军校记忆 被逼上的军校

或许是因为是家里是军人世家的缘故,当我高中到了高二之后,爷爷和父亲便对我以后的路有了进一步的计划。当然,这些我都毫不知情。在我的记忆里,父亲总是有忙不完的事,从不在家吃饭,从不在家过节,从不在家和我们一起看电视,从不参加过一次我和妹妹的家长会。高二那年,我15岁,对自己未来的人生,一个15岁的孩子是没有什么想法的,更不用说什么规划了,但当时的我却对自己的未来有一个美好的憧憬:我想考北京交通大学计算机系,听我以前的一些师兄对我说,北交大那里的计算机系当时在全车赫赫有名。考计算机系我还有一个小小的愿望,那就是当时的我,从报纸、杂志上看到了好多好多比尔的故事,我认为想成为比尔那样的人,就必须从事计算机事业,从事计算机事业就得必须读计算机专业……但我的梦想却在高二快结束时那个夏天被老爷子的一句话击得粉碎。

当时,家里对我报考什么专业明显分成了了三伙,老爸的意思,当然是考军校接他的班,在他的字典里,生在兵家,长大当兵那就是圣旨,那就是板上钉钉的事情,谁也无法让他改变;而老妈的意思是让我学计算机或者是学医,理由很充分,学计算机以后好找工作不说,还有钱途。而学医,用老妈的话来说就是一技在手,饿不死人,再说她也想让接她的班,当个医生;而爷爷的意思,则好好读个中文系,以后出来就是公务员了,可以在政府好好发展,用他的话来说,那就是搞不成,我还会成为我们家历来官当得最大的人……但他们中谁的想法都在家庭会议被老爸这个独裁主义者给否定了。

高二的假期,是我高中年代过得最漫长的一个假期,因为在假期刚开始时,我们家就我以后的走向开了一次家庭会议,在家庭会议上,老爸用尽了军人的独裁、政治家的阴谋、演讲家的口才、经济学家的阴险,终于一排众议,让家里所有有投票权的人都被逼投了他的票,可怜的我被他判了刑,高考志愿则在当天晚上就被定性:第一志愿:国防大(政治系),第二志愿:南政院(政治系),第三志原:成飞(这个没限制)。我就这样狼入虎口,踏上了高考的征途……

整个假期很不轻松,首先是自己的未来被别人掌握在手中的感觉,我相信任何人都不会舒服,其次是一般情况不回家的老爸突然破天荒回家,但不是回家住,而是把我拉到了军区侦察连(用他的话来说,我文化方面是没问题了,关键是身体方面离军校还有一定标准),接下来一个月的日子,当我的那些同学在家里享受天伦之乐时,我则在侦察连和那些侦察骨干一起合练,5公里越野、400米障碍、野外生存、轻武器射击,一个月的时间,我的体重从45公斤下降到了40公斤,身体虽结实了很多,但伤痕累累。每天早上5点40起床就要来个5公里、上午操课3小时,下午3小时,中间还夹杂器械、散打,不知道在跑步时流了多少汗,也不知道被打了N次,反正,一个月结束后,基本的散打技术我已经全会了(这东西从小老爸就捶我,看也看得差不多了),轻武器的射击原理也懂了一个七七八八……当然,我可爱的长发则被整成了一个光头,一个月之后,当我一脸杀气出现在老妈她们医院的时候,老妈一看着我就哭开了,后来我才知道,我当时那样子,和老爸在自卫反击战场上简直是一个样子……

一个月结束了,我又得参加学校的补习了,虽然心里十分不情愿事情会这样,但知道自己抗争还是没用之后,我开始仔细研究起老爸给自己定的志愿来,想来想去,我最想去的还是成飞,当个空军那是何等威武,比起陆军先辈用两条腿,空军那是绝对的高科技呀!但为什么老爸会把它给搞到第三呢,后来听老爸的战友们一说我才知道,当年老爸他们上战场的时候,空军的那些大爷死守规定一分力也没出,因此他们这些从老山战场上下来的老兵,对空军都有一种说不清楚的情节!你不希望我考,我偏要考,青春的叛逆让我一下子对这相劳什子成空有了很大的兴趣……

整个高三,班里的同学,谈恋爱的谈恋爱,看古惑仔的看古惑仔,该学的学,该玩的玩,他们这样的日子我却只能是可望而不可及,每天完成学校里的学科之后,我还要参加家里的小测试,从兵器原理一直到三角阵形,从捕敌战术到杀敌技巧,假如一次不让我对面那个自称是战斗英雄的陆军军官满意,那晚上的时候我面对的不单是饭不得吃的问题,而是要跑多少路的事情了,也怪,这老家伙只要我一跑步,他就跟着,竟然还跑得比我快,直到军校第二年之后,我才比他快,我相信当年37岁的人5公里可以跑23分钟的,军内应该不多。

转眼,高考就来了,而我的思想、心理,包括我的身体则在他的特意之下慢慢改变着,思想慢慢成熟、心理素质逐渐过硬,而我的身体则在那帮天杀的侦察兵的特殊照顾之下,和一个普通侦察兵已经没有两样了!文化课也在几个教师的照顾之下,和高二时一样,在班里排名第三……

高考过后填志愿,我是我们班第一个填的,其实填与不填还是一个样子,早就决定的东西,只是一个程序而已。考试之后,老爸难得地请了假,说要带我们一家人去放松一下心情,听到消息当天,我和小妹可高兴发好久,他这是第一次带我们出去旅游啊!到了目的地一看,我和妹妹都傻了,他带我们到了麻栗坡烈士陵园。在烈士陵园,这个从来不在我们面前哭过的男人,在自己老排长的墓前失声痛哭,他轻声地告诉自己的老排长:排长,我的儿子高考了,全报的军校,我们后继有人了,你起来看看吧!我带他来看你了……

看着一排排整齐如生前的军人,我的眼泪这时也不可停止地流了下来,而我的心灵则在经历了一场洗礼……

麻栗坡之行之后,我从来不和家里闹过什么别扭,因为我终于明白了老爸这个坚强男人脆弱的一面,我也终于明白,他为什么让我全报军校的原因,而我心里也默默地对那些牺牲的叔叔、伯伯说:就让我来完成你们未完成的使命吧!

高考分出来很快,我总分611分,没考上国防大,顺利被南政院录取,在录取通知书到来的那天,我们家没有作任何庆祝,父亲送给我了一把当年一直陪伴他的三棱刺刀,轻轻地对我说:让这把军刺来见证我们父子两代人的从军之路吧……

那夜,父亲难得让我喝了酒,在酒精的麻痹下,他慢慢向我讲述他的从军之路……

那夜,我们喝醉了……



本文内容为我个人原创作品,申请原创加分

[ 转自铁血社区 http://bbs.tiexue.net/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