陆特往事(一)——那些认为刘猛没有当过兵的人进来看看

喀喇昆仑之剑 收藏 20 3197
导读:陆特往事 ————本文作者刘猛 还是老话,别问我,我什么都不知道,看个乐子,算是一点残片。 1 很难说清楚我第一次走进陆特营区的心情,第一个反应就是怎么这个地方跟想象当中的特种部队不一样。其实我来到陆特非常偶然,当时军区搞侦察兵比武,随机抽选,我的成绩并不是最好的,但是也不是最差的。有两项成绩是比较突出的,那就是化妆侦察(表演,这个没办法,半专业人士)和电脑操作(好玩电脑游戏的缘故),其余的都属于大众水平。我当时所在的部队,现在已经撤编,那就是天津警备区的特种警备某团,号称“特警

陆特往事

————本文作者刘猛

还是老话,别问我,我什么都不知道,看个乐子,算是一点残片。


1


很难说清楚我第一次走进陆特营区的心情,第一个反应就是怎么这个地方跟想象当中的特种部队不一样。其实我来到陆特非常偶然,当时军区搞侦察兵比武,随机抽选,我的成绩并不是最好的,但是也不是最差的。有两项成绩是比较突出的,那就是化妆侦察(表演,这个没办法,半专业人士)和电脑操作(好玩电脑游戏的缘故),其余的都属于大众水平。我当时所在的部队,现在已经撤编,那就是天津警备区的特种警备某团,号称“特警团”,原来是侦察团(一个团的侦察兵)。80年代末期随着特种部队的组建,改成特警团,编为四个营以及骑兵连、军犬队等直属单位。如果按照美军特种部队的体系,特警团应该相当于游骑兵在特种部队系统的地位,属于初级小强;而当时的军区特种大队应该大体相当于绿帽子在老美的地位,属于高级小强;至于D-BOY那种超级小强,说实话到现在都不能说,但是我有幸参与了组建和规划。


其实我的军旅经验都是在侦察部队和特种部队,所以在常规部队的军事常识上,我容易出问题。而且我也不擅长写常规部队,没有任何生活。至今为止我没有在任何一支常规部队生活过,而且至今为止,81-1自动步枪没怎么打过。因为在特警团使用的是56-2冲锋枪,而到了特种大队,直接进化到95自动步枪。特警团由于属于总参直属特种部队系统,所以使用武器为适合特种作战的56-2,相对于81-1长度小便于携带,而且比较低调。


我至今不写常规部队的原因,在于我没生活。不是说我认为特种部队就如何了不起了,就可以吸引读者眼球了。那是扯淡,你不能强迫我去写没生活的东西。我一定要在体验过生活以后才会去写东西。如果你有常规部队的生活,写常规部队一定比我强,因为我没有生活。


我去特警团完全是因为我的老乡加上高中校友在这里当团长,属于半个后门兵。由于团长的关系,我没吃过太多苦,但是也被老兵修理过。特警团的老兵比较变态,明明是中士,非要戴个列兵军衔。一千多人谁能全认识,何况一看是列兵军衔,觉得大家都一样,干吗你要加塞。于是在水房打热水跟老兵狠干过一架,当然下场比较悲惨,被三个戴列兵军衔的老兵围殴。当时我在一营,其实惶惶不可终日,因为特警团的老兵不是好惹的。团长就把我调到司训队学习开车。我就是这样学会了驾驶,并且被调动到团部公务班。


团长打过越战,是当年的一等功臣。特警团当时的架子也不错,四个营长都是当年侦察大队的侦察兵出身,训练嗷嗷叫。当时没有应急机动作战部队这一说,叫快速反应部队。我们的服装也比较特殊,除了常规陆军侦察兵的87迷彩服,还有武警的军服和全套警衔,随时准备冒充武警去干内卫的事儿,车也都是两套牌子,一套军牌一套武警牌照。甚至某些干部的证件也都是两套,军官证件和武警干部证件,譬如侦察参谋之类的鸟人。对外我们还有个番号,叫某某武警总队第某支队。除此以外还有特制的迷彩服,迷彩贝雷帽,闪电利剑臂章——当时的闪电利剑不是TZBD的缩写,而是“八一”加TZ俩字,TZ的含义也不是特种,而是特种侦察。当时的特种大队是黑色贝雷帽,臂章跟我们是一样的。表示我们都属于特种部队系统,只是我们是初级小强,他们是高级小强。


说实话,我认为当时的某些主管领导很有水平。因为这是比较科学化的设置,类似于游骑兵和绿色贝雷帽之间的关系,一个沙色贝雷帽一个绿色贝雷帽。虽然都是特种部队,但是任务不同:前者什么都不问,上去就干,干死敌人就算;后者要动动脑子,学会跟人交流和沟通。虽然刚组建,但是如果正常发展,中国陆特的建设要比现在上台阶。可惜后来当时全军组建的特警团都撤编了,我也不知道谁干的。第一次知道我在看地图,当时就傻了。老部队没了,心里恍惚。


而且还有军靴,这是当时的普通部队绝对没有的。


当时冒充武警偷偷摸摸的,现在有了武警机动师了,至今没去过。不过应该跟我们当年承担的内卫特殊任务有交叉的地方,但是第一我们是解放军,所以野战侦察是第一位的。我在公务扳混了没多久,就被发到二营。二营营长黑子,名不虚传,攀登绝好。我自然苦不堪言,为求不掉队被收拾,加强训练。


基层部队,尤其是这样的侦察部队,打兵是太正常的事情。为了不挨打,你只能好好训练。我就见过被打出事儿的,训练也容易出事。格斗对练,一个哥们一棍子横扫,对面的哥们跳没及时,晚了一点,咣当脚踝骨粉碎性骨折,残了;后倒也能出事,侦察兵的后倒跟武警不同,是飞起来的,前倒也是,要求客观的说更高一点,就有正好飞小石头上的,整个水泥地就那么一块小石头,你飞上去了,当场就挂了……这种事情第一次有震撼,第二次就开始慢慢习以为常了。在那个环境你不会觉得害怕,只是觉得点背,而且多少兔死狐悲,独自戚戚然也。


特警团的故事,其实可以写一本书的。打过仗的干部多,老兵多,部队非常有个性。团长的宠物是一只鹰,经常挂在胳膊上来来去去。不是开玩笑是真的,当时电台代号,团长代号座山雕,团部代号威虎山。


比武涉及到一些我觉得不该说的东西,就此省略。莫明其妙被老黑叫到跟前,我就见到一个小白脸,开始以为是机关干部,个子不高。说话有点漏风,因为少了俩牙,估计是被打的。我还来不及乐,小白脸少校就问我:


“愿意到陆特来吗?”


城市捣乱兵的特色出来,我就开玩笑:“陆特能给我什么?高点的津贴?补助?戴着黑色贝雷帽骗小姑娘?”


他看我半天,说:


“陆特什么都不能给你,除了——汗水,鲜血,眼泪和泥泞。”


我被镇住了:


“我去!”



2


还是舍不得特警团的那点故事。就说几个吧。


第一个故事是偷三轮,你们都看过了,就不再赘述了。


第二个故事是砸公安分局。90年代中期,部队尤其是侦察部队的匪气是比较重的。严格说起来,我必须承认这件事情绝对是错误的。那是因为我三十了,学会理智看待很多问题了,虽然还容易激动。当时没有网络,也就没有流传,不然肯定闹的不可开交。后来怎么收场的,小兵是不可能知道的,反正没看见哪个干部被收拾。


起因是当时副团长的公务员上街,便衣。那时候公安也有问题,还没有现在这么多规矩。初级阶段,都比较糙。公务员跟公安发生了冲突,为什么着实记不清了。我就知道公务员被公安带到分局暴打一顿,第二天释放。公务员也有问题,肯定跟人对骂来着。所谓好汉不吃眼前亏,你指着公安处理不了你,就对骂,确实是有点自找;但是打一晚上就是公安的不对了,着实过分。


公务员回来就把副团长气炸了,打过仗的脑子容易冲动。就拉紧急集合,两个连的武装士兵莫明其妙,携带实弹就集合了。此事到此有严重化倾向,因为一旦携带实弹,别说开打,真的走火都要引发武装冲突,后果不堪设想。政委堵门,团长说服,好说歹说,安抚了副团长。当时的这些领导,团长跟副团长是生死之交,政委是新来的,说话不太管用。团长怎么也得给副团长一个面子,就允许他去找说法,但是不许携带实弹,而且部队也只能去一个连。


一个连也足够了。


架着机枪拿着冲锋枪军车队伍威风凛凛冲到分局门口,下车就包围。我客观说当时侦察连的军事素质比现在要高,因为干部有战斗经验,所以练为战不为看,而且大量的战斗教训也带入了训练当中。譬如越南特工擅长使用的规避射击战术,就引进到训练当中,因为很多干部吃亏吃大了。侧空翻当中反手冲锋枪射击,扫出去一个扇面,后面追兵非死即伤。这是越南特工的强项,早期参战的侦察兵在战斗当中牺牲了人,后来才总结出来对付办法,也学会了这个战术。所以这样的干部训练出来的兵也确实比较强悍,兵不需要思考,执行命令就是。


警察一溜烟都跑了,进去就开砸。跟电影里面似的,咣当从头砸到尾。偶然出现个把警察也不敢管,都说没我事儿没我事儿。地方上的同志脑子比部队的灵活啊,所以也就没挨打。不过也有动手打的,我没看见就不知道具体过程了。


然后就威风凛凛回来了,此事在我印象当中不了了之。


第三个故事是丢枪事件。


部队枪支管理都很严格,当时就安了摄像头和防盗警报器。但是在某个黑夜,还是丢了两把冲锋枪和三把手枪。全都疯了,军区保卫部下来人全团大点验。这就麻烦了,因为侦察兵都很操蛋,经常藏点私货。枪肯定是没有,但是子弹、违禁品等等多的是。


于是团里靶场的湖就成为销赃的地方,大家疯狂往里面扔东西。


保卫部也不是吃干饭的,来了点验,发现没东西,就开始诼磨湖。他们组织了打捞,打捞上来子弹若干发、烂了的香港黄色画报若干本、刺刀十几把…...最过分的是还捞出来两辆自行车,不知道谁偷回来的,在部队骑。平时没人注意,但是保卫部来了,就得赶紧扔了。


保卫部领导哭笑不得。


我捞到一次表扬,就是因为克劳塞维茨的《战争论》。那本书其实不是我的,我哪儿看过那玩意?至今都没看下去过。我当时的排长喜欢看这类书,我为了巴结他,专门让家里寄来这本书准备给他(我承认我也是个很世俗的人)。但是恰好还没来得及,就被点验出来了。


保卫部的领导看看我,列兵;再看看书,《战争论》。


“你看的?”


我只能承认:“是。”


领导点点头:“不错,继续努力。”


团领导跟随的黑脸变得缓和了,觉得多少回来点面子了。后来还表扬了我,我就日!这个素材我用到了《狼牙》里面,大家也都知道怎么回事了。


枪确实不是现役官兵偷的。案子还是被保卫部破了,案犯是两个已经退伍的老兵。我后来多次去瞻仰武器库的地形,觉得能够躲过这些监控,并且可以撬开武器库的外窗铁栏杆,不惊动警报器,不出现在摄像头里面,真的是他妈的完成不了的任务。


所以我们都对这俩老兵表示了专业上的敬意。


当然他们怎么干的,我是一点都不知道的,也不会传达。当时的各个部队,出事的很多。田明建在北京不就闹事了么?这是公开的,而且他还在很以后了。还有很多不公开的,新兵站岗想不开,拿着冲锋枪进去把看电视的连队扫了小半个,最后开枪自杀。这个事情出现以后,就规定站岗不能携带实弹。结果白宝山事件又出现了,高层觉得不带实弹也不行了,就规定站岗双哨,一人带枪,一人带五发实弹。


后来特警团还出过一次事儿,就是开枪打了附近的居民楼。一个二五眼的中年男人,弄了一把玩具枪(现在知道是电狗,当时都叫玩具枪)在阳台上,瞄准了哨兵。班长二话没说,直接夺过哨兵的枪上膛射击。也是那小子命大,子弹被中间的电线杆子擦了一下,跳弹打进旁边的墙里面,打穿了整个屋子,在楼道里面的墙上停住,否则一枪就敢爆头。100米的距离,侦察兵的速射不是开玩笑的,所以说他是命大。


哨兵肯定没处理,警察把那人抓了。


还有一次比较狠了,也是那孩子点背。不知道他怎么想的,非要大半夜爬部队墙头去偷篮球。你说如果你真的想要,给你一个就得了,你非要去爬部队的墙头,而且是特警团的墙头。大晚上又没夜视仪,加上刚刚丢枪都很紧张,一枪过去就给他毙了。


此事善后很麻烦,但是在我那层面是不可能接触到的。但是闹的很大,最后那个兵没有处理是我知道的,但是为了保护他把他调到很远的一个仓库了。但是墙头上为此电网真的通电了,以前是为了省钱不通电,通电就是为了不再出现这类悲剧。我再说不好听的,我估计是团首长觉得再也不能开枪打死贼了,直接电死拉倒。


你半夜爬我们墙头被电死了,总不能说是我们的事儿吧?


谁让你爬我们墙头的?


有时候老百姓你真的是没办法说。你们知道最贵的一只母鸡多少钱?我见过的是1000人民币。90年代中期的1000人民币啊!不是开玩笑的!那时候人的工资才多少钱啊?


部队演习,在公路上轧死了老百姓一只鸡。


后继部队就被人海断路了,部队怎么可能跟老百姓发生冲突呢?政委好说歹说,作思想工作,赔礼道歉,买鸡赔偿,但是不管怎么说都不行。还是参谋长干脆,军令如山啊!他是参谋长,要负责的。他就一句话:“你说多少钱吧?1000?好,给他!”


钱给让路,部队走人。


老百姓分两种,一种是这样的,一种是跟十送红军似的。部队过,满村的老百姓出来,送水送鸡蛋,送吃的,夹道欢送。那时候心里暖暖的,自然也很注意军纪。当然,轧死老百姓的鸡肯定要赔偿,但是一千也真的太狠了。所以部队在演习或者拉练途中,这种心情不断变化,因为老百姓的态度也在不断变化,变化太快,总是从火山直接到南极的感觉。



3


特警团的故事,总是让我黯然神伤。那些我认为军事素质不亚于特种大队的战士们,是以如何的心情打起背包离开自己日夜厮守的营区呢?特警团刚刚组建的时候,这里是一个废弃的部队营房,就是个垃圾场。我去的时候,已经整洁如画。几乎每一寸土地,都是全团老兵平整出来的,至今我在网上还看见过当年第一批老兵的回忆片段,心里不是个滋味。据说那个地方现在又废了,重新成为垃圾场。


特警团所在的那个城市是个大城市,不在山沟里面。这是任务决定的,旁边就是高速公路,那边是军用机场。在一个小时内,全团就可以换装武警橄榄绿作训服,换武警车牌,全员全装开赴首都驰援。特警团的组建跟80年代末的那场混乱分不开的,当时肯定是不能说的,既然撤编了现在说也无妨。


特警团,不仅有两套军服,而且番号也有两个。都是一明一暗,平时陆军,需要的时候就变形金刚化为武警。那是因为任务有两个:城市防暴(那时候还不流行反恐的说法)和野外作战。野外作战大家都很熟悉了,说说城市防暴。


防暴盾牌、防暴头盔、齐眉棍(木质)、防暴靴等,还有骑兵连——你以为真的让骑兵连去野战侦察啊?那是为了冲击游行人群的。军犬队也是如此,主要是防暴犬不是侦察犬,驱赶人群,说让你咬就下嘴死咬的那种。还有一个比较罕见的单位,是军鸽排。那个是应用战时的,也不知道哪个高人的主意,都是很贵的信鸽。撤编以后,这些鸽子去哪里了,我也不知道。


训练有两套,野战和防暴。盾牌战术队形,骑兵冲锋,突击队抓人等等一整套完整的战术和程序。至今我没觉得有什么错,因为哪个国家都有防暴部队。国家暴力机器,你不能说对还是错,只能说教训产生了防暴部队。


当时武警好像是已经换装了迷彩服,所以在联合演习当中,分辨特警团和武警的一个手段就是迷彩服和橄榄绿作训服。后来武警换的比较乱,我估计要是现在演习也分不清楚了。联合演习比较热闹,一般都是武警扮演游行人群,扯个床单,你总是需要打倒谁吧?


不知道哪个武警干部出的主意,毛笔大黑字,写着“打倒XXX”。这个XXX可不是别人,也不是什么大人物,是我们团长座山雕的大名。团长一看就毛了,日他奶奶的,干他狗日的!然后盾牌队形开始挺进,武警扔砖头和酒瓶子,是真的。盾牌队形一字长蛇挺进,突然散开两侧,骑兵连高举警棍冲锋,开始围殴武警,然后盾牌尖刀队形三三作战,咣当撞入混乱的便衣武警当中。突击队在后面主要武器不是棍子,而是绳子。当大兵过后,满地都是被捆绑的便衣武警……


防暴训练的乐趣,在于使用了原始武器:盾牌,棍子。这是近身肉搏,充满了野蛮的力量。撞击、殴打、疼痛、干部高喊着“保持队形”、咣当飞来无数砖头,高举盾牌在头顶组成防御……后来我看《角斗士》的开头,真的是差点笑喷了。防暴训练,跟那个有点象。特警团从来也没有参与过防暴活动,因为后来也没有这种机会了,就那一次。


至于说军队的做法是不是合适,是不是人道,我认为不是军队考虑的事情。我们团长有一句名言,我记忆忧新:“你跟军队讲人道,就是跟妓女谈贞操。”军队不需要知道太多,直接开干就是。


营区在市区,直接的后果就是被民宅包围。攀登楼后面就是个中学,每次课间休息,满楼都是女学生嗷嗷叫,看部队训练爬楼。战士们就挥舞武器,也是嗷嗷叫。晚上我们是要巡逻的,因为还承担着当地内卫安全的任务。也不换服装,就是陆军服装出去巡逻,带警棍不带枪。


我们每次都在学校门口附近等,等什么?


女学生下晚自习。


然后一个一个送回家,一路欢歌笑语。


这个事情源自于谁那就不知道了,反正每个巡逻的队伍都这么干。不怕远,不怕累,一个一个送女学生回家。女学生当然乐意了,多安全啊,如狼似虎的解放军巡逻队护卫……


当然发生了很多爱情故事,我也发生过。前几天我跟一个国外的朋友开玩笑,解放军永远都是思维敏捷,站在时代前沿,利用所有条件创造有限的幸福生活。不是么?


我不知道部队撤编以后,那个学校的女中学生晚自习以后还是不是那么开心了,还是不是觉得特别安全了。解放军不是铁板一块,该发生的总是要发生。那天在南京,路过一个下晚自习的中学,看着那些女孩们出门走入街道,莫明其妙黯然神伤。


原来,一切都已经改变。





8
回复主贴

相关文章

更多 >>
聚焦 国际 历史 社会 军事

猜你感兴趣

更多 >>
20条评论
点击加载更多

发表评论

更多精彩内容

热门话题

更多
广告 大型核武军事模拟 坦克 装甲 战机 航母
发帖 向上 向下
广告 关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