经济半小时:红酒行业地震 解百纳是谁的

如果我现在做个调查,解百纳这个词,到底是葡萄酒的商标还是一个葡萄品种?相信绝大多数人都会被问糊涂了,今年这个夏天,为了把这个糊涂问题搞清楚,国内葡萄酒行业爆发了一场前所未有的口水战,一方是国内葡萄酒老牌企业烟台张裕集团公司,另外一方是以中粮酒业领衔的十二家酒业公司联盟,这场一比十二的纷争,究竟争的是什么?解百纳口水战的背后又有什么故事?

一个企业与一个行业的战争


这是中国葡萄酒行业近年来比较罕见的一场集体行动:7月16日,中粮、长城、王朝、威龙等12家葡萄酒企业结成联盟,召开媒体见面会,把矛头指向另一家葡萄酒生产企业——张裕烟台集团公司。


中粮酒业有限公司总经理吴飞:“张裕公司注册解百纳这应该说是一个行业的问题,出于保护行业公有资源,同时也是为了捍卫我们消费者合法消费解百纳的权益,我们一定要制止这种对行业的侵犯和危害。”


中法合营王朝葡萄酿酒公司副总经理王树生:“我觉得张裕这样做的结果对行业的损害特别大,一个是带了一个很不好的头。”


在这场媒体见面会上,结盟企业代表对张裕公司同仇敌忾,指责它恶意抢注解百纳商标,图谋垄断公共资源,而中国食品工业协会有关专家也现场助阵,并表示,国内使用解百纳的酒厂,都是结盟企业的后援团。


中国食品工业协会葡萄酒专家委员会主任杨强:“国内许多酒厂都在使用解百纳干红葡萄酒这个产品名称,今天来的十几家是少数,实际上有更多的酒厂都在使用这个名称的企业今天并没有到来,主要是,但是骨干企业今天都在了。”


这场企业联盟讨伐一个企业的行动起因在于今年5月26日,国家工商局商标评审委员会作出裁定:张裕公司第1748888号“解百纳”商标予以维持,而这个商标由张裕公司2001年申请,国家工商总局商标局2002年4月批准,不过,张裕将解百纳注册成功后,长城、中粮、威龙等企业立即提出了反对意见。


吴飞:“在2002年7月当时我们申请撤消张裕公司解百纳注册的时候,证据应该说就已经很充分。”


中法合营王朝葡萄酿酒公司高级酿酒工程师尹吉泰:“就是我们要把维护这个行业的利益应该斗争进行到底。”


2002年7月,国家工商总局商标局撤消了张裕解百纳商标,张裕公司不服,向工商总局商标评审委员会提出了行政复议请求,6年过后,张裕公司终于等到了商评委维持解百纳商标的裁定书,随后,国内不少城市的工商部门开始执法,将商场和超市里非张裕公司的解百纳葡萄酒下架,从而引发了7月16日国内葡萄酒企业的联合行动,结盟企业还发表“7-16宣言”,一致声讨张裕公司,5天之后,作为众矢之的的张裕公司也召开发布会作出了公开反击。


烟台张裕集团公司总经理周洪江:“2002年4月14日以来,张裕公司既已拥有了解百纳完整的商标权,也就是说,除了上个世纪末以后到2002年4月14日以外,其它企业在最近6年来生产销售涉及解百纳的产品均属于侵犯张裕解百纳的合法权利。”


张裕公司总经理周洪江表示,商评委既然已经维持2002年4月的商标注册,因此,从2002年4月至今,其它企业使用解百纳三个字都构成对张裕公司解百纳商标的侵权行为。


周洪江:“商评委把商标已经裁定给了张裕,商标的所有人就是我们张裕,我们也要维护我们这个权益。”


周洪江说,张裕公司将要采取一系列行动,制止并追究其它企业冒用盗用解百纳商标的行为,而其它企业却对张裕公司拥有解百纳商标的合法性不予认可,甚至有四家企业已经提起了行政诉讼,因此,一场关于解百纳所有权的官司已经不可避免。


吴飞:“即使我们没有损失,我们不生产解百纳,我们也不能够允许一个企业企图侵占整个行业公有资源这种行为,我们7.16宣言写的很清楚,每一个企业对这种现象我们都坚决奉陪到底,这个官司我们坚决打到底。”


周洪江:“打官司我们认为不是一个最好的选择,但既然走上打官司我们不能束手待毙。”


解百纳究竟是什么?是名称还是商标?


张裕集团与十二家葡萄酒巨头的解百纳争夺战,已经打到了白热化阶段,这正应了那句老话,冰冻三尺非一日之寒,张裕和其他葡萄酒企业之间的积怨其实由来已久,这场纷争可以追朔到2001年,当时张裕公司向国家工商局提出解百纳商标申请,2002年4月,获得国家工商局批准,但立即遭到了长城、中粮、威龙等公司的反对,3个月后,国家工商局撤消了注册,这样一来,张裕又不干了,提出行政复议,直到今年5月26日,商标评审委员会裁决维持解百纳为张裕的注册商标,也就是维持2002年4月的注册,细细算来,这场商标官司前后打了六七年还风波未平,这些葡萄酒巨头怎么会为了个“解百纳”而结下如此深仇?


国内数十家葡萄酒生产企业与烟台张裕集团公司掀开了一场关于解百纳的争夺战,那么,解百纳到底是什么?


烟台张裕集团公司总经理周洪江:“那么解百纳到底是什么,解百纳是张裕在1931年,张裕当时的总经理根据张裕的创始人张弼士先生中西合璧,携海纳百川之意来命名的,是一个品牌。”


中粮酒业有限公司总经理吴飞:“解百纳三个字就很清晰,它是源自cabernet,一个品系的音译,它是由三种酿酒葡萄所构成,赤霞珠、品丽珠、蛇龙珠,它的解百纳干红葡萄酒是由这三种葡萄原料所生产的一种混合品种的干红葡萄酒。”


对于解百纳三个字的解释,张裕公司与其它企业各有说法,而如何解释解百纳正是这场纷争的焦点所在。


中法合营王朝葡萄酿酒公司高级酿酒工程师尹吉泰:“实际上它的焦点还是在这儿,就是解百纳到底是品种,葡萄品种,还是一种品牌。”


在结盟企业代表看来,解百纳到底是不是葡萄品种,这是张裕能不能注册商标的关键,因为根据《中华人民共和国商标法》第十一条第一款(1)(2)项的规定:“下列标志不得作为商标注册:(1)仅有本商品的通用名称、图形、型号的;(2)仅仅直接表示商品的质量、主要原料、功能、用途、重量、数量及其他特点的。”


尹吉泰:“那么现在行业公认的解百纳就是一种品种,包括赤霞珠、品丽珠和蛇龙珠。”


结盟企业一致认为,解百纳是一种原产于法国南部的酿酒葡萄品种的名称,包括赤霞珠、品丽珠以及蛇龙珠,是国际上酿制红葡萄酒的主要原料,汉字“解百纳”是对法文cabernet的翻译,同时,“解百纳”也代表了该品种葡萄酒的风格、香型等特点,因此,“解百纳”不能注册为商标,而张裕将其注册为商标,具有明显的不正当竞争意图,对于这种指责,张裕公司方面予以坚决否认。


张裕公司法律顾问、万慧达律师事务所律师黄义彪:“说到外文cabernet,其实这里还有一个问题,因为它本身这个词如果不加一个后缀,不加一个后面的单字描述,它自身没有任何含义,那么能找到以这个打头的葡萄品种,应该说是不下6种,那么所以说cabernet本身它就不能说是一个葡萄品种的名字。”


张裕公司认为,在外文词典里,赤霞珠、品丽珠和蛇龙珠的外文拼写分别是由cabernet加上不同后缀组成,才成为葡萄品种名称,而词典中并无单独的“cabernet”词条,所以不能将汉字的解百纳理解为葡萄品种,另外,张裕公司认为,是否判定解百纳为葡萄品种,也应该以国家最权威的生产标准和酿酒规范为依据。


周洪江:“而所谓的葡萄的品种和品系要根据国家的有关部门制定的一些规范和标准,那么到目前为止,2002年原国家经贸委的葡萄的标准,还有中国园艺协会出具的农作物的一些名称,包括葡萄的名称,没有解百纳。”


张裕公司坚决主张解百纳是自己原创的葡萄酒品牌,因为国内最早出现并使用解百纳的正是张裕公司,1931年,张裕酿酒公司为一种葡萄酒取名解百纳,并于1936年将其注册为商标,到现在,作为商标使用已经有了70多年的历史。


周洪江:“张裕的解百纳在1936年申请了当时中华民国实业部的商标局进行了注册,在1937年得到了这个注册,这个在第二历史博物馆可以查到。”


记者注意到,在张裕公司1936年将解百纳注册为商标的证据材料上,注册商品为葡萄酒,商标名称为五角星解百纳,注册证号为第33477号,由于是注册材料的复印件,上面还加盖了中国第二历史档案馆的专用印章,不过,对于这份证据,中粮酒业方面提出了异议。


中粮酒业公司法务部经理章四光:“我们从南京第二历史档案馆调的资料可以清楚地看到,经过审定,它的商标最终核准是五角星加Cabernet,并没有解百纳三个字中文出现,另外可以再看一下,当时的商标图样,它自己报的,这就是五角星加Cabernet,当时它商标图样就可以清楚地看到,解百纳并没有体现在它的商标上面。”


对于这份材料,张裕公司法律顾问认为,它毫无争议地证明了张裕公司70多年前已经将解百纳注册为商标的事实。


黄义彪:“它的商标图样上没有解百纳这个中文的名称,但是在这个记载的商标名称里边有,这一点实际上和我们国家不同时期的商标制度有一些关系,我们现在的商标制度就是商标保护的范围要是以核准的商标图样为准,但是在之前,比如说1982年或者是更早的一些商标法,它商标名称和商标图样是分别记录的,那也就是说你任何一个商标可能是个图形商标或者是什么图案,必须有一个商标名称,这个名称不记载在图样里,但名称同样受保护。”


结盟企业代表中粮酒业提出了另外一个观点,就是他们认为,葡萄酒在中国只有二三十年的历史,所以,70年前的中国不可能有解百纳作为葡萄酒的商标。


吴飞:“中国整个干红葡萄酒的历史到现在不过20多年,那我想问一个问题,有谁在七几年,谁在八几年,甚至有谁在90年代初,在1995年之前喝到过解百纳,有谁喝到过吗,因为中国的干红历史不过才20多年,所以我不知道70年的解百纳干红是从哪里来的。”


怎么能证明张裕公司70年前就生产了解百纳干红葡萄酒?在张裕酒文化博物馆,馆长带记者来到了一瓶藏酒的跟前。


张裕酒文化博物馆馆长于波:“这款产品就是我们解百纳注册之后公司生产的第一批的产品,当时我们就叫解百纳红葡萄酒。”


记者:“是哪年的?”


于波:“1937年的,公司在中华民国实业部注册之后,这款酒就投入了批量生产,那么我们的很多史料当中都有记载,酿造杂志是中国葡萄酒发展史上很重要的一个史料,那么这个酿酒杂志是1939年的1月1日发刊,其中有一篇文章就介绍到了张裕解百纳的情况,那么我们可以看到,在这个书当中解百纳有很多数据作了记录,那么其中比方说我举它的一项来说明,它的糖份0.03,那么这个书当中它的单位是100立方公升,如果换算成升的话就是一升当中只有含糖0.3克,按照我们现在对干酒的标准4克以下就称为干酒,所以说解百纳应该说是中国最早的一款干红葡萄酒。”


在张裕公司,资料管理员还找出了1949年解放以后张裕公司生产和研发解百纳葡萄酒的部分资料。


周洪江:“这70年我们没有间断地来对它进行持续的投入,包括技术原料的投入,比方说1985年,当时张裕给轻工业部上报的关于科学研究项目进展情况当中,第六项就是解百纳干红葡萄酒稳定性研究已实验基本完成,那么下一步要解决的问题是进行批量投生产使用,就是解百纳在80年代的时候,张裕又进一步进行了升华。”


据介绍,张裕解百纳葡萄酒在上个世纪80年代还多次在国内外获奖,因此,张裕公司认为,解百纳是自己原创的具有深厚历史积淀和广泛影响的著名品牌,而其它公司生产的葡萄酒使用解百纳品牌是在仿冒张裕公司,那么,国内其它酒厂最早是什么时候开始生产解百纳葡萄酒的?


吴飞:“至于长城来讲,应该是在1998年我们就开始生产了。”


记者:“威龙公司是最早在什么时候?”


山东威龙集团公司副总裁焦复润:“应该是我们在1997年就开始用解百纳。”


中法合营王朝葡萄酿酒公司高级酿酒工程师尹吉泰:“那么在商标上出现解百纳这种原料大概是在2001年。”


记者:“有解百纳三个字的葡萄酒现在有多少种?”


张裕集团烟台酒业营销部经理张崇福:“单品在大润发这个店就16种,礼盒、礼品盒5种,带解百纳三个字,你像现在你看宜宾五粮液(20.80,0.00,0.00%,吧)都出了解百纳了,茅台的你看都有,甚至还有法国卡斯特的,也带解百纳字样,都有几款。”


据了解,从1931年开始,到上个世纪90年代,解百纳三个字基本上为张裕公司一家所使用,而从90年代末开始到2001年张裕向国家工商局提出商标注册引起争议之后的几年间,国内出现了30多个厂家生产的解百纳葡萄酒,而在解百纳争夺战中,双方对解百纳的解释各执一词,那究竟如何解释解百纳?记者采访了国内商标法方面的专家董葆霖。


董葆霖,中华商标总会专家委员会主任,参加了1982年以来《商标法》及其实施条例的草案起草、论证和历次的修改工作,曾任立法小组负责人,还作为中国代表团成员参加了中美知识产权的谈判。


中华商标总会专家委员会主任董葆霖:“解百纳商标它已经获得注册了,后来又把它撤销了,我也对这个问题作了研究,而且也找了一些资料,案件本身是一个比较简单的问题,就是说它是不是一个通用名称,它不是一个正规的商品的通用名称,葡萄酒的通用名称,葡萄酒没有这样的品名,因此这个案件并不是,就是纠纷并不是特难辨别。”


简单纠纷何故6年未决?


刚才《商标法》专家给了大家一个权威解释,解百纳并不是葡萄酒的通用名称,也就是说它可以注册成为商标,看到这里,可能很多人都会有些失望,原来这场旷日持久的争论,争来争去,却并没有多少悬念可以探求,也不是什么难缠的官司,可为什么一个法律上如此明确的定性,在商标主管部门那里却出现了多次反复?到底有哪些因素在推动着这场争论六年来不断升级?


一个关于解百纳商标的纠纷为什么会持续6年反反复复,还会让国内葡萄酒行业数十家企业卷入其中,掀起一个行业对一个企业的战争,调查发现,纠纷背后是各方的利益博弈。


中粮酒业有限公司总经理吴飞:“可以说是整个行业这么一致地快速地联合起来进行维权,这个事情确实是我们认为张裕注册解百纳侵犯了行业的公共公有资源。”


山东威龙集团公司副总裁焦复润:“对整个行业的危害是不可想象的,可能是对我们葡萄酒行业是个毁灭性的灭顶之灾。”


结盟企业代表认为,国内几乎所有的葡萄酒厂都在生产解百纳葡萄酒,如果张裕成功地将解百纳注册为商标,其它酒厂就不能再使用解百纳三个字,而解百纳在国内葡萄酒市场至少占了10%的比重,这样,其它厂家就不得不把目前的市场拱手相让给张裕公司,还会面临张裕的索赔,因此,张裕有垄断公共资源之嫌,但专家对此另有看法。


中华商标总会专家委员会主任董葆霖:“你要说几十家已侵权了,这个商标就应该撤消,应该公用,这种说法怎么能够有说服力,所以在90年代末,这些企业使用解百纳应该说使用本身是不对的,张裕应该是起来反对的,起来维护自己的权力。”


半小时观察:品牌不是“大锅饭”


“解百纳”,点燃了张裕与中国整个葡萄酒行业的战争。因为各方利益的博弈,一场本来道理很明白的商标战,演变成了打了六年剪不断理还乱的口水战,这虽然只是一个个案,却具有很强的代表性。


一个品牌的诞生,凝聚了企业无数看的见和看不见的投入,解百纳三个字的含金量,也就由此而来。虽然,集结在解百纳的名头下,众多葡萄酒企业参与了一个葡萄酒市场的创造过程,共同分享了市场的回报,但是,一个无法否认的事实是,最早拿出这个品牌,最早想到把它注册成商标的,还是张裕。对张裕的举动,很多企业不服气,可是法律就是这样,黑是黑,白是白,如果因为大家都在用解百纳,而法不责众,那法律存在的价值又是什么呢?


包括商标权在内的知识产权,在市场市场里,是最基本的游戏规则。它就像西餐中的分餐制,你是你的,我是我的,把各自盘子里的蛋糕分清楚。但是,从解百纳纷争当中,我们看到,很多企业其实到现在还是改不了吃大锅饭的习惯,看到别人盘子里有好菜,谁都想变着方地夹上一筷子。久而久之,也就成了一个心照不宣的默契。张裕这次站出来说NO,不许动它的蛋糕,恰恰就触动了这个潜规则,因而犯了众怒。


我们总说,中国企业有产品没品牌,可是,在吃大锅饭的潜规则下,一个品牌还没出国门就会被分干净的话,怎么可能诞生一个世界性的大品牌。尊重品牌,尊重知识产权,这些话不是说说而已,更应该放到利益的天平上去称称,看看它究竟有多少份量?


猜你感兴趣

更多 >>

评论

评 论

更多精彩内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