韩国前总理:中国重新找回中华帝国荣光

从北京飞回的连串捷报正是对我们大韩民国建国60周年的祝福。然而当全国人民共同为我国选手的胜利高兴之时,也对摆脱由国家的内忧外患的阴影导致的不安冲动起到了作用。因为在过去几个月间,在外有帝国主义时代的亡灵复生,出现了将地政学的脚镣锁紧的不详征兆;在内有被不信、欺骗、憎恶笼罩的痼疾性的国民分裂症复发,我们正面临危机。


即使在进入世界化时代的现今,我们民族的地基即韩半岛与中国、俄罗斯、日本这三个国家毗邻,尤其是这三个国家都是比我们大得多的国家并无一例外具有帝国主义性格的事实,是我们一刻都无法忘记的,并是一直潜在地威胁着我们民族生存的不变常数。而且,我们不能忽视近来从这三个国家出现的三种令人担忧的倾向。首先,想重现过去帝国主义荣光的复古氛围正在复苏;其次,虽然这三个国家分别以自己的方式达成了政治、经济上的改革,可是同时也造成了能否延续长时间的安定和发展的疑问和不安;第三,这种复古的氛围和及将发扬民族主义或者国家主义作为消除对未来的不安最简单的对策,这些症状正清晰地凸显出来。


一方面,观看着北京会的庞大设施和华丽的开幕活动的韩国人,在由衷祝贺邻国的巨大庆典的同时,对于中国欲重新找回中华帝国荣光的强烈国家意志的表现,对于我们如何能创造和平共存共赢的韩中关系不能不感到不安;另一方面,不过十多年前还是由苏联统治的俄罗斯具有的帝国传统和围绕与格鲁吉亚的复杂内务问题交织的奥塞梯事件,俄罗斯方面显示的军事力量给我们留下了非常强势的印象。看着井然而强势地入侵的俄罗斯坦克部队的画面,不禁让我们想起了6·25韩国战争和1956年的匈牙利。我们无法忘记如此帝国主义苦涩余味的另一个理由是,近来围绕独岛问题日本采取的蛮横立场。因为日本毫不犹豫地采取了复古的姿态,有意识地忘却日本主张正式把独岛编入岛根县的1905年是怎样的一年的历史意义。日本因所谓的明治维新而在西方化和近代化方面取得成功的同时,随后即加入帝国主义的殖民地争夺战,首先厚颜无耻地强占邻国朝鲜、签订《乙巳勒約》的那一年不正是1905年吗?无论如何,我们只希望,日本不要加入把过去帝国主义时代过失的反省当作已经过去的独幕剧,欲把帝国荣光的享受包装为新的国家主义的危险风潮。


当今帝国主义正以新的形态出现,在这样不安的国际政治整体环境中,我们如何能守护民族的命运和如何展开未来,正是我们的历史课题。我们的国民具有的优秀资质和能力是大家公认的。在北京飘扬的太极旗不是证明了这一点吗?只是对于未来我们还存在有不可避免的忧虑,这是由于我们社会具有的分裂现象、以及能否克服我们的痼疾分裂症的疑问并没有消除的原因。若想要治愈这种分裂症,必须迈出的第一步是将我们国民中的相当一部分人心中的遗憾、愤恨、冤屈的恨作为共同的问题,并为了解决这些问题而做出系统性的努力。我们已经没有更多踌躇的余地了。“团结制胜,分裂必亡”这一警句并没有过时。全国人民必须以共同体成员相互间的信赖为基础,共同反复思量这一点。

作者:李洪九 韩国前总理



猜你感兴趣

更多 >>

评论

评 论

更多精彩内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