抗战先锋 第三十七章装甲对决 第三节被坦克消灭的反坦克营

本文全文阅读地址:http://book.tiexue.net/book_12604.html


马克上校派出几个坦克歼击车的成员徒步侦察,几个美国大兵在一个山头上看到公路上燃烧着M18坦克歼击车的残骸,没有一辆车是完好的,也没见到一个呼救的伤员。当兵的跑回来报告给马克上校,马克上校看看身边的几个军官,“他是变的越来越厉害,我看M36坦克歼击车就别往前派了,还是当猎虎和象式突击炮去解决敌人。”

“好吧,除了这样还能怎么样?以猎虎为中心。”

大家同意之后都盼望着笨重的猎虎早点开过来,猎虎重达七十吨的车身比任何一种战车都重,几台六十五吨重的象式突击炮也是慢慢的跟在猎虎坦克歼击车后边,美军前边的部队一看这么慢,干脆晚上就地休息,明天一早猎虎就会赶上来,他们以猎虎为先锋去追杀IS-3重型坦克。

晚上美军也没布置防线,他们的M36坦克歼击车就停在公路边上,一辆挨着一辆,只有几个士兵背着卡宾枪站岗,站岗的兵聚在一起抽烟闲聊,有的还拿出自己随身的酒壶喝上几口,白天残酷的战斗他们都没看见,心里一点紧张都没有,喝了酒的士兵还抱怨指挥官无能,只把M36给韩军,不派美军的M36早点来。


就在敌人休息的时候张学义一点困的感觉都没有,他喜欢跟敌人打近战夜战,夜间敌人肯不敢点火,自己可以摸黑渗透过去,这才是把敌人一锅端掉的好时候,他用无线电命令,“一号炮车,现在发动起来,跟在我后边,我们悄悄的向敌人的营地开,千万不要猛踩油门,只要车能走起来就行,控制好车辆的噪音。”

“好的。”刚吃完干粮的炮车乘员立即发动起车来准备投入战斗,IS-3坦克发动起来走在前边,张冲就坐在炮塔外边,自行火炮的驾驶员很小心的开车往前走,要不是白天他们看到这条路宽,路基又平他们才不敢走呢,要下边是悬崖晚上就不能行军。

张学义也是借助星光和月光慢慢寻找敌人的集结地,他估计敌人很懒就在公路附近,不如就顺着公路慢慢的走,驾驶员小心的沿着公路前进,边就边问:“团长,沿公路走真能遇到敌人么?”

“我估计能,而且是遇到比较好对付的,明天估计就有难对付的,开车小心点。” 张学义叮嘱完驾驶员又用无线电说:“炮连一号车,现在装好高爆弹,一会你看我打,我开炮之后你们马上开炮,你们尽管开炮向敌人的车辆射击,我会在你们的射击间隙中向敌人开火,见到敌人大胆的进攻,要尽量往前靠,他们的炮对我们的装甲无效。”

“明白,团长,自行炮每分钟可以打三发炮弹,坦克只能打两发,不如第一炮我们打,然后第二发你们打,这样我们一分钟可以开五炮,敌人即使跑我们也能消灭他们其中的大部分,只要四分钟我们就能开二十炮,四分钟他们的车再快还能跑多远?”

“你们的建议不错,现在就这么办,你们加点速从我左边超过去,我跟在你们的右后侧。” 张学义感觉这个想法很不错,况且自行火炮的车身低矮,而斯大林3型坦克有个大号炮塔,炮车走前边也不容易挨打,还可以利用比坦克快一点的射速多打烂几台敌人的战车。

“团长,咱们还是并排往过走,这公路很宽的。”

“好的。”张学义的坦克跟自行火炮并排往前走,他们没走多远就发现公路边点起一堆堆的篝火,在自己的坦克里用瞄准镜看还十分清楚,似乎有不到二十台M36停在路边,有不少哨兵似乎点着火站岗。

张冲对炮塔里的乘员说,“敌人都排成一队等着打,我们可以先打远处的,他们就不好逃跑了。”张冲的建议很重要,张学义马上说:“炮车,你们打距离近的,我打远的,现在开始。”

公路也不是直线的,从空中看上去是有一点弧度的,如果是笔直的公路那近处的目标很容易把远处的挡住,炮车的车长用瞄准镜一看发现自己在左边他看远处的目标比较清楚,他马上报告:“团长,公路不是直线,是有弧度的,我们看远处的目标很清楚,还是我们打远的,现在我开炮了。”

“轰”的一声巨响ISU-152自行火炮打出高爆弹,炮弹飞快的命中几百米外的一台M36坦克歼击车,晚上敌人都在路边宿营,他们的帐篷距离战车有点距离,炮弹呼啸着命中M36之后碎片打到帐篷上,马上帐篷就被打出几个窟窿,睡觉的美军睁开眼就顺着窟窿看到自己的坦克歼击车已经变成剧烈燃烧的火堆,他们急忙从睡袋里钻出来,他们每人都有卡宾枪和手榴弹,这都是M36坦克歼击车上装备的自卫武器,乘员们拿起轻武器跑到帐篷外立即趴下隐蔽,他们看到远处闪过炮口的火光,接着队尾的第二辆M36被成火球,炮塔都炸飞了。

爆炸的火光把车队照的更加清楚,ISU-152自行火炮干脆也不走了,停在原地稍做调整就向第三个目标瞄准,美军不敢站在地上,怕弹片崩出来打伤他们,一群美军干脆趴在地上看自己的战车被挨个炸飞,队尾的第三辆M36刚钻进去个驾驶员,车还没发动就被炮弹命中,ISU-152的车长兴奋的喊:“往前开一点,继续打。”

装弹手继续装好高爆弹,炮长控制火炮瞄准敌人队尾的第四辆车,张学义这时候稍微转动一点炮塔瞄准敌车队前边的第三台车,装弹手大声的喊:“高爆弹好。” 张学义立即开炮,IS-3坦克稍微摇晃了一下,车外的张冲用双手捂着耳朵,坦克的炮声太刺耳,车外的都感觉受不了。

一堆M36一分钟内就损失了五辆,美军的营长连长不停的下达立即开车转移的命令,可怕死的驾驶员看到自己的车如此不抗打,根本就不去开车,任凭敌人的火炮随意的射击,炮声持续响了不到三分钟一个营的M36全在公路上燃烧起来,美军营长一看车都没了还敢呆么,立即下达撤离命令,所有的坦克歼击车乘员跟着营长向后边跑去。


“张冲,你去侦察一下,看看是不是所有的敌人都跑了,他们是在被打坏的车旁边藏着还是不在了。” 张学义没自己开车过去侦察,他怕中埋伏,他也没让车上的士兵去,因为车里少一个人容易影响战斗力,他把自己的儿子打发出去很多士兵感觉团长太冒险了,他也真舍得使唤自己的儿子。

张冲背着枪跳下坦克,他猫腰向敌人燃烧的战车跑过去,他离敌人战车几十米的时候卧倒隐蔽,他仔细观察路边,他发现有帐篷,他摸出一枚手榴弹使劲扔向帐篷,手榴弹爆炸以后没听到什么声音,他又站起来冲到帐篷里去看,他发现这里没人,只有敌人丢弃的睡袋。

看明白以后张冲跑步回去向父亲报告,张学义一听敌人都跑了,他笑着对车内的坦克手说:“没的东西打了,我们回树林里去,今天晚上敌人肯定不敢找我们麻烦,现在下车去拿睡袋,都拿回来,帐篷咱们不缺就不要拿了。”

“是。”坦克手们早就不想在车里呆着,在车里憋了一天了,终于有机会出去活动,炮班的士兵也跑出去拿睡袋,他们总共从敌人的营地里找到一百多个睡袋,战利品都放到炮车的车顶上,两台战车就趁夜色返回树林隐蔽。


树林里高炮连的士兵们都披着棉衣靠在树上睡觉,他们没带帐篷出来,虽然冬天已经过去但春天也非常冷,很多地上的积雪还没全融化呢,这谁能受的住呢?等团长回开以后他们看坦克里的成员从炮车上往下搬东西,张学义走过来跟炮连的士兵说:“缴获了一百多个睡袋,你们一人拿一个用去,以后就归自己了。”

战士们一听缴获东西了,都跑过去拿,睡袋可是野外宿营的好东西,他们每人拿一个就钻进去睡觉,这可比披着棉衣睡在野外要舒服点,部队就在树林里也不点火就睡觉,美军即使有侦察兵也无法侦察清楚志愿军的营地。

在树林的宿营的张学义可睡不着,他知道敌人弄来了一些非美国制造的东西,这些东西他是十分了解的,只有用穿甲弹和高速穿甲弹才能对付,他打开电台向团部下命令,他让坦克连再出两台坦克,让坦克里装三分之二的穿甲弹和高速穿甲弹。

夜间是志愿军调动最频繁的时候,装甲团已经习惯白天休息晚上作战,团部附近的坦克连接到命令后立即出动辆台坦克,坦克连一共才七辆重型坦克,这次一半都派了出去,团部的安全就靠四辆坦克保护,自行火炮连每天都向汉江南岸的联合国军开炮,火炮的远程攻击能力越来越用不上,多数美军已经推进到汉江南部几公里的地方,炮连甚至不需要引导员,连长拿望远镜就可以看到敌人。


猜你感兴趣

更多 >>

评论

评 论

更多精彩内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