猎风者 第一章 风之源 [5]

百合浪子 收藏 4 19
导读:本文全文阅读地址:[URL=http://book.tiexue.net/Book/14596/][size=14]http://book.tiexue.net/Book/14596/[/size][/URL] 手枪局没什么好遮掩的,24班这边还是老路子,冲A点。 “又到那了,又到那了,小心别踢了网线!”尧丰他们这边刚出木门,那边班长就叫起来了。“咣当!”门里门外躺倒一片。都知道班长是游戏白痴,可也不能白痴到这个地步吧?管你在哪个位置,网线只要一断,该掉线不照样掉? 尧丰他

本文全文阅读地址:http://book.tiexue.net/Book/14596/


手枪局没什么好遮掩的,24班这边还是老路子,冲A点。

“又到那了,又到那了,小心别踢了网线!”尧丰他们这边刚出木门,那边班长就叫起来了。“咣当!”门里门外躺倒一片。都知道班长是游戏白痴,可也不能白痴到这个地步吧?管你在哪个位置,网线只要一断,该掉线不照样掉?

尧丰他们可没心思去开班长的玩笑,游戏里,双方已经交上火了。在24班队员眼前依旧是两个警察,可他们射出的子弹仿佛长了眼睛一样,齐刷刷地奔着这边的五个脑袋飞来。大伟首先被爆了头,而飞子头上也中了一枪,估计现在血格已经见红了。

尧丰还躲在那块石头后面,用最快的速度点射打爆了一个警察的头颅,枪口一转,他又对准了另一个人。匪手枪G18虽然没有警察的USP威力大,但二十发的超大弹量和快速而精准的射击性能还是能在短兵相接的时候发挥很大的作用。后一个警察打光了一个弹匣,还没来得及换子弹,就被尧丰射来的一连串子弹粘住,被打得浑身乱颤。冲在最前面的阿博当然不会放过这个报仇的好机会,三发子弹结束了那个警察的使命。

小三埋好炸弹,四个人各找掩护静等着剩下的三个警察来拆炸弹。可怪了,时间过了三十多秒,炸弹那“嘀嘀”的爆炸提示音已经变得急促,那三个警察就是不露面。就算会遭受伏击,那警察也没时间拆炸弹了,小三一挥手,“撤!”

炸弹的轰隆声宣布,24班赢了第一局。

“第一局就把力量分散,这很怪啊!”尧丰在两局间隙说了一句。

“是不合常理,而且两次开局他们都没有改变部署。”飞子插上一句。

“他们的招数向来不合常规,我们要按部就班,以不变应万变。”小三说。

第二局,除了尧丰,其他四人都买了把AK;尧丰要买昂贵的狙击枪,所以暂时还用着手枪,甚至连弹匣都没再多添一个。这局,他们还是冲A点,那里地形开阔,适合展开队形;而且对方因为先失利一局,没有增加太多的钱,若买了长枪,顶多也就是威力较小的MP5,而且还没有防弹衣;就算他们全都守在A点,那武器上占优势的24班在这种情况也不会吃亏。

冲过木门,他们面前还是那两个警察,正可怜兮兮地捧着把小手枪在那里蹲着。四支AK对两把手枪,这根本没有悬念。尧丰甚至都没有开枪,那两个警察就被其他四个人给蹂躏趴下了。埋了炸弹,静静地守了三十五秒,撤退,目标被成功炸毁。除了枪的变化,这局几乎是上一局的翻版。

第三局,尧丰已经买上了AWP狙击步枪,可结果仍是跟前两局一样。

“这些家伙在干什么?”阿博有点迷糊。“就算买不起枪,也起码换一换战术嘛!”

“有人给你添分,你还不愿意?你都杀了四个了,我才一个。”飞子说。

“第四局他们该起枪了,我们是不是该换个打法了?”尧丰问小三。

“恩,不能冲A了,他们至少能有一把狙,A点太危险。我,飞子,阿博走吊桥攻击B点;大伟走水下,听到埋雷后绕到A点,背后攻击他们的支援部队;老尧,在A木门扔闪光弹骚扰,随后给我们做掩护。”小三布置道。

第四局开始,大家按计划开始进攻。尧丰跑到通往A点的木门,从门缝中扔出一个闪光弹,刚想扔第二个,一声AWP的枪声响起,但很快就熄掉了。用快速换雷熄掉枪声,以隐藏自己的位置,高手!尧丰心想着,而屏幕右上角出现了阿博挂掉的信息。

“吊桥有狙!”阿博摘下耳机说。

话音刚落,又一个嘎然而止的枪声传来——大伟也阵亡了。

“水下也有狙!冲A。”小三和飞子从吊桥口转回来,从尧丰身边跑过,准备从A门出去。“老尧跟我们一起走。”

“砰!”又一声枪响。飞子也倒下了。

“我靠!三把狙!疯了!”小三一边喊一边冒着生命危险冲出木门,拣到了飞子掉落的炸弹包;然后飞快地转身要退回木门后面。

枪声又响了,这回不是AWP,而是M4卡宾枪的声音。小三身体震颤了几下也倒在木门口,但他的努力没有白费,炸弹包在他临死的一刹那被扔进了木门。

吊桥、水下、A点,三个位置间距离不短,不会是同一人开的枪,所以对方火力配置:三把AWP,一把M4,还有一个未知。尧丰看着脚下的炸弹包,没有立刻拣起,而他的脑子则在飞快的计算着。M4枪声很近,应该就在木门口;现在敌我对比五比一,刚才自己没有拣包,不会因拣东西时的“咯”声暴露自己,门口的M4应该能冒险冲进来护包;而在M4没有到位并确定安全之前,其他狙击手不会也不敢挪动位置,所以后方暂时是安全的;现在最大的威胁也是最容易干掉的对手就是这个M4,等他!尧丰想完,迅速打开瞄准镜,对着A门的门缝。

果然,蹲守了几秒之后,一个手持M4的警察从木门后探出了头,但映入他眼帘的却是一个黑洞洞、冷冰冰的枪口。尧丰冷冷一笑,瞄准镜中,他甚至都看到了对手眼神中的惊恐和绝望。

“砰——”一声悠长的枪响过后,那个警察的脑袋喷出长长的一道红色喷泉。尧丰没有熄枪声,对方肯定能通过同伴的死亡位置来推断自己的藏身之地,所以也没必要刻意隐藏自己。

收枪之后,尧丰马上换上高爆手雷,回身冲吊桥的桥头堡里扔了进去——刚才他听到里面有异响,应该是一个对手从吊桥包抄上来了。

0
回复主贴

相关文章

更多 >>
聚焦 国际 历史 社会 军事

猜你感兴趣

更多 >>
4条评论
点击加载更多

发表评论

更多精彩内容

热门话题

更多
广告 大型核武军事模拟 坦克 装甲 战机 航母
发帖 向上 向下
广告 关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