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华就这样走向辉煌 第一部:〈雄鸡初啼〉 第十七章:推心置腹

本文全文阅读地址:http://book.tiexue.net/Book/14568/


第十七章:推心置腹



九月二十日,我和MZD同志来到了南平市。虽然离开才一个月,但我觉得它变了。街道变得整洁了、美观了。市场、商场人多了,来往川流不息。东西琳琅满目,人们可随意挑选自己满意的物品。MZD同志看到这些感慨地说:“了不起啊!解放才三个多月,市场就这样繁荣。真不容易啊。”


“其实这也没什么。商业嘛都是追逐利润,你给他点甜头,给他点优惠政策,他就趋之若鹰,结果还不是我们赚了大头。”我随口答道。


“是啊!事情看起来简单,做起来却很复杂很难。关键是把握这个‘度’。”MZD同志确实具有洞穿事物本质的能力,一下子就抓住了事物的关键所在。这个“度”确实难以把握,回想XX世纪九十年代的改革开放,就是这个“度”没有把握好,甚至被一些丧心病狂的贪官污吏丢失了这个“度”;结果被洋鬼子和利欲薰心的所谓“企业家”、“老板”之流捞走了大量的国家财产和人民的血汗,教训之深刻,代价之惨重,不得不引起我们的高度重视。通过交淡,我发现MZD同志并不象后世有些人评价的那样,说他不懂经济,那纯属无稽之谈;MZD不但懂经济而且对经济研究有很深的造诣,从中央苏区来看,他采取的经济政策及阐述的经济理论观点是非常正确的。解放初期,他就明确提出全党同志要把工作的重心转移到经济建设上来,一直到1956年发表的《论十大关系》等等,一系列正确的经济理论,都是指导我国经济建设高速发展的指南,至于后来由于当时国际国内种种客观因素的干扰,再加之他老人家过于偏重政治和军事,以至相对减弱了对经济的重视;从而造成政治斗争与阶段斗争的扩大化、致使我国经济发展在六、七十年代受到了一定的影响,这不得不说是他老人家晚年的一大失误(这些只是后世资料上的记载,但当时的国际国内的实际情况到底如何?主席他老人家当年为什么会那样做?我们是无法猜测的,但肯定是有原因的,是对是错,历史会给出公正的评价)。


我们两人边走边谈,不觉来到了南平市第一小学。MZD同志父子三人终于见面了,主席激动得流下了眼泪,将两个年少的孩子紧紧搂在胸前。“无情未必真豪杰,有情才是伟丈夫。”我看着这感人的一幕,不禁对MZD同志有了进一步的认识和了解;他老人家是性情中人,感情丰富真挚、胸中蕴藏不但是对孩子真诚的爱,而且是对整个天下穷苦老百姓真诚的爱,这在后世的历史画面中,我们曾多次深刻地感受到。


我邀请主席和他的孩子们共进晚餐,饭后警卫员便将孩子们送回了学校。我和主席来到了我的办公室,沏好茶后,我便吩咐警卫员没有我的充许任何人不准打扰。主席一副悠闲的心态坐在我旁边的椅子上。其实主席早已猜到我有重要的事情要跟他谈,从他开始一见到我们,以及到后面见到我们军队的精神面貌。气质、训练、装备到作战的指导思想与方式,都感觉到我们不像是从S联回来的红军……而我也思绪万千,这个问题在我头脑里已思考很久了,现在即将召开Z国G产党六届七中全会,如果这些问题得不到沟通和解决,那就会在领导集团中引起误会,造成矛盾甚至分裂,会使Z国革命遭受巨大的损失。因此,我和何峰凡、蒋浩然同志通过气,选择适当时机,先与MZD同志沟通一下,以便达成共识。想到这,我理清了头绪,便开门见山地说:“主席,我确实有非常重要的事情要跟你谈。”


“这我早已料到,你说吧。”主席的态度非常沉稳。


“主席,我们并不属于这个时代的人,我们来自XXX世纪的Z国。”我一口气说完了这句话,如弃重担,心里顿时轻松起来,便察看主席的形色。


“哦,原来是这样!”主席听了也不免感觉十分惊讶!


紧接着,我便详细谈了我们国家后世发展的一系列情况以及我们如何来到这个时代的原因,当然也谈到了后世对主席功过是非的评价,主席不时也插上一两句,当谈到XX57年的反右倾扩大化,庐山会议以及到后来的文化大革命时,主席便沉默下来了。脸色也凝重起来。良久才说了一句:“一个人的功过能三七开也还算不错了。”


我看得出主席的心情很沉重,便开口道:“主席,你也不必为哪些事而难过,功过是非一时难以论定;不过,我知道XXX世纪初全Z国普通老百姓家里还挂着你的像,心里还在怀念着您老人家。就是我们这些回到这个时代的人都非常仰慕您,还有Z恩来同志,ZU德同志等老一辈无产阶级革领袖。”


接下来,我又谈到了Z国XX世纪八十年代以后的一些情况。DEN小平同志提出的改革开放这个观念无疑是正确的,但由于后来这个“度”没把握好,因此,在引进外国的先进科学技术、先进管理方法的同时,也同时涌进了资产阶级腐朽没落的思想及资产阶级的人生观,价值观等。改革开放二十多年来,经济建设虽然取得了较大的成就;但我们Z华民族的伟大精神、思想、美德也丢得差不多了,那些黄色糟粕的东西更是泛滥成灾。特别是在相当一部分青少年身上,什么主义、思想、信仰呀,统统抛在一边,天天是哥啊妹啊,情啊爱啊的,那些所谓的歌星,影星的地位在他们的心目中,高得连党和国家的领导人都比不上;再加上一些报刊杂志、影视的误导,屏幕上、舞台上,整天是辫子幌来幌去,不是才子佳人,就是帝王将相,要么就是色情凶杀或几角恋爱无病呻吟,多么可怕的潜移默化,多么可怕的和平演变。XX世纪六十年代已经绝迹的娼门、赌博、吸毒,现在早已弘扬光大了,老百姓嘴里常常流行的一句话:“十亿人民九亿睹,还有一亿在跳舞。”话虽然说得有点过头,但也在一定程度上反映出当时社会的现状,特别是那些贪官污吏更是破坏了党在人民心目中的威信。刚开始时是个别腐败,贪污受贿的金额也较小,不过是十万,百万的;后来发展到集体腐败,变成你也是妖怪,我也是妖怪;金额更是上千万、上亿元……而这些贪污腐败的背后,得到的是一大批“豆腐渣工程”和所谓的“样板工程”,真是触目惊心呀!党中央虽然采取了不少措施,但还是没有从根本上得到治理。还有那些所谓的“私人企业家” 、“亿万富翁”,又有几个是真正靠勤劳致富的;可以说其中相当一部分人是靠官商勾结、权钱交易、偷税漏税、走私拐骗、以假充真、牟取暴利等各种不正当的手段吸取国家和人民的血汗而得到的;更可恨的是哪些洋人,外企老板根本不把Z国人当人看,除了疯狂地榨取打工仔,打工妹创造的剩余价值外,还侮辱Z国人的人格……社会治安混乱,贫富差距越来越大,精神空虚,信仰危机。相当一部分“人民公仆”,整天花天酒地,夜夜歌舞升平,Z华民族勤劳、勇敢、智慧、善良的美德几乎荡然无存,人们近乎麻木了;因而在后来的D海战役中,军队缺乏应有的准备及先进的武器装备,遭受到重创。M、日等联军的偷袭,推毁了我沿海一带的重要经济区,使我国改革开放以来的经济成果几乎毁于一旦。要不是党中央临危不惧,果断率领一大批自强不息的中华儿女奋勇抵抗,顽强坑争,其后果难已预料……。


说完这些,我便将手里的有关资料递给了主席,主席接过这些资料后沉重的说:“历史的经验教训值得我们慎重思考,干社会主义毕意是我们走前人没有走过的路,难免会遇到这样或那样的困难和挫折,但只要我们坚定信心,总结正反两方面的经验,就可以减少失误,少走弯路。”


“是啊!这是我们被时空转移到这个时代来以后,我一直思考的问题,如何借鉴历史的经验,走出Z国革命与建设的一条成功的路来。主席,您就率领我们干吧!”我期待地望着MZD同志。


“振华呀!你现在是Z共Z央局的委员,年青又有超前的文化科学知识,通过这次反“围剿”,你已正在全党全军和Z央苏区人民中树立了很高的威信,要好好地珍惜这个机会。我们G产党人历来不争权不争利,但党和人民赋予你的权利,就要充分运用它、用好它。我想让你来负责,挑起这副担子,我和ZU老总、恩来他们会尽力配合你、支持你,为了我们的党,我们的国家,我们伟大的Z华民族。”


听完MZD同志这一番肺腑之言,我不禁为老一辈无产阶级革命领袖的博大胸怀,无私的心地油然而生敬意,我紧紧的握住MZD同志的手感动的说:“主席,这不行!绝对不行!我自己有多少斤两还是清楚的,搞军事指挥打仗勉强还算可以,搞政治搞经济那我就是外行了,来Z央苏区前,我们闽西北根据地党委明确作出决定:坚决支持你担任党和军队的领导,我们相信你信任你一定能带领我们的党和红军走向胜利,带领我们Z华民族走向强盛。”


(在这里我想郑重地说明一下:当领袖人物并不是如某些人想象的那样简单、天真,首先这个人本身是否具有当领袖人物的基本素质和气质,特别是开国领袖。我曾记得LI彪评价MZD的一句话:说他是中国几千年出一个,世界几百年出一个。并不是象有些书上写的那样,穿越后有了超前的科学技术和文化知识,先进的武器装备及对后世历史的了解等等,马上就可开创历史,倪视天下,当上一代人王,那就太幼稚了;别的不说,单就处理人际关系、派系斗争这一最基本问题,就够你学一辈子,忙一辈子的了。)


“既然这样,那就让我们同心协力,共同努力,为Z华民族的崛起而奋斗。”顿时,我觉得我们的两颗心融合在一起了。


接着,我又将后世的国际形势向主席作了简要介绍:谈到了二次世界大战前后主要各国发展的状况,谈到了Z苏两党两国的关系,自XX53年S大林逝世后,H鲁晓夫当权,全盘否定S大林,搞大国沙文主义,Z苏两党两国关系逐渐走向破裂,S联逐步演变成修正主义国家,撕毁了援助我国经济建设的合同,撤走了援助的专家,后来发展到陈兵百万于Z苏边境,对我国进行核威胁。结果弄得社会主义阵营瓦解,S联本身也于XX89年解体,分裂为十几个国家。到后来只有我们Z国在高举共产主义大旗。M国是当时世界上唯一的超级大国,从我国成立的那一天起,我就对我国进行政治、军事、经济、科学技术上的封锁,它凭着强大的经济、军事力量,在世界是上到处称王称霸,炸毁我大使馆,拦裁我货轮,支持台独,直到D海战役公然纠集十几个国家出兵侵略我国……,其后,我还谈到了建国初期的朝鲜战争;谈到了中越、中朝、中印等关系问题,这些,将作为今后我国对外关系的参改和依据。


最后,我重点谈到了即将到来的日寇侵华战争,XX37年7月7日,日本帝国主义借口“卢沟桥事件”,将兽蹄踏上了中原大地。抗战初期,由于G民党军队的消极抵抗,华北、华中等大片领土在很短的时间内便沦陷敌手,日寇开始了对中华民族长达八年的蹂躏,烧杀抢掠,无所不为;“三光”政策(即杀光抢光烧光),灭绝人性;杀人取乐,杀人比赛,禽兽不如,仅南京大屠杀就杀害了中国军民30余万人,八年期间死在日本鬼子的屠刀之下达3000万人之多,损失的财产达数万亿美元、、、、、、


“这般禽兽,绝不能让这段历史重演!”主席气得铁青着脸,一掌重重地击在茶几上。


“主席,我们来到这个时代之后就发了誓:绝不允许日本鬼子的兽蹄踏进中原大门,我们还要收复东北三省。”


“好!帝国主义列强侵略掠夺我国的时代将一去不复返了,中华民族屹立起来的日子为期不远了、、、、、、”主席自信豪放的声音回荡在房间。


随后,我还详细地向主席介绍了基地的情况,也说明了我们目前碰到的困难和急需解决的问题。从XXX世纪带回的武器装备,现在弹药、油料等一些作战物资已剩下不多了,必须占领一些原料基地,尽快生产,确保武器弹药的供应,才能立于不败之地。另外有关我们的来历和基地的核心机密,主席和我作了决定,目前只能在五人领导小组人员中知晓,对其他同志暂不透露,严防泄密。


最后,我俩还就党的六届七中全会的筹备工作和人事安排交换了一些意见。不知不觉天已大亮,推开窗户,旭日东升。微风吹来,令人精神为之一爽,新的充满希望的一天又开始了。我转过头来对主席说:“要不要将岸英,岸青带回瑞金上学。”


“我看,就放在这里算了,终究这里的条件比瑞金好。”主席思考了一下回签说。


“那好吧。我会安排人专人负责的。对革命接班人的培养可不能掉以轻心,我们这一代人闯出的路,下一代人能不能走好至关重要,历史的教训值得注意,从现在起就要抓这方面的工作。从史料上看岸英同志各方面表现的都不错,只可惜过早的牺牲了。现在不同了,因此,我们要多关注和培养,将来必成大器。”


“现在这样说,还为时过早。不过你可要多费心啊。”主席开着玩笑道。


“我呀!当仁不让。”说完我俩会心的笑了。


通过与主席推心置腹的交谈,沟通了两个不同时代人的心灵。同时,也使我感觉到选择与MZD等老一辈革命领袖的合作是正确的。我将与MZD同志会谈的详细情况转告了何峰凡和蒋浩然同志,他俩听后也深感幸运和欣慰。


随后两天,我陪主席秘密视察了基地、学校和一些重要的工厂,主席看完后高兴地说:“有了这些先进的科学技术和武器装备,我们就可以提早几年夺得全国政权,赶走日本侵略者,统一全国,也可加快新中国社会主义革命和建设的进程,到时,共产主义大旗会扫帚除一切害人虫,赤遍全球。”看得出来主席对此充满了信心,更增添万丈豪情。“人生自信两百年,会当水击三千里。”这就是一代伟人的革命浪漫主义的豪迈气概。


回到江西瑞金之后,MZD同志主持召开了第五次反“围剿”领导小组最后一次会议。在这次会议上,MZD将与我交谈的大部分内容通报了Z恩来和ZU德同志,给他们带来了极大的震撼,但随后就释然了。我们经过一翻深入地交谈、研讨,就今后Z国革命发展的重大问题取得了共识。此次会议极为重要,被后世的Z国革命历史上称为Z国革命的一座重要里程碑。它标志着新老俩代人的最佳结合,开始了长达几十年的密切配合,团结共事,为Z国新民主主义革命的胜利及其以后的社会主义革命与建设奠定了良好的基础。

猜你感兴趣

更多 >>

评论

评 论

更多精彩内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