喋血街头(我和我的黑白道朋友们之二) 我和狼群的故事 63.酒鬼

wh0440 收藏 0 33
导读:本文全文阅读地址:[URL=http://book.tiexue.net/Book/12353/][size=14]http://book.tiexue.net/Book/12353/[/size][/URL] 过来打人的是五个俄罗斯青年,他们打人的动作简单而凶狠,马哥是个老江湖也是个老打手,马哥闪过一个正面打来的木棒,一个肘击顶在那个小青年的下巴上,又一个膝顶正中那个人的小腹上,那个老毛子小青年怪叫着趴倒在地上,马哥夺过那人的木棒挥起来向另外的几个抡了起来,对这几个小老毛子并没放在眼里,但他

本文全文阅读地址:http://book.tiexue.net/Book/12353/


过来打人的是五个俄罗斯青年,他们打人的动作简单而凶狠,马哥是个老江湖也是个老打手,马哥闪过一个正面打来的木棒,一个肘击顶在那个小青年的下巴上,又一个膝顶正中那个人的小腹上,那个老毛子小青年怪叫着趴倒在地上,马哥夺过那人的木棒挥起来向另外的几个抡了起来,对这几个小老毛子并没放在眼里,但他现在担心田立强是不是能应付,事实很快证明其实马哥这种担心是多余的,田立强的还击能力更凶狠,当马哥用手中的木棒和正面的两个老毛子力拼时,田立强只是空手对付另外两个人,他躲过一个人木棒后一个侧闪扫踢就摞倒了一个人,这是一个中国解放军标准捕俘拳的动作,另外一个老毛子从怀里掏出一把匕首直接向田立强刺了过来,只见田立强退后半步,那把刀在身体前面晃了一下就停住了,就见田立强用右手抓住了那个老毛子的手腕,然后向外侧一拉,那个老毛子刚要强行转身,田立强左手臂伸入那人的臂弯一抬,左手也同时抓住了那人的头发然后一个下压,那人就弯下腰,田立强再一脚狠狠地踢在那个人的脸上,那个小毛子叫了一声就堆在地上了,那把刀也掉在地上了。马哥也很快用手里的木棒打倒那两个人,最后一击竟把把木棒打断,马哥就锋利的木棒茬一下插进了一个高大的老毛子的大腿里,鲜血直流,那个老毛子当时就昏了过去。就在田立强刚要捡地上的刀时,这时一个刚被打倒的老毛子从怀里掏出一把手枪来,从地上站了起来,还狞笑着指着田立强,一步步走进他,这时马哥就在几米之外,他身上没有枪,但现在跑过去已来不及了,急中生智他用简单的老毛子话喊了一句“警察!”那个老毛子转过头来向这边看的一瞬间,田立强歪过身体用手一下抢握住枪身并把枪管指向外侧,那个老毛子明白过来是有人转移他注意力时,当他再要勾动扳机时却看到手里手枪却没有了枪管的外套后座管,只见田立强手里抓着那半个枪管正冲他笑呢!那个老毛子吓了一跳,扔下那不能开火的手枪撒退就跑,那个家伙个高腿长跑得比我们山区的狍子还快,这时哨声四起,一大票警察冲了过来,马哥告诉田立强扔下手里的东西老实地站着就行了,因为在俄罗斯如果警察想抓你时,你若是逃跑他可以不用警告就能真的开枪,不论是当时的案件是大是小。

那些个警察把马哥和田立强还有那几个光着脑袋的小青年全都押回警察局,那个受伤的光头被迟迟赶来的一个救护车接走了,接走时那个受伤的老毛子都快流血致死了。在警察局里,那几个光着头的老毛子还在大声地叫,田立强精通俄语听得很明白,他们是说:外国猪滚回去,这里是我们俄罗斯的家!伟大的俄罗斯万岁!两个警察冲过去抡起警棍就是一狠销,那几个老毛子老实了。后来警察说这伙人是俄罗斯的一个激进组织,叫光头党,他们极力排除所有外国人来俄罗斯,甚至本国的非俄罗斯族也经常被他们攻击的,因为俄罗斯有着一百多个民族,这种极端组织显然不利于国内形热,俄国政府在当时也对这种极端民族主义者积极打击但收效不是太好。事情说清楚了,马哥和田立强是正当防卫,但老毛子却没有想放田立强和马哥的意思,那些个警察也反复检查着马哥和田立强的签证,好象没事再找事一样。马哥经常来俄罗斯,这时他明白了,于是从怀里掏出一沓美元来,扔给那个警衔最高的警察,那个警察笑眯眯地掂了两下厚厚的美元向外挥了一挥长得象熊掌一样的胖手,示意马哥和田立强可以走了。

当时的俄罗斯因为前苏联刚解体,政局很乱,执法系统极其黑暗,基本上快赶上当时的中国警察了,但老毛子做事很讲究,收了你的钱就肯定不会再找你的麻烦,而且态度也很好,不象当时中国警察,没完没了地整你而且还很装B。

“走,我们还没吃海参呢!妈的,这帮犊子!竟耽误我们的好胃口!”田立强轻松地说,“这帮老毛子真鸡吧黑,不过比咱们国家的好应付多了。”

“是啊,其实我蛮喜欢这的,朝鲜比这儿更好,虽然穷点但人都不错呢,”马哥总结着,“不过刚才你把我吓了一跳,特别是那个老毛子用枪指着你的时候,哎---?对呀,你刚才打人时好象用的是警察的功夫呢,以前警察抓我时我接触过,还有你怎么会御枪呢,还那么快?!”马哥这时想起田立强的动作既佩服又吃惊。

“呵呵,你不会以为我是警察派来的卧底吧,啊?哈哈。”田立强打着哈哈,这时两个好象是越南或朝鲜样子的人经过他们还盯着他们看。

“是跟九龙的那几个小子学的吧,我一想就是。”

“是呀,这警察的功夫我是跟路易十六和于剑学的,那个卸枪的招,我是看录相学的,而且还在路易那实际检验过呢,呵呵,没想到在这儿用上了。”

“你跟九龙的哥们儿还学了什么?这帮小子看来真的把你带坏了呀,呵呵。”

说话间,他们来到一家中国人开的海鲜馆,海参虽然肉鲜味美,但除中国人以外都做得不太好吃,中国的烹饪世界一流嘛。

傍晚时,他们来到了那个专倒卖名酒的犹太人谢瓦里的家,老友相见,那个犹太人很高兴,“又给我带来了什么好东西?我亲爱的中国朋友俊超马老弟?”外国人总是把中国人的名字和姓氏反过来说,让田立强吃惊的是这个犹太人竟然会说中国话。

“当然当然,瞧,这是什么?”马哥从包里拿出一瓶中国刚刚上市的酒鬼酒,那个酒的包装很特别。

那个犹太人看到这个包装奇特的中国新酒即意外又高兴,当时这种酒在哈尔滨批发价就达到了二百多元,甚至超过了大众档的茅台酒。谢瓦里当时就打开包装和瓶盖深呼吸闻了一下,“啊------真不错,很特别呀!”然后又读起商标上的中国字,“酒------鬼------哦,为什么叫这个名字?在你们国家,酒鬼好象是指贪酒的人吧,而且是坏人吧,有意思,很有意思,贪酒的好人应该是叫酒仙吧。有意思,中国的酒文化真有趣。”

“下次我给您带来酒仙酒,我们国家现在还真的又出了小酒仙酒呢!”田立强迎合着说。

“酒仙酒?真的有?让我想到李白呀,好。”这个犹太人原来是个中国通。

客气一番后,犹太人请马哥和田立强吃晚饭,吃饭时,马哥说明了来意,让谢瓦里帮助联系一下汽车厂或销售商,要进口至少几百辆“卡玛兹”重型自动装卸的汽车,谢瓦里爽块地答应了,他说他有个朋友是汽车厂的,可以直接用出厂价购买,而且他还说那个汽车厂因为俄罗斯国内经济不景气库存积压正犯愁呢,这无疑也是帮了他们一个大忙,再说这样的买卖当政府一定会全力支持的,说到这儿,田立强想到了要打开俄罗斯的局面必须拉上当地的腐败官员才行,因为这也是中国的经验。


0
回复主贴

相关文章

更多 >>
聚焦 国际 历史 社会 军事

猜你感兴趣

更多 >>
0条评论
点击加载更多

发表评论

更多精彩内容

热门话题

更多
广告 大型核武军事模拟 坦克 装甲 战机 航母
发帖 向上 向下
广告 关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