达赖集团引诱藏族青少年出境就读达赖学校

7月19日,加德满都当地警方逮捕一群被达赖集团利用、在中国驻尼泊尔大使馆前非法示威的藏族孩子。在“达赖学校”就读、动不动就上街游行示威的他们,已然成为达赖集团借以博得西方舆论同情的政治工具。路透社



达赖集团多年来通过多种“优惠”条件,引诱藏族青少年出境就读“达赖学校”,并借此对他们进行重点渗透


际先驱导报记者廉海东、李童发自新德里、北京



“上学免学费”“包吃包住包穿”“每个月还发零花钱”……



据《国际先驱导报》独家调查获悉,达赖集团多年来通过以上多种“优惠”条件,引诱藏族青少年出境就读“达赖学校”,并借此对他们进行重点渗透。赢得青年就能赢得未来的道理,他们很明白。在未来力量的争夺上,他们不择手段。



一场争夺青少年人心的反分裂斗争,已经打响。







公职人员子女必须召回




据《西藏日报》日前报道,西藏自治区纪委、监察厅制定出台了《关于共产党员国家公职人员送子女到境外达赖集团所办学校上学的纪律处分规定》(试行)。



《规定》明确指出,共产党员、国家公职人员不准将子女送到境外达赖集团所办学校上学(所建寺庙入寺或学经),这是一条严肃的政治纪律。若在《规定》下发后,凡共产党员、国家公职人员将子女送到境外“达赖学校”上学的,一律给予开除党籍和开除公职处分。



至于规定下发前,曾经将子女送到境外“达赖学校”上学并已返回的,要主动向组织说明情况,视情节可以减轻或免于处分;子女接受过境外反动教育并参与分裂破坏活动的,要主动向组织做出深刻检查,视情节可以减轻或免于处分;子女正在境外“达赖学校”上学的,限期两个月之内劝返,期限内返回的,视情节可以减轻或免于处分;对隐瞒不报或限期内没有返回的,一律给予开除党籍和开除公职处分。



这项《规定》的颁布,无疑在是反分裂斗争的制度建设层面,加设了一道厚重的防护闸。



而在《规定》颁布前的1993年到2006年,根据联合国难民署的统计数字,经过尼泊尔所谓“西藏难民接待中心”接待的出走藏人共有33343名。这些出走藏人中,占比例最大的是两组人群:一是受达赖集团引诱的学生和失学儿童,占全部出走人数的30%;二是喇嘛和尼姑,占全部出走人数的44.8%。从以上数据不难看出:藏人出走与教育和宗教方面的因素有关。而他们的去处,多半是“达赖学校”。



据《国际先驱导报》调查,达赖喇嘛流亡印度后,从1960年就开始兴办各种“达赖学校”。到目前为止,海外藏人“流亡社区”内共有80余所学校,其中成人学校、高中、大学21所,初中24所,小学40所。目前在校学生超过2.7万人,教师近2000名。此外,还有佛学院、寺院数百座。




成人学校学生待遇优厚




成人学校,几乎是每一个出走的青年、成年藏民都要去进修的地方。



从校舍看,达兰萨拉的一些成人学校似乎非常不协调:这边是二层、三层带有西藏传统建筑风格的现代教学楼和学生宿舍,那边却是低矮交错的铁皮工棚。



据了解,新教学楼和学生宿舍是给学生用的。成人学校的学生,不但不用付一分钱的学费,而且所有的生活费用全由“西藏流亡政府”开支。一个学生一个月大约要花费2000卢比(约合50美元),另外每个月还发给学生100卢比的零花钱。这个学校刚建立的时候,只有150多名学生,现在已发展到650多名。



相比学生的“优厚待遇”,学校老师每月薪资只有三四千卢比。由于经费问题,许多教师只能住在铁皮工棚里,条件非常艰苦。在该校36名全职教师中,有的是从国外名牌大学毕业后自愿回来教书的藏族人,也有一些不明真相的“西方志愿者”。



教学内容上,除一些基础课以外,成人学校开设了多门实用课程,比如木工、水管工、电工、缝纫等。那些“西方志愿者”,则负责全部的英语和电脑课教学。学习时间3到5年不等,学生毕业后,就直接可以到社会上去谋生。 儿童学校拒绝汉语教学




儿童学校,是“流亡社区”儿童、少年免费接受初等和中等教育的地方。他们不仅可以免费读书,校服和日常生活开支也是免费的。达兰萨拉儿童学校多半位于山顶,日照时间长,所以还安装了太阳能热水器,学生们可以用热水洗澡,“西藏流亡政府”为此花费大量投资。



记者所了解的一所儿童学校建于1960年,目前已经发展成拥有12个年级、2700多名学生、130多位教师的大型系统学校。学校的最高处是幼儿园。在山林不许砍伐的印度,木地板非常昂贵,但幼儿园的屋子里居然铺着木地板。



据调查,来儿童学校上学的学生,生活在一种特殊的家庭环境里。他们的家,都是一栋栋砖瓦小屋。这些小屋里的住户,由完全没有血缘关系的人组成——一对自愿服务的夫妻,往往带着十几名年龄从四五岁到15岁的孩子。这些屋子大多由两个分别为男女卧室的大房间和一个大厅、一个厨房组成。在这里,这对夫妻就是孩子们的父母,大孩子就是哥哥姐姐,小孩子就是弟弟妹妹,由此构成“流亡社区”独特的家庭模式。



值得注意的是,“流亡社区”的学校采用藏语和英语双语教育。6年级以下是完全藏语教学,6年级以上开始藏英文双语教学,美其名曰“为学生们未来报考印度和欧美高等学校做准备”。汉语的教学,一开始就被排除在外。而语言的隔阂与沟通的不畅,正是矛盾和误解产生的起因。



“西藏流亡政府”还“贴心”地为这些藏族青少年提供一条龙服务:小学毕业后,学生们离开儿童村,进入寄宿中学;初中毕业后,学生们可以升高中,也可以到职业学校去接受职业训练;高中毕业之后,如果考上大学,“流亡政府教育部”甚至会为无力缴纳学费的学生们提供数目不等的奖学金。



据了解,目前藏族学生升读大学的比例有大约40%。对部分人而言,在印度和欧美大学里深造的吸引力不言而喻。

佛学院成为政治资本




“流亡社区”除了有通过印度教育部认证的普通学校之外,还有多所寺庙办的学校。这些学校不仅有经学院,还有为年轻喇嘛办的学校。



以印度南方色拉寺的杰扎仓为例。色拉寺杰扎仓共有3000多名喇嘛,拥有两所学校,一所是初级学校,另一所是经学院,相当于宗教大学。喇嘛们进入经学院之前,必须先在初级学校接受相当于普通中学的基本教育,课程包括英语、藏语、数学、艺术等。在这所初级学校,学生全是喇嘛,英语等课本则是印度学校的同等教材。



从流亡海外的那一刻起,达赖集团就一直宣扬“传承与发扬藏传佛教”。但在“西藏流亡政府”主政的这些“政治喇嘛”眼中,“藏传佛教的传承与发扬”却是他们最好的政治资本,以及维护、延续政教合一体制的基础所在。“控制了一座寺院,就等于控制了一个地区”,正是达赖集团长久以来的政治逻辑。



从流亡初期开始,达赖集团就集资建立寺院,并由僧侣根据携带的经书以及个人记忆,整理出大量的藏传佛教经典。随着“流亡藏人”的逐步定居,仅在印度、尼泊尔和不丹,就重建了包括西藏各教派的寺院223座,共有3万左右僧侣,平均每所寺院135名。



目前,藏传佛教四大法王——红教(宁玛派)敏令赤钦法王、花教(萨迦派)萨迦姑玛法王、黄教(格鲁派)达赖喇嘛,以及白教(噶举派)噶玛巴大宝法王都在境外。这些藏传佛教各教派在“流亡社区”都有自己的佛学院。对于那些出走到此的僧侣,流亡社区会根据他们的意愿送到适当的寺院。在寺院里,根据各人不同的程度,开始接受普通教育和宗教教育。



特别要点出的是,“流亡社区”会为僧侣提供15年的经济资助。15年后,如果他们愿意留下来,他们通常必须自己设法寻找经济资助,有时候会有国外资助,有时候寺院会继续资助他们。




西方支持达赖“洗脑计划”




如上所述,透过宗教、教育的外衣,达赖集团实施的其实是一套完整严密的“洗脑”计划。



目前“定都”达兰萨拉的“西藏流亡政府”,仿照西方的政治模式建立了“西藏内阁(噶厦)”、“西藏人民议会”以及“最高法院”。而达赖喇嘛作为“最高领袖”,更是对全球海外“流亡藏人”实行控制与管理。



暂且不论“达赖学校”对汉语教学的排斥,以及蕴含在宗教理念中的政治立场、价值观的灌输,这些出走的藏族青少年长期身处这样的环境中,接触的都是所谓“西藏内阁、西藏议会、西藏最高法院”的林林总总,耳濡目染之下,“西藏独立”的理念自然根深蒂固。



很多在“达赖学校”就读的藏族年轻人,甚至成为达赖集团利用的政治工具,动不动就上街游行示威,与印度、尼泊尔等当地警察的冲突更是成为家常便饭。



众所周知,达赖集团及“西藏流亡政府”与西方反华势力之间有着千丝万缕的联系。在纽约的“西藏基金会”,目前资产高达上千万美元;美国的“促进民主基金会”和乔治·绍罗什的“公开社会”,也大量给予达赖集团援助。所以,“达赖学校”这般高成本运作背后,以及提供不收学费反而给学生发零花钱的“义务教育”背后,也闪现西方大笔援助的身影。



猜你感兴趣

更多 >>

评论

评 论

更多精彩内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