铁血特工战 破城时刻 18、死亡集中营的科技成果(3)

幸运特快 收藏 8 0
导读:本文全文阅读地址:[URL=http://book.tiexue.net/Book/13512/][size=14]http://book.tiexue.net/Book/13512/[/size][/URL] 成平狠狠一点头:“行,大哥,这次听你的,不过,咱们可千万得准备好,别再象以前那次,想得挺好,到了实行的时候全都砸锅了。” 郑守拙很不服气:“我那个计划不行了?都是你们这些笨蛋太笨,让人家看出了破绽!” “什么?我怎么笨蛋?要不是你们那么贪心,非要绑票,把人家弄得倾家荡产,让人家

本文全文阅读地址:http://book.tiexue.net/Book/13512/





成平狠狠一点头:“行,大哥,这次听你的,不过,咱们可千万得准备好,别再象以前那次,想得挺好,到了实行的时候全都砸锅了。”

郑守拙很不服气:“我那个计划不行了?都是你们这些笨蛋太笨,让人家看出了破绽!”

“什么?我怎么笨蛋?要不是你们那么贪心,非要绑票,把人家弄得倾家荡产,让人家报告了,人家人民保安队能在内部进行清查吗?人家一清查,我们这几个从外边来的人还不是秃子头上的虱子――明摆着吗?”

郑守拙被成平抢白一阵,也觉得自己确实太贪,这次本来已经眼看成功了的东西,又功亏一篑了,心里一阵懊悔。

成平看到郑守拙没话说了,就又说道:“得了,现在还说那些干嘛,赶紧睡觉,准备明天晚上逃跑,别到了时候人困马乏的,让你跑也跑不动。对,你现在跟他们要装客气点,别勾起火来,让他们死盯着咱们不放,那时想跑都没法跑。”

到了这时,郑守拙的脑子已经不会转了,他觉得成平说的样样都对,他完全同意。

两个人就在冰凉的地上躺下,养精蓄锐,准备明天晚上逃跑。没一会,两个人已经发出了鼾声。

与此同时,陈达文正在小楼里边的一个房间里边听着从窃听器耳机里边传出的郑守拙和成平的谈话。听到他们发出了鼾声,他朝于效飞点点头。

这时,于效飞已经取出了一堆药瓶,他把一些白色结晶性粉末用一些蒸馏水溶解,然后小心地推出注射器里边的气泡,看着液滴从针头象一条细线一样飞了出去。

陈达文问道:“这样行吗?”

“嗯,行,一般的人用5c.c.就可以了,这家伙是个偏执狂,我用6c.c.,给他加点份量。”

两个人举着注射器,大步朝后面的车库跑去。在门口一直注意监视的安长征连忙打开车库大门,两个人跑了进去。

在地上装睡的成平听到脚步声,急忙一翻身坐了起来,于效飞半跪在郑守拙身边,用一根胶带勒住他的右臂,摸着郑守拙肘部渐渐突出的静脉,熟练地把针头轻轻刺进血管。随着于效飞的拇指慢慢推进注射器长长的柄,药液一滴又一滴,缓缓地渗进了郑守拙的血液。

这时,其他人也在紧张地忙碌着,他们从外边抬进来几张桌椅,成平在旁边指挥他们调整摆放桌椅的位置,另外有人架起架子,在空中挂上几盏大瓦数的电灯,整个车库一下子变得亮如白昼。

于效飞看着表,用手摁在郑守拙的手腕上,查着他的脉搏。片刻之后,他对还在指手划脚地指挥别人调换桌椅家具位置的成平说:“行了,不要太强调那些,赶紧躲开,其他的人站到远处去。千万记住,都不要发出任何声音!”

这些人迅速躲到车库的角落里边去,成平也很守规矩地跟着跑了,他生怕有一点地方做得不对,引起于效飞的反感。

于效飞轻轻抄起郑守拙的胳膊和腰,把他放到了桌子旁边的椅子上,让他的脸正对着对面的一张放大了很大的照片,照片上面是一个窗户,从窗户里可以看到窗外的景色。

于效飞摇晃郑守拙的脑袋,把他从睡梦中叫醒。郑守拙慢慢活动起来,他睁开眼睛看看,在他的面前是一个他熟悉的景象。他正在用力地分辨自己这是在什么地方,忽然觉得,自己的身体不再接受神经的指挥。叫不出声,挣扎不动,像飘浮在软绵绵的云雾之上,而且,不再有自己的身体,不再有四肢和知觉,只剩下一个孤零零的头脑,头脑里只有酣醉的感觉,连这感觉也轻飘飘地浮悬在虚空中。

忽然,郑守拙听到了一个熟悉的声音:“守拙,我是毛森,这是我的办公室,咱们安排一下打进了共产党的上海市委的事情。”

郑守拙一下子明白了,啊,怪不得好象在那儿见过,这个场面这么熟悉,原来自己是在毛森的办公室,这不是从毛森的办公室向外面看的街道吗?

毛森又接着在他的耳边说道:“守拙,我介绍你们认识一下,这是保密局上海站的曾德荣,以后他就和咱们一起工作。”

哦,郑守拙想起来了,对呀,自己这是和曾德荣第一次正式合作啊,以前虽然在开会的时候也见过几次,可是没有在一起共过事。

毛森又问道:“郑守拙,你知道曾德荣的家在那儿吗?你知道他住在那里吗?”

郑守拙被药物作用了的头脑,对事物的反应十分迅速。这种药物同时对脑神经具有麻痹和兴奋的作用,这种麻痹与兴奋的畸形结合,造成极度敏捷的反应、幻觉与冲动,使人只要稍微丧失警觉,在不能控制自己的瞬间,就会有问必答,张口就说,吐露内心的一切秘密。

这就是于效飞为郑守拙准备的催眠审讯。郑守拙是一个极其反动顽固的特务,不管怎样向他交代政策,不管怎么向他分析形势,他就是不肯投降,更谈不到什么合作。所以,他是绝对不会说出曾德荣的地址的。假如有足够的时间,于效飞会让他开口的,但是,现在于效飞他们缺的正是时间。

假如郑守拙在心理上还对审讯的人抱有很大的抵触,那么他对药物的抗拒程度就会大很多,这种催眠的效果也就会差很多。所以于效飞才安排了成平去对郑守拙说要一起逃跑的计划。郑守拙知道明天会逃走,现在就没有那么紧张,他精神上一放松,催眠审讯的效果马上成倍提高了。

果然,于效飞一提问,郑守拙立刻回答:“他现在住在我送给他的一个公馆里边。”

在远处听着的于效飞小组的成员暗中松了一口气。

现在,于效飞提出了整个审讯中最关键的一个问题:“那么,你知道由曾德荣负责的保密局机密档案室在那儿吗?”




0
回复主贴

相关文章

更多 >>
聚焦 国际 历史 社会 军事

猜你感兴趣

更多 >>
8条评论
点击加载更多

发表评论

更多精彩内容

热门话题

更多
广告 大型核武军事模拟 坦克 装甲 战机 航母
发帖 向上 向下
广告 关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