本文全文阅读地址:http://book.tiexue.net/Book/14610/


方周他们四个人经过了七天的艰苦跋涉,终于进入了金三角境内。从边境线到高坎的老窝莫弄山寨还有一百多公里,但是他们的脚步明显的加快了,因为越过边境线后他们就不用再提心吊胆了,脚下已经是没有法律的自由乐土,他们如同是归于山林的猛虎,没有谁能制服他们了,心情舒畅了脚步自然轻快了。

越过边境的第二天下午,一行四人就来到了距离莫弄山寨只有三十多公里的鹰嘴崖。

鹰嘴崖顾名思义是一处山势象鹰嘴的地方,这里是一条峡谷,一侧是悬崖绝壁,有一块象鹰嘴一样的巨石突出在悬崖的中间位置,有一条从山崖上开凿出的小路从鹰嘴穿过,鹰嘴的下面是万丈深渊。

快要回到自己的老窝了,高坎显得很兴奋,几天的疲劳也随之而烟消云散,他高兴地对方周说:“过了前面的鹰嘴崖再有三十来公里我们就到家了,不客气地说过了这里就是老子的地盘了,明天晚上我们就可以好好地吃一顿了,哈哈......”

方周望着不远处的鹰嘴崖,被那里的险要地势所吸引,张开的鹰嘴仿佛要吞噬从上面通过的一切,他暗暗惊叹这鬼斧神工的杰作,进入金三角后穿密林,越山峰,险要的地理环境是在国内很少遇到的。

方周边走边透过树林的缝隙观察前面的山峰,他养成了一个习惯,每到一个地方都是先观察这里的地形,留意任何可疑的情况。

忽然,方周发现了一个奇怪的现象,有几只鹰在鹰嘴崖的上空盘旋,而且不时地发出鸣叫声,声音短促凄历似乎是在发出警告,在宁静的山谷中听起来非常清晰。

方周看了一下左侧的山峰,太阳已经没下了山,看情形再有一个小时天就要黑下来,这个时候白天活动的动物都要开始陆续回巢穴了,为什么那几只鹰总是盘旋在空中不肯落下来?这可是些异常机警的动物,说明它们的巢穴受到了威胁!

猛然有一个念头闪现在方周的大脑中,鹰嘴崖上有人!因为能在崖顶上对秃鹰构成威胁的只可能是人。

方周猛然停住脚步,高坎和童明他们三个人都好奇的望着他,不清楚发生什么事情了。

越过边境后李镇浩和童明就不用再警戒,大家就在一起行进,突然见方周停下,而且非常警惕地注视着前面,俩人知道队长一定是发现了可疑情况,随即都拔出手枪,本能地隐蔽到两边,朝对面的山林搜寻。

高坎疑惑的望着三个人,因为马上就到他的地盘了,所以他不相信会有什么事情发生,高坎惊奇的问方周,“有什么不对吗方先生?”

“前面山崖上有人。”方周肯定地说。

高坎朝鹰嘴崖上张望了一下,自言自语地说:“不会吧,什么人会在那上面?”

方周紧盯着半空中盘旋着的老鹰沉思了一下,然后问高坎,“高司令,除了前边的鹰嘴崖还有没有其它的路到你的莫弄山寨?”

高坎面露难色地说:“有到是有,就是太远了,需要从前面的山饶过去,少说也有几百公里,再有五天我们也到不了山寨。方先生你是不是太多疑了?”

方周坚信自己的判断,平山镇遇到的袭击让他不能不格外小心,他叫了一声猴子。

童明应声过来,“什么事大哥?”

“你从一侧攀到鹰嘴崖上面去侦察一下,一定要隐蔽好自己。”

“明白。”话音未落童明就已经转身窜进了树林中,眨眼的工夫就不见了人影。

童明穿出树林,来到距离鹰嘴崖三四百米远的悬崖下,他抬头仰望了,这里很象是一处断崖,齐齐得如同刀削斧砍一般,悬崖至少有一百多米高,他要徒手攀登上去,而且没有任何保护装备,危险程度可想而知。童明沿悬崖底部走了几十米,他要选择一个合适的攀登线路,当看到一处地方有几棵松树斜着长在崖壁上,他决定从这里攀登,因为可以利用悬崖上的树做短暂的休息。

童明把腰间的皮带勒紧了一个扣,啐、啐,分别朝两个手掌心里吐了一口唾沫,自言自语地说:“这点悬崖上不去我还能叫猴子!”身体向上一纵,双手攀住一块突出的岩石,脚尖蹭了一下石壁就跃了上去。

只见他象一只壁虎紧贴在山崖上,灵活的赛过猴子,中间没有休息,只用了十多分钟的时间就攀上了山顶。童明观察了一下山顶的地形,原来山的另一侧是相对平坦的斜坡,而且还长着许多大树,这让他更加断定这边的悬崖肯定是地震或是地壳运动形成的断崖,他利用山脊上突出的岩石做掩护,迅速朝鹰嘴崖方向移动。

童明悄然向前行进了大约两百米,忽然听到前方有说话的声音,他趴在一块石头后面,轻轻探出头观察,只见十多米外,山梁的背侧稍微平坦的地方有七八个人,或躺或坐正在闲聊,也有三四人在打牌,可能是在赌博,争的面红耳赤,在他们旁边放着几只56式冲锋枪。

另外在鹰嘴崖的上方岩石后趴着一个家伙,不时地用望远镜朝鹰嘴崖下面的小路张望,在他一侧的岩石上还架着一只带瞄准镜的狙击步枪,一个人仰面躺在狙击枪旁边,脸上盖着一个圆形的遮沿帽,似乎是睡着了。

童明能听出他们的口音与国内的边民差不多,因为相隔十多米的距离听不清楚他们说话的内容,他趴了一会儿,隐约听到两个家伙在骂,好象是等了两天还不见人影。

童明猜测这些等的可能他们四人,他悄悄地又退回来,然后从原路回到方周他们隐蔽的树林中。童明把鹰嘴崖上发现的情况向方周汇报了一下。

高坎首先暗暗吃了一惊,刚才如果贸然过去必死无疑。

方周听完后望着高坎,“高司令,你认为鹰嘴崖上埋伏的人是针对你还是另外有其它原因?”

“这帮狗肌巴肯定是冲老子来的,如果是打劫他们会埋伏在山林中,只有郎三知道老子回来了,除了这个狗日的还能有谁?”高坎怒气冲冲地说。

“猴子听到他们说等了两天了,从这一点上判断对方也是冲我们来的,他们之所以选择这里就是担心我们三人。”方周说到这里,抬手指了指前面在悬崖上开凿出来的羊肠小道继续说,“如果我们上去后,就完全暴露在对方的视线之内,对方还有很好的射击角度,而我们没有任何躲避的地方,除非是跳下悬崖绝壁......”

“对方选择这个伏击地点一定是经过了深思熟虑,而且对着一带的地理环境非常熟悉。大哥,如果不是被你识破我们真的就危险了。”童明有些后怕地说。

李镇浩好奇地问:“大哥,你是怎么样发现上面有人的?”

“你们有没有发现鹰嘴崖上空有几只鹰在不停地盘旋?”

“看到了,这没什么奇怪的啊,山林上空经常会有鹰在盘旋。”李镇浩不解地说。

“鹰在觅食的时候的确是不停的盘旋,但是决不会发出鸣叫。而这几只鹰却不时地鸣叫,好象发出在警告。鹰的巢穴都在悬崖峭壁上,说明它们的巢穴受到了威胁,所以我猜想上面埋伏着人。”

高坎敬佩而又感激地说:“方先生真是个细心人,如果不是你及时发现我就完了,你这是第三次就了我的命,我真的是不知道说什么好......”

方周朝高坎摆了摆手,然后问大家,“现在关键问题是怎么过鹰嘴崖,你们怎么想?”

李镇浩抢着说:“再过一会儿天就黑了,我们利用晚上摸过去不就可以了吗?”

方周摇摇头,“不行,这样做太危险,万一对方有红外望远镜很容易发现我们,他们既然在等我们就一定会做周密的准备。”

“还是我再攀上吧,只有九个敌人,我给他们来个突然袭击,还是有把握消灭他们的。”童明坚决地说。

“马上天就要黑了,再攀登那样的悬崖绝壁非常危险,你一个人上去很难同时制服那么多人。今晚咱们就在树林里好好休息,养精蓄锐明天早上再说。”

经过了七八天的长途跋涉和风餐露宿,四个人的确已经疲惫不堪了,难得有这么长的休息时间,一个人警戒其他人抓紧睡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