抗战先锋 第三十七章装甲对决 第四节击伤猎虎

本文全文阅读地址:http://book.tiexue.net/book_12604.html


两台增援的斯大林3型坦克在凌晨的时候来到张学义所在的树林边上,张学义早就计算好了时间,后半夜稍微睡了一会就出来迎接增援的部队,他非常担心增援的部队夜间不能抵达,要天亮时抵达肯定遇到美军的飞机,到时候两辆坦克很容易被敌军击毁。

坦克上出来两个车长,亲自跑到团长面前报告,张学义说:“你们来了就证明路上很顺利,你们现在看到那边的树林了没,那的树林我看过了,可以把坦克停的里边,你们车头向外把车倒进去,等白天的时候肯定有敌人的重型反坦克炮开过来,那种炮最种的有七十吨的,比我们的坦克重二十多吨,比我们的车多出去二十吨装甲,火炮口径128毫米,穿甲能力很强,好了我先介绍这么多,把车停进去以后我们再研究。”

“是。”两个车长回到坦克上按照团长的命令把车藏在树林里,他们重新离开坦克以后又集合在一起,这时候天已经天光放亮,张学义坐在地上吃着早饭开始给部下讲美军找来的奇怪的反坦克武器。

他拿出一本英文的手册说,“根据朝鲜人民军的侦察,已经可以确认的是美军把缴获德军的武器已经从武器试验中心运抵朝鲜,他们没从汉城南边打过来,直接坐船在汉成西北部的海岸登陆,其中这些车里最难对付的就是猎虎坦克歼击车,他有七十吨重,他的主炮在一公里之内可以击穿230毫米的装甲,这意味着我们的斯大林3型坦克最厚的装甲部位也经不住它一炮的打击,他们可以选择我们装甲最厚的部位攻击,我们的车也会彻底被炸坏。”

“这么厉害呀,世界上还有这种东西?”几个车长都有点担心,张学义继续说,“他的火炮可以打穿三公里外170毫米的装甲,这意味着我们与它相距三千米的时候它可以轻易击穿我们装甲薄弱的部位,他的攻击威力是全世界最强的,另外他的装甲也是很厚的,战斗室正面装甲为280毫米,其他要害部位也有250毫米的装甲,他是世界上防御最好的坦克歼击车,不过美军只有一辆,我们攻击的时候需要四辆车一起使用穿甲弹,最好炮弹能命中敌人的炮管,要是能把它的炮打坏了也可以,至少它不会攻击我们,另外他的速度很慢,我们很好瞄准,自行火炮最好打击他的履带和负重轮,现在我们远离公路,就等他来了。”

所有的车长听到这些介绍脖子都冒凉气,世界上居然还有七十吨的坦克歼击车,对于没上过什么学,知识也不丰富的中国装甲兵来说,猎虎坦克歼击车实在是太陌生了,他们现在对这个恐怖的怪物也有所了解,张学义看了下手表,时间已经不早,“现在你们就回到车上休息,敌人没来的士兵闭目养神。”

“是。”各车的车长马上回到自己的车上。

张学义回头看看自己的儿子张冲,他心想危险的任务我再也不愿意用别人执行,还是用自己的儿子吧,用别人执行那万一牺牲了自己对战友的家属没法交代,他对儿子说:“张冲,现在给你个任务,你拿着步话机前处一公里侦察,可别走太远,太远了美式步话机就不好使了,你负责给我监视敌人,看到猎虎坦克歼击车就告诉我,顺便告诉我后边的情况。”

“没问题,我肯定可以做到。”张冲拿上步话机提着枪单独一个人走了,张学义回到自己的车上闭目养神,车长看团长把自己儿子派出去了就感觉张团长太不尽人情了,全团那么多人不派就派儿子去,万一团长的儿子有危险怎么办,车长就问:“团长,你就让儿子一个人去你不担心么?”

“担心什么,我都为他担心了多少年了,他十四岁就参加八路军去,把我们一家人扔下不管,我是每天担心,后来他混的不错,入朝的时候已经是营长,我还跟他一起打过几天仗,我还是了解他的,他去我一百个放心。”

“哎,养个儿子可不容易呀。”

“我儿子好多个呢,别人心疼儿子不敢让儿子打仗,我跟他们不一样,这小子可有本事呢,不信返回团部的时候我让他开坦克,开的还不错呢,你们就等着听好消息吧。” 张学义闭上眼继续养神,树林边上的志愿军高炮连都吃过早饭部署开,好几门炮分成几组,分别对付四个方向上的敌人,多数人都找便于隐蔽的地方休息。

张冲自己沿着公路跑了一百多米心想这不行,路过的飞机追着我扫射怎么办呢,干脆我不走公路,我离公路远点,他看到公路附近有一个山包,他就抓紧时间向山包跑去。这段距离没八百米也差不多,他到了山包上发现视野开阔,是个不错的地方,他爬在山包上用望远镜监视公路,离的很远慢慢的走来一辆战车,这车没炮塔,跟ISU-152的结构差不多,张冲马上用步话机喊:“我发现敌人了,一辆战车单独前进,体积庞大速度很慢,很像猎虎坦克歼击车。”

张学义从电台里听儿子的说话声十分清晰,他马上问:“后边都有什么车辆,有几辆,都怎么编队前进的?”张冲马上回答:“他后边隔着两三里地有几台战车,似乎是虎式坦克还有猎豹歼击车,另外还有不少其他车辆,似乎是运输燃料和维修保障的车辆。”

“好,你就呆在那监视,剩下的我们去解决。” 张学义来了精神,用无线电统治各车,“敌人的猎虎坦克歼击车来了,大家都振作起精神准备开炮,注意先打履带、诱导轮,千万别打装甲多的部位。”

志愿军的坦克离公路有点距离,没紧靠着路边部署,为的就是让出公路由敌人走,敌人来了以后炮口就正好对着敌人的车身侧面。


马克上校在后边的虎王坦克上指挥,他始终与猎虎保持的通讯联系,他还一直为猎虎坦克歼击车内的美军士兵鼓劲儿,“继续往前走,我们就在你的后边,别担心,挨上几炮最多就是不能行走,你的炮依然可以击穿任何阻挡你的车辆,把穿甲弹准备好,他们可能就藏在前边的树林。”

“收到,长官,我们的车辆完好,德国造的发动机很正常,一切都跟在国内时候一样。”猎虎的车长用无线电回答着指挥官,坦克歼击车的排气管冒着黑烟,笨重的坦克歼击车一点点的向前开。

张学义用坦克潜望镜看的太清楚了,一点都没错就是猎虎坦克歼击车,美军武器试验中心就它一辆,自己还上这台车上测试过火炮,炮真是厉害,多厚的装甲一炮就打碎,似乎全世界也只有这一台猎虎可以行走可以作战,他很激动的用斯大林3型坦克的主炮瞄准猎虎,他已经根据敌车的速度和运动方向计算出距离。

122毫米坦克炮指向目标,张学义都有些激动了,他在无线电里大声下达命令,“各车注意,我开炮之后你们一起打,争取把它打趴下。”说完他就开炮射击,重型坦克摇晃了一下,坦克炮把一发穿甲弹打出去,炮弹呼啸着飞向一公里外的猎虎,随着一声爆炸响过,烟幕笼罩了猎虎,ISU-152自行炮和其他两台坦克一起开炮,三发穿甲弹一起飞向猎虎。

坐在猎虎坦克歼击车内的美国兵正得意呢就听一声巨响,车摇晃了一下,他们发现是虚惊一场,车一点毛病没有,可驾驶员很谨慎的踩了刹车,他从狭窄的观察窗往外看全是烟,车内的炮长车长根本不知道是什么在打他们,他们正在检查车辆的状况,“什么地方中弹,那里受损?”

就在互相询问的时候其他三发炮弹先后命中猎虎,车内成员听到爆炸声感觉很恐怖,但车只是轻轻摇晃,他们一点伤都没受,七十吨的战车那能轻易打穿?在几百米外的山包山监视敌人的张冲看到猎虎的履带被炸飞了几块,前轮似乎受伤,炮管怎么从中间折断呢?他马上用步话机报告,“敌猎虎战车受伤,左履带拖落,炮管被打断,炮管被打断,他失去了攻击能力。”

“是么,你看仔细点。” 张学义听到这个消息感觉自己不相信耳朵了,世界上真有这么巧的事?可以把炮管打坏,真实老天保佑呀,他激动的向各车喊:“停止开炮,敌人的战车失去攻击能力,我们安全了。”

各车都爆发出热烈的欢呼声,猎虎歼击车内的乘员都不敢出来,吓的都直哆嗦,车长用无线电向指挥官喊话,可电台似乎不好使了,他们没去车外看去,通讯天线已经被炮弹破片给打坏了,电台已经不能用,在后边一公里外观战的马克上校用望远镜看的清楚,猎虎挨了四炮但是没事,似乎天线没了,通讯中断无法指挥,车里的人肯定不敢出来,只能是后边的人去增援。

猜你感兴趣

更多 >>

评论

评 论

更多精彩内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