她爱北京天安门 看《立春》想到的


铁血网提醒您:点击查看大图


立春一过,实际上城市里还没啥春天的迹象,但是风真的就不一样了。风好像在一夜间,就变得温润潮湿起来了,这样的风一吹过来,我就可想哭了,我知道我是自己被自己给感动了。


——《立春》王彩玲


她爱北京天安门


我是说王彩玲。这句话,你可以很真诚地念,也可以很调侃地念。同样,讲一个“不合时宜”的人的追求梦想的故事,你可以很真诚,也可以很调侃。真诚有真诚的认同,调侃有调侃的立场。但如《立春》,搞得即真诚又调侃,就显得摇摆不定不知所云了。看《立春》,一个酸楚的故事,哈哈笑了好几场,最后剧中人物的那点儿梦想依然如羽毛一样在我心里忽忽悠悠地飘,就是没一点重量。


的确,《立春》从影像到叙事上都是断裂的,这种断裂终于使我被“间离”了。然而,如果间离效果是为了使观众能理智思考艺术文本的内涵,我觉得《立春》似乎又没有达到这一点。《立春》的断裂是不得已的,创作者终究不太能认同里面的人物,却也不忍心对他们太残忍。于是就成了这样了,一个有些好笑的、有微小认同的、冰冷的电影。在我们冷眼旁观一个个梦想破灭之前,编剧先旁观了,导演也旁观了,然而演员却认同了,所以更断裂了。


很丑的歌者与很娘的舞者


“搞艺术”的都很“特别”么?起码在这部电影里是的。王彩玲的丑陋就不用说了。郭金泉很娘娘腔。高贝贝剃了个光头,而且还是个骗子。黄四宝,一出场就是狼狈的,最后头带钢盔的他就更是滑稽了。可是这些“特别”都被处理为外在的特征了。于是他们的孤独和理想的失落便不仅仅由于艺术的阳春白雪,也由于世俗的偏见——这种偏见并不指向艺术,更多是指向人的外在特征。 似乎更残酷了,可是电影却更无力了。郭金泉以自我毁灭的方式来成全自我和“这个城市”,似乎是由于他的大龄未婚,他的娘娘腔。与他的芭蕾没什么关系。于是他最后那一曲孤绝的芭蕾,即使在黑暗、压抑的视觉效果下,也缺少了震撼人心的力量。


由于人物自身的种种“弱点”,使我们缺少对人物的认同,王彩玲去考中央歌剧院的那场戏,当工作人员走了后,空镜头外突然传来歌声:“为什么、为什么,上帝对我那么残忍……”然后王入画,镜头切到她因痛苦而扭曲的脸,蒋雯丽演得声情并茂……我在电脑前抓狂,不知道是该哭还是该笑。于是,角色对理想坚持的意义永远被一些细微的东西否定。黄四宝坐在没有玻璃的车里,戴着钢盔和墨镜,打大哥大,很搞很卡通。深圳的力量真是强大。在一个正面中景里,导演把他嵌在了支离破碎的画框中(车前面的挡风玻璃碎了),他的伪装具有深意,却只能作为一个寓言存在,在戏谑的形式下少了血肉。


无一幸免,角色都被嘲弄了。真是考验我的正义感——每当我心生笑意,就觉得有些对不住那些人。好像导演也是,可最后还是把人给嘲弄了。


文艺腔与包头方言


在这部电影里,我觉得包头方言和《疯狂的石头》中的四川话有异曲同工之妙。可《石头》是一部黑色喜剧。《立春》不是。要命的是那些人都还文艺得可以。从开头的独白就可见一斑,随后的台词将这种效果发挥到了极致。当包头方言包裹着那些文艺腔毫无征兆得被说出来,真的很难用冷静的态度来倾听了。“我怕我走了再没有女人像我这么懂你了。”王彩玲“坦诚相见”说出这样的话,囧死了。“我什么时候能达到梵高的境界啊,他为了艺术,把自己的耳朵都割下来了。”这话,不仅是方言的问题,我觉得更是黄四宝认知水平的问题。编剧太不地道了。


创作者是想借此来说明他们与周围环境的格格不入。可是也造成观众与剧情的格格不入——都笑成那样了,还能对苦难感同身受么,王彩玲毕竟不是卓别林或者周星驰,长着正剧的面孔,最好就别玩喜剧的噱头,或许这也是创作者不经意而造成的效果,他们也没发现究竟多好笑,是的,他们和王彩玲一样,被自己感动了。


此情此景献给王彩玲


这是最让我瞠目结舌的一笔。李樯说,这部电影最后就是想告诉大家退一步海阔天空。王彩玲带着王小凡在天安门广场玩,小凡歪着可爱的脸望着天安门。这是一个充满希望的场景,有着让人唏嘘的潜质。随后是王彩玲在金碧辉煌的歌剧院里演出的场景,王彩玲似乎终于实现了自己的梦想。可接下来是创作者触目惊心地对叙事的介入——字幕出现:仅以此情此景献给王彩玲。这是一个冰冷巨大的间离。我不能轻易揣测创作者在打上这条字幕时的心态,不过就效果来看是不明确的,是一个旁观者略带讽刺的眼光。这也直接造成了我没有形成对王彩玲最后的认同。


类似同样效果的“此情此景”还有很多。在王终于吃了“鲜桃一口”之后,鲜桃却离她而去。王决定跳楼,那段戏呀,简直就是恐怖片么!就算王是被淹没在无边无际的黑暗中,但那效果还是不对。一个远景,王鬼魅般飘下,凛然的塔、戚戚的树丛,最后两只被惊起的鸟扑啦啦从镜头前飞过。气氛绝不是悲苦的。难道顾长卫在向某恐怖片大师致敬么?


《立春》就是这样,它展示了艺术环境的残酷,优美的声音从破喇叭里传出来,镜头向下,落在密密麻麻的自行车流里,那是不可抗拒的世俗之流;但它也表现了追求艺术理想的人的清高、虚荣。它给了王彩玲压抑的小屋,郭金泉黑暗的舞蹈训练厅,视角充满同情;也给了他们异于常人的“弱点”。它到底想讲什么?创作者的立场是什么?难道是一个个艺术的成功者对失败者苦难的理智评价么?也许这种断裂是策略么?是想让整部影片都印证开头的独白:“我知道我是被自己给感动了”么?那些人,真的就只能在自己的小世界里感动着自己么?


陶跟我说,李樯……太刻薄了。(此处省略若干字)的确,如果说在《孔雀》里,他给了梦想破灭的姐姐撕心裂肺的一哭。这还算人道(可里面的姐姐和弟弟却想毒死哥哥,这也是狠心的一笔)。到《姨妈的后现代生活》里,他的“冷静”已经显露出来了,姨妈是带着抛家弃女之“罪”返回上海的,而且最后姨妈的下场总感觉被处理得理所当然,就像姨妈毫无怨言的接受。在《立春》里,他是真可以用“刻薄”来形容了。


王彩玲爱北京天安门。可天安门是远景里一个模糊的蜃楼。全片最让我感动的是大年初一的早上,王彩玲的母亲挑着竹竿在院子里放鞭炮。这是一个老人对生活信念最朴实的坚持,对来年最简单的愿望。她是影片中一切“感动了自我”的人的参照。


除了她,没人能真正打动我。



猜你感兴趣

更多 >>

评论

评 论

更多精彩内容

新闻阅读排行

热门图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