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国女垒美国籍教练也被骂叛国


作为美国人,中国女子垒球队教练迈克尔-巴斯蒂安正面临着来自他的家乡的压力,“叛徒”“卖国罪”,这样的字眼总是能冲入眼帘,但他强调,自己在中国执教,正是为了让这项运动更好地发展。

来中国执教这项颇受美国人重视的运动,巴斯蒂安被一些人指责为了背叛者。 “当我加入中国队时,有个美国垒球领队告诉我,我将来将永远没有机会再执教美国队。我被排挤了,人们将我视作叛徒。”巴斯蒂安说。

而让巴斯蒂安感觉最难过的是在奥运会上,他很有可能要和美国女垒交手,在来中国之前他曾经执教多年的美国女队,他尤其记得有一位队员,“我带了她十年,我几乎就是她家庭的一部分,她也是我家庭的一部分。”这位队员对他说:“你要知道我在赛场上是恨我的敌人的。但你代表中国步入赛场时,这样的感觉对你同样适用。”

巴斯蒂安透露,远离赛场的时候,他们的关系其实都很好,但一旦当她们与其他美国队员呆在一起的时候,一切就变得不同。“各去各的酒店,在机场去往不同的方向。”巴斯蒂安说,“这的确让我很伤心,我教了她们10年,15年甚至20年。突然间,因为我自中国帮助这里的垒球运动发展,她们就装作根本不认识我了。”

美国垒球队负责人罗尼-伊罕不否认其对在他国指教的美国教练采取了不友好态度。他更进一步认为,这种行为就是叛国。“这虽然与战争不同,但当你在为了让你的国家运动员可以夺取金牌而努力组织队伍,训练球队的时候,有人却在国外帮别人干同样的事情,这显然就是背叛。

但被特别问到巴斯蒂安会否因为执教中国队而影响到其将来在美国国家队获得职位时,伊罕则摆出开放姿态称,“我没有说这会影响到他,”但他随即又强调说:“我也没有说过他这种行为会有助于他获得职位。”

中国女子垒球队目前在世界排名第四,很有可能在奥运会上,中国对将与美国队正面交锋。“我期待着中国队能在金牌争夺战上与美国队相遇。”巴斯蒂安坦言。届时他将如何面对这种情况,也许“矛盾”这个词最能描述他的心情了。“这是种很有意思的感觉。我为我是个美国人而自豪,我爱美国,我爱美国垒球队,但是……”

这个“但是”背后,是美国一家独大地积蓄了大量的教练人才,这已经妨碍了这项运动的发展。国际奥委会已经决定在下一届奥运会取消垒球和棒球比赛,因为这项比赛已经成了美国最后的舞台。

“这就是我为什么要做我现在说做的事情。”巴斯蒂安相信,如果有更多美国教练走出去传播这项运动,棒球和垒球也许还可以留在奥运会。在其它运动中,有很多国家队教练都会去不同的国家执教。

“如果你是美国垒球队教练,你的首要工作就是要获得金牌。”巴斯蒂安补充说,“如果你没有了对手,就没有了随之而来的荣誉与辉煌,……2012年就没有奖牌可以拿。现在重要的是,我们需要走出去,去教世界各地的人怎么样玩这项运动,让这项运动国际化。否则最后我们就什么都没得玩了。”

在2005年他第一次执教中国国家队的时候,曾被很多次问到对于美国队的忠诚度和我为谁工作的问题。巴斯蒂安总是强调:“不要把我看做一个外国教练,我是一个中国队的教练。”“我甚至学会了哼唱中国国歌来取得他们的信任。”

这是一个有意思的画面,一个250磅重的白人,与一队中国姑娘们一起唱着义勇军进行曲。但巴斯蒂安的的“中国化”也只能做到这个程度了。

在很多时候,他依然表现得像个十足的美国人。与裁判争吵,怒视竞争对手,这些显然都是含蓄的中国人的做法。巴斯蒂安记得有一次当他作为中国队教练面对日本队的时候,在比赛开始前,日本队员站在中国队前,开始满是不屑地数落中国队。

“她们当时说的有些话完全就是挑衅。比如‘我们很有攻击性,我们控制力良好,我们是赢家。’我于是走了过去大声笑着对其中一个日本队员说,‘你这么说是什么意思,你们吓不到我。’中国队的领队当时觉得很尴尬,因为中国人一般不这样做,但他们在心里其实是很喜欢我的做法,因为我在为他们出头。”

巴斯蒂安说,在很多时候,当对裁判的裁决有不同意见,或者是对手过于挑衅的时候,他都会挺身而出。“我在某种程度上成了队伍里的勇士。”

作为北京奥运会的东道主,中国为了登上奖牌榜首位付出了巨大努力。引进巴斯蒂安也是这种努力的产物。除了他,中国男子篮球队的教练由立陶宛人担任,塞尔维亚担任男子足球的教练,花样游泳的教练更是由日本人担任。(来源:搜狐体育)


猜你感兴趣

更多 >>

评论

评 论

更多精彩内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