本文全文阅读地址:http://book.tiexue.net/book_14217.html


正当白崇禧慷慨激昂,越说越大声的时候,突然他捂住胸口,脸色苍白,豆大的汗珠滴下来,他只觉得自己心口一阵绞痛,无力的坐在椅子上。

见势不妙的双方代表连忙紧急宣布散会,白崇禧被送去医院。毕竟他已经是八十三岁高龄,刚刚那番激动的讲话,使得他一下血气上升,年老力衰的身体承受不住这样的讲话。

只有陆云飞知道,虽然他的到来,使得这个老将军逃过蒋家情报人员的毒手,多活了十一年,可是毕竟人已经老,只怕这次白将军不能逃过此劫!这一年是龙年,也是中国的本命年,最敬爱的周总理离开人世,随后是江Q集团镇压群众运动;然后朱老总也离开人世,就在同一个月,又发生了唐山大地震。而自己虽然准确说出唐山大地震的时间,在当时一片“热火朝天的国内运动”政治条件下,他的观点却被人驳斥为伪科学,人家都以为他陆云飞是一个叛逃台湾,叛变了党,投靠国民党的“反动将军”,根本没有人相信他。

结果,7月28日3点42分53秒在唐山发生了7.8级大地震,陆云飞的到来没有使得这场原本可以避免的灾难得到避免,242469人死亡,703600人受伤。而且当时国内还拒绝了“美帝”“苏修”的援助,使得本来可以获救的很多人得不到救助,事后因为医疗设施不足所造成的死亡人数不知道多少,或许永远是个谜。

在医务人员的努力之下,白崇禧慢慢睁开眼睛,他看着边上在哭泣的连Z、宋CY,还有孙立人等一批国民党高级人物。看着这个热血、爱国的老将军现在这个样子,陆云飞、黄海等人都留下眼泪。

“大家都不要哭了,我从清朝光绪十九年间一直活到现在,我也差不多阳寿已尽。从我幼时,倭人发动的甲午战争,到后来的日俄战争,一直到后来中日二十一条的签订,再到918、七七事变!倭国亡我中华之心不死啊!我活了那么多年,其他的没有什么可以遗憾的,我最遗憾的就是不能在有生之年回到祖国大陆是其一,其二是不能看到日本彻底失败……”白崇禧老泪纵横,喃喃的说。

“白主席,您没事的!”年龄最小的宋CY哭着说,大家都流下眼泪。

“呵呵,我自己的身体自己知道,一个人能活那么久,已经是不容易了,我也没有什么好遗憾的。”白崇禧安慰大家说。

而此时,陆云飞一直在自责自己:当时白将军坚持要去参与谈判,自己应该极力阻止啊!如果不是他激动的话,说不定还能再活几年,真能看到祖国统一,香港澳门全部回归,日本彻底失败。可是现在,他再也看不到这一幕了!想到这些,陆云飞心里如刀绞一般难过。

白崇禧说了一番话之后,他做了个手势,示意其他人都离开,就留下陆云飞一个人。当其他人都退出病房之后,白崇禧意味深长的对陆云飞说道:“陆将军,虽然我们曾经是敌人,可是毕竟现在我们站在一起!而且,我知道你是促进两岸最大的功臣。我自知不久于人世,而孙立人将军也已年老,何应钦又是亲日,我信不过他。其他的党国精英都已不在,我真不知道我离开之后,由谁来担任此大业啊!”

“白将军,其实,我有两个很好的人选。”陆云飞马上想到两个人。

听陆云飞这样说,白崇禧马上问:“是哪两个人选?”

“是连Z和宋CY。”陆云飞回答说。听到这两个人的名字,白崇禧摇了摇头说:“这两人,都太年轻啊!一个只有四十一岁,另外一个更小,只有三十五岁!你让我把重任交给这两个孩子,我能放心吗?”

“可是白将军,我也才四十七岁,就已经是战区参谋长。我相信他们两个人的能力,白将军您就放心把重任交给他们吧!他们对党国可是无限忠诚的。”陆云飞还是极力说服白崇禧。不过,想到自己已经四十七岁,陆云飞心里感到一震:时间过得真快啊!一眨眼,自己从十八岁的毛头小伙子就已经人到中年,而李大哥他,已经六十,也不知道他在大陆还好不好!

不过陆云飞他没有意识到,一场危险正在分别向他和李海蛟靠近。那个黑田政义已经登上台湾岛,正在秘密调查指挥战斗的中国将领,一旦查出陆云飞,他将会对陆云飞下黑手。而李海蛟那边,那个化名为“刘卫东”的日本特务仓永贤二正在准备刺杀邓公的计划,李海蛟正和那个日本特务进行一场激烈的斗争。

不过,现在最重要的是要让白崇禧把政权交给连、宋,否则,在白崇禧身后,孙立人和何应钦两个谁都不服谁,将会爆发内斗。而白崇禧还是感到不放心,他说:“既然陆将军极力推荐此二人,我想他们二人能力不错。只可惜太年幼,我担心党国内那些元老级人物不服他们啊!”

“白将军,那些元老级人物敢不服您吗?”陆云飞说道。白崇禧点了点头说:“这么多年的战,都是我打下来的,没有我和孙将军的支持,台湾早已落入日寇之手,他们敢对我不服吗?”

“这就对了,白将军您就尽快给他们任命书,只要您的任命书下来,那些元老没有人敢不服的!那个孙老将军,我想他是个深明大义之人,他不会有什么意见的,而何应钦可能有意见,不过您可以给孙老将军全部的军权,这样就可以震撼那个亲日的何应钦!而孙老将军军权在握,他也会感到心满意足,不会再对政府政权有所要求。”陆云飞说。

这个白崇禧,军事上确实是个奇才,可是在政治方面,他差远了。否则也不会出现历史上他为蒋所害,稀里糊涂的断送性命。所以现在他对陆云飞的话还是言听计从,听陆云飞这样说,他满意的点了点头,然后他说:“好了,今天先到这里吧,大家都下去休息。”

陆云飞走出医院后,他马上赶往台北国际大饭店,到了那里,那个莱特.基恩将军问道:“陆将军,不知道白老先生状况如何?”

陆云飞摇了摇头,没有说话。看到陆云飞的表情,莱特.基恩猜到什么似的,他对陆云飞说:“对贵军的白崇禧将军,我们美军中很多将领都佩服异常!当年抗日战争之中,白、李二将军率领的桂军给日本以极大的打击,经过台儿庄、湘桂会战,日军在桂军打击之下损失极大!可惜蒋先生排除异己,不肯重用白将军。后来蒋先生病故,白将军终于登上他应得的位置,可惜他,哎!”说完莱特.基恩摇了摇头。

第二天,白崇禧让副官叫来连Z、宋CY、孙立人、何应钦等一批国民党元老级人物。在白崇禧的病榻之前进行一场简短的会议,白崇禧吃力的拿出一份盖了印的文件递给孙立人,对孙立人说:“孙老将军,我的时日以不长,而革命尚未成功,我把台湾的军权全部交给你!希望你能配合共军好好打击日寇!”

孙立人含泪接过文件,他立正敬礼:“白将军放心!我一定完成您未完的大志!”又听到白崇禧说:“孙老将军,以后何应钦将军和你配合,希望日后你们两个能好好配合,不要兄弟相残。”

接着,白崇禧叫来连Z和宋CY,他对两人说:“你们两人年轻又为,是国家栋梁之才!我把军权交给孙老将军,而行政大权,我经过再三考虑,还是交给你们!希望你们日后要多从百姓的角度出发!连古代的皇帝都知道,得民心者得天下!所以你们要尽快恢复战后经济,提高百姓生活水平!只有这样,我们才能利于不败之地!最后,我也和陆将军谈过,在大陆政治运动尚未结束之前,我们不谈两岸问题。不过,我想那些荒唐的运动也快结束了!一旦对面的政治运动结束,我希望你们好好和对岸谈判,尽快解决两岸分离问题!只要任何一个有良心的中国人,都是希望祖国强大,不希望看到祖国分离!”

说到这里,白崇禧又激动起来。突然,他捂住胸口剧烈的咳嗽,一口血吐了出来。

“白将军!”大家都叫喊着冲上去。白崇禧摇了摇头说:“没事的,我很快就可以休息了,你们记得一定要好好努力!”

过了一会,白崇禧再次昏迷过去。等到他再醒来的时候,最后说出:“我最遗憾的事就是日寇未灭啊!杀贼!杀贼!……”

一代将星黯然离去,整个宝岛降下半旗,所有的国民党元老和来台助战的将领都陷入悲痛之中。

住在台北一栋别墅内的黑田政义一早起来,听到门口传来的哀乐,他问那个一直潜伏在台湾的侥幸逃脱惩罚的台独分子,汉奸特务刘百富:“刘君,外面是发生什么事情了?”

“报告太君!是白崇禧死掉了!这个老头子,我们巴不得他早就死掉!可是一直活到今天!如果不是他,我们的李总统早就真正当上台湾国总统了!”刘百富回答道。

“哈哈哈!这个老头子终于死掉了?太好了!死得好!从1937年的台儿庄战役开始,一直到后来的长沙会战,湘桂会战。再到后来我们帝国进攻台湾,这个老头子就一直给我们伟大的帝国军队带来极大的麻烦!现在这个老头子可总算死掉了!真是日照大神祈福我们大日本帝国啊!”黑田政义得意狞笑起来。

突然,黑田政义想到一件事情,他问刘百富:“这几天,美国不是正在和中国谈判?这个老头子死掉,他们的谈判会怎么样?”

“报告太君!好像他们的谈判得暂停吧!”刘百富回答说。黑田政义狞笑起来:“好!谈判暂停好!只要谈判没有结果,美国还得插手战争!只要美国还在打,他们中国就没有好日子过!这真是我们帝国的福气啊!”

在处理完白崇禧的后事之后,政权和军权也得到明确分工。具体的任命如下:

任命连Z为国民党主席,兼任台湾行政最高长官,台湾国民党总统,负责政府部门;任命孙立人为国民党副主席,兼任三军总司令,参谋总长;任命何应钦为国民党副主席,兼任国防部长;任命宋CY为行政副长官,台湾国民党副总统,对政府部门负责。

因为白崇禧的威望,那个何应钦也不敢有什么意见;而孙立人得到军权,对于一个戎马生涯半个世纪的老将军来说,能获得全部军权他也心满意足,而他也愿意配合连、宋二人;而连Z和宋CY,能以那么轻的年纪获得行政大权,自然高兴都来不及,还哪里会去考虑什么军权不军权的?

至于其他国民党元老,本来就惧怕白崇禧,而现在又没有军权在手,谁还敢说个不?即使对连、宋两人感到不服也无可奈何。更何况,大陆的军队也是保护着孙立人、连Z和宋CY他们。

连Z和宋CY上台之后,马上会见大陆方面的各级将领。在会上,连Z担忧的说:“因为白将军的事情,使得和美国人的谈判暂停下来,现在我们是不是应该马上恢复和美国人的谈判?”

陆云飞点了点头说:“尽快恢复谈判工作!我们的奄美大岛和冲绳本岛上的战士,还处于美军的空中威胁之下!虽然这几天因为白将军逝世他们暂停攻击,可是如果谈判一直未果,他们马上就会恢复发动攻击!”

“好,那我们马上去通知美方,让他们恢复谈判!”连Z说道。说完,他叫来秘书,让秘书去通知美国人,第二天一早在台北大饭店的会议室进行第二轮谈判。

第二天早上,第二轮谈判开始,这次和上轮的谈判所不同的是,少了白崇禧,而白崇禧的位置由连Z代替。

连Z的第一轮讲话,就令四座震惊:“中日乃数百年世仇!自幼祖父曾教育我,中日一战就是死战!我中华要复兴故国,重整家园,给百姓带来光明,就必灭倭寇!倭寇不灭,我中华难以振兴!其实,我们的要求不算过分,只要能够收回领土,惩罚战犯,我们中国马上收兵!我想这些,对于你们美国来讲,不算是什么难事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