欲壑难填:女秘书日记“揪出”政协副主席


铁血网提醒您:点击查看大图


北京市房山区政协副主席许志远与年轻美貌的女机要员陈小姝产生婚外恋,7年间他们从如胶似漆的情人变成了仇深似海的仇人。陈小姝两度精神崩溃,政协副主席痛下杀手,雇佣自己的司机杀害情妇。在陈小姝神秘失踪后,一本日记和3封遗书揭开了这个惊天谜底。


新年失踪,隐私日记“抖出”惊天秘密


2006年1月27日,这一天是农历十二月二十八,因为恰逢小月,第二天就是除夕了。按照惯例,北京市的政府机关在这天 才开始放假。下午4时,北京市房山区委办公室机要科女机要员陈小姝从单位下班时,提前给母亲打电话说:“我们单位发了点儿东西,一会儿你找人过来帮忙拿回 家去。”


陈小姝的母亲很快找了个亲戚赶到了房山区委后门,此时,陈小姝正焦急地站在一辆银灰色夏利车旁。陈小姝见到亲戚后,火急火燎地说:“我已经把东西放单位门卫那儿了,你去拿吧,我有急事先走一步。”说完,拉开夏利车门钻了进去。转眼之间,那辆夏利车消失在西去的车流中。


1个小时后,陈小姝的母亲见女儿还没有回家吃饭,就给陈小姝打电话。但陈小姝的手机开着却没有人接,过了10分钟,陈小姝的母亲再打手机时就关机了。此后,陈小姝的手机一直处于关机状态。


同样着急的还有陈小姝的丈夫佟健和6岁的女儿,本来他和妻子约好到父母家一起过节,可是,直到丙戌年的钟声敲响,也没有陈小姝的消息。


全家人在焦急的寻找等待中度过了一个提心吊胆的大年夜。大年初一晚上,按捺不住焦急的佟健连忙查到陈小姝单位的领导电话,给房山区委办公室机要科长打了一个电话询问陈小姝的下落。但是,陈小姝的科长也不知道陈小姝到底去了哪里,连忙发动同事寻找起来。


陈小姝一走就再也没有回来。而她为什么会在春节之前突然出门?她到底去了哪里?陈小姝的丈夫不得不拨打110报警。但是,在警方毫无头绪的寻找中,陈小姝依然杳无音信。


到正月初八上班时,整整10天过去了,依然没有陈小姝的任何下落。这天下午2时,佟健带着他的两位同事来到房山区委办公室机要科,当着机要科领导的面打开了妻子的办公桌抽屉。


抽屉里面只有一个笔记本、一叠打印的纸张和落款为2005年4月22日的3封遗书和一些首饰。这个神秘的日记本里面记载的内容令佟健和所有在场的人大吃一惊。


日记本的第一篇日记,写于1999年春天的一个晚上,那里面记录了当天晚上与一个神秘男人的第一次:“我原本以为他只是我非常崇拜的领导,现在我才 真正地发现他竟是我最钟情的男人。虽然我们相差20多岁,但我们之间并没有任何的距离。他很男人,我认为他是世上最棒的,我已经无法离开他了……”


而这个时间,即陈小姝第一次与那个大她20多岁的“很男人”的人上床的时候,陈小姝和佟健还没有结婚。在这本日记本里,还记载了陈小姝和丈夫从热恋 到后来结婚,以及女儿出生之后的几年里,陈小姝和那个神秘男人还一直保持着这样的性关系。最让佟健痛心疾首的是日记中记载了她与那男人在宾馆过夜。而恰恰 这一天,是陈小姝婚后第三天回门的日子。


一页页字里行间,陈小姝在日记里不仅详细地记录了每次偷情的时间、地点、天气状况和周围环境,还记录了她翻云覆雨时的生理感受。这些不堪入目的日记气得佟健全身热血直往上涌。那个日记本在后面的几篇日记里有这样的记载:“骗子!不得好死!”“我不会放过你的……”


佟健痛苦地合上日记本,拿起一沓打满了文字的复印纸,那厚厚的一沓纸上几乎全部是陈小姝与那个神秘男人的短信记录。


佟健最后拿起了陈小姝留下的三封遗书,这三份遗书分别留给佟健一封,给女儿一封,给所有亲人一封。但是,眼里涌满耻辱泪水的佟健再也无法看下去,在极度的愤怒中,佟健突然在电光火石间想到了一个人:陈小姝的顶头上司、房山区委办公室主任兼区政协副主席许志远!


暗度陈仓,办公室畸恋成祸根


许志远1952年4月23日出身于北京一个书香门第之家,自参加工作后一直官运亨通。1983年,31岁的许志远被任命为北京市房山区供销社副主任,后来担任乡党委书记、房山区对外经济与贸易委员会副主任、房山区第一商业局局长、房山区委办公室主任等诸多要职。


许志远的仕途可以用一帆风顺来概括,不到50岁就官居副厅级,在担任房山区委办公室主任的同时还兼任政协副主席,成为权倾一方的重量级人物。1999年春天,许志远的桃花运伴随着官运从天而降,一位叫陈小姝的25岁女孩闯进了47岁的许志远的视线。


上任之后的一天,沉浸在升官喜悦中的许志远正在办公室里暗自得意,突然响起的敲门声打断了他的思绪。一个高挑的身影闪进了许志远的办公室,向许志远 呈上了一份机要传真件请他批示。许志远顾不上看机要传真,眼神却落在了眼前这个靓丽女孩的身上。这个正值青春年华的女孩长相甜美,气质高雅,一双会说话的 眼睛羞怯地看着自己。许志远连忙找杯子给女孩倒水,却把水洒在了茶几上。


女孩走后,若有所思的许志远愣了一会神,然后摇摇头笑了,他没有想到,年近五十岁的自己会在一个女孩面前差点失态。但是,之后许志远在工作中还是慢慢了解了这个女孩的一些情况。


这个年轻女孩叫陈小姝,大学毕业后担任房山区委办公室机要秘书,至今未婚。成为陈小姝的顶头上司后,许志远忍不住对眼前这位既单纯又有内涵的女机要员想入非非,整天魂不守舍。


许志远没想到,陈小姝也在近距离观察自己。她发现,身兼两职的许志远不仅风度翩翩,而且是位极具亲和力的领导,更是当地有名的书法家。随着相处时间 的增多,含苞欲放的陈小姝让许志远感受到了一种久违的激情。正当壮年的许志远显然难以抵挡陈小姝的诱惑,两人情思骚动,很快发展到有了性关系。


这是陈小姝除了男友之外的第一次外遇,这次外遇给她的身心留下了难以磨灭的记忆。


为顶头上司献身后,陈小姝动了真情,此后的每次交往,陈小姝都记录在自己的日记本里,并把日记本紧紧锁在自己的办公桌的抽屉里,而这些都是许志远所不知道的。她只是对许志远说:“你放心,咱们俩的事情只有咱们俩知道,我懂得怎么做到守口如瓶。”


也就是在与许志远暗度陈仓之后,陈小姝与房山区某单位机关干部佟健结婚了。但是,即使在新婚的日子里,陈小姝都要按照许志远的要求跟他云雨一番。当然,陈小姝把婚后第三天与许志远的这次幽会同样写进了日记。


婚后的陈小姝刚开始既不向许志远伸手要权,也不向他要钱,一如既往地同他保持着两性关系。即使生了女儿后,陈小姝仍然无怨无悔地为情夫慷慨献身,这种痴情令许志远非常感动。


由于女机要员在处理婚外情上从不张扬,单位领导和双方配偶一直没有察觉到许志远和陈小姝的私情。


由爱变恨,残忍情夫雇凶杀人


但是,这种情人关系维持了几年时间之后开始变异,陈小姝开始从感情到职位向许志远提出各种各样的要求,许志远觉得要在自己的单位与情人之间周旋,有 些力不从心,两人慢慢出现了裂痕。许志远和陈小姝幽会的次数明显减少,再也没有以往的甜言蜜语。而沉浸于此的陈小姝也发现了这个问题。


为了不失去情人,陈小姝使出了自己失策的一招,不但给许志远的女儿发恐吓短信,还到许志远家里大闹,弄得满城风雨。为此,许志远把陈小姝叫到办公室,关起门恶狠狠地训斥了一顿。


陈小姝的日记显示,她想利用许志远的身份使自己得以提升。但提升的梦想一直没有实现,她逐渐由爱转恨,并有报复的计划出现在日记中。


根据案卷材料记载,陈小姝经常踢开许志远办公室的门进去大闹。有时候她还在楼道里大声叫喊。甚至陈小姝有一次爬上办公室的窗户,两条腿向外坐着,后被对面办公楼里的人发现通知了区委办公室,才将其劝下。


为此,陈小姝两次被送进精神病院。她在日记里提到,她怀疑是许志远安排的,因此对许志远的恨意进一步增加。


陈小姝本来就满腹委屈,如今情人竟对她恶言相加,更让她无法忍受。由于怒火攻心,陈小姝精神崩溃。最初是整夜失眠,后来患上神经官能症,最后不得不住进精神病医院。好在陈小姝不知情的丈夫陪在医院精心照顾,百般安慰呵护,让她的神志渐渐恢复了清醒。


但是,出院后的陈小姝并不死心。2005年12月16日,陈小姝再次给许志远的女儿发出了一条短信。许志远的女儿知道这个女人跟自己的父亲有关系, 她立即跑到许志远的办公室哭诉。此时,许志远无可奈何地说:“我也不瞒你了,我对不起你们娘俩,你不要再问这个事了,我会处理好的。”


由于陈小姝大闹天宫,许志远有情人的事情闹得满城风雨。事情到了这个程度,许志远想到陈小姝不会善罢甘休,于是,他开始悄悄实施自己的杀人灭口计划。


许志远想到了自己原来的司机刘小明。刘小明后来离开许志远干起了个体,先是开了个饭馆,结果赔光了老本儿,他找到许志远求助,许志远借给他10万元,他搞了一个涂料厂。


刘小明赚了钱没有忘记恩人。2006年新年刘小明带着10万元来许志远家还债。许志远告诉刘小明,自己眼下遇到了一个坎儿,如果处理不好,自己这一生就彻底垮了。最后,许志远说出了被陈小姝死死纠缠难以脱身的事。


“你明说,怎么办?由我来!”刘小明问。


“我就是盼着别让她再缠我了!”许志远说。


刘小明想想,会意地点点头:“放心吧,我肯定让你满意。”


分手的时候,许志远没有接受刘小明还回的10万元钱,说:“这钱你拿回去,等于你为我帮忙的犒赏。”


1月27日早晨,刘小明打电话给许志远。许志远说:“好吧,我发短信约她,你在涂料厂等她好了。反正你们都熟悉,她不会有戒心的。”


接着许志远给陈小姝发了个短信:“速来涂料厂,我有事急需与你面谈。”


大约晚上8点的时候,陈小姝发来短信:“姓许的,你可把我害苦了!”


许志远从这个短信里已经猜测到,刘小明已经与她见了面。于是他又给对方回了一个短信:“平安顺利,好自为之。”


焚尸灭迹,害人者难逃死罪


根据许志远的供述,警方逮捕了刘小明。刘小明被捕后供述“陈小姝按照许志远短信上的内容来到了我的涂料厂。我的工厂在城外比较偏僻;正赶上过年,工人们都放假回家了,所以厂里就我一个人,很方便。”


“她进了我的办公室以后,我起身锁上房门,告诉她,你等一等,也许他一会儿就来了。她坐下来脱下外衣,我已经拿起事先准备好的绳子走到她跟前。她腾 地站起来问:你要干啥?我说我得把你绑起来。不然,许主席来了,你跑了,跟我要人怎么办?她说:我干吗要跑?我怕他?我说,那我也得绑你。我还告诉你,在 我这荒郊野外,除了你我没有第三个人。所以你只能乖乖地听我的话。”


“她不再反抗。我开始捆她。刚把她手捆起来,她突然说,停!给我松开!我问,你干什么?她说,我得给他发个短信。她发完短信,我把她绑了起来……”


接下来,刘小明就双手扼住了陈小姝的脖子直到她窒息,并且焚尸灭迹。之后就是清理作案痕迹,把所有的粉灰收拾起来装箱,然后将箱子扔到垃圾场。天亮之后,他将屋子彻底地清洗了多遍。但他仍然不放心,索性在第二天又找来几个装修工人把屋子做了一次彻底的装修。


刑侦人员勘查了那个焚尸灭迹的屋子,终于在纱窗的网格和排风扇上发现了人体脂肪。刘小明自以为做得神不知鬼不觉,若不是那本日记,陈小妹失踪之谜有可能永远石沉大海。


除被控雇凶杀人,许志远还被控受贿50余万元。2008年1月15日,北京市第一中级人民法院对许志远雇凶杀人案作出一审判决,许志远犯故意杀人罪 被判处死刑,剥夺政治权利终身,因犯受贿罪,被判处有期徒刑13年。法院依法决定对其执行死刑,剥夺政治权利终身。刘小明因犯故意杀人罪,被依法判处死 刑,剥夺政治权利终身。


在法律的利剑之下,许志远为自己的恶行付出了沉重的代价。


猜你感兴趣

更多 >>

评论

评 论

更多精彩内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