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原创]坦克打架---手都脱臼了

坦克打架打断手


在《学生时代》版面看战友的一些经历,大家纷纷提到自己曾经和别人打过架,还打过谁,可是一说到打架,坦克我还是比较有发言权的,因为坦克在一次打架的过程中,还打折了一只手,要知故事详情,先让坦克慢慢地打开思路,描述一下事情的时间,地点,人物,事情的起因,经过和结尾。


要讲这件事,还是先介绍一下我们家里的兄妹情况,因为这个原因直接关系到事情的起因。本人家住市郊区的农村,爸妈还不错,顶着80年代初的计划生育政策,我算是老大,出生无阻力;弟弟出生时计生办就是不准,幸好我老爸到处打关系,说情,请吃饭,最后还是通过;妹妹出生时没办法,被罚款了,86年被罚900块,好多钱啊!结果硬是生下了我与弟妹三个,现在的独生子女一听生了三个就会觉得很多,但是从我老爸的观点来看,一点都不多,他以前经常告诉我们兄妹三个,他去算过命的,如果没有计划生育,我们有六兄弟,三姐妹…...现在生这么三个,真的太少了,当之无愧地继承我们中华民族多子多福的优良传统!我老爸兄弟少,但从小就经常教育我们兄妹三个要团结,要互相帮助,这种才不会被人欺负,呵呵! 要知道在我们乡下,兄弟少的人家,就是你再有钱,也很可能被人欺负,很多场合是不讲理,只讲拳头的。


家庭情况介绍完之后,还是说正题吧!当时我正是小学五年级,十一二岁的样子,妹妹那时还小,没上学,在家老实呆着呢!弟弟也就十岁,正在读三年级,这小子调皮得不得了,和同学是三天一大吵,五天一小架的,经常有大人拉小朋友来我爸妈前告状,说我弟弟打了他们家那个孩子。弟弟打架不关我的事,又不是吃亏了,打赢了就好,输了我才会去帮忙他的,再说那小子也真的很“屌”。


我们的学校离家有三里路远,记得当时走得是田梗路,路的两边是绿油油的稻田,路上有一条小河,如果到了夏天,河水清澈见底,晶莹剔透,可以看到小鱼在流动,在飞驰,河上的桥面很狭窄,是用石头砌成的,最多只能双人并肩通过,河的对岸是一个小山坡,不是很高,有一大片平整的场地,场地的河岸边是一棵棵树木,清风袭来,会给夏日的炎热增加许多凉意,给过往的人群一片清新的空间。


有一天下午放学后,我没有等弟弟一起回家,就一个人先回去了,我走路是比较的快,穿过乡村的田野,走过那曾经熟悉的小石桥,正朝家里赶,后面一个声音传过来:“坦克!坦克!有人打你老弟。”回头一看,是我同班同村的同学建军,跑着过来告诉我。


“谁打我弟弟?”我回过头去就问;


“是龚家的李子!”建军上气不接下气;


“你跟我拿着书包!我马上过去!”我要建军帮我把书包带回家去,自己一个人往回走,李子这小子是我一年级的同班同学,脑子可能不太好使,9岁才读书,读到三年级就从学校“光荣退役”,成为一个社会流民,在家跟他爸爸学打铁,可能是在学这行,因为他老爸是他们村里的铁匠,他个头比我高很多,毕竟大三四岁。“李子”是外号,这小子不清楚偷了彭家院子里多少李子,偷了吃不完,还要我们帮他吃,所以我们给他一个外绰号叫“李子”,李子那小子也有一个弟弟,正好跟我弟弟同桌,我弟弟调皮捣乱比较历害,两个人也经常吵架,这是我知道的。


我脑子里也没多想,也不清楚他为什么要打我弟弟,只是一个劲的往学校方向跑,我这人平时也喜欢打架,就是亲弟弟也经常被我教训,但要是那个人欺负我弟弟妹妹,我就饶不了他,一路冲到了那个河岸的石桥边,老远就看到李子和他弟弟站在桥上,在不远处我弟弟背着书包不敢过桥;


“哥哥,他不让我过桥!他们两个人要打我!”弟弟一看到我过来,就跟我告状;


“你为什么不让我弟弟过桥!”我一冲过去就质问起李子两兄弟;


“他在上课的时候把我的铅笔弄断了,还打我!”李子的弟弟好像受了委屈,怪不得兄弟俩齐上阵;


“他今天从这里过,我就要打他!”李子那小子傻头傻脑的,还谣言要把我弟弟推到河里去;


“力气大就了不起啊!有本事就跟老子打!”我从小就有号称老子的习惯,火冒三丈,叫着要他找个地方比一比,老子就是不服气,李子这小子,我跟他同班的时候,以为有两斤力气就经常欺负别人,早就看他不服了;


这样,就在河岸边小土坡的一块空地上,我跟李子就打起来了,你一拳,我一脚,毕竟他比我大三四岁,摔跤的时候明显感觉比我力气要大,毕竟是打铁匠的儿子,但并不是打不过就不打了,要不然,以后我们兄弟俩还不是天天被人欺负,最狠的是我踢到他肚子,他一拳打到我腮膀上,两个人对峙半天。我弟弟跟他弟弟还好,没有打起来,两个人在那拼命的呐喊,平时被我骂得要死的弟弟哭着在旁边喊加油;


两个人打了不知道多久,李子将我抱住,用力的摔了一下,我一下没站稳,被甩出了很远,倒地时我下意识的用手去撑地,不料,右手在倒地时,肘部被折弯了,我看着肘关结逆着弯过去,再弹回来,当时不是很痛,只是感到一阵阵的麻,李子兄弟俩看到我摔折了肘部,就拼命的往家里跑,我趴在地上好一会,才站起来,不知道右手肘部脱臼了,只是不停的传来一阵阵的酸痛,不一会就开始肿涨起来,我什么也没说,跟我弟弟一起回去了,那时我就在发誓,一定还要找他再打一回,要不然也咽不下那口气。


晚上,在吃饭的时候,我的右手已经不能用筷子了,但还好,我是惯用左手的,左手也能用筷子,就这么吃完了晚饭,在家里弟弟也没说我们今天打架了,从小就倔强的我,更是不会开口说今天被人打了,由于怕被爸妈看到,我还特意在屋子外面吃过饭再进来的,我想反正只是有点肿,过两天就好了,好了之后,我再去“报仇”。


第二天早上起来,我发现自己的右手的关结部位已经肿得很大了,开始有点害怕,连挂书包都只有用左手,这里我老爸好像发现了,我才告诉他,昨天跟别人打架,手肿了,我老爸也是一肚子的火,跟别人打架打输了,回来也不讲:“是谁?”


我跟他讲是龚家李子!李子当时是孩子间的外号,可能我老爸也不清楚是那家人,我说我知道他们家在那,这样老爸就跟我去了李子家里,李子那小子不在,可能是上学去了,可是他老爸在,一进门,就发现,我的爸爸跟李子的老爸是老朋友,不一会有说有笑的,两个人说了很久……


当天上午跟老爸去了市中医院骨伤科,幸好院长是我的表叔,爸爸的亲老表,他说问题不大,年纪小很快就可以恢复,可是他把我的肘关结,一个来三百六十度,一个去三百六十度,一会是“伸”的动作,一会又是“拉”的动作,平生就从来没有那么痛过。包扎好之后,回到家的两个月里,穿衣,吃饭,喝水都是用左手,老师那会看到我右手受伤,就说我这段时间不要写作业了,但我没有偷懒,我左手也能写字,其实我字虽然写得不好看,但左手右手都还能写,也幸好我是“左撇子”。


童年就是那样,有太多的回忆,太多难以忘怀的事情。每当打开那扇记忆的门窗,总是有说不完的话,道不尽的心声。然后,昨天的一切,都在脑海中,历历在目,是那么的清新,是那么的自然,超脱尘世烦杂,去体会那一份怡然自得的空间。



本文内容为我个人原创作品,申请原创加分

[ 转自铁血社区 http://bbs.tiexue.net/ ]

猜你感兴趣

更多 >>

评论

评 论

更多精彩内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