刘翔退赛后掩脸痛哭半小时 罗伯斯:想拥抱他

中评社北京8月19日电/退赛之后,刘翔回身走向二检,央视的摄像机拍到了刘翔最后一个背影。进入二检的刘翔瘫倒在地,泪流满面,现场的裁判无不为之动容。坚强的刘翔用外套捂住了流泪的脸,半个小时之后,刘翔消失在检录处。检录裁判陈金凤全程直击了刘翔赛前赛后的状态。


赛前 刘翔面容麻木


现代快报报道,昨天是刘翔第一次在北京奥运会亮相,昨天的第一枪,检录处的裁判也成了刘翔的粉丝。


孙海平和刘翔一前一后来到第一检录处,两个人几乎没有说一句话,孙指导拍了下刘翔的后背,头也不回地消失在过道里,刘翔则面容麻木。“他一进来我就感觉不对劲,我以前在国内比赛也检录过刘翔,从来没有看到他的精神状态这么差。以往比赛,刘翔都塞着耳机,笑容满面地走进检录处,有时候还会朝着我们笑几下。”陈金凤回忆道。


第一检录处的作用是检查运动员随身携带的背包,进入检录处之后,刘翔迅速打开了背包,里面很简单,只有一双跑鞋和部分比赛用品。检查完包之后,刘翔立刻离开了一检。在一检刘翔只呆了4分钟,按照规定运动员进入一检的时间是8分钟,“刘翔一般通过一检时,都会停下来两三分钟,跟我们聊上几句。”陈金凤告诉记者。边上的老裁判说:“这只是刘翔的第一枪,后面还有三枪呢。”谁也没有想到,这竟然是刘翔在北京奥运会上的最后一次亮相。


赛后 刘翔泪流满面


刘翔退赛了!比赛结束后,央视的摄像机跟着刘翔,刘翔一言不发,目光呆滞地走向二检处,手里的号码牌被刘翔搓成了一个小球,刘翔把它握在手心。跟在刘翔身后的还有两名裁判,他们很想完成自己的职责——把刘翔拦下。按照国际田联的规定,运动员只要在赛前过了检录处,无论是比赛还是退赛,比赛之后只能经过混合采访区到达赛后搜集中心,接受兴奋剂检测或者其他安排。刘翔直接来到二检处,显然是违规的。跟在刘翔身后的裁判还是没能张开嘴巴叫住刘翔,边上的国际田联官员也没有阻拦的意思,刘翔一屁股瘫倒在二检处的背景墙前。“他的心情,他的情况在场的人都知道。国际田联官员也是人。”陈金凤告诉记者。


刚刚躺在地上,刘翔双手掩面,很快刘翔抽泣的声音越来越大,眼泪也顺着指尖溢了出来。也许意识到自己的身边站着很多人,这个坚强的大男孩任何时候都以阳光、乐观的形象示人,刘翔甚至没有一次在公众场合落泪,这一次他泪流满面。刘翔慢慢从包里拿出一件外套,套在了流泪的脸上,彻底瘫倒在地上。


10分钟之后,刘翔的队医带着医疗包跑了过来,他抬起刘翔的右脚,脱下了刘翔的跑鞋。陈金凤清楚地看到,刘翔的右脚已经肿得不像样子,队医拿出冰袋,捆在刘翔的右脚上。这一切,刘翔都无动于衷,甚至没有取下脸上的衣物看上一眼。半个小时之后,刘翔起身离开,带着压力,带着13亿人的目光,消失在过道的尽头。


罗伯斯:不愿看到刘翔伤势严重 我渴望紧紧拥抱他


另据长江日报报道,记者获悉刘翔退赛消息后,有幸立即获得古巴驻华大使馆新闻参赞何塞先生鼎力相助,拨通了正在紧张备赛训练中的古巴田径名将罗伯斯的电话,请他谈谈自己的劲敌刘翔刚刚宣布退赛一事。


原打算21日与刘翔对决110米跨栏决赛的罗伯斯,向记者坦陈了自己此刻的心情:“我在第一时间获悉了这一消息。我一直期待着和刘翔在北京奥运会的田径决赛上,为全中国和全世界演绎一场精彩赛事,但没料到他竟会因伤势加剧而最终退出比赛。”


本月8日晚,记者在古巴驻华大使馆独家专访罗伯斯时,曾明显地感受到他对刘翔惺惺相惜的心态。罗伯斯当时说:“我和刘翔虽然在赛场上是劲敌,但私下却是好朋友。”此刻他再度表露心迹:“我不愿意看到他的伤如此严重。我曾经说过,如果见到刘翔,我将紧紧地拥抱他。现在,我依然渴望这个拥抱。”


古巴奥运代表团新闻发言人佩德罗·卡布雷拉先生昨天告诉记者,罗伯斯对刘翔的退赛“深感遗憾”,幷“期待刘翔早日康复、重返赛场”的心情,也代表着古巴奥运代表团全体成员。古巴奥运代表团和古巴人民真诚期待刘翔能继续驰骋田径赛场,为中国取得更好成绩。

猜你感兴趣

更多 >>

评论

评 论

更多精彩内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