阡陌 初出茅庐 五虎聚义

望蓝 收藏 2 10
导读:本文全文阅读地址:[URL=http://book.tiexue.net/Book/14571/][size=14]http://book.tiexue.net/Book/14571/[/size][/URL] 想结婚的女人男人大多数时候都想找一个成熟的男人,因为这样的男人不但能给人以安全感,而且往往更容易成功。那问题是:在什么时候才真正成熟了呢?我觉得,当一个男人在面对突如其来的侮辱和挑衅的时候,还能够保持一份镇定,一份清醒,理智的面对一切的时候,或许就有这个资格了吧!   赵木同学面对四个人

本文全文阅读地址:http://book.tiexue.net/Book/14571/


想结婚的女人男人大多数时候都想找一个成熟的男人,因为这样的男人不但能给人以安全感,而且往往更容易成功。那问题是:在什么时候才真正成熟了呢?我觉得,当一个男人在面对突如其来的侮辱和挑衅的时候,还能够保持一份镇定,一份清醒,理智的面对一切的时候,或许就有这个资格了吧!


赵木同学面对四个人咄咄逼人的态势,并没有表示出要应对挑战的意思,反而面有愧色,拱手低头道:“各位先父都是先祖手下的名将,同先祖一起出生入死,为他们守卫的国家和理想,立下了汗马功劳。各位的父辈,为了我田门一族,抛弃荣华,含冤蒙难,致使各位家破人亡,从小飘零江湖,受尽人间饥寒。今天,赵木无知,冲撞了各位,实在是愧对诸位对田家之情,更有负先辈袍泽之义。”


四人听了这番话,刚才那种咄咄逼人的气势也慢了下来,想起各自父辈的英武和田门的情谊,不由的多了几分难忍的伤感,眼睁睁的看着赵木,等着他说下去。


赵木顿了顿,理了理思路,继续对四人说:“司马叔叔也常常给我讲述,田门五百家将的威名。”


说着,赵木望着林冲说:“林兄之父,乃先祖手下第一猛将,在战场上从来都是冲锋在前,据说在先祖第一次领军的成名之战中,你父独陷重围,面对十倍之敌,却毫无惧色,身受战伤37处,重伤9处,轻伤28处;最终等到了援军,赢得了最后的胜利。从此,虎头将军的名号威震四方诸侯。”


林冲听见赵木居然把自己父亲的事迹记的这么清楚,大为感动,想起其父在战场上跟随大将军立下的赫赫战功,最后却落的如此下场,心里不由的有些发酸,面色沉重的向赵木拱手还礼。


赵木又把目光转移到蛇尾孙武身上,拱手道:“孙兄的父亲,原是与南唐争雄的东南小国的一位将军,在大陆混战的前三年中,你父率领弱国之军,居然连克南唐 24座城池,打的强大的南唐军队毫无还手之力,被南唐君臣看做死敌,也因其傲人的战绩被各国将领尊为军神。后来,该国国主,听信北晋谗言,引狼入室,致使城破国陷。你父面对国破之耻,本来已经心灰意懒,决定归隐山林,我先祖爱其武略,不顾众人的反对,三顾其居,最终与其父捐释前嫌,请其出山相助。其后数年间,南唐大军在你父的调配,训练下,迅速崛起,使的南唐不仅没有破亡敌手,最终称雄一方。”


孙武听了这些话,拱手沉默了。


赵木最后把目光集中到黑白无常的身上:“你们的父亲,原是先祖手下的执法官,政令通熟,铁面无私,不畏豪强,执法如山,整塑军纪,维持地方治安。为征战在外的南唐将士,免去家人之忧。先祖感其功大,特将所乘之马以赐之,寓意马到成功,天下安定。”


包拯和东方无名对望了一眼,轻叹了一口气,沉默了。


赵木把四人父辈的事迹说了一遍,然后又上前一步,说道:“先祖威名全仗各位的父辈以命相托,以死相搏,方才使先祖的志向得以展足于天下,为南唐争取到二十年的太平。至今想起,先人之谊,英雄之姿,仍然感佩不已。今得见诸位,乃是人生大幸,虽是初见,也有故人相遇之感。各位为我田家付出如此大的代价,无奈鄙人难敌先祖英雄,无以为报,请容在下致谢!”说着,再拱手道:“诸位受苦了,请受赵木一拜!”


四人看着赵木诚挚的样子,心中大喜,对望了一眼,单腿齐跪于赵木之前,拱手拜道:“少主仁厚,我等愿受驱策,以图父辈遗志,再造家门容光。”


赵木一听大喜悦,忙走上前去,将四人扶起。


四人中最喜欢交谈的白无常——东方无名笑了笑对其他人说道:“孙大哥坚持要我等故做前态,以试探少主心胸,现在看来有点多余了!”


赵木也笑道:“赵木惶恐,差点酿成大错!”


孙武也笑道:“早听司马叔叔说,少主不仅身怀一身本领,更难得气质非常,宽仁雅量,所以一时好奇,忍不住想试探一番!”


赵木忙答道:“孙兄严重了!”


包拯接着说:“今日一见少主风采,果然名不虚传。我们得以辅佐明主,完成父辈遗愿就指日可待了,这可真是先祖在天之灵保佑,也不枉我等白受司马叔叔这么多年的教导!”


赵木一听,惊问道:“你们也是由司马叔叔教导出来的吗?”


四个人面面相觑,都苦笑了一番,正所谓同病相怜,同样做为司马奇的亲传弟子,大家心里都明白过来,对方这几年是怎么在司马奇惨无人道的教育方式的折磨下熬出来的。


孙武一听,笑着解释道:“少主有所不知,当年我们被司马叔叔收留,被安派做的第一件事就是故意试探一个素不相识的小孩,也就是少主——您!”说着,四个人都面有愧色,尴尬的笑了笑。“当时,司马叔叔并没有交代原因,也没有说明你是谁,只是要我们做这件事,以作为收留我们并教我本领的条件。我们也就答应了!”


赵木心里那个寒啊:司马奇这个老男人,干出这么变态的事情来,居然还把这几个小弟介绍给我当朋友,这让我以后可怎么过啊!!!


孙武红着脸继续说道:“事后,我们被司马叔叔安排到这附近的一个偏僻之处安定下来,并给了我们每人一本秘籍,要我们认真修炼。然后每搁一段时间,前来指点一二。大约在三年前,司马叔叔,觉得我们已经练的比较熟练了,于是每天晚上都会来亲身指导,使的我们的实力在近几年中大进。直到前几天,我们才被告知少主的事情,并要我们今天前来参拜!”


赵木望了一眼四周,问到:“司马叔叔呢?”


众人抬头四望:“对哦!司马叔叔刚才还在这里,去哪了呢?”


司马奇从屋子的背后走出来,对他们说:“今天有客人到,我们当然要把所有的家庭成员都带出来让大家认识一下了,是吧!来给你们介绍一下,我们家最可爱的小猫咪,出来吧!”


四人定眼睛、一看,一只面相凶狠的百花豹,迈着猫步,扭着肥大的屁股从司马奇的身后走出来。赵木本来还担心,这四人看见小猫咪会有什么反应,还在心里暗自责怪司马奇不该让他们在毫无思想准备的情况下,就让他们看小猫咪,要知道,小猫咪这几年虽然温顺了许多,但是怕生的毛病始终没有多大的改观,看见陌生人的它向来都有练练嗓子,秀一秀自己美白牙齿的习惯,要是把这几位吓坏了可怎么办?


可是,出人意料的是,这四人看见小猫咪后,却十分镇定,毫无惊讶之色,林冲看见满脸杀气的小猫咪居然面露喜色。赵木心中大喜,能在这种情况下还能临危比不惧的人,显然个个非同凡想,身怀绝技。想到这,赵木不禁对司马奇有了一份感激:这个老男人,居然瞒着自己收养了这些遗孤,还将他们训练的如此了得,使自己平添了这么多得力的帮手,这么多年来,他不知道为了自己费了多少心血啊!”想着想着,不觉眼睛有点湿润。


孙武打断他的遐想,拱手道:“不知道,少主今后有什么打算!”


赵木回过神说道:“今后的路要怎么走,我们还需要从长计议。另外,大家以后就是一家人了,各位兄弟只管称呼我本名就行,切不可再称我为少主,这实在是让赵木受不起!”


四人一听,忙单跪于地说:“我等之父皆大将军家臣,我等也愿追随少主左右,以供驱使!”


“此事万万不可!”赵木说道:“田家已经亏欠大家太多了,如果大家不嫌弃的话,我愿意与大家结义兄弟,从此福难同当,如何!”


四人惶恐的不敢抬头,孙武说道:“少主厚爱,我等铭记于心,但是主仆之分万不可违!”


赵木还想说什么,却被一旁的司马奇打断了:“我看你们也不用这样,今天大家先认识一下,做个兄弟,有事情大家一起扛。以后等哪一天,赵木这小子出息了,你们再跟他就好了。万一他不幸挂了,或者没本事,你们还可以另寻他主,也免的被别人说是,朝三暮四的不忠之臣,你说,是吧!”眼睛直挺挺的盯着赵木。


赵木眼睁睁的看着司马奇这个老男人明目张胆的踏削自己,却一点办法都没有,还要面色谦虚的感恩称是。


孙武大声答道:“要是少主蒙难,我等将效仿父辈,陪主而终,誓不独生。”


赵木听了这话,心里那个凉啊:大白天的,社团刚开张,大家就不能说的高兴的事情,比如一帆风顺,财源滚滚,什么的……尽说些丧气话!连忙把四个人扶起,说道:“既然这样,大家兄弟,以后互相照应了!”

0
回复主贴

相关文章

更多 >>
聚焦 国际 历史 社会 军事

猜你感兴趣

更多 >>
2条评论
点击加载更多

发表评论

更多精彩内容

热门话题

更多
广告 大型核武军事模拟 坦克 装甲 战机 航母
发帖 向上 向下
广告 关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