杀戮游戏 第一部分 第二章 神秘少年的圆舞曲

本文全文阅读地址:http://book.tiexue.net/Book/14621/

汽飞艇慢慢地升空,远离地面。刚才兵戎相间的士兵都呆呆地看着装载着李世民和李舜臣的飞艇渐渐离去。陆上的人越来越小了,直到看不清了。接着那片生活了五年的大陆也越来越小了。

李世民现在肯定是被弄得晕头转向了。这算是什么,结束了吗?他当时如果能够确认永远不用再回到这片诅咒的大陆的话,他一定会欢呼雀跃的,在这里受了多少苦,不是一个正常的现代人可以理解的。因此他并不相信自己悲惨的命运就这样结束了,因为进程与预定的计划并不相符。

飞艇上除了他和李舜臣以外,还有不少人。两个是飞艇的工作人员,所谓的奇装异服,其实是普普通通的制服,而自己穿得才是怪得不象样的古代民族服装和盔甲之类的,只是五年的时间让人习惯了很多东西,又不习惯了很多东西。另外还有,刚才已经死掉的,不,是诈死的陈吉斯汗,一开始就被陈吉斯汗杀死的德川家康,一直都没有见过踪影的曹操,全是西战区的英雄和亡灵们。那么多死人都复活了,那么武田信玄呢?李世民不仅怀疑起来。可是飞艇上再没有第八个人了。没错,那手上的触感是真实的,李世民他是真真切切地把武田信玄的头给切了下来,武田信玄确实死掉了,他确认自己没有疯,是正常的,即使以后几个小时再会发生更多不正常的事情。

说起来也很滑稽,李世民、李舜臣、陈吉斯汗、德川家康、曹操,这几个人要是换在平时聚在一起,早就巴不得要了别人的命了,甚至为了达到这个目的,平时机关算尽。可是现在这五个人像小学生一样安静地坐着,各自看着别人的脸,跟看不够似的。平时过惯了忙碌的戎马生活,现在几分钟的空闲都觉得非常难以忍受。

这到底是怎么回事?恐怕没有人知道。

五年前,一大群曾被CZG自由经济集团精心培养的克隆人被送到亚洲的一片小陆。这片小陆的原住居民是一百年前的犯人的子孙后代,他们被令以极原始的生存方式生活,并将这种状态持续保留。克隆人们被要求引领那些遗忘现代生活的居民以旧时代冷兵器互相嘶杀,以互相夺取对方克隆人领主的首级为胜利方式。这样一个在现代人看来极其残酷的事件叫做“杀戮游戏”,是CZG自由经济集团旗下电视台开发的一个节目,其目的当然是为了取悦越来越难以满足的观众,并从中收取大量的利润。

没错,李世民他们就是这里说说的克隆人,这款节目的大明星。五年来,他们终日在这片大地上毫无意义地杀戮着,他们的英姿被卫星拍摄下来送到世界的各个角落。

然而这些并不让人奇怪,奇怪的是这场杀戮游戏竟然停止了。这是让众人莫名其妙的,于是他们互相巡视着其他人的眼睛,似乎想从中得到答案,但最终发现别人和自己一样,一无所知。

要想让这场游戏终止,唯一的途径就是不断让自己以外的其他英雄quit。每一次通过打胜仗而斩杀对方首领而获得一定的分数,当分数累积到一定程度便合格获得离开这场游戏,重回现代的门票。所以英雄们为了自己早日离开而狠心奋力嘶杀和自己一样的苦命人。然而所得的是由观众投票决定的,由观众觉得战事越精彩,分数就判得越高。英雄们不得不为了取悦观众而打出险恶艰苦的胜仗来,比如李世民就选择对武田信玄以少胜多的战法,以更少的胜仗换取更多分数以便早日合格毕业。然而大家心知肚明,事实上最后只有一名英雄可以活着合格离开。因为越是得分高的英雄,在观众中人气也越高,当他的分数快达到合格标准时,观众们为了留住他继续能看他打仗,会故意给他打低分。正因为如此,一架合格离开的飞艇坐了五个人看起来是多么奇怪的一件事。况且大家也知道自己的分数远没达到合格标准。

飞艇快速抵达目标了,是CZG自由经济的中心区,位于东亚东南侧的诺市。5年前,他们一干人就是从这里送赴战场的,而如今归来又是什么样的心情。好歹大明星们不但有专机接送,还有专车伺候,不过即便有更豪华的待遇恐怕也不会有人去羡慕他们。时过不久,他们就被送到了一幢崭新的20层的生活大厦。近百年来,随经济的衰退和人口数量的骤减,大量的生活大厦闲置,废弃,即使使用中的也很少维护,更少有新建建筑,因为这个时代人工昂贵,在经济不景气的情况下没人愿意浪费前。因此这幢新楼显得那么显眼,必然为达官贵人所居住。所以说,明星就是明星。

明星们走进了宏伟的大厦,过管了野蛮生活后的他们,突然被关进闭塞水泥钢铁的房间,着实有点不适应,貌似幽闭空间恐惧症。飞艇工作人员将众人安排去洗澡、更衣。赞美现代科技,有澡可以洗真是现代人类的奢侈呀。喷头的细水冲刺在身体上的感觉绝对不是倾盆的雨水和混有污泥的池塘水可以比拟的。而洗完澡好,换去了那些奇怪的古代民族服饰和盔甲,穿上正常人的衣服,感觉就像重生了一样。

五人在洗完澡后,被工作人员带到了大厅。大厅里面的会议桌旁已经有人坐好了。虽然素未谋面,但是只要熟读古代历史书(李世民也是在五年前要被送往战场之前苦读的,现代人没有多少愿意去拜读那些被时代抛弃的故事了),光凭相貌就能认出在座的各位。

那些人分别是拿破仑、亚历山大、华盛顿、威廉华莱士、阿道夫希特勒。只不过所有的人都是那些历史图片的年轻版。而在正座上坐着那一位却更加年轻,完全不认识是哪个历史人物,却分明是个十三四岁的小孩。这个男孩端坐在中央,脸庞清秀,气质非凡,虽然看不出来是什么历史英雄,确透露着统治者的威严,怎么看也像是经精挑细选克隆出来的产品。

那么李世民等新来的几位也就坐完毕了,接下来是什么呢?桌上每个人面前都放了一只罐头,李世民一进门就发现了,多少年没有吃过的食品呀,没有什么东西比眼前的罐头食品更加吸引人的眼球了。

那位少年似乎没想让大家吃东西,正在大家吞口水之际,少年开始发话了。

“诸位可是辛苦了,欢迎大家回到现世,明星之路比较艰苦吧,我可是诸位忠诚的fans哦!”

少年的媚笑显然没有博得大家的好感,其实现在无论是谁招待他们,都将得到他们五年来所有愤恨的倾泻,因此理所当然谁也没有搭理他。于是少年接着说。

“拜各位所赐,我们CZG第一频道的杀戮游戏节目连续五年都蝉联了全球第一收视率,为我们自由经济集团作出了不朽的贡献。在此,非常感谢大家……”

少年低头表示感谢,却被桌上一声怒吼打断了。拿破仑猛地站起身来:“小鬼,别嚣张啦,快叫你爸爸滚出来吧!”尽管是在怒吼,拿破仑的眼睛依然没有离开桌上的罐头。

少年的眼光也移到了这位游戏中西战区霸主的身上。拿破仑虽是欧洲白种人,身体还是意外地矮小,甚至比李世民还要更矮一些。

“不好意思,恐怕你们等不到我爸爸了,这些日子你们的招待工作就由我负责了,各位请将就一下。”

如果这个少年真是克隆人,那么理所当然不会有爸爸的。只不过一个正常小男孩能够做到这样对十个大人指手划脚的吗?而且还不是一般的大人,是拥有历史上最强英雄人物基因的克隆品。这个孩子绝对不是常人。现在在座的其他人一定也在考虑相同的事情。李世民环顾了周围的人们,果然他们也正在紧盯着男孩,想看透这个谜一样的少年,而桌上的罐头似乎显得不再那样重要了。

“嗯,好吧。今天大家刚刚回来,还是休息一下吧,我就不打扰各位了。大家吃完晚饭后,可以出去在城里随便逛一逛,熟悉一下现世,伙伴们一起出去郊游实在是惬意的事情啊。”少年嫣然一笑,“不过千万要注意这里是现实世界,不能随便杀戮的哦!”少年说完话,别扬长而去。众人看得目瞪口呆,本来可以揭开谜底的人物就这样走了,不过大家也并不觉得太可惜,毕竟少年冷嘲热讽的态度实在令人心烦,而谜底总是会解开的。

享受完都市的罐头晚宴,十个人不得不按主人的意思,在工作人员的看护下走出大楼,“出去郊游”了。然而一出楼大家就各自为政,自管自走,所谓的“伙伴们”的说法实在恶心人,这些“伙伴”直到今天早上还绞尽脑汁索要对方的性命,而现在突然冷冻进入了休战期,无论如何也会各自保留一番敌意,说不定明天又会被送回战场,那时侯“伙伴”又会变成敌人了。因此“郊游”的“伙伴”互相之间都不说一句话,每到一个岔路口,都会非常默契地分开走。因此当走过第三个岔路口时,李世民就成功的和所有“伙伴”分别了,一个人走在都市的街道上。

刚才注意力一直集中在身旁的“伙伴”,而当那些人消失不见以后,却发现周围其实还是有不少人的。几个现代的路人正在街道上缓慢地行走着,当李世民走过他们身旁时,都引来了他们的注目。不一会儿,街道上的十数人都用奇异的眼光张望李世民。怎么,我是外星人吗,我不是换了衣服了吗,还有什么奇怪的地方,李世民不由得上下打量自己的着装,是否还有什么不合适的地方,火星了整整五年他也不确认有什么地方不对劲。就他的感觉,那些路人才更让人觉得奇怪,没有盔甲掩饰的服装如同赤身裸体,如果给他一把刀,他能够清晰顺利地插入他们的胸膛,劈开他们的头颅,而没有任何阻碍。在没有盔甲的情况下刺入人体肌肉的感觉,然后血柱从伤口往外激烈喷射,在他的脑海里如此形象,好象真实发生了一样。冷静一点,李世民,这里是现实,不能有这样的想法。是沉迷于游戏的后遗症吗,多少对古代犯罪有了一些理解,但李世民知道自己是不同的,他是被迫参与游戏,而这种血腥而荒唐的想法是萌生于另外一个真实的世界,他确实的杀过人,有血有肉的人,而且已经习以为常了,但回到现世他的首要任务就是了解自己的立场,把自己心中的恶魔抑制住,他的“伙伴们”现在也在做这同样的事情。同时他也发现了自己异于普通人的主要特点,除了他恐怖血腥的内心世界,还有是行为习惯。戎马生活让他平时形成非常紧凑的生活方式,在有限的时间内做出最有效率的事情。而如今,他在街道上的行走速度远远超过别人,因此怪异的举止招来了很高的回头率。李世民赶快调整了自己的节奏,像普通人那样缓慢地迈出步伐。虽然很不适应,但是为了能够在现代世界正常地生活这也是很必要的。这就是那个少年所谓的“熟悉现世”吧。仍然还是有人在盯着看,甚至有人好象站住不走了,而往这里投来目光。李世民毕竟是荧屏上的明星呀,看过“杀戮游戏”的人没理由不对自己的相貌留下深刻的印象。他赶紧把头也低下,尽量减少自己脸被别人目光扫到的面积。别再看我啦,内心在说话,否则我真的会宰了你们。

走到了一家超市的门口,李世民本能地拐进了门,似乎在大街上多留一秒钟也是折磨,惶恐有fans冲动的跑来向他索要签名。

一进超市,他便被超市里琳琅满目的现代商品震撼了。这里才是今天最有现代气息的地方。物品架上的每一件商品都在向他证明,他已经回到现代了。这是真正的存在,强烈的视觉冲击,真切的触摸感,感谢人类文明。

在如此巨大的信息量向自己拥来时,处于本能,他在食品区徘徊了一阵子。然后他又被一些各式各样的刀具所吸引了。来到现世后,身边的古式武器被没收了,一股本不该存在的不安全感就随之萌发了,况且想到那个神秘的少年,现在的生活环境极端另人不信任,非常需要这样一样刀具来填补这种不安全的感觉。然而像古代那样可以肆意砍杀的刀具是不存在了,在现代严格的武器管制下,这种原始的钢制小刀也被限定,尽管如今的犯罪在一定程度上已经灭绝了。市售的软式小刀根本不能给人带来致命伤,但总胜过没有,李世民挑了一把顺手的就向柜台走去。

柜台是一位中年大妈。现代购物礼节李世民自信还是知道的。把小刀在桌上一放,然后开始掏钱。亲切的少年给每一位英雄发了一些零用钱,以做“熟悉现世”的学费。然而掏出的钱却被老板拒绝了。是货币的问题吗?

“%¥#·。”

老板一串稀奇古怪的发音,明显是方言,李世民当然是一点也没有听懂:“哎,不好意思……”

这个大妈抬瞪了一眼,转用通用语说话了:“我们这里不收钱,只能用卡。”

幸好只是钱的问题,语言还是能交流的,李世民害怕时隔五年,如果通用语不流行了,那么他与这个世界的交流就被阻断了。而事实上“杀戮游戏”热播中也证实了外面世界依然使用着这种最广泛的语言,因为在节目中所有人都用的通用语,如果对节目重新处理配音那实在是个浩大的工程,另外一笔不菲的人工费不是贫穷的CZG所愿意负担的。

“你是外地人的吧?”

“恩,我是西区来的。”李世民随口胡诌,越编得远的地方,越不容易暴露谎言。

“哦……”老板明显露出了不悦的神情。五年的时间,令李世民忘淡了一端历史,在李世民等被送赴战场再之前一段时间,CZG自由经济组织还是以政府形式存在的,与西方的统一政府矛盾尖锐,最后CZG政府宣告解散,直到现在这里的居民对西方人依然心怀不满啊,真是失策。不过让人讨厌总比认出真面目强。

总之,那不能付钱买不到东西恐怕没有办法了,李世民把钱收起来,往超市门口走去。没有刀子也好,有把刀子放在身边不知道会发生什么意外,也许突然一觉醒来就发现自己双手沾满了鲜血。现在最重要的,是要让自己慢慢适应,过上正常人的生活。

然而刚走到门口,老板突然叫住了他。李世民无奈地转身,确信老板是认出了他,这个时常在荧屏上露脸的大明星。

“喂,小伙子,东西不贵,送给你了。”老板招招手,“下次要记得带卡哦!”

这位没药可救的大妈看来还真没认出他来,竟然向李世民抛媚眼,把李世民恶心得胃一阵阵抽搐。大妈呀,考虑一下你的年纪吧,平时多看看电视节目多听听新闻吧。

疲劳了一天的李世民躺在床上,真正的床,现代的床,而如今的疲劳也与以往不同,主要也是精神上的。过去为战术、为谋略而费脑筋,而如今却在猜测自己今后的命运和试图为白天遇见不可思议现象给出答案。然而一切都是徒劳,线团的最中心,李世民想到了那位气质非凡的美少年,这个可能解开所有谜语神秘孩子。他说过的那几句话在耳边反复回放,以致五年来最优越的休息环境却没能让他马上入睡。这时候,武田信玄的赤备骑兵冲刺过来了,中翼由主力步兵队顶住,不计任何损失,左翼和右翼由少量骑兵包操,做出包围的假象,自己立刻带领精锐骑兵从侧面迂回,绕道敌军身后予以痛击。恩,这下恢复正常步调了,慢慢就可以入睡了。

第二次全体大会

CXF:各位大家好,第二次全体大会马上就要开始了,赶快回到位置上坐好,那边两位,别再叠纸飞机了,不然我要发飙了哦!!!

李世民:怎么就你一个人,另外两个人呢?

CXF:咳咳,领导们都是很忙的,怎么可能每次全都来呢,从今天开始每次会议都是三个人轮着主持了。

CXF:好的,那么现在开始大会了。杀戮游戏刚刚出到第二幕,整个故事貌似就颠覆了,刚开始还是在古代战场的,突然回到现代,或者好象是比现代更发达的未来人类社会了,这个冲击力还是蛮大的,作者不知道脑子在想什么,这么烂的东西能够看得下去的人实在是能够称得上是菩萨呀……好了,话题扯远了,本次的主题是对杀戮游戏的未来作个讨论,大家集思广益,提提意见,看看这个剧情怎么发展下去比较好。

武田信玄:这个我来说吧,其实我早就想好了。

武田信玄:呵呵,是这样的:自从序幕,武田信玄被李世民打败以后,一直心怀遗憾,虽然遭到斩首,但是怨念一直留在了这片大陆中,每到夜晚……

CXF:等等,我这个杀戮游戏是面向青少年的健康作品,不是恐怖类的,你的怨灵会把别人弄得睡不着觉的,你安心死吧,我一会儿超度你。

武田信玄:不,这不是重点,精彩的还在后面。不甘心失败的武田信玄为了打败李世民,不得不寻求更强大的力量,不得不向北方前进,进往被冰雪覆盖的诺“哔—”(我是马赛克)大陆。一路中,武田信玄历经艰险,却凭借着报仇的强烈意志,不断克服困难,终于来到了那个目的地,那个力量之源,然后仇恨的驱使下,追求力量的他拔出了那把被诅咒的魔剑,霜之“哔—”。拥有了魔剑霜之“哔—”的武田信玄格外地强大,他一举击败了他的仇人李世民。然而在接下来的数月里,武田信玄王子一直承受着巨大的精神折磨,他在大陆上不断游走,最终成为了一名死亡“哔—”,开始向恶魔效忠。

CXF:武田信玄同学,你给我滚出去,外面罚站。

CXF:还有没有别的意见?

李世民:我觉得既然是面向青少年的健康游戏,应该更有阳光的色彩。可以设定成主角李世民和伙伴们的热血冒险,怎么样?

CXF:恩,听起来不错,具体怎么样?

李世民:李世民及其伙伴为了到达梦幻的海域ONE PIE“哔—”,开始展开了可歌可泣的旅行,他们为了“寻找到隐藏在这个世界上的外星人、未来人、超能力人,然后和他们一起玩”的伟大目的,途中一直与叫做“使徒”的神秘生物作战。在火“哔—”村忍者的帮助下,他们终于打败了海皇波“哔—”,成功地守护了女神雅“哔—”

CXF:李世民你想出去陪武田信玄吗?

CXF:还有没有其他意见了?

拿破仑:我认为应该是这样。从战场归来的英雄们发现这五年来浪费了不少宝贵时间,而大好年华应该去获取更多的宝贵知识,于是大家决定去上学。最有魅力最有人气的校园恋爱故事就这样展开了,什么叫做青春,什么叫做罗曼蒂克,在杀戮游戏里面就能找到答案……

CXF:行了行了,我错了。没心情了,散会散会。


猜你感兴趣

更多 >>

评论

评 论

更多精彩内容

新闻阅读排行

热门图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