汉语有许多方言,大体而言有七大方言:官话、吴语、湘语、赣语、闽语、客语、粤语。他们之间有很大的差别,基本上没有学习是不能互通的。这些方言中很多还有各自的次方言。有些次方言可以互通(如客语四县和海陆腔),也有些不行(如闽南语厦门和海南话)。


其中客家话原本属于北方方言,在客家先民南迁的过程中和南方的其它方言互相融合,而形成了一种和北方方言不同,却又异于南方方言的一种新语言,就是客家话。


客家人从中原南迁,主要是因为安史之乱、黄巢之乱以及宋代金人入侵。所以客家话主要是唐、宋时期中原的语音。


客家话的语音特点

要了解客家话在汉语中的时间定位,就要了解汉语演变的过程。从春秋、战国一直到秦汉时代,声韵学上称为「上古」。上古音主要有几个特点:


无轻唇音:中古的轻唇音皆读为重唇。所谓的轻唇就是ㄈ这个音,重唇就是ㄅㄆ。也就是说,上古汉语没有ㄈ的音。

无舌上音:中古的「知彻澄」母读法和「端透定」相同。可以比喻例如ㄓ这个音在上古念为ㄉ。

复辅音声母:也就是一个字有两个声母。体(tl)、各(kl)。这就是为什么「各」可以做「路」的声符。而「体」和「礼」有相同的声符。

在汉代后,复辅音声母消失,语音也渐变。从六朝到宋朝,声韵学上称为「中古」。它又可以前期和后期。其中最重要的是「广韵」这本书。广韵这本书记载的是唐朝初年的语音,许多汉语方言都可以从这本书的音系来加以分析。


唐朝到五代间发生的主要语音变化有:


轻唇音产生:这个变化从初唐开始发生。广韵中尚未有此变化。但客语中已有轻唇音。

正齿音二等和三等合并:也就是庄(照二系)、章(照三系)组合并为照组字。这个变化在晚唐才发生。而客家话中有的次方言合并,有的没有。

以下讨论客家话的语音特点:


客家话的字音,读为送气音的比较多。也就是说ㄆ、ㄊ、ㄎ比ㄅ、ㄉ、ㄍ多很多。这是因为中古全浊声母(并、定、群母)在客语全部变成送气清音。而其它方言则是一部份变化为送气一部份变不送气。

客家话中有一些轻唇字念为重唇,也就是ㄈ念成ㄆ或ㄅ。例如斧、肥、浮、飞等,表现了「古无轻唇音」的现象。

中古的知组声母字在客家话中已大多数变为舌尖塞擦音,也就是合入精、章组中,和精、章组读同样的声母。但仍有少数的字保留舌头音的读法,如知字。这种读法,反映了唐宋以后的读音。这句话的意思可以比喻成有许多中古念为ㄉ的字,在客语中已念为ㄗ了。

中古晓、匣母合口字在客语念为ㄈ声母。在现在看来就是在其它方言中念为ㄎㄨ?、ㄏㄨ?声母的字,如花、灰、虎、辉、婚、裤、苦等念成ㄈ。

中古时的疑母字,在客语中读为ng。如牙、逆等字,这是保存宋代读音的另一个表现。

客家话中有一个丰富而复杂的韵母体系,它保持着中古汉语中存在的m, n, ng, p, t, k六种韵尾,相当整齐。这也是客家话保存中古语音特点的一种表现。其保存完整的程度在汉方言中仅次于广东话。客语中缺少ing, ik, eng, ek,这是反映了长江流域一带方言的特点。

客家话中没有撮口呼(ㄩ)一类的韵母,只有开口、合口和齐齿呼。中原汉语的撮口呼是在明代才出现的,客家话在明代以前便分化出来,所以没有这一类韵母。这叫做「四呼不齐」。

客家话的词汇特点

单音词丰富。如皮、毛、翼、索、闲、企、行、寒、食等。一般而言,古汉语的单音词较现代汉语丰富很多。

保存比较多的古汉语语词。如捼(两手相切搓)、拗(折断)、系(是)、跍(蹲)、镬(锅子)、遮(雨伞)、犁(低头)、禾(稻)等。

客语间的次方言现象

四县腔


四县指的是嘉应州梅县附近的四个县:兴宁、五华、平远、蕉岭。梅县的客家话一般而言是客语中最具代表性的,但和四县腔略有不同。说四县腔的地方主要是桃园县的一部份、新竹县的一部份、苗栗县以及南部六堆地区。四县腔可以说是台湾所用的客语次方言中人数最多的一支了(约四分之三)。四县腔的声母最少,共十七个。变调只有阴平加去声变阳平加去声、阴平加阳入变阳平加阳入及阴平加阴平变成阳平加阴平三种。最容易学习。


北部的四县腔和南部六堆的四县腔略有不同。例如南部的回去说「归去」,不说「转去」,鸡蛋说「鸡春」不说「鸡卵」等。音韵系统上也略有差别,例如南部有些地区n, l不分,以及佢说成伊等。部份是受到闽南语的影响。


调值:阴平24、阳平11、上31、去55、阴入2、阳入5。


海陆腔


海陆指的是惠州府的海丰和陆丰,在大陆这两县是以说潮州话为主,部份说客语和广东话。说海陆腔的地方主要是桃园和新竹的一部份地区。是台湾客语次方言中使用人数第二多的,约四分之一。海陆腔在声调上因为去声分阴阳,所以比四县腔多了一个声调,变成七个声调。此外它有舌尖面声母存在,所以有的音听起来略有一些卷舌的感觉。由于它的调值和广东话很像,学习广东话很容易。


由于海陆腔各声调的调值和四县腔差不多相反,也就是说四县腔念为高音的海陆腔念为低音,四县腔念为低音的海陆腔念为高音。所以在转换上有规则可循。


海陆腔和四县腔间用的词语略有不同。例如花生海陆腔讲「地豆」,蚯蚓海陆腔讲「虫宪」等。海陆腔由于有舌尖面声母存在,声母的个数比四县多,这些舌尖面音主要是从中古的照三系而来。此外海陆腔有些无声母的字会有擦音念成类似ㄖ声母。海腔的变调比四县复杂。


调值:阴平53、阳平55、上24、阴去11、阳去33、阴入5、阳入2。


大埔腔


大埔指潮州府的大埔县。说大埔腔的地区主要是台中县的东势、石岗、新社一带。大埔腔客家话和四县腔一样有六个本调,但是由于多了超阴平和去声变调两个变调,所以变为八个声调。大埔腔中的降调比较多(上、去),升调很少(只有超阴平一个),所以听起来比较重且硬。


大埔腔和海陆腔一样,有舌尖面音的存在,还多了擦音声母ㄖ。用的语词也和海陆腔比较接近。但是其调值却和四县腔比较接近。


在声母上有些四县的f声母念为kh,例如苦(khu31)、裤(khu53)。有些h声母念为kh,例如客(khak2)、起(khi31)。而属于中古照三系字的念法也和属于照二系的不同。


大埔腔中有的韵母和四县腔不同。例如ang的韵在大埔腔中很多变为en,像是「听(then33)」、「厅」等。还有ai变为e,如「泥(ne11)」。ieu变iau,如「桥(khiau11)」。i变ui例如「杯(bui33)」。on变an,如碗(van31)。还有一些字的音也不同。例如国念做kuat2,而不是kuet,猫念做ngiau53而不是meu。


大埔腔有一些和其它地方不同的语词。像是一样说「共款」不说「共样」,表示动作进行中的语尾助词说「紧」而不说「等」,表示完成的助词用phet而不用thet,表示只有的语尾助词用「宁」不用「定定」,可以说「使得」不说「做得」等。而且没有名词的语尾。例如四县中「桌仔」、「扇仔」的那个「仔」在大埔腔中完全没有。很多常用词也有连音的现象。例如今天(kin pu ngit)连音为kim pi,他们(kia nen)连音成kien等。可以说大埔腔客家话是又重又短。而大埔腔在变调上平声和去声都可能变调,但没有一定的规则。


调值:阴平33、阳平11、上31、去53、阴入2、阳入5、超阴平24、去声变调55。


饶平腔


饶平属广东潮州府。说饶平腔的地区主要是苗栗卓兰的一部份和新竹少数地方。饶平腔和四县腔一样有六个声调,但是调值不同。它和大埔腔的音韵系统比较接近。此外还有24,25两个变调,用在个别的词。


饶平腔的特点是有些在四县腔中念为无声母的字念为v声母。例如雨(vu31)。还有一些s声母的字念为f声母。例如水(fi31)。以及h念f如血(fet2)。h念kh如客(khak2)、去(khi55)。f念kh如裤(khu53)。ng念n如年(nen53)。


在韵母上变化和大埔腔差不多。此外还多了一些其它的变化。例如iet变et如节(tset2)。ien变ian如眼(ngian24)、on变en如转(tsen31)等。


在词语上也有一些特别的地方。如追赶说「猎(liap5)」、哭说「喔(vo53)」、那里说「kun55 vui55」等。


调值:阴平11、阳平53、上31、去55、阴入2、阳入5。


韶安腔


韶安属福建漳州府。说韶安腔的地区主要是云林的仑背一带。它也是有六个声调。它的音韵系统和其它地方的客家话相差比较大,约有五成能沟通。由于在大陆上韶安就属于福建省,在台湾仑背的四周又都是说闽南语的区域,所以韶安腔客家话受闽南语的影响很大。


韵安腔客家话中有许多的s声母或无声母念为f声母,例如船(fin11),水(fi31)。还有v变成b声母,如乌(bu11)。有些b声母的字不和四县对应,如员(bin53),夫(bu11)。四县的h变为kh,如汽(khi55)、客(kha24)。


在韵母上韶安客语入声韵-k消失。例如石(shia55)、赤(tshia55)。ii和u有对应,如子(tsu31)、梳(su11)。ai和e对应,如鞋(he53)。an和en对应,如慢(men55)。ien和en对应,如天(then11)。ien和in对应,如眼(ngin31)、面(min55)。u与ui或i对应,如猪(tsi11)、狐(fui11)。eu和io对应,如烧(sio11)。on和an对应,如碗(ban31)。


用词上也有很多不同。例如今天早上说「今日清早(kin11 ngit2 tshin11 tso31)」、那里(vun55 ka31)、他们(kui31 ngin53)、你的(贤介hen53 kai31)、你们(贤大家hen53 thai55 ka11)、忘了(them11 phiong55)、打瞌睡(啄睡tu55 fe55)。


调值:阴平11、阳平53、上31、去55、阴入24、阳入5。阳平还有55的变调。


除了这些腔调外,还有永定腔、丰顺腔等散居各地。


中古照三系在次方言间的读法歧异

在客语的各次方言中照三系字的念法各有不同,下面依各声母做各次方言的比较。


章母字:


蔗(之夜切):四县(tsa55)、海陆(cha11)、大埔(chia53)、饶平(tsa53)、韶安(tsa53)


枕(章荏切):四县(tsiim31)、海陆(chim24)、大埔(chim31)、饶平(tsim31)、韶安(tsim31)


正(之盛切):四县(tsang24)、海陆(chang53)、大埔(chiang33)、饶平(tsang11)、韶安(tsang11)


昌母字:


赤:四县(tshak2)、海陆(chhak2)、大埔(chhiak2)、饶平(tshak2)、韶安(tsha55)


出(赤律切):四县(tshut2)、海陆(chhut2)、大埔(chhiut2)、饶平(tshut5)、韶安(tshit5)


秤(昌运切):四县(tshiin55)、海陆(chhin11)、大埔(chhin53)、饶平(chhin53)、韶安(tshin31)


船母字:


蛇(食遮切):四县(sa11)、海陆(sha55)、大埔(shia31)、饶平(sa53)、韶安(sia53)


食:四县(siit5)、海陆(shiit2)、大埔(shit5)、饶平(set2)、韶安(sit5)


书母字:


水(式轨切):四县(sui31)、海陆(shui31)、大埔(shiui31)、饶平(fi31)、韶安(fi31)


烧(式昭切):四县(seu24)、海陆(shau53)、大埔(shieu24)、饶平(seu11)、韶安(sio11)


扇(式战切):四县(san55)、海陆(shan11)、大埔(shien53)、饶平(sen53)、韶安(sien31)


禅母字:


石(常只切):四县(sak5)、海陆(shak2)、大埔(shiak5)、饶平(sak2)、韶安(sia11)


时:四县(sii24)、海陆(shi55)、大埔(shi33)、饶平(si11)、韶安(si11)


睡(是伪切):四县(soi55)、海陆(shoi53)、大埔(shioi53)、饶平(fe55)、韶安(fe55)


而照二系的声母举例如下:


生:四县(sang24)、海陆(sang53)、大埔(sang24)、饶平(sang11)、韶安(sang11)


床:四县(tshong11)、海陆(tshong55)、大埔(tshong11)、饶平(tshong53)、韶安(song53)


由上面的举例可以很清楚的看出来,照二系的字各次方言的念法几乎都一样,但照三系的字就有很大的不同。其中四县腔照二、照三系的声母念法都一样,没有分别,照三系的字在现在也不含i介音。而海陆腔中分成两类不同的声母,照三系的字念舌尖面音,但是整个音不一定含有i介音。大埔腔中分成两类声母,而且三等字一定含i介音。饶平腔和韶安腔三等字中大部分含有i介音。


而在知组字方面,其三等字举例如下:


转(知母,陟衮切):四县(tson31)、海陆(chon24)、大埔(chion31)、饶平(tsen31)、韶安(tsen31)


昼(知母,陟救切):四县(tsu55)、海陆(chu11)、大埔(chiu53)、饶平(tsiu53)、韶安(tsiu11)


而非三等字举例如下:


茶(澄母,直加切):四县(tsha11)、海陆(tsha55)、大埔(tsha11)、饶平(tsha53)、韶安(tsha53)


赚(澄母,直陷切):四县(tshon55)、海陆(tshon33)、大埔(tshon53)、饶平(tshon11)、韶安(than11)


由这些例子可以看出,知组字三等和非三等在客次方言中的念法变化和照组字相同。是否为三等字四县中念法没有差别,而其它次方言则三、四等念法不同。


总结来说,知、精、照组的字在客语中原则上是合流的,也就是声母已完全一样。其中四县腔是完全如此,而且照组的二、三等已完全不分。至于其它的次方言中则有所不同。饶平和韶安腔照三系的字大部份仍保留细音字的念法。海陆腔则是照三系的字有完全不同的声母,但是不一定保留细音字的念法。大埔腔是声母不同(其中si、shi声母差异特别明显,tsi、chi和tshi、chhi听起来相差较不明显),但一定保留细音字的念法。在知组字方面,情形和照组字相同。


从上面的分析可以看出除四县腔外,其它的客语次方言都保存了中古音中知、照组三等字的特色,对于学习、辨认中古音的音韵系统很有帮助。而这也可以解释一些客语次方言中念法和四县差很多的现象。例如「扇」在四县念san55,大埔腔shien53,相差很多。原因就是扇这个字属于照三系的字的缘故。因为是三等字,所以有i介音。因为书、生组字在大埔腔中声母不同,所以不是s声母,而是sh声母。下次听到东势人讲话时,线(sien53)和扇(shien53)记得要分清楚。不要人家要你拿电扇,你拿了电线过来。


学习客语小技巧

客语是汉语大家族中的一员,直承唐宋时期的中古音而来,和其它的汉语方言也有极密切的关系。学习客语不该是把每个字的字音重新记过,应该有许多其它的资源可以帮助记忆,这个部份将以中古音到今音的演变为理论基础,介绍客语的声韵特点,并提出如何判别正确客语读音的方法。这些规则不是百分之百正确,因为总会有一些口语字和例外的情形,但一般而言字音的演变是依照这样的规则进行的。


声调

理论基础

汉语七大方言的分别主要是根据中古全浊声母到今音之中的变化而分的。基本上现代汉语中的演变都是全浊声母清化。客语中的变化是全部变成送气清音。


中古声调本来只有平、上、去、入,不分阴阳。现今各方言中的阴阳两调几本上是因为全浊声母清化才产生的。就客语而言,中古声母、声调和现代声调的关系可以列为下表:


中古声母\声调 平 上 去 入

清 阴平 上 去 阴入

次浊 阳平 阴平(多)

上(少) 阴入

阳入

全浊 去(多)

阴平(少) 阳入


基本上中古全浊声母在清化时,客语中是会变成阳调,而原本的全清及次清声母是阴调。因为四县腔只有平声及入声分阴阳,因此也只有平声及入声有此变化。


因为全浊声母全部变成送气清音,而阳平、阳入调只可能是中古全浊声母或次浊声母而来。而中古次浊声母在客语中总是变化为带鼻音的声母或无声母,所以阳平及阳入调中若是客语中为塞音或塞擦音,只可能是全浊声母而来,一定会送气。由此可知阳平、阳入调中无不送气塞音、塞擦音。


若和北京话的声调变化对照,还有其它的规则。首先先列出北京话的声调变化如下:


中古声母\声调 平 上 去 入

清 阴平 上 去 入

次浊 阳平

全浊 去


入声四派的意思是入声字在北京话中会念成阴平、阳平、上或去声。由上表可知北京话上声次浊母客语多念为阴平调。除此之外阴平调无次浊母。


从中古音到北京话及客语的声调变化中可以看出,除了北京话因为无入声所以入声调不能比较外,除去声及次浊母上声字外其它声调的变化几乎相同。所以若已知某字不是入声字,就可以用北京话的声调来判别客语中的声调。其中要注意的是北京话中为次浊母的上声字,客语中多读为阴平。而北京话中有部份去声字客语中也读为阴平,算是例外。


实用说明

上面这些理论规纳成白话如下。


阳平、阳入调中无不送气塞音、塞擦音:在客语的阳平及阳入调中只有送气塞音及塞擦音如ph、th、kh、tsh的音,无p、t、k、ts的音。也就是没有像是pan11、tan11、kan11、tsan11、pak5、tak5、kak5、tsak5之类的音。反过来说,一个音若是不送气清音,那一定不会念阳平或是阳入调。例如已知一个字念pa,那它的声调一定不是阳平或阳入。

北京话上声次浊母客语多念为阴平调,除此之外阴平调无次浊母:北京话中上声鼻音的声母如m、n、z以及疑母字(全部变为无声母)客语中多念为阴平,如「满、暖、软、语」。另一部份仍念上声,如「秒、扭、耳、眼」。如果北京话中为阴平调,而客语中亦为阴平调,则这个字不会是m、n或ng声母。

除了入声字及北京话中为鼻音声母的上声字和部份去声字外,客语和北京话的声调几乎有完全相同的对应。部份去声字客语中念为阴平调,如「企、在、坐」。

喉牙音细音字颚化

在北京话之中,中古晓匣母喉音以及见系牙音的细音字已颚化,念成舌面塞音及塞擦音,和原精系字相混,但在客语中仍保留喉音以及牙音的读法。因此很多人发此类的客语音时,常受北京话的影响而读错,例如寄、奇、喜之类的字,会误念为tsi、tshi、si,而不是ki、khi、hi。要判别此类声母,可以从别的方言来判断。如日文汉字音读、闽南语或粤语中,若发的是喉音或牙音声母,则客语中发的亦是舌根或牙音声母,而不是舌面声母。


不过永定腔中舌根音以及牙音的细音字和官话体系相同已颚化。


疑母字

客语中疑母字有一部份是念为ng声母,但在北京话中疑母字已经全部变为零声母,因此许多人在念客语时也把ng声母丢失。例如「义」本应念ngi,但许多人念成i。要知道一个字是不是疑母字,可从其它方言判别。如粤语中念ng声母、日语中念ka行浊音且北京话为零声母、闽南语中念g或ng声母者都是疑母字。


晓匣母合口字

中古的晓匣母合口字在客语中会变为轻唇声音,也就是说客语中有许多在国语中含有hu的音念为f或v,如花(fa24)、话(fa55)、划(vak5)等。基本上是晓母字变为f,匣母字变为v。


微母字

中古代的微母字在国语中多半变成了ㄨ声母,但客语中念m或v声母。如微(mi24)、尾(mi24)、味(mi55)、文(vun11)、物(vut5)等。如果你会闽南语,则闽南语中念b的有一部份亦是微母字,在客语中会念成m声母。在日语中念为ma行或ba行的亦有微母字。


日母字

日母字在国语中多半是ㄖ声母,但在客语中是ng声母或无声母。如人(ngin11)、热(ngiet5)、日(ngit2)、入(ngip5)、如(i11)、然(ien11)。


入声字

入声字韵尾的掌握也是不太容易的。客语中共有三种入声韵尾,即p、t及k。要知道一个入声字收的是哪种入声韵尾,可以从其它方言来判别。基本上收的韵尾会和闽南语或粤语相同。而日语中若是-chi或-tsu的音则是收t韵尾,若是-ki或-ku的音为k韵尾,若是长音则是p韵尾。不过要注意的是客语中无ik及ek,都要变成it及et。


闭口鼻音韵尾

客语中有闭口鼻音韵尾m,如「森、林」等。要判别亦可从闽南语和粤语中判别。凡闽南语或粤语中为m韵尾者,客语中亦是m韵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