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988:解放军3213鱼雷艇劫持事件的真相


曾几何时,网上盛传一篇名叫<1988年解放军举世震惊的鱼雷艇劫持事件>文章,此文令众多网友感叹当时政府处理此事时,不亢不卑,韩国当局逼于中国压力,妥善地向中国政府归还鱼雷艇和涉案人员等等,真可谓大快人心了.该文所述多有不实,其实真相是这样:

1985年3月21日下午,北海舰队快艇第1支队第71大队3213号鱼雷艇(37016部队53分队)作为副指挥艇,连同其他5艘快艇出青岛军港前往黄海海面进行训练,演习于7时20分结束。

在另外五艘鱼雷快艇相继返航后,殿后的3213号鱼雷艇上,电讯兵杜新立从艇上的设备仓中,取出一枝冲锋枪与一把手枪,然后将枪柜上锁,再将手枪交给电航兵王中荣,自携冲锋枪奔上甲板,随即朝着操作室射击,代理艇长张晓生首先牺牲,接着杜新立又陆续射杀在操作室中的五名其他干部,副艇长张维功及轮机长曲振波则受伤幸存。其他船员听到枪声纷纷走避,后来集体被杜新立押至船舱。

这起劫艇叛乱事件的主谋杜新立,20岁,原名杜新理,出身于河北农村,高中毕业后入伍,家里有父母、出嫁的姐姐,与弟妹各一。同犯王中荣,19岁,江苏人,父亲是矿工,家里有父母、姐姐与一弟两妹。两人1984年从3215艇调至3213艇,1985年1月中旬起即开始策划劫艇叛逃。

当时艇员共19人,除杜王两人外

牺牲者--

孙世忠,35岁,大队副政委

徐惠友,36岁,大队副队长

刘云正,30岁,艇教导员

张晓生,28岁,副艇长、代理艇长

王何龙,28岁,水手长

朱长军,22岁,电讯长

受伤者--

张维功,24岁,副艇长

曲振波,25岁,轮机长

其余--

高志明,26岁,枪炮长

张福军,23岁,轮机兵

贾培珠,22岁,轮机兵

李光申,21岁,雷达兵

崔王龙,22岁,水兵

韩文峰,22岁,水兵

高建聚,21岁,水兵

唐爱民,20岁,水兵

崔久松,19岁,水兵

(根据韩国国防部公布的名单音译)

两人控制住3213号鱼雷快艇后,便操艇调头,朝韩国西海岸高速前进。杜和王轮流负责驾驶与监视舱中艇员。鱼雷快艇航行了九个小时后,油料已尽,即随波漂流到韩国水域中的小黑山岛,在海中随波漂流的过程中,杜和王曾发射了一枚照明弹,但到了第二天(22日)上午11时左右(以下为汉城时间)才被韩国渔威六号渔船发现。

渔威六号渔船发现3213号鱼雷快艇时,最初以为是北朝鲜或中国的间谍船,未敢靠近,立即以船上无线电跟群山海岸警备队报案,该队马上出动了巡逻艇前往处理。由于鱼雷快艇已无动力,警备队巡逻艇即将该艇拖往靠近扶安郡外海的下旺嶝岛西南海岸停泊。

在青岛,当指挥艇首先到达码头,别的艇都联络正常陆续归航;呼叫3213艇已无回音。当时以为是电台有问题,队长和政委继续留在码头呼唤3213艇,别的官兵回去休息。

时间一分一秒过去,持续呼叫没有回答。40分钟后,快一支电台也开始呼叫3213艇,还是没有回答。

团长叫起官兵,开出两艘鱼雷艇去搜寻3213艇。未果。

到深夜时分,快一支司令部知道3213失踪,报告北海舰队。结果,全岸线沿途雷达站接到指令在海上搜寻目标。

雷达汇报:发现有目标,往南朝鲜方向前进。发现目标,已接近南朝鲜海域。

北海舰队派出一艘驱逐舰去追寻。唉,驱逐舰,南沙海战的时候南海舰队靠柴油机架机关枪当战舰,跟南越作战,靠“海上扔手榴弹”,靠一不怕苦二不怕死的精神赢得胜利,驱逐舰还不知道躺在哪里呢。

莱阳机场接到指令,出动了两架飞机搜索,一架全面侦察,一架战机装满炸药后起飞:随时待命炸沉鱼雷艇(考虑其他叛变因素,备万一需要)。

在韩国警备队拖航3213号鱼雷快艇的同时.22日上午3艘中国军舰(其中一艘为导弹驱逐舰)为搜寻鱼雷艇进入韩国海域,韩国发现后,派出海空军予以警告,并作武力示威,但双方态度均十分克制,末酿成外交事件,中国军舰随后退到韩国领海线之外。

韩国警备队巡逻艇先将张维功、曲振波两名伤者,由高志明陪伴,载往群山医院急救。由下旺嶝岛到群山港有三小时的航程。张维功与曲振波两名伤者住入医院后,韩国军警立即在群山医院采取严密的警戒措施,保护他们的安全,任何人不得随意进出。并在23日上午进行了三小时的手术,曲振波左手臂被子弹贯穿,臂骨完全碎裂,经手术后已包扎上石膏。张维功左胸中弹,手术后已取出子弹。

海岸警备队初步了解艇上发生事故的经过后,于下午将3213号鱼雷快艇拖至群山港,杜新立、王中荣以及其余8名幸存艇员随艇前往,幸存艇员将艇上船舱锁上离艇,被安顿在群山观光旅馆。六具死者遗体也送到群山医院。

韩国就鱼雷艇事件组成的联合调查小组,从当两名伤者送入群山医院,通过当地华侨翻译进行询问时,即朝着事件“单纯化”的方向进行,联合调查小组人员获得上级指示:审问时应回避询问叛乱动机问题,应偏重询问一些技术性问题。而且调查小组主要是听取未受伤者中职务最高的高志明的陈述,对关键人员杜新立和王中荣两人,只是问问姓名、职务而已。另外韩方25日曾派人登上该鱼雷艇,用摄影机拍下艇上的内部构造和配备,将之留作以后情报分析的数据。

中国与韩国方面,随即通过新华社香港分社和韩国驻港总领事馆等外交渠道展开接触谈判,很快得出结果:韩国将不会以政治事件处理鱼雷艇进入韩国海域,鱼雷艇和全部人员将归还中国;韩国以此与中国创建更好的“非正式贸易关系”。并确定了移交的细节:双方船只在距双方领海等距离的中心点进行移交,具体地点为群山港西南约130海里,北纬6度,东经124度的公海上。

26日,中国外交部发表声明,三艘中国军舰因查找失去联络的一艘鱼雷艇而“误入南朝鲜海域”,但要求韩国协助尽力将鱼雷艇和全部人员“妥善交还”。韩国外交部宣布:韩国政府在接到中国的道歉后同意交还鱼雷快艇及艇上人员。美国国务院发言人卡尔布说:双方以负责任的态度解决此事件,美国很高兴。(汉城媒介盛传有第三国介入快艇事件)。

26日,据韩国KBS电视台报道,外交部已收到了从香港转来了中国外交部道歉声明,本着正改善的两国关系着想,声明内容不便公开.外交部发言人称:随着两国关系日渐改善,韩国政府会妥善处理此事件.

另外,台中央社25日报道:中华民国驻韩大使已取消休假,返回汉城向全斗焕政府交涉,要求人艇分开处理。

25至26日,韩国除了对中国鱼雷艇进行修护外,并于自汉城运去六具铝制的棺材,于今日将停放在群山医院太平间的六具遗体入殓,以便随艇交还中国。

27日零时,杜新立与王中荣被安全人员从床上叫起,换上韩国警备部队制服,先行移送到群山港的3213号鱼雷快艇上隔离。杜与王对此一突如其来的举动,显得惊慌失色,曾问到,“要带我们去那里?”韩方人员并未回答,将他们送上汽车,往港口方向急驰而去。两人意识到最终要被遣返中国大陆后精神崩溃,对看守的韩国卫兵哭着求饶他们一命。

27日晚19时45分,载着张维功、曲振波、高志明的一辆小巴士,首先抵达群山港。三人在安全人员护卫下,随即登上韩国军舰。接着一辆救护车,载着六具铝制棺材,也抵达群山港。剩余的8名生还者,则搭一辆大巴士,于20时25分抵达港口。杜新立与王中荣两人则早已被绑在鱼雷艇的一个舱内,并有六名韩国卫兵看守。鱼雷艇上还载着六具艇员遗体,其他艇员则搭乘以缆船徐徐拖出群山港。中国3213号鱼雷快艇、2名叛逃者、11名幸存艇员、6具遗体在韩国海军舰艇与拖船护送下,经过12小时海上航行后,于28日上午8时40分抵达会合点。此时中国方面派出的六艘舰艇已在现场等候待命。

三名中国海军人员登上韩国拖船,证实艇员及死者身份后,签署文档,表示接到人员及鱼雷艇。整个交接仪式气氛友好。由于海上风浪较大,交还过程自上午10时开始,历时一个半小时才完成。随后中国舰艇拖着鱼雷艇向青岛方向航行,韩国舰艇也返航。

杜新立与王中荣被遣送回国后,经军事法庭审理以叛国罪、故意杀人罪被判处死刑。

花絮1

26日,韩国在国营的KBS电视台中宣布,已将这次鱼雷艇事件的开销:受伤船员的医疗费一百十五万韩圆(约合新台币五万七千多元)、食宿费一百八十万韩圆(约合新台币九万元),开具账单,向中国索还。

花絮2

遣返“义士”消息传来,台湾朝野哗然。28至30日,台湾岛内多批大学生,手持“严重抗议南韩处理匪艇事件‘横幅;步行到到韩国驻台“大使馆”前,递送他们致韩国政府的抗议书。还有一名“荣军”何钦,在大使馆前引火自焚,以示抗议,台湾警方迅速扑灭,未死。此外韩“使馆”外聚集的民众情绪激动,有人大骂“韩国人不要脸”、“高丽人无耻”、“韩国人滚回去”。

另有三名台湾留韩青年,到群山观光旅馆抗议,被韩国警方人员逮捕,后来经台“驻韩领事馆”向韩国治安本部交涉后被放回。

3213号鱼雷快艇的型号:

P-8型(中国代号6625型)铝质水翼鱼雷快艇

湖川级鱼雷快艇长21.8米,宽4.9米(水翼宽6.3米),吃水深1.83米,标准排水量39吨,满载排水量43吨,动力为三台12V180(仿M50Ф-3)柴油发动机共3300马力,水翼艇的最大航速高达54节,续航力达500海里/20节,作战半径150海里。抗风力5级,舰员16人。

在武器装备上,配备有2座533毫米鱼雷发射管,用于发射53-56鱼雷;2挺双管14.5毫米机枪,都设在指挥台的后面,其一位于舯部,另一位于艉部。另外还可以携带六枚小型深水炸弹或两枚沉-500型水雷,其综合性能超过了苏制同类艇



猜你感兴趣

更多 >>

评论

评 论

更多精彩内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