本文全文阅读地址:http://book.tiexue.net/Book/14325/


从天而降的中国机甲战士彻底粉碎了印尼政府的排华行动,那些早些时间还看起来神气活现,准备在行动中发笔华财的印尼士兵们,此刻已经是被吓得树倒猢狲散,满街道到处乱窜,躲避着那些变形金刚发射出的能量聚合体组成的变态火力。一辆辆印尼军队老旧的装甲车被打得千疮百孔,四处透风,在它附近躲避的印尼士兵和那些拿着砍刀的印尼民兵也被密集的能量聚合体弹打成了四处飘散的一团团血雾。没用多久雅加达唐人街上除了燃烧的印尼国民军装甲车和卡车,就是一地散碎的印尼暴徒尸体。

那些逃出生天的华侨们也被震惊了,在他们惊恐的目光里,这些机甲战士们转眼之间就把印尼军队逐出班芝兰的唐人街。机甲战士们没有停留,而是跟着这些印尼败兵杀出了唐人街。

这下,参与排华行动的印尼军队和民兵们可倒霉了,他们除了少量的老式装甲车,手里只有轻武器和砍刀,在这些看起来无坚不摧的机甲战士强大火力面前,根本就组织不起来象样的防御,唯一能做的就是丢弃所有的东西跑,还得跑的快点。

一些印尼暴徒实在被吓着了,跪在地上颤抖着摆出投降的样子,可是机甲战士们根本就不接受他们的投降,抽出背上的长剑挥了过去,飞起一溜人头。一看投降无望,印尼士兵们只能再次像被猎人追赶的兔子一样狂奔起来。

被后面的机甲战士们一路上连砍带杀,最后只有没剩下多少的印尼军队被机甲战士有计划的追杀下,如同无头苍蝇一样从各个方向,纷纷向雅加达市中心的独立广场涌来。这里是印尼的政治心脏。周围有总统府、大清真寺、中央火车站、国防部、印尼银行、共和国广播电台等重要机构。此刻这些机关已经被印尼国民军团团守卫着。这其中包括印尼第88特遣部队,印尼海军陆战队的四个团、印尼第41特殊支队、印尼雅加达特殊警卫部队……装备精良的、训练有素的海军陆战队也集中到了这里。印尼陆军的AMX-13型、PT-76型、“蝎子”这三种轻型坦克也拿了出来,摆在街口和重要建筑前威风。

此刻从周边各个城区传来的密集枪声,已经让这些印尼军队的精锐们一阵阵的出着冷汗,通往广场的四个主要街道已经被沙袋工事和铁丝网截断,工事里的印尼士兵们一个个神经质的扣着自动步枪的扳机,惊恐的目光在前面空无一人的街道上来回扫描着。

这些士兵是在不知道那些华人聚居区发生了什么事?在他们看来执行排华任务的军队和民兵虽然只携带了轻武器,但是对付手无寸铁的华侨应该是轻而易举的。自从排华行动开始,那些华人聚居区就响起了零星的枪声,和几处烟柱没那一定是印尼排华部队和民兵在射杀敢于反抗的华人和在烧他们的店铺。这一切在这些主要由爪哇族和马来族组成的军队里的士兵们看来是很正常的,何况这样的排华在历史上他们的前辈已经干过两次了,那两次杀得人更多。现在的中国是强大多了,但是中国离印尼太远了,所谓远水解不了近渴。

这些得意洋洋的印尼士兵们刚才正兴高采烈的议论着刚开始的排华行动如何如何时,突然天空中出现了一场奇怪而密集的流星雨,似乎那些流星火球就是落到了那些已经被印尼政府圈定的重点排华区。这个奇怪的天象带给这些呱躁不停的印尼士兵惊讶之后只片刻,外围就骤然响起了密集的武器射击声、爆炸声,就像是两支敌对的军队突然相遇时一样,而且明显这些声响不是印尼部队使用的武器发出的。 紧张的气氛瞬间让这些守卫部队士兵们觉得全身孔收缩。

接着云层里冲出了一队队的战机,它们奇特的水滴外形,让这些没见过多大世面的印尼士兵们,咋看之下还以为是UFO。 但是这些UFO快速向着独立广场上压了下来。广场西街上守卫国防部两个连的不知道天高地厚的印尼SB士兵甚至还兴奋的挥着帽子,冲着这些“天来来客”大呼小叫。

只见两架UFO的侧翼红绿光闪现,两道绿色的激光准确的打在了独立广场上那高115米的印尼民族独立纪念碑的下腰处,撕开了两道裂痕,随即两枚能量聚合体弹头破空而致,强大的爆炸力直接将纪念碑炸断,近130米高的上半截轰然倒地摔成了碎块。

在纪念碑摔成碎块的同时,这两架所谓的ufo 低空滑过了天空,一个印尼军官惊恐的目光里出现了UFO侧下的八一军徽。

:“中国人!!!是中国空军。 ”这个印尼军官大呼小叫的喊着:“是中国人的龙牙战机,是中国人来了……。”

外太空中国的三艘太空母舰释放出了全部240架龙牙战斗机,将印尼军队的36处陆海空军基地作为打击主要目标。印尼空军只起飞了5架老旧的F—16后,就丧失了还击能力,而这5架F—16根本就不够“龙牙”填牙缝。干掉它们后。“龙牙”分组向印尼的军用机场发起了攻击。

17个军用机场的设施和跑道很快被龙牙投下的精确制导聚合能量级炸弹炸了个底朝天,那些还是上个世纪七八十年代的飞机,很快也变成了一排排燃烧着的废铁和散碎零件。

目光回到雅加达,此刻独立广场四个路口守卫的印尼士兵们,还没从独立纪念碑被摧毁的震惊中清醒过来,就看到大批穿着五花八门,表情惊慌的难民沿着大街从多个方向汇聚到通往市中心的东西南北四条大道上。

街口沙袋工事里的印尼海军陆战队士兵们对这些难民端起了手里的武器,心里在思谋这些华人怎么跑到这里来了?。

但是他们很快发现这些难民怎么竟然是那些派去执行排华任务的印尼士兵,而且还就像是见了鬼一样,满脸惊恐状,完全没有了刚才出发时的趾高气扬,手里的武器别说都丢没啦,就是那些民兵的砍刀也都丢光了,士兵的迷彩和民兵的花衬衣上满是血污,咋看起来简直就是一群家当丢光了的难民。

这些难民士兵根本没有理睬守卫在这里的印尼军队,发疯一般的翻越过铁丝网和横在街道上的沙袋,向广场里面狂奔绝尘而去,留下一片莫名其妙的陆战队士兵,站在那里愣不知道发生了什么?

不果很快他们就明白了。只见败兵过后的街道上走过来十几个巨大的‘变形金刚’,没等工事后站立的印尼陆战队士兵反应过来。一阵暴风骤雨般的能量弹雨就招呼到了身上,打得他们在弹雨中七扭八歪,立即死伤了一地。

路边那两辆AMX—13坦克炮塔上本来翘着二郎腿嬉皮笑脸的几个印尼海军陆战队坦克兵,也赶紧厥着屁股钻进了乌龟壳里。

这样的轻型坦克,在这些操纵机甲的战士们看来也不过是个玩具而已。 只见机甲战士左臂上的30MM口径激光炮发射的蓝色激光射束,只瞬间就融穿了这两辆坦克的装甲,高温高热的激光穿入炮塔内,几乎立刻引爆了里面的炮弹,将正忙着发动坦克的驾驶员和炮塔一起掀上了天。

沿着西街进攻的9个机甲战士,将沿途的印尼士兵压迫到了印尼国防部大院里,印尼海军陆战队的两个连勉强在围墙内建立了防御。大门口四辆陆战队的‘蝎子’轻型坦克已经被炸成了废铁,根本就看不出来原来的模样。印尼陆战队的这些士兵和逃跑到这里的印尼士兵,只能藏在围墙后和临街的高楼上进行顽抗。

但是9个机甲战士更猛烈的火力,让这些印尼希海舰队陆战队的士兵们根本就不敢抬起头,只是将枪举过墙头、窗口和工事,盲目向200米外的街道上乱扫。

而9个中国机甲战士已经在200米外站定,一个臂章编号为109的机甲战士从腰钩上摘下一枚大小和外形像橄榄球的银色金属体,按了一下,就直接投掷向印尼国防部大院。这个一端闪动着一圈绿色指示光标的‘橄榄球’被机甲战士投到了国防部大院中央的上空四瓣分开来,一种超高度浓缩的油状液滴迅速扩散下沉,覆盖了几乎整个前院,而那个分开的单体竟然也随着雾状油滴均速下落,在接近地面约1.5米高度爆炸,霎那之间,整个印尼国防部大院一片火海,两个连的印尼海军陆战队士兵和几百逃到大院内的印尼士兵和民兵们,被这猛然爆发的火海所融化,强烈的冲击波将围墙边缘的士兵直接夹杂在碎砖烂瓦里给扔了出来。

大门口一大队跑的快自以为脱离危险的印尼陆战队士兵也变成了火人,带着身上扑不灭的火焰窜到了大街上。

很快高温高热引爆了士兵们身上的弹药,十几个着火的印尼士兵直接被炸的四分五裂,结束了他们的痛苦。

处于爆炸中心附近院内的印尼人在温压弹制造的真空环境中,瞬间被抽空了每一个人肺里的空气,几百人几乎同时窒息死亡。附近楼房所有的玻璃也在猛烈的外吸爆炸中向外爆裂,如雨般的尖利玻璃渣,几乎覆盖了躺满院子的扭曲尸体上。

等一切差不多都安静下来后,机甲战士们走进了印尼国防部大院,原来的院墙已经没有了大半,瓦砾堆中几乎没有了生命迹象,满地都是扭曲的印尼士兵尸体和一些依旧燃烧着的车辆残骸,除了偶尔发出的弹药殉爆声外,就是机甲战士们沉重的脚步声。

泽鑫中将坐在‘亭台’号航母的指挥室里,看着虚拟半环形屏幕上的战斗场景,只是轻轻的咬着下唇没有说任何话,自打机甲团降落后,她始终保持着这个样子。

:“指挥官,你的水已经凉了。”小青轻轻的弯下身子在泽鑫耳边说着。

:“哦,谢谢!”泽鑫伸出手握住杯子 站了起来,环视了一下屏幕上的惨烈,回头对3569部队的高层军官们冷笑了一下说:“今天印尼军队的悲惨,是他们自己早早就造下的孽。我们今天的冷酷,就是在讨回印尼欠华夏民族的血债。”

:“命令机甲团,对独立广场内所有穿印尼军装者格杀勿论。同时传输一个步兵团到地面,维持独立广场外围城区的次序。”

说完泽鑫继续坐在了刚才的椅子上,继续看着地面战斗的实况。

此刻3569机甲团一营一连的126个机甲战士已经将五个路口全部封闭起来,二连的机甲战士们则已经占领了国防部、总统府、大象博物馆、中央银行、中央火车站等所有环绕广场的建筑物,将印尼近4000人的各种部队和大批的政府官员包括印尼总统在内近300多政要全部包围在独立广场内。

印尼总统此刻已经身负重伤,保卫总统府的印尼第88特遣队四百多人几乎全军覆没在机甲战士强大的火力下,只有少数残余掩护着印尼总统早早登上装甲车,谁知刚开到大街上,就被机甲战士发射的激光束击中,总统也受了重伤,只好随着各个方向溃退的士兵一起涌到了独立广场那已经被炸断的独立纪念碑基座附近。

印尼中央银行大楼顶上,二连连长程和蹲在机甲内操纵系统中,人机动作一致化的设计,可以让他和操纵的机甲保持动作的一致,而不是简单的操纵杆和方向盘。

程和注视着眼前虚拟屏幕上一个生命探测统计系统上滚动的数字,通过这些数字程和得知广场上持有武器的武装人员为1033,总人员是4203。看来大部分印尼士兵已经把他们的武器给丢弃了,通过放大的镜头,程和看到那些印尼军官和士兵们都抬着一张惶恐的脸,看着四周各个制高点和封堵路口的高大机甲战士们。

五个路口已经被机甲战士用携带的能量盾牌封闭了,那一排整齐排列的盾牌在阳光下闪着银光,盾牌上的五星国旗则在告诉这些印尼官兵他们的对手是谁。三米高盾墙后面是一排外表金属般冷酷的高大机甲战士,六管的能量机枪,黑洞洞洞的对着拥挤在广场上的印尼军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