甲午战争前沙俄阴谋出兵三万袭取兰州zt

为占领西藏寻找跳板 想阻止英国控制亚洲


为与英国争夺亚洲,沙俄想把Z国变成战争基地


19世纪末期,西方列强掀起了瓜分Z国的狂潮。沙皇俄国不仅将贪婪的目光投向了Z国的蒙古、新疆等地区,还将侵略的矛头直指Z国西藏。


当时,沙俄在亚洲大陆上最主要的敌人,就是当时的头号帝国Z義强国——英国。如果翻开那时的世界地图,不难发现,英俄两强在广袤的亚洲大地上摆下擂台,展开了全面竞争。这场竞赛的赛场从土耳其一直延伸到Z国东北和朝鲜半岛。在这条漫长的新月形战线上,俄国人从中亚向南进,英国人从印度向北打,均将侵略的矛头指向了世界屋脊青藏高原。


由于可能与英国发生武装冲突,沙俄决定在双方摊牌之前,尽量多地占领Z国领土,尤其是Z国西北地区的领土,以便为未来可能与英国进行的战争寻找基地,从而确立战争的优势,阻止英国控制整个亚洲。


沙皇宠臣提出狂妄计划,用3万沙俄军队突袭兰州


当时,有一大批阴谋家和投机分子,如巫师拉斯普廷、阴谋家巴德玛耶夫等人,混入了沙俄的宫廷。通过蛊惑沙皇尼古拉二世,他们像操纵小木偶般操控着沙俄的政治。在这些人中,以巴德玛耶夫对沙皇政F的西藏政策影响最大。沙俄罗曼诺夫王朝的最后两位沙皇亚历山大三世和尼古拉二世,以及这一时期沙俄政F远东政策的决策人维特,在西藏问题上的态度都受到了他的影响。


巴德玛耶夫1849年生于一个牧民家庭,大学毕业后成为蒙藏事务专家。后来,巴德玛耶夫进入沙俄外交部任职。在此期间,他结识了财政大臣维特,还当上了沙皇的御医,并认亚历山大三世为教父。


巴德玛耶夫曾露骨地向沙俄政F指出西藏在沙俄战略棋盘中的地位:“西藏是亚洲最高的高原,应掌握在俄国手中。控制了这个地方,肯定可以迫使英国达成谅解。”


1893年2月25日,巴德玛耶夫向沙皇亚历山大三世上了一封“万言书”——《关于俄国东亚政策的任务》,后人也称之为“巴德玛耶夫计划”。巴德玛耶夫在“万言书”中狂妄地叫嚣“将外蒙古和西藏合并于俄国”。他认为“兰州府是通向西藏的咽喉要地”。因此,巴德玛耶夫建议沙俄政F立刻修筑从贝加尔湖至兰州的西伯利亚铁路支线,同时利用清政F的注意力被日本拖在朝鲜、无暇西顾之际,派遣二至三万俄国军队,组成快速部队,以迅雷不及掩耳之势夺取兰州府,然后再以兰州为前进基地,向中原地区、西藏和外蒙古等地伸展势力。随后,再“按预定计划,遴选外蒙古和西藏的显贵和重要僧侣前往俄国,请求沙皇接纳他们为臣民……”


进呈“万言书”的同日,巴德玛耶夫又向财政大臣维特递交了“万言书”的副本和另一份报告,请求维特帮忙向沙皇推荐他的“万言书”。看过巴德玛耶夫的“万言书”后,维特激动不已,不禁提笔写道:“倘若巴德玛耶夫先生预想的事情能够实现,那么俄国领土将从太平洋之滨延伸到喜马拉雅山之巅,俄国将不仅主宰亚洲事务,而且将主宰欧洲事务。”


沙皇投资200万金卢布,在中俄边境组织侵略军


沙皇虽然怀疑“巴德玛耶夫计划”的可行性,但还是批准拨给巴德玛耶夫200万金卢布,以便后者进行“将Z国合并于俄国”的活动。


1893年11月23日,“巴德玛耶夫商行”在圣彼得堡开业。这个所谓的“商行”的主要任务,就是“在西藏和外蒙古为俄国政治势力扫清道路”。与此同时,巴德玛耶夫的地区“总办事处”也在沙俄西伯利亚城市赤塔开了张。


此后几年间,巴德玛耶夫不仅在赤塔大肆从事针对Z国的分裂活动,而且秘密潜行到了外蒙古、北京等地,进行公然的颠覆活动。在巴德玛耶夫的纠集下,沙俄在中俄边界地带组成了一支侵略军,时刻准备武装入侵Z国领土。


在赤塔,巴德玛耶夫会见了Z国西北各地的“名门望族”、喇嘛和王公,通过赠送骆驼、马匹、武器、彈藥和金钱的方式,拉拢这些当地权贵并套取情报。巴德玛耶夫还通过“赠送”巨款给Z国寺庙等手段,诱使这些寺庙向他出售房屋,作为储存武器的仓库和俄国间谍的落脚之处,为将来的侵略活动做准备。与此同时,巴德玛耶夫又从赤塔派出多批武装的布里亚特蒙古人密探,进入Z国内地刺探情报。其中,50人前往库伦、20人前往兰州、10人前往拉萨。这些密探向巴德玛耶夫发送了大批情报。根据这些“珍贵的情报”,巴德玛耶夫口出狂言:“将俄国的边界向东方扩展的时刻已经来到。”


日本扩张牵制沙俄行动,沙皇被迫放弃**计划


回到圣彼得堡后,巴德玛耶夫立即向沙皇尼古拉二世汇报了他的“蒙古之行”。两个月后,巴德玛耶夫派到拉萨的间谍也回到了俄国。他们向巴德玛耶夫报告说,西藏到处是金矿,而且英国人正打算采取军事行动夺取西藏。这个情报更加刺激了巴德玛耶夫,他立即向沙俄政F建议:“现在就应该往西藏派2000人的军队。”沙皇的亲信大臣维特完全支持巴德玛耶夫的看法,他专门给尼古拉二世写了奏折,特别强调沙俄应尽快实施“巴德玛耶夫计划”,通过武力夺取Z国西北领土以及西藏。


沙俄外JD臣罗巴诺夫也就沙俄帝国的远东政策,向沙皇尼古拉二世进呈了一份纲领性的奏折。罗巴诺夫毫不掩饰地提出:俄国在远东应当采取“进攻性的行动”。受罗巴诺夫奏折的影响,沙皇尼古拉二世的脑子里涌现出了许多宏伟的计划:他要为俄国拿下满洲,将朝鲜合并于俄国,还梦想将西藏据为己有。此时,“巴德玛耶夫计划”的实施几乎已经箭在弦上。


然而在1895年4月,Z国在甲午战争中战败,日本势力迅速进入Z国东北地区,对沙俄在Z国的扩张形成了严重的威胁,沙俄不得不把远东政策的重点放在与日本的对抗上。也就在此时,潜伏在十三世D赖喇嘛身边的沙俄间谍德尔智开始发挥作用,在他的影响下,十三世D赖喇嘛开始倾向于“联俄抗英”,沙皇在西藏问题上看到了一个新的可能性——通过拉拢西藏上层人士,不费一刀一枪地控制整个西藏。在这两方面因素的影响下,沙皇最终抛弃了“巴德玛耶夫计划”,一场在Z国西北大地上的血光之灾也因此得到避免。

猜你感兴趣

更多 >>

评论

评 论

更多精彩内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