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影子][原创]当女人精神出轨后……

当女人精神出轨后……


今天是月子馨的生日,二十八岁,女孩子最美丽的时候。月子馨轻轻的倚靠着椅子,侧着身看着窗外的霓虹灯,怔怔地望着车水马龙的街道,目光迷离。隐约间,月子馨察觉到不远处好像有一个男子正打量着她。月子馨顺着他的目光望去,他脸上忧郁茫然的气息是那么的熟悉,然而,那分明又是一张让月子馨异常陌生的脸孔。突然间,月子馨的心底莫名地颤动起来。


一年前的今日,男朋友不在,月子馨无聊之极便跑进了聊天室。聊天室里人很多,可是月子馨一时间却不知找谁说,说些什么,于是便把自己静静地挂在聊天室一角,事不关己地欣赏着屏幕上跃动的文字。一如她的名字,恬淡、与世无争,只会远远地注视着别人的热闹和喜悲。


不知过了多久,他突然出现了,悄悄地对她说:“你不快乐!”


“怎么会?今天是我的生日,生日应该快乐,不是吗?”敲完这行字的时候,墙上的钟刚好叩响午夜。“观察你很久了,只有寂寞的人才会从别人的喧闹中找到安慰。”月子馨心里的那根弦一下给拨动了。


从此,月子馨便称他针筒。那本不是他的网名,而是他一针见血的剖析,象针筒附身吸血一样,细细的针刺入皮肤,还来不及反应已经看见殷红的血滴。


月子馨本来打算在那年冬天结婚,可是心却一直悬着,没有着落,她一直认为婚姻是应该和爱情有关的,她不知道自己爱不爱自己的男友子庚。在遇见针筒以前,月子馨从未体会过为一个人揪心地疼,失去理智地担忧和莫名其妙地哭泣。月子馨和张子庚,在旁人眼里是天造地设的一对,可是,月子馨心里很明白,自己渴望的不是羡慕,而是让人窒息的爱情,不是这白开水一般的相守。


“我懂。”针筒说,“相信我,我明白你的感受。”


那天,他们说了很多,下线的时候,针筒说如果你愿意,以后你的生日,我永远陪你过。月子馨不以为意地敲出一串狂笑的表情:“这算个承诺吗?永远到底能有多远?”针筒回答说,永远便是你心与我心的距离,很近很近。


很自然的,针筒知道了月子馨的电话,也把自己的留给了月子馨。只是,不论针筒发多少信息打多少电话给月子馨,月子馨从来都不会主动找他,她内心一直在矛盾着。有一天,子庚看到了月子馨手机里的短消息,也看到了针筒满天飞的‘想你吻你’。大度的子庚没说什么,依旧搂着月子馨的细腰,目不转睛地看着电视。这让月子馨愧疚不已,内心充满犯罪感,她本以为张子庚会大发雷霆的。最后,月子馨带着愧疚将自己邂逅针筒的始末和盘托了出来。出人意料的,张子庚没有任何责怪,反而不停地亲吻她,他说,月子馨你是我的女人,其实你是爱我的。他温柔地说,我知道你只是患了婚前恐惧症,至于他,你权且当作一个异性朋友吧。


月子馨把张子庚的宽容当成了默许,此后,她和针筒便开始公开起来,剥离了暧昧的外衣。月子馨喜欢翘着腿,一边用手指缠绕电话线漫不经心地把玩,一边娇滴滴地告诉针筒:“针筒,你猜我今天给子庚做了什么好菜?麻辣豆腐和蒜茸土豆丝,羡慕吧!”这话让针筒嫉妒地要死,他在那头一个劲的叹气,逗得月子馨咯咯大笑。然后,月子馨又让针筒汇报他的生活状态,每次针筒都唉声叹气,假装自己找了个一个不懂生活情调的女人,过着狗一般的生活,让月子馨窃笑不已。


张子庚经常要出差,于是两个人不动声色地交流分享着彼此的生活和爱情,只是每次搁下电话月子馨都觉得很怅然。月子馨熟悉针筒的一切,就如同熟悉自己的身体。每次与针筒通完电话后,月子馨都喜欢泡一杯咖啡,不加糖的咖啡是针筒的习惯,月子馨只有从咖啡里沾染他的味道。月子馨有一次嗔笑着说我最近看了一部电视剧,感动得哭了好久,针筒便在他那边小城里的每家音像店奔走,同样的电视剧被他看在眼里,仿佛就触摸到了月子馨正盈满晶莹剔透眼泪的脸。


月子馨感动时曾对针筒说过,如果这辈子他没结婚该多好,她一定会嫁给她。可是针筒却跟月子馨说,我是一位点灯人,你是我塔里的一盏明灯,而她们则是我的另一盏灯,这让我始终无法对你疯狂起来。我和她之间的距离,无关年龄,无关距离,而是一个7岁的孩子。成长于单亲家庭的月子馨,无法牺牲孩子的父爱来成全自己的幸福。可是针筒总是在最后给予她希望,说他会处理好这些事情的,让月子馨等他。


两人悄悄地约定了时间,可是月子馨等了一天又一天,电话始终安静地躺在桌子上。月子馨从来没有为一个人如此焦虑过,终于在第三天拔通了针筒的号码,接电话的是一位女人,娇柔的声音,完全不是月子馨想像中的凶悍。女人问月子馨,你是谁?月子馨突然被唤醒了,她不由地想,我到底是谁,有什么权利为他担心呢?为他操心担忧的应该是他的女人啊。那一刻,月子馨突然想到了退出。


正在月子馨矛盾的时候,张子庚回来了。这是命,就认了吧,月子馨想。在没有铸成大错以前,月子馨决定退出他的生活。那一晚,月子馨头一次主动亲吻子庚,温润的舌尖舔遍他全身。当张子庚进入她的身体时,他突然说我正在失去你,我感觉到了你的人,但是感觉不到你的心。眼泪顺着月子馨的眼角打湿了枕巾,她哭着问子庚你还要我么?还要不要给我机会试着去爱你?要,永远!子庚温热的泪滴在她唇角,混着汗水倒流进喉咙里,咸咸涩涩的,他们疯狂地借助云雨试图与过去绝裂。


那段日子,月子馨心开始平复下来,安心地守着张子庚。而针筒也没有再跟月子馨联络。得空的时候,月子馨也会在心里想起针筒,也会在心里对针筒说握紧你的幸福吧,我也不想错过我的幸福。月子馨本想把这话当面说给针筒听,可是再也联络不上。结束一场始乱终弃的所谓爱情,原来这么容易,仓促开始匆匆告终。


终于,伴随着农历新年的到来,月子馨在一片欢声笑语中成为了张子庚的新娘。张子庚对月子馨疼爱有加,一家人相处的极为融洽,原来两个人的生活不一定要轰轰烈烈的爱情,只要知足就可以收获平安和快乐。结婚仪式上,主婚人问月子馨你爱张子庚吗?愿意与他结发从此不离不弃永结同心吗?月子馨坚定地回答我愿意。月子馨心想,生活中,也许有温情就够了。


婚后张子庚便忙他的事情去了,每天回来都很晚。情人节那天,张子庚照例打电话回家说公司事务繁忙,无法抽身回家吃晚饭。月子馨早就习惯了独自过情人节,这么多年来,她不曾在特殊的日子收到任何来自张子庚的礼物。她已经习惯了。


月子馨一个人坐在家发呆的时候,电话突然响了起来。月子馨毫无意识地拿起听筒,对方静默良久,熟悉的略带沙哑的声音才传来“你还好吗?子馨,我爱你。”月子馨知道自己其实一直都在等这个电话,然后了却所有的心事,只是,这电话来的太突然了,月子馨感觉到自己的整颗心仿佛被突然掏空,记忆象潮水般涌进空荡荡的胸腔,势不可挡将她吞没。顷刻间,月子馨的眼泪夺眶而出,泣不成声。月子馨伤感地说,针筒,太晚了,我已经结婚了。可是,针筒不顾一切地在电话里吻她,隔着听筒,她感觉到了他带着淡淡咖啡味的嘴唇,他愈来愈急促的喘息声,热切地呼唤着——月子馨我要你,我去找你。


那一刻,针筒想要放弃家庭,背负一切罪过去追求他此生唯一的爱情,可是被月子馨断然拒绝了,她不想毁掉针筒,更不想因他而毁掉张子庚,毁掉自己。月子馨苦苦哀求针筒,忘了我吧,这场感情本就不应该开始,原本我们都错了。


张子庚在月子馨提出搬家换电话的第二天便办妥了一切,没有追问缘由。在这场爱情角逐里,他何尝不是一败涂地呢,只是,他太爱月子馨了,爱的没有办法责怪于她。


咖啡馆里,月子馨盯着那个黑衫男子,他正毫不忌讳地凝视着她,不可能是针筒,月子馨想,自己消失的这般绝然,他根本就没有可能找到她。只是,今天是自己的生日,他承诺过永远陪自己度过的日子。月子馨突然想起了针筒最后一刻说过的话,他说,我一定会找到你,不要求你爱我,我只要远远地看着你,看你过得好不好。想到这里,月子馨悄然起身,朝着黑衫男子所在的地方走了过去。在经过男子身边的时候,月子馨稍微停顿了一下,男子没有回头。月子馨紧了紧风衣,头也不回的离开了,这不过是一场误会,月子馨想,她终于心如止水……


本文内容为我个人原创作品,申请原创加分

[ 转自铁血社区 http://bbs.tiexue.net/ ]

猜你感兴趣

更多 >>

评论

评 论

更多精彩内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