窗外的北山

不管是娇雨馥郁的春季

还是冽风寒雪的严冬

总是一成的荒凉孤寂

仿佛没有冬夏的交换

亦无乾坤的斗转星移

时间在此永远的停滞了

停滞在一个毫无生息

也没有希望的晚秋的斜阳里

无人知晓其中的缘故

更没有谁愿意去探究

是啊 这北山的境遇又与他何干

但我明白她的心思

了解她的痛楚

于是在一个春雨滂沱的清晨

碍着薄薄的湿雾

赠了她一个无望的安齐儿

因为我明白的她的心思