扫码订阅

在我的家乡,有这么一个习俗,就是家里有人故去后,除了做道场之外,办丧事时要请人来唱“夜歌子”。长到这么大,也参加了几个亲戚的丧礼,我的爷爷奶奶故去时自己也亲身参与操办,对这个习俗也有了些了解,下面就把我所了解的一些东西说一说。

“夜歌子”,顾名思义,是在深夜唱的歌,那么这歌是唱给谁听的,虽然说法不一,但我的个人看法是,这歌是唱给死者听的,深夜大家都睡觉了,第二天白天还有很多事情要忙碌,为了不使灵堂里太冷清,所以就要安排人在灵堂里整出点动静。

这样的事情一般人是不愿意干的,试想,当大家都进入梦乡的时候,你却得冲着那一副冰冷的灵柩咦咦呀呀地唱着,而且那灵柩里的死者还和你毫不相干……所以,干这行当的无外乎两类人,一类是身体有残疾而无法进行正常营生只能靠此谋生的,这类人以此为职业,十乡八里有人故去他必到场。由于要靠此谋生的缘故,这类人往往非常敬业,而且唱的水平也很高,象我老家那地方公认“夜歌子”唱得最好的“杨瞎子”就是个盲人,并且还跛了一条腿。第二类人却是身体很健康的,他们往往是各村好吃懒做的闲汉,平日里不愿认真去干些正经活,只是跟着那些职业唱“夜歌子”的人一起混点吃喝,赚几个工钱。这类人水平往往不高,但还真少不了他们,因为一场“夜歌子”至少得要四个人轮着唱,没他们凑数很难唱得起来。另外还有一个“绕仓上粮”的仪式非得他们不可。

由于活都在夜里做,所以白天他们一般不出现,只有在吃晚饭之前才赶到事主家里,吃过晚饭后便坐在一旁喝茶休息,等到过了子夜12时,那些道士礼仙们折腾完了以后,他们便开唱了。据老一辈的人说,“夜歌子”原本也是有歌谱和歌词的,比较著名的有《二十四孝》和《孝子哭灵》,原来的“夜歌子”也是按照这个本本唱,但文化大革命一搞,很多都失传了。据说“杨瞎子”还能唱全《二十四孝》,但听他唱了几回,没见他唱过《二十四孝》,反而听他唱过一回《刘全送瓜》。我心想,如果能把以前的那写“夜歌子”唱词整理出来,编印成册,也算是对当地民俗文化的一种贡献。

如今的“夜歌子”已经很少有人按本本唱了,完全是想到哪唱到哪,词现编现唱,反正听的人也不多,基本是几个人在自娱自乐,也没人管他们究竟在唱些啥,只要灵堂里有人出声就行。在我爷爷故去的那一回,有天晚上由于心中有事睡不着,便坐在屋前的坪里喝着小酒听他们唱了一晚的“夜歌子”,结果那晚上他们整个是在互相揭短互相开玩笑。不过想来也佩服他们,词都是现编的,还得有板有韵,而且还没有一句是重复的。

平时的“夜歌子”可以乱唱,但有两个项目却是马虎不得的。一个就是我前面提到的“绕仓上粮”的仪式。举行这个仪式一般在晚上八九点钟,他们几个先在灵堂里搭一个象征性的“粮仓”,由几块木板拼起来,搭得很快,拆卸也很方便,过去搭“粮仓”要在上面贴些红红绿绿的彩纸,如今已经被绕在上面的一串串小彩灯代替了,小彩灯接上电后,那“粮仓”便散发出五颜六色的光芒,煞是好看。说起来,这也算是一种与时俱进吧。“粮仓”搭好后,这个寓意死者后人年年五谷丰登的仪式便开始了。在粮仓的前面放上一大盆米,再在粮仓顶上放一个大杯子,死者的后人在一个唱歌人的带领下,排成一长队围绕着粮仓快步行走,每人路过那一大盆米时,便用手抓上一小把继续走,绕到粮仓的侧面时便把手中的米放到那个杯子里面,如此周而复始,不能停顿。其余的唱歌人便坐在一旁唱歌称赞死者的这些后人,并恭祝他们今后长命百岁,升官发财,歌声不听,后人们“绕仓上粮”的动作也不能停,就算那杯子里面的米已经满了并溢出来也不能够,并且还就是要它溢出来。

这称赞歌的顺序也是有讲究的,从死者的儿子唱起,再儿媳,再是孙子孙媳,然后再是女儿女婿、外孙子女,而且要按长幼顺序,丝毫不能乱的。这个环节每个唱歌人都是打起十二分的精神,想方设法编着词儿把死者的后人一个个吹得天花乱坠,次序还不能错,若是唱得好,主家高兴了,除应给的工钱外,还会一人给个红包,但若是唱错了,或者次序不对,麻烦可就大了,红包是肯定没有的,说不定这几天就帮人白唱了,最要命的是碰上个主家脾气暴燥的,可能就会操起哭丧棒一路打出,按照乡间的风俗,孝子用哭丧棒打人是不犯法的,而且还有一种说法,如果谁被孝子的哭丧棒打了,会倒霉一辈子。

说完了“绕仓上粮”,接着该说“夜歌子”当中另外一个严肃的仪式了,那就是死者出殡前一晚上的“辞别歌”。按照习俗,死者的后人在死者出殡的前一晚上是没有觉睡的,吃了晚饭便是家奠,然后是客奠,接着便是一晚大戏,直唱到子夜时分戏才散。等来祭奠的都休息了,来看戏的都散了,第二天清早要准备的事物都准备了,后人们便聚集在灵堂内外给死者守灵,这时唱“夜歌子”的也就准备唱“辞别歌”了。唱歌人以死者的口吻对生前的所有有关的事物一一辞别,从鞋袜穿戴开始,到床铺柜当,到桌椅板凳,再到厨房里的锅盆碗盏、坛坛罐罐,直至死者生前的洗嗽毛巾,牙膏牙刷,凡属屋里的东西都要辞别一遍。辞完了屋里的再辞屋外的,屋前的禾坪、门前的水坝、旁边的池塘、池塘边的菜园,乃至于屋后的几根毛竹,也都统统辞别一遍。唱这“辞别歌”的意思是死者天明就要搬出这屋子了,今后再也不会回来,所以假他人之口向这些朝夕相处的事物作最后的分别。我爷爷和奶奶的丧事上,辞别歌都是请“杨瞎子”唱的,从凌晨两点一直唱到东方破白,一句惨过一句,一声哀过一声,旁人听了都黯然神伤,我们这些后人听了,更是一个个泪如雨下……

我不知道我们这里人故去唱“夜歌子”的习俗始于何日,也不知道这习俗将来会不会消失,但无论如何,这总算得是一种传统的民俗文化,是故便用文字将其记录下来,也算是一种对民间风俗的一种整理吧。


本文内容为我个人原创作品,申请原创加分

[ 转自铁血社区 http://bbs.tiexue.net/ ]
发表评论
发表评论

网友评论仅供其表达个人看法,并不表明铁血立场。

全部评论
加载更多评论
更多精彩内容
+加载更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