刘翔受伤了,退出了比赛。


我就在电视机旁,看着他强忍痛苦,看着他无奈地退出。体育馆内响起BEYOUND的《海阔天空》,央视里放着悲情版的《you and me 》,记者在哭,教练在哭,相信飞人自己,也在哭。


很多人都很难受,也有一部分开始骂刘翔。骂什么的都有,骂的多难听的都有,我已经不忍复述,我也不想再激愤了,习惯了。


因伤退赛,有错吗?刘翔是奥林匹克赛场上的运动员,不是战场上的敢死队,他应该努力的去跑,但也有权利在不能跑的时候放弃,他完全没有义务为了谁谁谁看的过瘾而去拼上自己的身体,即使这些谁谁谁恬不知耻地以“国家”“民族”或者是“全国人民”自居。


因为工作的原因,天天都面对着很多人的谩骂,其实这个社会无处不是谩骂。跟鲁迅先生相反,我向来是不惮以最大的善意来揣测中国人的,可是到现在我不得不承认,中国人的素质的确很低,很低。


集中表现在,中国人缺乏人文关怀。一遇到事情,他们首先想到的只会是自己,他们会首先评估自己在这一事件中得到了什么或者失去了什么,然后依据这个来发表自己的意见。当然,如果一个事件对他们是有一定不利的话,很多人都会破口大骂,即使他们受到的损失微乎其微,刘翔退赛招来骂声一片,就是一个例子。即使有的人,因为受过相对高等的教育而忍住了骂人的冲动,并且对在这一事件中受到伤害的其他人给予一定的关怀,但这并不能掩盖他们首先想到的只是自己的事实。什么是素质?素质是发自内心的,是下意识的,是一种不用伪装的东西,而不是委屈自己去迎合他人。


就这件事情而言,在一片骂声中,我们的确有很多人表示对刘翔选择退赛的理解,但是我们扪心自问,有多少人在刘翔作出这个选择的那一刹那想到的是A:“刘翔的脚不会有事吧?”,而不是B:“太可惜了,我,没有办法看到刘翔的表演了。我,很失望”。我相信,大多数人想到的是后者。受到高等教育的人们或许会到此为止,而其他人则会继续地推论出这样一个结论C:刘翔让我们失望了,让我们受损失了,他不该这样。更有甚者,观点D出炉了:刘翔哪怕就是跑断了脚,哪怕跑最后一名,也应该跑下去,这样才对得起“我”。当然,这里的“我”被他们以“全国人民”这样一个概念给替换了。BCD是一脉相承的逻辑推理,但它们都是从“我”的角度出发,而只有A,才是真正的人文关怀。


中国人缺乏人文关怀,来源于中国人骨子里根深蒂固的小农意识,而小农意识的集中体现,就是性格中的自私与狭隘。即使,这种自私与狭隘现在披上了一层“个人利益”的光鲜外套,可它依然让中国人频频吃亏还乐此不疲。很多人批评中国人的思维的时候,总喜欢把“2000多年的封建思想”当作根源来批判,这些人想来是不怎么清楚儒家思想的起源,成型,发展,演变,湮灭和复兴,也不清楚所谓的“封建思想”到底是哪些东西,更不清楚中国人文思想发展脉络上的节点和过程,不过是人云亦云罢了。我认为,实际上中国人的劣根性就是“小农意识”,而其来源是我们自古延续至今的农耕文明。农耕文明,跟游牧文明和航海文明一样,都有它的先进性和局限性,这并不奇怪。而文化的作用,本来就是为了制约本民族文明中卑劣的一面,并发扬优秀的一面。中国的文化,从根本上来说,起的就是这种作用。墨家的兼爱,非攻;儒家的仁,义,礼和天下大同,无一不是在强调着宽容与关怀。即使到了"黑暗的封建时代“,当官的管理民众也要求要父母对待子女那样的关怀。可以说,中国的传统文化,大多数都是导人向善的,都是有着极强的人文精神的,可惜现在我们已经丢的差不多了。


新浪网有人留言,很有代表性,值得分析:

还有支持刘翔的人?真是奇怪!你的孩子要高考了,你为此付出了半年的努力,到考场门口他死活不去了你作何感想?理解?我想你不会,早知道心理害怕你别复习准备啊!别自作宽 容!!!


第一,孩子高考是他的事情,父母的付出是父母的事情,每个人都需要为自己的决定承担后果,但他没有必要为别人的付出而承担什么。孩子高考本来是为了自己的前途,而他们身上被动地加上了很多期望,很多的负担。大多数家长们首先考虑的是“你怎么对的起我这半年多的努力”而不会是“你为什么会惧怕考试?”。中国的所谓“责任意识”,让一代代人背负着永远还不清的债务活者,压弯了脊梁,压弯了膝盖,把中华民族压成了世界上最能忍的民族,孰对孰错远不是我所能断言的。但是背负了13亿人压力的刘翔,他扛的住吗?错了,应该是13亿减一,至少我个人是不会要求刘翔做出什么成绩的,以往的辉煌,足够了。活的平安,活的快乐,这样就好。对的,是快乐,而不是富足。


第二,还是关于理解。我一直认为,宽容和理解并不是一个概念。要求一个人去完全理解另一个人是不现实的,至少在大多数情况下是强人所难。这个社会需要的其实是尊重,是宽容。家长们不能理解孩子的所作所为,这很正常,但是家长应该去尊重孩子的选择,并给予宽容。刘翔有他自己的选择,我们可以不理解,但我们应该宽容。


第三,现代的家长和子女的关系早已经不是封建时代的那种关系了,一个18岁的正常人就拥有了完全民事行为能力,而在这之前已经拥有了完全刑事行为能力。从法律上说,18岁后的人有权决定自己的一切行为,只要他自己承担责任。同样,刘翔不是斗兽场里的奴隶,看台上的观众也不是古罗马的贵民,刘翔没有必要为博观众一笑而搭上自己的身体,无论从哪个方面来说,都没有。


(中间插一句,封建家长制的起源依然在于农耕文明。农耕需要懂天时,这就需要丰富的经验,而只有年龄最大的人才有可能具有最丰富的经验,所以他成为了家长,所以他很有权威。在农耕发展的初期,这种制度相当有必要,可是随着生产力的不断发展,这种制度的弊端越来越大。可惜的是,在这一点上中国传统文化并没有起到纠正的作用,反而强化了。)


其实我很希望,刘翔的转身退场而不是选择强跑能成为这个古老国度的一次伟大转变的开始。甩掉负担,飞人依然无敌。


人文奥运,就应当有人文关怀。政治局常委习近平发电慰问刘翔,让我心中轻松了很多。最高级别的领导人已经意识到了宽容与关怀,那么我的小小忧虑,自然也就有些杞人忧天了。


本文内容为我个人原创作品,申请原创加分

[ 转自铁血社区 http://bbs.tiexue.net/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