检方入户搜查时扁妻女抱头痛哭

人民网8月18日电 陈水扁的女儿陈幸妤18日在媒体前情绪失控,成为各界瞩目的焦点。其实,16日特侦组搜索扁家时,陈幸妤就曾对着检察官发飙咆哮,甚至扑倒在吴淑珍怀里,两人抱头痛哭。


据台湾“中时电子报”报道,陈水扁则质疑特侦组“抄家灭族”,身体虚弱的吴淑珍在短暂访谈中一度服药、休息,却说不清岛外巨款的来源及流向。整个搜索访谈行动,就是在检方担心出人命的极不寻常情况下完成。


据指出,特侦组于16日上午搜索陈水扁位于台北市信义区的宝徕花园广场豪宅,检方按门铃后,陈水扁亲自应门,检方严正表明持有搜索票,要入内进行搜索,陈水扁才引领检察官及检察官事务官进屋。


当时陈幸妤并不在屋内,后来她从十七楼下来进屋后发现家里多了许多陌生人,吴淑珍告诉她,这些人是检察官,是要来家里搜索的。


陈幸妤听到后不发一语,乖乖坐在一旁,但不知是现场的什么状况引起她的不满,她突然情绪失控,不断挥舞双手,在屋内走动,并对着检察官及事务官发飙咆哮,她认为检方侦办扁家洗钱案还到家里搜索,根本是政治斗争。这时,陈幸妤突然发飙辱骂,让办案人员也吓了一跳。


陈幸妤边骂边哭似有无尽地委屈,后来还哭倒在吴淑珍怀里,两人抱头痛哭。吴淑珍坐在轮椅上,左腿还打着石膏,吴淑珍轻拍陈幸妤的背,安慰陈幸妤。


办案人员说,吴淑珍身体状况不好,几乎只剩半条命,却要安慰情绪失控的女儿,看来实在不忍。办案人员说,二十多年前陈水扁因蓬莱岛案在台北看守所服刑,当时吴淑珍带着陈幸妤到看守所看父亲。二十年后,赵建铭因台开内线交易案爆发不但众人唾骂,还被羁押在台北看守所,这一次换陈幸妤带小孩到看守所看丈夫。现在,她的父母、弟弟、弟媳又卷入洗钱案,家里还被搜索。她的一生际遇也算相当不堪。因此,对于陈幸妤发飙咆哮,办案人员还是很能体谅她的心情。


不过,相对于陈幸妤的失控,陈水扁就显得镇定多了。他神情疲惫,嘴角略显浮肿,看来没有睡好,对于检察官的强制搜索行动,他以台语抱怨“咁都一定爱啊呢抄家灭族”,显得极为不满。


检察官则向陈水扁表示,陈家拥有岛外巨款的事已经曝光,民众都很关注,希望陈水扁把握机会,坦白说明金钱来源及流向。陈水扁则辩称家里的钱都是吴淑珍在管,他从不过问,吴淑珍汇出2100万美元到岛外,也是年初吴淑珍告知,他才知道。有关钱的事要问吴淑珍。


陈水扁甚至向检察官表示,他真的不知道吴淑珍手里有多少钱,吴淑珍在那里“藏钱”以及藏了多少钱,他也不知道。有关钱的事,吴淑珍还有多少事情没跟他讲,他也没把握这也是他一直担心的事。


检察官对陈水扁的说法也感到很惊讶。但检方就地访谈吴淑珍时,她却说不清岛外巨款的来源及流向,只辩称钱都是陈家的钱,绝不是脏钱。岛外资金来源有四种,包括竞选结余、陈水扁执业律师赚的钱、娘家给她的嫁妆及多年来的理财所得。不过,检方发现陈水扁在案发后曾召开记者会,表示汇往岛外的钱,都是竞选结余,与吴淑珍的说词显然不符。


吴淑珍还说,自从陈水扁当“立委”开始,她就听从理财专员的建议,陆续利用哥哥吴景茂当人头,把钱汇到岛外银行投资。她定期与理专对帐,因此她知道钱的总数,但详细的资金流向等细节,还要问理专才知道。


检方认为她没有说清楚钱的流向,说词有避重就轻之嫌,因而当场要求她提供详细的账册,但是一直到搜索行动结束,吴淑珍都未能提出账册。


吴淑珍在检方访谈过程中,不但说不清详细的资金流向,而且在三四十分钟的短暂访谈中,一度休息服药,还吃了几口饼干,看来身体极为虚弱,而且她的情绪一度不稳,先前更有陈幸妤失控发飙,特侦组担心陈家人受不了压力,万一闹出人命后果不堪设想。


因此,检方只能彻底搜索扁家,在查扣重要帐证并访谈陈水扁夫妇后,即转往陈水扁办公室搜索,并决定择期再正式侦讯陈水扁、吴淑珍。特侦组对扁家的搜索行动就是在此一极不寻常的情况下完成。


不过,相对于陈幸妤的失控,陈水扁就显得镇定多了。他神情疲惫,嘴角略显浮肿,看来没有睡好,对于检察官的强制搜索行动,他以台语抱怨“咁都一定爱啊呢抄家灭族”,显得极为不满。


检察官则向陈水扁表示,陈家拥有岛外巨款的事已经曝光,民众都很关注,希望陈水扁把握机会,坦白说明金钱来源及流向。陈水扁则辩称家里的钱都是吴淑珍在管,他从不过问,吴淑珍汇出2100万美元到岛外,也是年初吴淑珍告知,他才知道。有关钱的事要问吴淑珍。


陈水扁甚至向检察官表示,他真的不知道吴淑珍手里有多少钱,吴淑珍在那里“藏钱”以及藏了多少钱,他也不知道。有关钱的事,吴淑珍还有多少事情没跟他讲,他也没把握这也是他一直担心的事。


检察官对陈水扁的说法也感到很惊讶。但检方就地访谈吴淑珍时,她却说不清岛外巨款的来源及流向,只辩称钱都是陈家的钱,绝不是脏钱。岛外资金来源有四种,包括竞选结余、陈水扁执业律师赚的钱、娘家给她的嫁妆及多年来的理财所得。不过,检方发现陈水扁在案发后曾召开记者会,表示汇往岛外的钱,都是竞选结余,与吴淑珍的说词显然不符。


吴淑珍还说,自从陈水扁当“立委”开始,她就听从理财专员的建议,陆续利用哥哥吴景茂当人头,把钱汇到岛外银行投资。她定期与理专对帐,因此她知道钱的总数,但详细的资金流向等细节,还要问理专才知道。


检方认为她没有说清楚钱的流向,说词有避重就轻之嫌,因而当场要求她提供详细的账册,但是一直到搜索行动结束,吴淑珍都未能提出账册。


吴淑珍在检方访谈过程中,不但说不清详细的资金流向,而且在三四十分钟的短暂访谈中,一度休息服药,还吃了几口饼干,看来身体极为虚弱,而且她的情绪一度不稳,先前更有陈幸妤失控发飙,特侦组担心陈家人受不了压力,万一闹出人命后果不堪设想。


因此,检方只能彻底搜索扁家,在查扣重要帐证并访谈陈水扁夫妇后,即转往陈水扁办公室搜索,并决定择期再正式侦讯陈水扁、吴淑珍。特侦组对扁家的搜索行动就是在此一极不寻常的情况下完成。




猜你感兴趣

更多 >>

评论

评 论

更多精彩内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