人刚出大别山在阜阳打整编74师下的58旅9000人惨败后,刘再次组织的一次大兵团战役。应该说,毛最初对华野西兵团和陈谢兵团,后中野和华野的指挥权归属问题上始终有些头痛,谁然在粟到西柏坡陈诉不过江后,毛指定了以华野为主,中野配合华野做战,但是毛没有实质行的指令,毛依旧在观察。应该说,从历次大兵团协同指挥到上一次大出击阜阳,使得毛对刘已经有些看法,这次宛东战役,是在刘的争取和华野的让步下下,毛再次给刘以大兵团指挥两大野战军联合机会,但是很可惜,刘又搞砸了。

此战的战役企图和其后期的豫东战役,淮海打宿县一样,暴露了中野敢打硬仗,畏11师和5军如虎,总想搞实力弱的部队,但是弱旅本小向来就是很注意保本。刘帅后来的指挥基本上陷于这种尴尬境界:强敌不敢打,弱敌打不了。宛东结束后,粟随即发起的豫东战役歼敌9w,无中生有,主动创造战机,指挥灵活,既有攻坚又打强援,仗仗严谨,环环相扣,攻,退有序。此战暴露了刘帅严重缺乏大兵团作战能力和协调组织能力,预测,侦测能力偏下,考虑,组织不周全。宛东和豫东,可以说刘帅,粟大将两人指挥能力的考验,应该说刘的机会更好,十多万人干吃杂牌5W人,敌主力兵团都无法接援。根本无法和粟同时面对邱,区,孙,黄,胡五大兵团围攻相比,但是最后的结果很遗憾,要不是华野十纵最后追着敌人掩护的一个旅,皖东战役歼敌不到万人,应该改成宛东战斗了。刘帅当年是夸老宋头的华野十纵机断专行。《宛东战役基本经验总结*:》。。。“在机动中,各级指挥应在上级总的意图之下,根据具体情况,负责机断行事。宋、陈(6)两纵于三十日在高庙集、兴隆镇地区,根据我们的基本命令与当时张轸的实际情况,不是向东而是向西,未完全执行西兵团命令,只以二纵进到苗庄寺、苗店之线,就势转移兵力向桥头西方向围击,故能歼敌六千余人。这种机断行事是对的。”

《陈赓大将在解放战争中》一书对宛东战役未全歼张轸兵团提出了2个原因:1.“有的部队未能按计划到达预定地点,因此,也未能在南阳、赊旗镇之间切断敌人与南阳的联系。结果造成张轸兵团向南阳回逃时无人阻击的局面。”刘伯承的《宛东战役基本经验总结“乃因西兵团陈之十、十一两旅顾虑自己部分的伤亡,于二十九日夜脱离埠口之张敌,向赊旗镇北撤退,未将张敌抓住,而西兵团又迷于敌人表面的现象,误认为张敌东进,没有照顾我东面有东兵团,于三十日黄昏将其主力东进到羊册、郭集地区,欲由南北夹击防敌东逃,因而放松了极重要的西面兜击,使张轸得于三十一日拂晓向西逃走,是日午刻逃到桥头。此为未全歼张敌的重大失着,是未能把握基本情况发展的规律,迷失战役指导方向的重大教训(要正确判断侦察到的材料,不可为某种片断材料所束缚)。 ”


宛东战役还引起中野内部矛盾重重,大别山刘直属纵队和南下的陈谢兵团相互推委,保存实力,陈庚和刘帅各给宋纵队一个向东,一个向西矛盾的命令导致宋来回奔波,疲于奔命,最后把屎盆扣住宋纵队上,《陈赓大将在解放战争中》一书对宛东战役未全歼张轸兵团提出了2个原因:1.“有的部队未能按计划到达预定地点,因此,也未能在南阳、赊旗镇之间切断敌人与南阳的联系。结果造成张轸兵团向南阳回逃时无人阻击的局面”2.由于情报工作出了一点差错,“致使陈司令员对这一假情报未产生疑问,从而做出了敌人要东进的错误判断。据此,他下达了十、十三旅也即刻准备东进,指挥所向羊册东北前进的命令”“这是解放战争以来,陈司令员指挥作战最没思想准备的一次,敌情和他预料的相反,上了敌人的当。我们部队的作战任务,由担负扭击、分割敌人,改为追击敌人,又改为打援阻击敌人,比较被动”。

宛东战役导致陈庚和刘帅的多年矛盾总爆发,导致曾风光一时的陈谢兵团指挥权被刘帅剥夺,陈谢兵团从此再也看不到了,另将责任推卸给了华野10纵宋十轮导致又一场口水仗,当年鲁西南时,刘的瞎指挥让宋最后不得不北渡黄河,损失惨重,后在豫东又让宋吃了一瘪气。宛东战役是刘帅难以释怀的一次失利,一次很好的翻身仗机会给彻底搞糟,再加上前次的阜阳战役失利,不但使得和陈彻底摊派,还导致刘帅的指挥能力失去了毛的信任,随着陈到中野,在后面的豫东战役起,刘实际上被毛让陈,邓剥夺了指挥权,毛所有的电报直接称陈,邓,刘失去了指挥中野主力的权利,基本上干起了参谋长这个老职业。




38
回复主贴

相关文章

更多 >>
聚焦 国际 历史 社会 军事

猜你感兴趣

更多 >>
38条评论
点击加载更多

发表评论

更多精彩内容

热门话题

更多
广告 大型核武军事模拟 坦克 装甲 战机 航母
发帖 向上 向下
广告 关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