明朝军队来到湖南见到人就杀连石头也要过三刀

鬼豪 收藏 44 13031
导读: 明洪武元年,刚刚登上皇帝宝座的朱元璋迫不及待的血洗了湖南。本来刚做皇帝的朱元璋应体恤万民、安定民心,巩固刚刚成立的大明政权,缘何对湖南百姓大力杀戮、使湖南特别是湘乡成为“万户萧疏鬼唱歌”的荒凉地区? 要解开这个谜,不得不从湘乡的易华帮助陈友琼的儿子陈理坚守武昌说起。 援助陈理守城埋下“血洗湖南”的祸根元朝末年,在湖南湘乡的唐甲湾(即今湘乡市的潭台村箭楼湾),出了一个文武双全的英雄人物,此人姓易,名华,字闻远(1294—1377)。易华的曾祖父易炎正,字致中,号涟溪。易炎正小时候就与许衡关系很


明洪武元年,刚刚登上皇帝宝座的朱元璋迫不及待的血洗了湖南。本来刚做皇帝的朱元璋应体恤万民、安定民心,巩固刚刚成立的大明政权,缘何对湖南百姓大力杀戮、使湖南特别是湘乡成为“万户萧疏鬼唱歌”的荒凉地区?


要解开这个谜,不得不从湘乡的易华帮助陈友琼的儿子陈理坚守武昌说起。


援助陈理守城埋下“血洗湖南”的祸根元朝末年,在湖南湘乡的唐甲湾(即今湘乡市的潭台村箭楼湾),出了一个文武双全的英雄人物,此人姓易,名华,字闻远(1294—1377)。易华的曾祖父易炎正,字致中,号涟溪。易炎正小时候就与许衡关系很好,两人经常在一起探讨程朱理学,废寝忘食手不释卷,受到人们的啧啧称赞。易炎正参加科举考试,举延祜庚申进士,授官宁乡县丞。他晚年定居湘乡,成为湘乡易氏开派之。易华生得虎背熊腰,身材魁伟,从小继承家学精通经典,又好武,曾赴峨眉山拜名师学道练武,技艺超群。加上他天生侠义心肠,专爱打抱不平,嫉恶如仇,仗义疏财,济困扶危,广交海内豪杰,年纪轻轻就受到方圆数百里的豪侠之士拥戴。那时,朝廷政治日益腐败。


为了维护摇摇欲坠的统治地位,元朝统治者更加疯狂地加紧对劳动人民进行残酷掠夺和压迫,肆无忌惮地横征暴敛,使广大劳动人民处于水深火热之中。


至正十一年(公元1351年),元廷又令总治河使贾鲁带戌卒二万,强征民夫十万修黄河故道,兴修黄河故道本来是一件好事,但官吏只知勒索,更使民怨沸腾。不堪忍受残酷压迫的人们,在“石人一只眼,挑动黄河天下反”的民谣激励下,纷纷揭竿而起。北方爆发了韩山童、刘福通领导的红巾军起义,南方爆发了徐寿辉起义,紧接着,布王三孟海马起义于湘汉,芝麻李起义于丰沛,郭子兴起义于豫州,还有李二、彭大、彭均用起义于徐州,方国珍起义于海上?不到几年就形成了“四海纷争、八方骚乱、群雄逐鹿、天下纷扰”的混乱局面。


这时当过和尚的朱元璋投奔郭子兴义军,成为深为郭子兴赏织的一个将领。少怀大志又才兼文武的易华也看到元朝统治即将崩溃,他又见乡亲们早已不满元廷统治,不负湘乡、湘潭等地乡亲的托望率乡民起义,成为湘中农民起义军的中坚。他率领的起义军很快发展到长沙、衡阳、永丰、宝庆等七州县四十八寨。易华的义军以湘潭的乌石寨和双峰的黄牛峰为主要据点,依险据守。后来徐寿辉派部将陈友谅率队向南发展,易华见义军力单势薄,难以与元朝的军队对抗,便率众响应,成为陈友谅统率的一支偏师。易华凭着一身武艺和满腹谋略,英勇抗击元朝统治者的镇压。很快配合陈友谅的部队不仅粉碎了元朝军队的镇压,而且趁机扩大了势力,一举攻占了江西、湖广等广大地区。易华因战功显赫,被徐寿辉授封湖广参政。


易华没有想到,取代郭子兴充当该部首领的朱元璋,因采纳新归顺的谋士朱升“高筑墙、广积粮、缓称王”的建议,实行屯田,兵势日壮。公元1363 年,朱元璋与杀死徐寿辉自立为汉王的陈友谅在江西鄱阳湖决战,一举击败了陈友谅。陈友谅的儿子陈理率部驻守武昌,以图再举。朱元璋乘胜追击,督师围攻武昌。陈理派部将阳从政飞檄至湘乡催粮。这时,因战祸连年,湘乡民穷财尽,十室九空,实不堪命。易华出于悯民仁心,耗尽自己的家财代输米十万八千石,援助苦守孤城的陈理。此举既使湘乡一邑的百姓避免了催缴追索之苦,又援助了急需粮草的陈埋,使陈理坚守孤城达十个月之久。


公元1364年,朱元璋自立为吴王,督师南下。易华见陈理大势已去,为使百姓免遭兵火之苦,毅然率众归附朱元璋。朱元璋仍授他为湖广参政。


阳从政告密。朱元璋迁怒湘乡易华更没想到,朱元璋平定陈友谅、张士城几股义军,势力大增后,逐渐露出了无赖加恶棍的嘴脸,降将阳从政投其所好,密告易华曾代输十万八千石粮援助陈理,使陈理在朱军四面围城的困境下能久守孤诚。朱元璋见自己羽翼已满,想出了一个惩罚湘乡的绝招,按照易华当年粮助陈理的数额加重湘乡一邑的赋税,并使湘乡的田赋较宋元时的三万三千石增加了六万余石。



刚刚当上皇帝的朱元璋一方面收买人心,对渡河开创地太平、应天诸郡赐免田租;另一方面又变本加厉地对新征服的湖广等地,特别是湘乡、浏阳一带苛征无度。真个是“民愈困而追索愈迫,财愈尽而索派愈繁”。老百姓的钱粮被搜刮殆尽,只得采树皮、野草充饥,饿殍遍地,状极凄惨,实在目不忍睹!


身为湖广参政的易华,目睹乡民惨状,义愤填膺,前去与催粮官阳从政据理力争:“湘乡父老受苛征以来,不堪重负,君上当体念下情,征粮十万石实难从命!”岂料奸邪小人阳从政不但不听,反诬易华是“逆君蟊贼,不思引咎,无理取闹”,竟拂袖欲去。易华挺身拦住,抗声直陈:“今吴王伐罪吊民,不以此时收买人心,反贻百姓之忧,王者不为也!我易华,受任参政,如不为民请命,默无一言,则是卖众求荣,我断乎不忍为也??”阳从政恼羞成怒,威胁道:“不从者,杀无赦!”易华大义凛然道:“我的意愿,新政者不可不明;百姓的意愿,我不能不从。抗暴到底,死则死耳!”


易华抗令不从使阳从政勃然大怒,又到朱元璋面前去告状。朱元璋本来对“抗令直言”的易华非常不满,听了阳从政告的刁状,更是火上加油,他不派人去调查实情,凭阳从政一面之词就立即派出军队进行镇压。湘乡民众见朱元璋得志便猖狂,感到万分愤概,即推易华为首,联七州县之兵以相抗御。易华亲率七子往各州县联络,各地纷纷响应。易华返回湘后,48寨诸豪酋长歃血一致表示誓死御敌抗暴。


这时易华年已过古稀,但他老当益壮,顶盔贯革,骑着马雄姿焕发据鞍指挥,往来参战。其配吕氏夫人英敏忠烈,亦辅佐帷幄,照料伤员,抚恤烈士。部下义兵同仇敌忾,悉心听命,奋力抗击官军的讨伐。不久后长、岳、衡、宝、永、道各州纷纷响应,抵抗朱元璋的暴政。


使朱元璋更恼怒的是,这时的江苏、江西、湖广、安徽等地皆增额重征,独湖南一隅抗令不从,旧怨未解,又增新怨,怒不可遏增派军队溯江西而上,直抵湖南。在湖南境内烧杀抢掠,无恶不作。事起湘乡,更集矢易华一人。朱军从江西进入湖南后扬言一日不捉到易华,就一天不撤兵。易华为免殃及无辜百姓,毅然设计声言已在驻地乌石寨(今湘潭乌石峰)投水自杀。并令部下义兵暂时撤离,空寨以待。朱元璋的军队追至乌石寨,见寨中空空,不见一兵一卒,盔甲兵刃遍地狼藉,以为易华既死,部下又已溃散,也就收兵回朝。


聚义兵保境安民遭镇压十室九空朱军收军回朝后,易华又聚旧部义兵再驻乌石寨,落难乡民也纷纷加入队伍。易华率众开垦田地,耕作自给;同时日夜操练士卒,练功习武。他的宗旨就是“一切为了保境安民”。他立志铲除人间不平事,在这一带杀富济贫,打劫过往奸商和地主豪强,为民除害。


他还开仓发粮,散发银两,救助贫困百姓渡过饥荒。尤其难能可贵的是,他军纪严明,约法三章:一不准欺贫虐寡,二不准强抓民夫,三不准调戏妇女。他还四处张贴告示,晓喻军民:“如有为富不仁、横行乡里、欺贫虐寡者,经告发,本部查对属实者,必严惩不贷!”故他所驻地的人们对他都感恩戴德,坚决拥护。


过了两年,朱元璋在金陵定国号为明,改元洪武。他后来闻知易华其实未死,更加愤怒,立即前来剿杀。为防易华啸聚山林成了气候来造反,这次清剿更加疯狂,明朝军队来到湖南见到人就杀,说什么连石头也要过三刀,官军奉朱元璋之命,对湘乡人更加痛恨,连鸡犬也不放过。使湘乡遭受到史无前例的残酷杀戮。湘乡一地经此劫难,“千村血洗,万灶烟寒”,成了湘乡当时真实的,凄惨的写照。


百姓相率逃亡,十室九空,遍地焦土。湘乡在元贞元年,即公元1295年以民至万户而升为州,至正廿四年复降为县。遭此兵燹与堕粮之后,更是田地荒芜,人烟稀少。至洪武十七年朝廷不得不下旨从江西移民入湘乡以充实之,故民间有“朱洪武血洗湖南”、“扯来江西填湖南”之说。


明朝军队虽然制造了“血洗湖南”的千古悲剧,但他们并没有擒斩朱元璋恨之于骨的易华。明朝军队“血洗湖南”时,易华潜身在上麓寨(今湘乡白田境内)的险峰上。官军围山搜剿,易华率义兵英勇抵抗,后又下令手下放火烧山,山火到处熊熊燃烧,阵前大乱。易华义兵则化整为零,趁天黑和官军混乱之时纷纷突围撤出。


易华化妆成敌营士兵混入军营,刺杀了因告密“血洗湖南”有功被升为名王的阳从政,然后率亲兵凭藉熟悉地形潜出敌营,避往江西袁州。明朝军队到处围追堵截都没擒斩易华,只有灰溜溜收兵回朝。待到战争平息后,易华隐姓埋名率子回湘乡,旧部闻讯重来聚会。易华仍率领义兵边耕稼边练武,安抚百姓,保一方平安。


洪武十年(公元1377年)易华逝世,享寿83岁。


人们怀着敬仰之情把他葬于湘乡廿九都洋楼冲的钟鼓石。当地人传说每当风雨阴晦之时,山谷间常有钟鼓之声鸣应,似乎英雄侠魂不灭,灵爽有应。


为了表达对这位“胸兵十万,勇冠三军,反元抗暴,保境安民”,一心为贫苦百姓而英勇献身的侠义英雄的怀念,各地乡民都把他当作保护万民的一方神灵而建庙塑像,虔诚奉祀。其中最负盛名、奉祀至今的庙宇是湘潭乌石峰上的易华庙,这座庙宇有一首对联:神恩浩荡,保障一方,有功德于民则祀;庙貌堂皇,巍峨万仞,想英灵历劫如生。



11
回复主贴

相关文章

更多 >>
聚焦 国际 历史 社会 军事

猜你感兴趣

更多 >>
44条评论
点击加载更多

发表评论

更多精彩内容

热门话题

更多
广告 大型核武军事模拟 坦克 装甲 战机 航母
发帖 向上 向下
广告 关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