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原创]克劳塞维茨军事思想的批判

shurafan 收藏 14 1061
导读:克劳塞维茨的名著《战争论》是他经过12年的漫长思考而写作的,但没有进一步修改和出版,他就去世了。在他的遗稿中有这样一段话:假如我中途死了而使这个工作无法完成,那麽后人找到的,就只能算是一大堆尚未成型的观念,……,足以引起无穷的误解。不幸的是,以后的战争史证明了这一点。 从根本上说,《战争论》这本书不是研究如何打赢一场战争,而是研究战争是什麽。从书的内容可以看出,克劳塞维茨不是一个才华横溢的军人,他的书也晦涩难懂,充满了哲学式冗长乏味的论述。在他生活的时代,哲学是最吃香的,克劳塞维茨深受康德的影

克劳塞维茨的名著《战争论》是他经过12年的漫长思考而写作的,但没有进一步修改和出版,他就去世了。在他的遗稿中有这样一段话:假如我中途死了而使这个工作无法完成,那麽后人找到的,就只能算是一大堆尚未成型的观念,……,足以引起无穷的误解。不幸的是,以后的战争史证明了这一点。


从根本上说,《战争论》这本书不是研究如何打赢一场战争,而是研究战争是什麽。从书的内容可以看出,克劳塞维茨不是一个才华横溢的军人,他的书也晦涩难懂,充满了哲学式冗长乏味的论述。在他生活的时代,哲学是最吃香的,克劳塞维茨深受康德的影响,试图用一种哲学化的表达方式,但他本人却并不具有一颗哲学化的心灵;而且他还有一种追求“绝对”的习惯,这些都导致他的著作中充满了自相矛盾和令人费解的东西。他的抽象的表达方式也很难被一般只长于具体思维的军人接受,军人们常常误解他以至后患无穷。


事实上一开始克劳塞维茨的书并不吃香,出版后反应平平,同时代另一位战略大师瑞士人若米尼的《战争艺术》最为流行,美国南北战争时双方军官几乎人手一本。知道他的学生老毛奇率领普鲁士陆军三战三捷后,情况才有改变,当时普鲁士陆军名躁一时,老毛奇极为推崇《战争论》,大家都想研究一下找出普鲁士陆军制胜的秘诀,于是从此《战争论》才流行起来。然而,由于以上讲的原因,很少的人能够真正阅读完此书,更不用说深入钻研了,人们往往只是记住了一些“语录”,而他们有往往前后矛盾。


克劳塞维茨最大的贡献在于论述了政治与战争的关系----战争不过是国家政策用其他手段的延续。但是他又认为有一种所谓的“绝对战争”,也就是战争的绝对形式,但这种战争又是现实中所没有的,只是他抽象的论述。他认为战争就象是两个人的决斗,必须彻底打倒对手,使其服从我方的意志,暴力是唯一的手段,而且必须把暴力推进到最大的程度(这样才符合他的“绝对战争”的想象),他曾痛斥“不流血的战争”的说法。但是现实中并非如此,在战争中双方并非一定把暴力推进到最大的程度;而且这也与前面的论述矛盾:既然战争不过是国家政策用其他手段的延续,那战略应受政策的指导,同时又是为政策服务的,战略的制订者和执行者应该具有超越军事战略的眼界,看到大战略的范围,暴力固然是达到目的的手段,但使用暴力的程度又要受到政治目标的限制,如果一味的使暴力推进到最大,政治反而成为战略的奴隶了,要麽背弃了原有目标,要麽得不偿失,况且暴力也不是唯一的手段,克劳塞维茨本人也确信精神因素在战争中是极其重要的,但他又并不懂得攻心为上,在下面关于会战的讨论中我将进一步讨论这个问题。他的暴力最大理论以及前后矛盾的说法把他的门徒都搞糊涂了,他们把暴力理论推到极端,结果成了神圣暴力论的盲目崇拜者,在战场上毁灭敌人的主力成了战争的教条,战争中暴力无限扩大,所以克劳塞维茨至少应该为此负一定责任。在克劳塞维茨的论述中,他认为拿破仑的战争最接近绝对战争的概念,但暴力的无限运用并没有该法国带来胜利。孙子曰:不战而屈人之兵,善之善者也。


离开关于战争本体论的问题,克劳塞维茨讨论战争指导时同样带着一种绝对的观念寻求普遍的答案,但根据常识和经验往往得出相反的结论,于是他的说法往往前后矛盾,漏洞百出。比如在讨论进攻与防御的问题时,他用了将近全书1/4的篇幅论述防御问题,并且一再强调防御比之攻击是一种较强的战争形式,这似乎与他前面讲的战争是一种推进到最高极限的暴力行动相矛盾,因为最接近绝对战争的拿破仑战争却是强调进攻的。克劳塞维茨认为防御尽管是一种较强的战争形式,但他却只有一个消极的目标,所以不得已才使用他,一旦力量足够,应马上转入进攻,他说:若无一种攻势性质的反击,则防御是不可想象的。但事实这又是可以想象的,因为他自己又说:假如只有消极的目的,集中全力采取一种纯粹防御的态势,这在斗争中足以构成优势,而这种利益又足以平衡对方可能具有的数量优势,则仅凭时间足以消耗对方实力,而等他认为政治目标已经不再能和损失相当,他就会自动放弃斗争。克劳塞维茨最大的缺点在于其寻求绝对的习惯,这常常使自己迷茫。进攻和防御就本身而言并没有内在强弱之分,他们是相辅相成的行动,谁适用要看环境来决定。在拿破仑战争中,由于他的天才和敌人的落伍,进攻较为有利;有时攻势防御有利,例如威灵顿在西班牙战争的行动,有时消极防御有利,例如威灵顿在费德拉丝(Torres Vedras)的行动。战争中的一切行动不是以哲学为基础,而是常识。


由于确信战争是一种推进到最高极限的暴力行动,克劳塞维茨非常强调以会战作为达到战争目的的手段,他开口就是一句大话:只有唯一的手段,那就是战斗,然后引经据典作了一段冗长的辩论,似乎足以说服多数人,但他却又突然来了一个180度大转弯,说:战争的目的并不一定要毁灭敌人的兵力……甚至完全不经过战斗,常常也可以达到目的。他还认清楚:在其他各种条件完全对等的条件下,如果我们越以毁灭敌人力量为目标,则我们自己的军事力量的浪费就越大,危险在于---进锐者退速,一旦失败,受到的挫折更严重。他还辩论说:只有为了避免会战的危险,才会采取其他手段。结果,读者又被搞糊涂了,大家往往只记住了一些“格言”,这些漂亮的格言象是一些宣传口号,使人热血沸腾,结果将军们一有机会就去寻求会战,而不是耐心寻找创造更有利的机会。当会战成为唯一的战争行动时,战争不再是艺术而变成大屠杀的机器了。


尽管认识到战争不过是国家政策用其他手段的延续,克劳塞维茨却始终没有认识到战争的最终目的是为了和平,战争中的战略必须考虑到战后的和平,而不是无限制的追求打倒敌人,他没有进一步思考或论述这一问题。


以上纯粹是个人理解,如果有什么偏颇,希望铁血各位战友指出!谢谢!


本文内容为我个人原创作品,申请原创加分

[ 转自铁血社区 http://bbs.tiexue.net/ ]

19
回复主贴

相关文章

更多 >>
聚焦 国际 历史 社会 军事

猜你感兴趣

更多 >>
14条评论
点击加载更多

发表评论

更多精彩内容

热门话题

更多
广告 大型核武军事模拟 坦克 装甲 战机 航母
发帖 向上 向下
广告 关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