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原创]抢险救灾的中国军人征文-----错误的救灾

(先废话几句:本来想到没有时间写,但是老天下起了雨,给了我大好的时间,但是也给了我很大的损失,呜呼。

这个事情,我是不知道是不是有什么避讳,先说出来,不好了,请编辑给编辑掉吧,我没有异议)


01年,我在河南服役,就是闻名天下的T军。T军的训练苦啊,每年都要外出进行训练的,那一年,我们六月份就出发了,到了一个偏僻的小村子。那个小村子背山而建,村子的东面和前面就又是一连串的山,山体就是河南常见的那种不险峻,但是挺高的掺杂着石头的土质山,山上有着很浓密的草,当然应该也有树木,可是被山下的村子给砍了个干净,只剩下了大大小小、粗粗细细的树桩子,倒是便宜了我们,我们训练的时候要记录点东西,就有了坐的地方,还有了放书夹子的地方,休息的时候动一个,西一个的,倒是做到了分散隐蔽的战术要求。村子的西边是一汪水洼,朴子(一种水生的植物)芦苇把个村子的西半部分当了个严严实实,三面的山上留下的常年不断的水从北侧汇聚到了这个水洼子,流到了南面的山前,猛然一细,突然转弯,顺着山势,一路向西南方向流去。在河水变细的地方,村民简单的搭了一个小桥,就是蛇皮袋子装上土,在河水的两岸踮起桥墩,上面搭上了几个原木,一个简单实用的小桥就成了,村民外出,全靠它了,要是不想走它,就要爬山。


村民家里很多养羊,早晨晚上,很多的老年人赶着一群群的羊,呵喝的扬起鞭子。大概青年人都出去打工了,我时很少见到青年人。老年人很是热情,见到我们的第一句话往往就是:好多年没见到解放军了,那时候,我们的田地还是解放军给修建的呢。我们大多呵呵呵的笑一下,从心里生出一种亲切来,之后,我们但凡有用的着的,比如我们按在水洼西侧的营区要装饰就要到小河里捡石头,要用到他们的板车,头天闲谈的时候说出来,第二天他们赶羊来的时候准时带来,而且从来不说还的话,用坏了的东西,你给他修好了,他们一准的给送车的战士倒水,说,修他干什么,我啥时候就修了,你们有大事,不敢耽误了。


我们说是出去训练,其实只是骨干,只有十几个人,三个个帐篷而已。白天,我们按时的早操,队列,晚上体能,唯一不同的就是要训练指挥,要看地图,要看地形,说道地,还是动脑子的时候多,体能训练到放到了后面,闲暇的功夫也是较多的,于是,我们就分开了来,一部分的人到村子里,将不知时那一代解放军修建的被风雨摧残的尽是沟壑小路慢慢的修理,因地制宜的各不太远就用碎石,粘土修建一个鸭子嘴,防止在被冲垮。一部分人就到小河里,水洼里捞鱼铺虾,采彩色石头蛋子排成各种字体和八一图标,不两个月的时间,我们的小小营院硬是有了正规的军营的感觉。


时间到了七八月份,雨水渐渐的大了起来,小河的水开始哗哗的奔腾,水洼子也是扩大了,渐渐的逼近了一户村民家。


那天上午的天气还是晴好,燥热的天气,到了下午,天空开始长毛,一队队的黑云有西方到东方的漂浮,我们的代理连长(其实时个正儿八经的连长,因为是骨干训练拉来当教员的)还说,云彩向东,一阵风。没事。但是到了午夜的三点钟,几个炸雷一响,铺天盖地的大雨开始了,紧下一阵,仿佛歇口气似的,就下小一点,反正没有停过。刚开始,我们没有注意,到了早上六点二十,我们定时起床了,听到了河水不同寻常的晃晃声,代理连长说:快去个人看看,小桥冲垮了没有。我想他当时大概是想,如果冲垮了,我们正好给修修,不大不小的做个好事,但是事情出乎了很多人的意外。


一个战士跑了出去,不一会儿,回来了,说,桥垮了,和太窄了,山上流下来的水冲进村里了,因为他好像看到村子里都是水。我们都不信,说不可能,整个村子就是东高西低,西面有河就是有水也不会存在村子里,连内涝也算不上吧。代理连长说,还是去看看吧,说不定村子还真危险。我们就穿上雨衣冲了出去。


走了不太远,雨就下大了,打在脸上,带着一丝凉意,更可恶的时,挡住了我们的视线,大家深一脚浅一脚的往小桥的地方挪动,大概离小桥还有百十米,雨小了,也就走不动了,因为大水已经曼到了这里,以前是小桥的地方,更是黄浪汹涌,带着一股子狠劲,恶狠狠的奔腾着。水洼里的朴子、芦苇早就不知道在水下什么地方了,放眼村子里,一片汪洋,浅的地方也到了土房的砖碱(土房的下边防止潮气用石头,转头等切的墙体)了。深的地方,更是连房顶也看不见了。可惜的是连个人影也没看到,代理连长很是冷静,说:想办法救人,快去个人给上级报告情况。





救人,怎么救人?就着变亮了的天光,看到了以前的村子一片汪洋,本应该在北面汇集的山水,夹着黄泥汤子三面夹郭的往村子里冲来,在低洼的地方汇集之后,带着低沉的呼喝声一路向西冲去,就是刚刚淹没砖碱的地方的流速也是不低,打着漩涡呢。





更主要的是,村民,村民在什么地方?连一个人也不见,到底在什么地方?想到了村民的实际年龄,我们心里一阵的发凉。





回去用无线电向上级请示的战士还没有来呢,代理连长就和我们商量:看来村民靠近山的人民可能都到山上去了,但是也不排除有年纪大的人被困在村子里。就是全部的都上到了山上也要考虑到山体的滑坡,尽快的将山上的人民领下来。还有就是村民的羊,也要尽量的就出来。需要的物资就是绳子,和棍子。绳子很好办,派了个人到帐篷里拿了背包带,不一会就回来了,说是还没有给上级联系上,负责的联系的战士还在努力。





代理连长说不等了。就把我们的人员分成两队,一对转过小河,从北面上山,寻找困在村子里的人,和尽量的救出村民的羊,一队也从北面上山,寻找爬上山的村民,背包带一人一个,棍子自己寻找。中午十二点,无论什么情况,必须在这里汇合。





一声令下,全体出发了。





此时的雨已经没有什么劲,天空也变得亮了。只是河水的轰轰隆隆的流水声吓人吧唧的。




我分到了寻找村子里的人的队里,一共八个人,排成一队,出发了。路上交代了一些问题,比如最后的战士要随时报告自己的位置,要准确的点清自己队里的人员。在水里救人的时候不要靠近,要尽量的用棍子和绳子。没有我的命令不允许独自救人,等等。我也是第一次接触这种任务,该交代的,不该交代的,全部交代了。





路是十分的不好走,山上的地很是湿化,大家靠着棍子和绳子终于转到了村子的北面,但是一个实际问题来了,北面是以前的河道啊,现在也不知道有多深呢,过是过不去了。大家七嘴八舌的说,看来只好往东转了,寻找机会过去,但是想来机会渺茫,因为,这里的河道的水就那么多,更不要说东面了,因为东面,南面的河水都是汇集到北面来,有南向东,再向北这个样子围着村子转了半圈的来的,东面的河水只会大,不会小了去。·


有希望就要实施。我们继续的走,天空既然渐渐的出来了阳光,紧接着,太阳露出了脸,一时之间,阳光普照大地,阴霾的心情也有所好转。四面看去,能看到那一队战士也蜿蜒的走动着,他们不知道从哪里寻来的红布,挥舞着,大概还大叫着,但是我们听不见。转过一个山脚,山坳里水势更大,却看到了三三两两的人,互相搀扶着往我们这边走,快步走到跟前,一个老人说快点,那里有人没有出来。顺着她的手指看去,这个山坳的东边,被山上滑下来的山石泥土拦腰截断,怪不得东、南方向的水不在走河道了,也正是这个滑下来的山石,给村民了一个通往山顶的生路。





我们把另一队的方位指给村民看,留下了一个战士领着他们,剩下的,快步向堵塞的地方走去。





走到跟前,我们吃惊了,堵住河道的泥石,於的很是细软,根本承受不住人,只有仿佛跳板的几块石头,仿佛有着这个能力。过去的人们大概就是向走梅花桩似的走过去的。对面有几个老人正站在过膝盖的水里啰啰嗦嗦的看着面前的路,不敢迈步,他们的身后,大水仿佛还在涨。





怎么办?过去扶着他们过来?谁也不知道这短短的几十米有着什么样的危险,一旦身体陷进淤泥里,任是天王老子也是没有办法出来的。





大家现在显现出来了骨干的作用,大家纷纷出主意,最后,救人!!!





没有异议的,大家争先恐后的说,我去。





还是我去吧。我说。立即招来好几个反对的声音。




















幸好,整个行动我们是安全的,村民也没有伤亡,就在开始下大的时候,他们中的很多人就已经开始想办法上山了,据他们说来,这种事情有很多次了。就是羊有很多都死在水里,羊是不会游泳的,见水就怕,倒是猪有些还游泳上了山,不过这是少数。也是后话,不提。





整个行动用时6小时。到了最后,两个队合而为一,也没有了12点汇合的说法。中午饭,炊事班倒是忙活了好一阵子,地方政府送来的方面食品也要开水不是?





我说这个是个错误的救灾,是因为负责联系上级的战士到最后也没有联系上,直到我们都会去,还是没有联系上。到了下午上级的通信兵一身泥水的到了,原来他们接到地方的通报,和我们又联系不上了,想来是电话线被水冲断了,只好派人来。错误就是这个:没有上级的命令私自动用一个连的兵力,虽然只有十几个人。上级很是不高兴,最不可饶恕的是,身处险境,不想办法和上级保持联系。害得上级派了好几批人,直到水下去了点才联系上。至于无线电不通,大概和云层的干扰有关,或者其他的原因,反正就是没有联系上。





但是,政委语重心长的说:不错了,你们,胆子够大的,我在内部给你们一个嘉奖如何?





代理连长刚要分辨,政委一句话堵了回来:上级三令五申,你们顶风作案,还要功劳不是?





隔了有半个月,代理连长神秘兮兮的从团部回来,拿出了一面锦旗上书四个大字:鱼水情深。





我们在锦旗前合了个影,代理连长脸上笑成一朵花。




本文内容于 2008-8-21 14:01:08 被东风依旧吹编辑

[ 转自铁血社区 http://bbs.tiexue.net/ ]

猜你感兴趣

更多 >>

评论

评 论

更多精彩内容

新闻阅读排行

热门图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