奥运会举办至此让人深感高兴的事儿很多,但最让我感到明显的,是中国观众表现出来的善良仁和之心——奥运会女子举重69公斤级决赛电视直播,我是在一个类似公共场合看的,当委内瑞拉选手三次试举均未成功,最后自己很颓丧地向后倒去的时候,这个极容易引起观众自然笑场的动作,却在观众席上反馈出来另一种情景:电视画面上观众向她报以热情的掌声,这掌声给人感觉是善意的鼓励和一种深深的谢意,用中国人的理解,即是仁爱之心;在我看电视直播的公共场合,那么多人,居然也没有一个人发出那种自然的笑,更不要说幸灾乐祸了——连我这么揣测都感到对不起那些观众。



当日本选手举起了她的极限重量122公斤的时候,自己喜极而泣,教练也流下了激动的眼泪,这时候,观众——电视画面上的观众和电视机前的观众,都报以热情的掌声,这掌声有祝福、有欣赏,其中也透露出中国人的仁爱和平的情感习惯和心理。我被当时的情景感染,生怕有人此时说一句想像中有针对性的不得体的怪话,结果证明我的“小人之心”是多余的。


本次奥运会,从电视画面上看,从我周围的接触和交流看,中国观众表现出来的对世界各地运动员的欣赏和礼敬,表现出来的中国人的文明风范,的确让人深感欣慰。电视节目解说人即那些名嘴,除极少数人由于惯性使然仍有老毛病以外,其他人极少有那种动不动就扬眉吐气、报仇雪恨的小样儿,主持人和解说员普遍说话都得体、大方,他们的状态普遍从容和煦,看不到做作和焦躁。那些专业解说员话不多,但其简短的点评也都准确,公正,对那些失误的动作的点评都是善意的、平和的,其惋惜的语气中同样流露出中国人传统绵绵的仁爱之意。


总之,北京奥运会给我的感觉是,与在别处举办奥运会,中国观众的心理完全不同了,那种厚道的承担和主动的包容,一下子被深层地激发出来了。明显地,中国人因为北京奥运会,自身得到了提升和进步。


突然想起一个问题:今后再也不能说中国人素质低了。这个民族虽历经劫难,文化断裂,但气息尚存,给这个民族一个机会,确实能还世界一个惊喜。当这个民族被挤压的时候,你可能会看到它许多性格的问题和习惯的弊端,但当它通过自己的努力赢得一个经营世界的机会,它会呈现一种让世人惊喜且琢磨不透的博大、恢宏的气度,那种仁爱和平之心、礼貌慈祥的情感,会包裹、影响与它相遇的任何人。


可以说,奥运会的举办,中国人以厚道和善良的秉性,丰富了奥林匹克精神、发展了奥林匹克文化、提升了奥林匹克道德。因此,的确,不能再在以后的生活中,遇到困惑和阻碍就随随便便归咎于中国人普遍素质低了,更不能以中国人普遍素质低来故意拖延社会的进步。中国人被百年来的历史烟云掩盖,当它以自己的力量拨开迷雾,让阳光照射进来的时候,它这个民族的周身迸发出耀眼的光华,这个光华超出了自己对自己的估量和想像。


人不是在准备好了一切以后再做什么事的,而是在做事的时候不断成长和进步的。民族也一样,给中国人一个参与、承担宏伟事业的机会,它不仅在参与和承担中表现自己,更能超常地并发出连自己都惊讶的优良素质,并且不断地通过参与和承担来获得进步与提高。


我本来不喜欢大词儿,但也忍不住使用了以上许多大词儿,“情欲信,辞欲巧”,此处不用大词儿,不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