蛟龙出海 第六章.腾龙噬日 345.北线(1)

fishdb328 收藏 11 46
导读:本文全文阅读地址:[URL=http://book.tiexue.net/Book/12750/][size=14]http://book.tiexue.net/Book/12750/[/size][/URL] [内容简介]   由于倭人第114师团和第6重炮旅团以及一个重战车联队要增援到前线,所以到傍晚左右倭人的攻击缓慢了许多,多数时候也就是以炮火干扰我军修补工事。   事实上在整整一天的战斗中第135师和倭人第18师团的交火也是异常激烈,只不过天目山自南向北而下的溪流到了吴兴以北基本上都变成了

本文全文阅读地址:http://book.tiexue.net/book_12750.html


由于倭人第114师团和第6重炮旅团以及一个重战车联队要增援到前线,所以到傍晚左右倭人的攻击缓慢了许多,多数时候也就是以炮火干扰我军修补工事。

事实上在整整一天的战斗中第135师和倭人第18师团的交火也是异常激烈,只不过天目山自南向北而下的溪流到了吴兴以北基本上都变成了河流,尽管这里水流非常平缓,但是河流十分宽阔,而且大部分都有一人高上下,加上底部非常泥泞,倭人第18师团渡则无船、涉则深陷。就在一筹莫展的倭人也寻找到一些新的方法,比如砍倒河边的大树以作桥梁进行攻击,又多从民众家中劫出家具、门板以为桥梁,或者直接推倒临水的砖舍意图筑坝拦水而过。

倭人想了总总办法,但所有行动基本上都在我军的火力控制范围之内进行,所以尽管135师没有南华军队那么强的火力但倭人进展也只能算是顺利,而且这里水网太密行不过几百米便是小河,这些河流在平时为居民提供生活之水、交通之便,到了这个时候俨然成为了保卫国家的天然护栏。

由于135师所在防区中植被密布、房舍次比,往往攻击者很难发现埋伏在不远处的防御着,稍有不慎就会成为伏击者的目标。牛岛贞雄看着不断攀升的伤亡报告数字也放缓了攻击,他已经打算等后续的炮兵和工兵到来后再进行轰击,或者等第6师团和第114师团占领吴兴之后再过吴兴向西突击,放弃对密集水网地区的攻击,把那些中国士兵交给后续部队。

正是由于倭人这样的心理刚一入夜我军135师从容地就撤出吴兴以北的阵地暂时由包汉文的中国派遣军司令部两个直属机械化团和101师的102团暂时接管防御,而135师则向南进入天目山中,到深夜倭人一直都没有发动攻击,殿后的南华军队也就从容撤退了。

第106师向西撤向了广德,包汉文、吴参谋长和第19集团军司令部,在南华中国派遣军司令部两个直属摩托化步兵团和第19集团军警卫团的保卫下向北撤到太湖正西的宜兴。

这一次倭人在不久之后似有察觉我军的撤退行动,在南华部队进行撤退的时候展开了追击,由于撤退在黑夜中进行,为了不惊动敌人整个行动都进行了严格的灯或管制,这对我军的撤退造成一定的混乱,但当101师吴履逊到达广德并仅仅用半个小时建起临时指挥部后,电台配属到连、排的南华军队就开始了有条不紊地撤退,此时已经醒悟过来并占领了吴兴的倭人第6师团开始沿公路拼命追击,甚至在被我军零星的地雷攻击后也没有任何放缓的迹象,谷兽夫已经认定“这又是一次支那军队有计划的逃窜!”

由于倭人追击凶猛,保护包汉文和第19集团军指挥部的两个摩托话步兵团接到命令迅速折返在吴兴到长兴的路上在101师重炮营18门155毫米野战重炮在国军23集团军148师配合下,给予倭人追击而来114第6师团先头第骑兵第6联队以迎头痛击。

在这一战我101师的野战重炮营仅仅用了10分钟就布置好炮兵阵地并根据前线部队提供的敌人位置进行了炮击,一举将倭人追击而来的机械化部队打了个晕头转向。之后又受到我军机械化部队的猛烈冲击,第6师团打头阵的摩托化步兵第6联队遭受重创之后终于在倭人第6重装甲联队跟上的时候稳住了阵脚,而我军则迅速脱离战斗。

又一次吃鳖的谷兽夫这一次也不得不安分了许多,在夜间派出大量尖兵进行侦察,而主力部则干脆进行休整,等到第2天得到空军的侦察和火力支持之后再进行攻击。

之后整整两天的时间倭人第10军的三个先头师团都陷入了对长兴的艰苦攻击中,南京卫戍司令部接到了蒋先生的命令,为了坚定倭人对南路的攻击,并为我军反击准备争取时间第23集团军以4个师的兵力在长兴必须坚守两日。

要说我军的准备其实早就在一个月前就开始了,而23集团军接到的这一项命令实际上让包汉文和一众民国前线将领非常反感。

这个希奇古怪的命令从根本上来看就是南京的一些权贵害怕南京的安危不能确保,而决心从淮南铁路向西“逃难”。这件事情事实上也引起了南京城内居民的恐慌,更引起了国内各大报刊和民众的一片疑问。

本来包汉文对这件事情谈不上反对,因为南京的慌乱从倭人谍报人员那里传到倭人军中那必定会更加坚定其对我军实际上在南京进行争取时间的消极抵抗的看法。

只是这见事情在进行到第2天中午的时候第23集团军由于原先进行弹性防御损失不大,但是却丢掉了大量的阵地,而此时还在南京督战的老头子却亲自打电话要求23集团军坚守至第2天上午。而包汉文作为前敌总指挥的命令是23集团军守过中午就可以撤退,在入夜后就必须撤退。

显然老头子又一次将手伸到了前线指挥部,这让包汉文非常不满。

因为此时23集团军手上已经没有阵地,只能临时多挖一些战壕,或者在一线死守的同时借助自然地形进行防御,这直接导致了傍晚17时倭人第6师团重装甲联队突破长兴南翼阵地后我军阵地的全线动摇,不得已第23集团军选择了接受包汉文的命令进行了撤退,但由于倭人追击很紧不得不留下第144师断后。尽管最后144师退向了南面的山区却直接造成了144师近半的减员,在未来的反击中手上白白少了中央军一个精锐师让包汉文很郁闷,而蒋先生为什么如此干涉前线包汉文此时也没有时间去探个究竟,因为倭人此时已经将第114师团和第6师团向西逼近泗安,而第18师团则扑向了宜兴。

由于第23集团军撤退十分狼狈直接造成我我军泗安阵地遭受友军冲击,同时驻守泗安的部队军无战心,包汉文不得不在泗安进行了短短半天的抵抗后将休整不到1天的101师派上去进行梯次抵抗阻击,终于在10月4日两军阵地稳定在我军镇广德。而此时倭人第18师团也已经杀到了宜兴城下,广德尚且可以撤退,而宜兴则是我军必须拼死抵抗的最后阵地之一,因为宜兴一失在太湖以东的66军就无法通过宜兴的船只进行补给,更可怕的是失去了宜兴倭人就可以从无锡和江阴的背后发起攻击,只不过这个要命的地方倭人第10军显然不打算迅速拿下来,因为他们将更强的突击部队放在了广德方向,并且将后续而来的第225、226师团以及第2重战车联队派向了广德,柳川平助在向大本营的报告中明确指出:只要西进到芜湖切断淮南铁路整个南京地区数十万中国军队就会被包了饺子,而且走广德还能够从溧水、水阳两个方向威胁南京南侧和西南侧,这样就能造成我军处处设防。柳川平助骄傲地声称一路溃败的中国太湖南路防线必定在广德之后的多点防御上力不从心直接导致全线溃退。

在到10月4日之前的一个星期时间,倭人上海派遣军北路11方面军看着南路第10军的顺利进展,第11军对无锡一线的攻击显得越发凶狠起来。

倭人第11军此时已经拥有第3、第13、第16、第17、台湾步兵师和朝鲜步兵军和一个星期前从华北调来刚刚在上海登陆两天的第10师团,加上在崇明岛上的第227、229师团,倭人第11军才是不折不扣的兵强马壮,而且近日还将有两个满蒙伪师团抵达上海归入第11军建制。

这一点在很多人看来倭人的战术和战略又一次发生了矛盾,将更多的部队放在了北路进攻坚固的江阴――无锡防线,而不是将更多的部队投入到南线进行迂回。

事实上倭人也并非是这么白痴,主要原因就在于补给,由于这里是长江口,倭人又有庞大的海军和水上补给能力,所以多数部队集中在这里就成为了理所当然。

对于江阴要塞――无锡的防线,倭人的攻击还是十分的慎重。一直到10月2日倭人已经对江阴进行了连续数天的轰炸,尽管这里是南华帮助修建的坚固要塞,但是倭人的大型战舰主炮的射程还是比江阴要塞5英寸加农炮的射程远很多。因为在江阴要塞挖掘在山体的炮位如果要加大要塞炮的口径就需要挖出更大的空间,江阴要塞炮台所在的山体多是坚硬的页岩,但却非常容易坍塌,正因为这样的限制,尽管南华和民国几年来的苦心经营这里已经有36门155毫米54倍的加农炮,但依旧无法对20多公里外的倭人主力战舰构成威胁。

好在尽管倭人连日炮击,但对我军炮位的效果并不理想,多数时候士兵也只是清理清理溅射而来的石块,这些天也仅仅是8个炮台被摧毁,而剩余的炮位位置更隐蔽,防御更坚固,这让倭人海军一筹莫展。

倭人上海派遣军在10月3日接到了海军的报告,生成“大正号”战列舰的主炮射击已经超过了设计的一半次数,如果再进行这样疯狂的攻击不但要从国内运来新的炮弹,还很可能发生炸膛的危险。

一直以来作为陆军军官的松井石根直接跑到大正号上告诉南云忠一,“炸膛也要继续攻击!”

看着依旧巍然不动的江阴要塞,松井石根早就放弃了海军军舰可以川过江阴要塞为陆军将来攻击南京提供支援的想法,因为根据空军侦察机的报告中国人已经在镇江以东的主航道上将大大小小80多艘轮船抛锚,只要江阴一失中国军队就会沉船封江。

为了能够抢在第10军之前占领南京,松井石根有两条路可以选择:一,沿长江南岸击破江阴-无锡防线向西突进硬取南京;二,摧毁江阴要塞凭借海军之力巡航长江,他的第11军就可以在中国军队防御薄弱的长江北岸进行攻击再到南京直接横渡长江,或者到芜湖切断中国军队的补给和后路。

第一个方案明显是硬来的笨办法,第二个方案他需要考虑的是如何让海军安全度过江阴要塞。

松井石根冥思苦想多日终于还是想不出好办法,无奈他就只好两种办法都拿出来试一下。

首先是在10月4日,松井石根以机械化第3师团配合伪朝鲜第2军展开了对无锡的攻击,镇守无锡的是我南华第106师。

无锡此时还是常州所辖的一个县,当他无锡的出名可不是因为和江阴要塞一起成为了太湖到长江狭长地带防御南北两侧的支点。如果你读出无锡的另外一个名字那么在这个时代的中国也是如雷贯耳“小上海”,自清代以来无锡就是朝廷漕粮的集散地,后有成为江南丝绸生产之地,到近代也是中国工业最先发展的地区。

10月4日一早,无锡刚刚从黎明的朦胧的雾水出显出婀娜姿态,倭人的飞机就如同傍晚外出迷失的蝙蝠群一样密密麻麻地钻向了无锡,瞬间将那种迷幻得美感用炸弹驱散得无影无踪。

由于无锡此时早已经是一个类似后世城市带的地区,所以谭忠将106师所属的三个团分别布置市区中央和两翼,这很常规。

而无锡防御战一开始就在从常州通向无锡的公路和从上海通到无锡的铁路间展开,我106师所属127团和128团分别沿铁路和公路进行防御。

在南面靠近太湖的铁路一线我128团的防御非常有力,倭人的机械化无法展开只能在我军密集的火力下不断地葬送性命。

第3师团在尝试了几次攻击之后就放弃了对铁路的主攻,而是转而自东北面向西南以重装甲第3联队的战车开路沿公路对无锡展开了猛烈进攻。

南华进行的战斗一直非常注意伤亡,这让106师师长谭忠非常不满,对丢掉阵地的127团给予了严重警告之后他只说了一句:“任何人没有师部命令,撤退一步军法处置!”

这样的话在南华军中还真是头一回出现,也从另外一个侧面反映了无锡对整个南京地区防御,乃至中国和整个西太平洋战局至关重要的作用。

上午10点志得意满的倭人第3师团中将师团长腾田进将重战车联队分做10批次每次以6辆重战车搭配6辆轻战车掩护步兵推进,没波攻击分为两次梯队,就这样配合第68联队的步兵进行攻击。

原本多数时候包汉文甚至民国的战区级高级将领都不会将战区所属的南华部队丢在死打硬拼的地方,只不过无锡这个地放乃是上海通向南京的公路和铁路的交汇处,又是太湖以北重要的集贸中心,包汉文左右思量还是将第106师放在了这个地方。

对于倭人的战车集团冲锋,之前127团一直没有硬拼总在远远地以迫击炮和狙击火力对敌展开攻击,偶尔以战防炮攻击敌人战车,并且在撤退的地方找机会打打伏击或者在主要道路和阵地上埋设地雷以消耗敌人。

而谭忠的死命令下来之后127团团长谭海也在第一时间将死命令传达了下去。

这在127团中引一了一阵喧哗,有些南华原住民士兵并不明白为什么要在这里拼掉性命,而南华军队一直以来也没有打过这样的仗,军官一般都会给战士更多生存的希望。

不过军法就是军法,在军法官直接枪毙了一个也许仅仅是因为战术习惯后退了一些的士兵后所有人都明白这里就是他们的坟墓了,但他们并不感有怨言,因为在他们的身后谭海就在汽车站的水泥蓄水池装满沙石后再到下面挖个洞改成的前沿指挥所。

军法官在对士兵显示了执行军法的决心后,谭海有些不满,但很快就将心思放到战术上来了。

从最前沿阵地到无锡汽车站一共有4条横向的水道能够阻隔倭人的战车,只是这些水道窄的不足10米,最宽的也没有超过15米,水流十分缓慢,倭人的工兵可以在20分钟内填出一条供战车通过的道路。

说实话这一仗让谭海和谭忠想起了多年前的江湾,和那一次一样他们没有退路只能战胜面前的敌人,而此时的潭海也不在是那个年轻稚嫩的警卫员了,经过南华国防大学深造并取得步兵战术学士学位和军事战略硕士学位的他实际上是放弃了总参谋部的工作自己申请到106师来的,也许在学历上他已经超过了谭忠,但两人一样的就是对战术的敏感和战斗中层出不穷的小战术。

让4营把鬼子放过第3道水线,这个命令刚刚下达站此时已经站在谭海身后的军法官又站了出来,那意思很明显,谭忠的命令是不许后退。

“姚中校,刚才那个士兵仅仅只是一个战术动作,你不会不明白吧?”

谭海希望这个军法官能够作出妥协。

“上校我明白!”

“你明白!明白还杀他?”

“当时您的部队不允许那种战术出现,这是迅速达成战术动作并减少伤亡的最好办法!那个战士是为国家牺牲的英雄!”

这一下子可把谭海咽得没话说了,想了好长时间才憋出来一句,“你杀了一个英雄了,还会有第2个吗?”

“如果必要的话会有第2个的谭上校!”

“那我现在要进行战术收缩,姚中校有什么想法?”

“根据军法官条例,在战术上部队军事主官有权利作出战术调整,军法官的执法以帮助军事主官完成战术意图为目的,所以谭上校如果在清楚知道师长命令的情况下还要执行自己的战术我会协助你!”

“很好!”

谭海还是有些恨恨地说到,看着那个愣在那里的通讯官心情很不爽的谭海拉大嗓门吼到:“还发什么呆,传达命令!”

想了想自己刚才似乎根本就没有将整个战术意图说清楚,所以又亲自接过电话将第3条水道和第4条水道之间进行防御的两个营的主官一起叫到电话边交代了一会。

就在这个时候鬼子的炮火又来了,鬼子第3师团本身就是配备有野战重炮联队的倭人精锐师团,而这一次第11军更是将整个第5野战重炮旅团都配给了第3师团。南华由于暂时没有空中优势所以炮兵多数时候都在蛰伏,南华的重炮也都是白天隐蔽好在夜间发威,支援对倭人的反扑或者仅仅只是袭扰,而一到凌晨3点炮兵就会转移阵地。

所以谭海在这个时候也就只能干瞪眼,说实在的他不喜欢这样的仗,但是已经从军事战略硕士毕业的他通过自己的思考和一些其他部队朋友的信息,还是早早地就看出了包汉文的意图。

此时的我军前沿阵地硝烟一片,尽管由于火力的优势前沿的部队并不密集,但无锡那种青砖、青石板的建筑在被炮火击中后,碎石就会象弹片一样飞射。多数时候这些东西无法造成致命伤害,但还是弄得我军前沿的将士灰头土脸。


0
回复主贴

相关文章

更多 >>
聚焦 国际 历史 社会 军事

猜你感兴趣

更多 >>
11条评论
点击加载更多

发表评论

更多精彩内容

热门话题

更多
广告 大型核武军事模拟 坦克 装甲 战机 航母
发帖 向上 向下
广告 关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