力挽狂澜之中华帝国 辽东攻略 单骑考察

本文全文阅读地址:http://book.tiexue.net/Book/14545/

回到山海关的袁崇焕并没有消停下来,检查过士兵训练和新兵招募的情况,在给袁刚布置了再给袁崇焕挑选、训练一批亲兵的任务后,袁崇焕单骑离开山海关,直奔锦州。

到达锦州后,袁崇焕并未入城,而是直奔锦州城东三十里的大凌河城堡。来到大凌河,展现在袁崇焕眼前的是没完全修好就被皇太极破坏的大凌河城,残垣败瓦,满目荒凉。站在破败的城墙高处,极目远望,美丽富饶的辽东平原尽收眼底,大好河山啊,何时才能恢复,何时才能将整个东北尽收囊中!袁崇焕在豪气冲天之余,也不免有些感伤。近处,是静静流淌着的大凌河,左右两边都是不适合骑兵的丘陵地带。好一处建设关隘的险要地形,在此设城,不只是可以在敌军渡河的时候半渡而击,更重要的是把防守的前线相对于宁远而言往前推进了近百里的路程,出城,眼前就是一马平川,从此地出发,向北偏东方向不到三百里的路程就是后金的老巢-沈阳!袁崇焕不禁暗自佩服孙承宗的眼光,也就难怪努尔哈赤、皇太极两父子每次都一定要毁大凌河城了。

离开废墟,翻身上马,远远地,十几个明军骑兵滚滚而来,为首的将领下马,向袁崇焕行礼:“锦州总兵何可纲拜见袁大人!”,袁崇焕回礼,对着何可纲说道:“这地方不错,我还要在这里筑城!”,何可纲还没反应过来,袁崇焕一夹座下的战马,飞奔而出:“走,去锦州!”。何可纲带着一行士兵也快马加鞭地追了上来,一起向锦州赶去。

来到锦州,袁崇焕马上考察了士兵训练情况和备战情况,或者是更接近敌人的缘故,锦州的训练和战备的情况比想象的好不少,袁崇焕对何可纲一顿夸奖,然后才指出训练的不足,顺便递上自己编写的练兵方略,这本方略极大地提升了何可纲的兴趣,就着练兵方略让袁崇焕细细地谈起了练兵的心得和诀窍,直让何可纲听得如痴如醉,好一阵才转到其它的话题。吃过午饭,袁崇焕交代了一些其它的事情后,撂下一句话,“我要重修大凌河,你做好准备”。

离开锦州,向西前进,袁崇焕并没有回到山海关的督师府,而是直奔蓟镇和喜峰口长城方向而去。和辽东的紧张不同,蓟镇方面明显地松弛很多,袁崇焕一路前行,竟然几乎没有人拦截,甚至在接近喜峰口长城的时候,也没有士兵盘查。这样的警惕性,不要说是后金来袭,就算是奸细满天飞恐怕也没人关注,袁崇焕不禁暗自摇头。

来到喜峰口一带,袁崇焕细细地查看着地形,此地的长城横亘在燕山山脉上,多条燕山余脉基本都呈现出由北向南的走向,越往南走,两边的山越低,山的尽头就是华北平原了。两条燕山余脉之间,随着山的走势,形成大约四、五条可供骑兵通行的山谷,从长城的烽火台出发向南,每条山谷大约有五到十里左右的样子。山谷两边的山不高,树木却不少,绝对是不适合骑兵展开的地形。山谷的尽头是一小片平地,再往前走,就是横在面前的温榆河(北运河),最窄处的对面,是一个叫洒河桥的小镇。

袁崇焕细细地查看着这片将成为大战场的地方,认真地勘查着行军距离、可以展开的士兵人数、适合伏击的地点等等一些细节,心中暗暗有了几分把握。

等袁崇焕仔细考察完喜峰口一带长城以南的地形,一直到骑马离开,竟然还是没有遇到任何盘查,袁崇焕不禁冒火,骑马直奔蓟镇兵营。

来到兵营,把前去通报的士兵撇在一边,自己走近兵营。展现在眼前的是没有纪律、没有像样训练、乱糟糟的兵营,袁崇焕不由得火冒三丈。

这时,蓟镇总兵黑云龙、麻登云从传令兵那里得知袁崇焕到来,赶紧出来迎接。袁崇焕强忍火气,没有当面斥责,直接往指挥所走去,黑云龙、麻登云两位看到袁崇焕黑黑的脸,也不敢多说,亦步亦趋地跟着袁崇焕来到指挥所。

来到指挥所的议事厅,看到桌上的酒,袁崇焕再也忍不住了,把酒瓶扫到地上,一拍桌子,大喝道:“你們知不知道,我已经来了半天了?你們知不知道,我已经把喜峰口一带的长城地形已经细细地看了一遍?如果是奸细,岂不是让奸细把你們摸了个一清二楚!如果是敌人来袭,你們还有脑袋喝酒吗!”。

黑云龙、麻登云二人说不出话来,只得站得笔直,听着袁崇焕的训斥,毕竟二人对于袁崇焕这位老顶头上司是又敬重又害怕。

发完火,袁崇焕坐了下来,看着二人还是笔挺地站着,放缓了语气,“你們的确做的不好,我骂你們,量你們也不会觉得冤枉。好了,骂也骂了,坐下来,我有事情和你們说”。 黑云龙、麻登云两位总兵才敢慢慢座下,看他们战战兢兢的样子,袁崇焕不禁笑出声来。看到袁崇焕笑了,毕竟是老上级,二人放开了拘束,东扯西拉地问起袁崇焕几时回来、广东如何等不着边际的问题。

“好了,别瞎扯了,谈正事!”,袁崇焕打断了他们的问题,接着说道:“几件正事,你們听好了。一是关于军纪与训练,这里有本我写的练兵方略,你們可以按照书上的内容来训练,不过,我要求你們内紧外松,造成一种并未特别加强训练的样子,此外,蓟镇以步军为主,骑兵的规模也控制在一万人的规模;二是,我会安排你們的士兵到外地轮流安排训练,这也是要造成一种内紧外松的假象;三是关于间谍的问题,你們目前的警戒等于没有,间谍可以随意活动。这方面必须加强,找几个信得过的人去查,不能大张旗鼓,只能小心暗查!在没有我的命令前,不要对被发现的间谍采取任何行动,明白吗?”

两位将军站了起来,正色回答:“明白!末将知道该怎么做!”

袁崇焕示意两位将军坐下,:“还有一点,就是你們喝酒的问题,你們还可以喝。。。”

黑云龙、麻登云二位连忙站起来说:“不敢、不敢!”,袁崇焕笑着止住二位的话头:“我让你們喝,你們就喝,但你們只能少量喝点,绝对不能喝醉!我可不想有两位将军因为喝酒误事而被砍头,或是喝醉了稀里糊涂地死在敌人手里。我让你們喝的目的,还是内紧外松,明白吗?”,黑云龙问道:“督师大人是要我们制造一种假象?”,“对,聪明!”。三人闲扯了一些其它话题后,袁崇焕离开蓟镇。

骑在马上,袁崇焕边走边想,虽然自己心中已经有了一些眉目,但对黑云龙、麻登云两位还是不太放心,即使加上以后的赵率教,还是总觉得在蓟镇一线缺乏一根主心骨,一位统领众将的统帅,该找谁呢,思前想后,还是只有一位合适的人选,那就是孙承宗、孙老先生!只有孙承宗才能统领这班曾经的下属、这班桀骜不驯的将军们。看来只能在临战前夕请求皇上将孙老先生秘密调到蓟镇,担当统领蓟镇这个第二主战场的重任。

考虑好蓟镇的安排问题,袁崇焕如释重负,策马向山海关飞奔而去。

猜你感兴趣

更多 >>

评论

评 论

更多精彩内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