扫码订阅

“我的家乡在河南”,我们都是河南人,我们也来自河南,我们希望可以利用这个系列的文章向大家展示一个真实的河南,崭新的河南。

点击进入“我的家乡在河南”系列




方晓,原名张文光,河南省社旗县人,1918年生。1938年2月参加八路军,历任团参谋、旅参谋、科长、团参谋长、副团长、团长、师参谋长、副师长、师长、副军长和江苏省军区司令捕副参谋长、南京军区工程兵顾问等职。1955年被授予上校军衔,1961年晋升为大校军衔。1982年12月离休。



奔袭宿县

9月29日,二十三团占领宿县重镇濉溪口(今濉溪县县城),原驻该地的敌少数地方武装逃往徐州。当日,上级命令方晓和齐安昌率第三营配合第二十四团,奔袭40公里外的宿县,于30日拂晓前投入战斗。

冒着连绵阴雨,在泥泞的道路和积水中行进,30日天亮时才赶到宿县西关。此时,敌军已撤回城内。顺利地占领西关后,方晓即同齐安昌和第三营的营长、教导员到前沿观察敌情:宿县的城墙高约6.7米,城门已被敌军堵塞,吊桥已被拆除;城濠与天然河道相连,宽约100米。情况很清楚,此时我军已失去了奔袭的战机。负责攻击南关的第二十四团所遇到的情况与二十三团类似。

他们立即向团、师首长报告了上述情况。遵照上级的命令,二十三团停止攻城,就地筹集布匹、粮食,宣传教育群众,严密监视敌军,待命行动。当晚,奉命归还建制。此后,部队转移到浍河、涡河以南地区活动。

奔袭宿县未获成功,主要是受天时、地利条件的影响及对该地区的情况尚不了解所致。对此,上级已承担了主要责任,深感惋惜。

开赴津浦路东协助兄弟部队开辟淮北根据地

10月5日,第三纵队正在蒙城、涡阳一带开辟根据地、肃清残敌之际,忽然接到上级命令,要纵队开赴津浦铁路以东,协助兄弟部队开辟淮北根据地。全纵队于6日从涡阳以南之楚店集一带开拔,10日晚在宿县以南越过津浦铁路,进入淮北地区。11日,第九师攻占灵壁,缴获了一批军用物资。纵队司令部率第七、第八师从大李集攻击睢宁,但未能得手。

10月13日,二十三团进至大李集以北15公里的高楼、任庄、汤庄一带,南距土顽据点卓围子约5公里。当日,二十三团即奉命攻击该敌,由一位调来不久的团领导干部(战后调其他团任职)和团政治部主任齐安昌率第一营前往。

卓围子守敌不足百人,盘踞在村南高地上的土围子里。土围子的围墙高3米多,工事、壕沟、鹿砦齐全。由于轻敌,我军白昼即发起攻击,且火力组织不严密、爆破失败,致使两次攻击均受挫。迨我军调整部署,重新组织火力,再次发起攻击叫,守敌于17时突围逃窜。是役,我军仅杀伤敌军20余人、俘虏30余人,自己亦伤亡二三十人,第一营教导员张明负伤。

战斗结束后,王吉文师长狠狠地批评了那位带队的团领导干部:“一个主力营,打百多人的土顽还没有全歼,又叫张明负伤,伤亡战士几十人。你是怎么指挥的?要撤你的职才行!”齐安昌向师长检讨说:“这次战斗是我下的决心。那位同志刚到职不久,还不熟悉情况,不能怨他。请首长给我处分。”王师长听后,怒气才平息下来,战后也未再追究此事。

王师长对下级的批评是严厉的,但处理是宽大的,目的在于使干部从中受到教育。这种高超的领导艺术,是值得认真学习的。

第三纵队突入淮北腹地,对徐州及陇海、津浦铁路沿线之敌构成了极大的威胁。为此,国民党当局迅速拼凑了约9个旅的兵力,对我纵队进行合击,企图将我纵队歼灭于淮北地区。

10月14日,敌整编第二十八师由宿县进占灵璧,暂编第二十五、整编第五十一师同时由两淮、泗阳西犯,整编第七十二师由徐州进至大王集,整编第七十五师由新安镇南犯,第八十旅由固镇急调夹沟东犯。各路敌军以大李集为中心,向我军扑来。17日晚,和第七师均与敌军有所接触,二十三团第二、第三营将当面之敌击退。

鉴于敌情紧迫,纵队司令员何以祥、政委丁秋生立即向上级报告,请求率部突围。得到批准后,他们立即进行部署:第九师经宿县以南,纵队机关、直属部队和第七、第八师经夹沟南、北,分别越过津浦铁路。

10月18日黄昏,四周都已响起了枪炮声。此时,纵队开始行动。各部队和机关、炮兵、民兵担架团,快速向西行进。至19日凌晨3时,才逐渐脱离险境。

东方逐渐发白时,二十三团尚距津浦铁路5公坐多。鼓励全团指战员要克服疲劳,作最后的冲刺。二十三团到达夹沟以北2公里处时,已经日上三竿了。这时,第二十四团已攻占夹沟车站及其以北的曹村据点。随后,安全地越过津浦铁路,进入山区。

经过75公里的急行军,到达濉溪口一带宿营。当晚,又西移至水城、夏邑县境内。

稍作体整后,全纵队以师为单位,分散活动,转战于豫、皖边境,继续为完成开辟和扩火豫皖苏解放区而斗争。

这次突围的成功,较大地鼓舞了部队的士气。全纵队上下一致交口称赞:何以祥、丁秋生首长的决心正确、处置果断。

曾任《麓水报》记者的尚力科同志回忆说:“外线出击以来,进入豫皖苏活动的两个月中,纵队一过津浦路至淮北,两次进入河南永城县境,两次路经豫、皖交界的界首、槐店,三过涡阳、蒙城一带兜圈子。究竞走了多少路,难以统计。”他真实地记录了当时的作战活动情况,同时也说明纵队为实现中共中央关于开辟和扩大中原解放区的意图作出了贡献。


[ 转自铁血社区 http://bbs.tiexue.net/ ]
发表评论
发表评论

网友评论仅供其表达个人看法,并不表明铁血立场。

全部评论
加载更多评论
更多精彩内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