蛟龙出海 第六章.腾龙噬日 343.兴水防御战

fishdb328 收藏 5 16
导读:本文全文阅读地址:[URL=http://book.tiexue.net/Book/12750/][size=14]http://book.tiexue.net/Book/12750/[/size][/URL] [内容简介]   30日一早倭人第6师团和第18师团就不顾作业连续攻击的疲惫又对我吴兴阵地展开攻击,但是这一次包汉文却没有迅速让自己的部队撤退。   因为之前迅速放弃平望受到了国军亲自带对此时已经集结在瞿州的王铁汉的质疑,对于包汉文的大歼灭战策略很多师级军官其实也是不知道情况的他们多只是依

本文全文阅读地址:http://book.tiexue.net/book_12750.html


30日一早倭人第6师团和第18师团就不顾昨天夜晚连续攻击的疲惫又对我吴兴阵地展开攻击,但是这一次包汉文却没有迅速让自己的部队撤退。

因为之前迅速放弃平望受到了国军南京高级将领,和南华此时已经亲自带第一重装装甲师集结在瞿州的王铁汉中将的质疑,对于包汉文的大歼灭战策略很多师级军官其实也是不知道情况的他们多只是依照命令行事。但王铁汉显然是一个非常特殊的师长,原本南华拼命将他从越南调到这里来就是为了一次歼灭战,所以反击就是事在必行,让王铁汉郁闷的是尽管国军从嘉兴、平望撤退的时候炸毁了几乎所有的重要工事,但也并没有将南京所谓国防线吴县(苏州)、到嘉兴防线中撤退地区的共事全部摧毁以免倭人疑心,另外也确实因为时间不够。

在这一点上王铁汉认为我军应该依托工事更多地消耗敌人,一方面打掉倭人的疑虑,另一方面我军在反击的时候将会顺利很多。

当然包汉文有这样的低级错误也并非没有自己的考虑,包汉文的目的就是要尽快完成歼灭战,否则他害怕倭人向上海越来越多增援而来的力量会成为自己吃不下的一大股。

此时得到王铁汉的建议,包汉文开始认识到自己的错误,无论情事如何紧张,实际上倭人也不可能迅速向第10军增加10几万的兵力了,而就算倭人再增加几万兵力我军其实也有能力吃掉。

对这一点意见包汉文进行了深入的思考,在王铁汉的意见提出来之前包汉文就陷入一个怪圈,一个纯粹不歼灭目标报得太大而指导作战的怪圈。

为此我军在吴兴展开了猛烈的还击,倭人攻击的重点在并非吴兴,而是吴兴的南北两侧,从嘉兴打到吴兴倭人第10军不过是用了两天的时间,此时倭人已经傲慢异常,他们一开始就决心冒着我军吴兴和两侧阵地的夹攻,先将两翼打跨,然后合围吴兴。

这不但是一口吃掉吴兴守军的方法,更是因为谷兽夫和牛岛贞雄都希望将还在吴兴城内的包汉文和吴屡逊活捉,如果成功那将是倭国自开战以来第一次俘虏南华将领,并成建制摧毁南华部队,而在此之前只有用十个手指头都数得出来的南华士兵在华北双方犬牙交错的战线因为遭遇战或者小规模冲突成为俘虏,对于国家的层面来说也根本不值一提。

倭人第6师团攻击的是南华第101师第101团、第103团守备的吴兴以南防线。

从天目山到吴兴正面大约15公里的防御阵地上南华步兵王牌主力师101师一字排开防御阵地,但由于这里多是山体延伸而下的地形,虽然崎岖地表的土层普遍不到半米,这对我军修筑坚固的防御非常不利。

但从天目山流淌而下到吴兴的一条无名山涧成为我军依托防御的重点。

倭人从昨天夜间开始就一路对吴兴以北进行突击,从昨天夜间开始倭人多是以战车带领步兵展开突击,由于求功心切倭人第6师团的攻击动作和速度都非常迅猛。

但在吴兴以南多有从天目山而下的山涧,还有不少的丘陵高低,倭人又不得不以步兵展开攻击。而在通过溪流的过程中尽管倭十分有经验地走有村庄的地方寻找桥梁,但大多数的桥梁都被我军摧毁,尽管这些直接依靠双腿就能轻易涉水而过的溪流实际上对倭人不能构成有效阻隔,但却十分有效地阻止了我人机械化部队的运动。

倭人在多数时候都是从嘉兴到吴兴的道路上南面向天目山而上掩护部队攻击,然后又北面回到大陆上依托工兵修建的桥梁西进再转向南去掩护步兵,这对于倭人的进攻来说就显得非常迟缓。

谷兽夫显然是无法对这样的速度表示满意,他站在吴兴东南面越12公里远的一处无名高地上,实际上从嘉幸打到这里他的师团已经有3000多人的损失。

特别是担任南面吴兴侧翼攻击的第11旅团,依照他首先突破侧翼迂回吴兴背后的想法这里必须进展迅速。

但这里是中国江南的水网地区,实际上除了从嘉兴向吴兴的公路沿线的两侧多有村庄和桥梁外在靠近天目山的那一侧进攻就显得非常困难。

第6师团的机械化部队无法在那里展开,只能派上之前在上海西南被打跨一个联队的步兵第11旅团担当攻击任务,再适当第以战车辅助攻击。

但是效果显然并不明显,机械化部队在天目山北麓外围的缓坡进行攻击,每行进5-10攻击就会遇到山涧,这些山涧现在的水量并不充沛,但在暴雨季节冲刷出来的水道却比整个地表要低5-7米,两侧多是泥泞的水田,这对倭人的攻击简直是致命的。

第6师团也就只好按照村庄之间的小路发动攻击,除了那些大村庄正儿八经修建的江南拱桥外,那些青石板桥梁,尽管多数只有几米宽却根本无法承载战车的重量,第11旅团唯一的办法就是一个“填”。

由于水量并不充沛,以石快填如溪涧之中水可以渗过,表面依旧可以通过,但即使是动用工兵倭人往往过一条溪流需要数个小时的时间,加上夜间行动不便,倭人整整一夜想乘对吴兴发动攻击我守军无法分身的时候偷偷绕过的想法成为了泡影。

到现在谷兽夫看到吴兴正南偏西一点,那条流经吴兴的小河对面南华锦旗飞舞的时候,谷兽夫才明白,他的对手早有准备。

实际上好在倭人第11师团昨天夜间行动缓慢,否则很可能在得不到友军支持的情况下被南华101师在吴兴外充当预备队和南面侧翼防御的部队打一个局部的反包围。

不过傲慢的谷兽夫此时并没有想到那么多,在他看来这种准备其实还是非常有限的。

此时推进了一夜的板井德太郎第11旅团正在休息,只在前线维持了一个大队的兵力与我军僵持,维持火力接触以防止我军进一步修固防御,同时对我军进行火力侦察等战术科目。

谷兽夫对此显然是不满,在他看来皇军一也不连续几十个小时发起攻击是非常正常的事情,此时正只中国军队溃退失去抵抗能力的时候,要是不抓住现在的机会让几十万中国军队有了喘息的机会恢复的战斗力那还真不是什么好事。

于是带着自己的指挥部拔山涉水近两个小时才到了他从望远镜就能看到的11旅团指挥部。

谷兽夫一到二话也不说,在通讯兵将电台搬出木箱之后一屁股就坐了下去,向着西面用望远镜看了一阵,然后抽出指挥刀刀口向着西面倒叉在地面上。

“板井君,第6师团和第2师团乃是帝国最精锐的部队,而从某些方面开说第11旅团是继承第我第6师团传统的唯一部队,帝国军人的勇武和顽强并非仅仅是写在过去的荣誉上,你明白吗?”

“嗨!”

“那么就让我看看,帝国的骄傲是怎么样继续他的荣誉的!”

谷兽夫话不多,但是在之前被几乎吃掉整整一个联队的第11旅团哪里还敢对上级诉苦,事实上在第6师团中只有第11旅团的机械化最“不彻底”,所谓的机械化不过是将所有的步兵机动通过机动车来进行,旅团多配备一个战车中队和一个重炮中队而已,可在这里能用上的也就只有那个中队的两门重炮了。

随着一阵盖过远处零星枪声的喧嚣,倭人第11旅团短暂休息之后又要发动攻击了,其实倭人根本也就不可能有良好的休息,也许是今年霉雨季节过长所以下来来得太晚了也就去得晚。

中国人都知道秋老虎这一说,此时的平均气温都还在30度左右,太阳一早就散发出灼热的光亮,大量的倭人士兵在水田中央连躲避的大树都找不到。

偶尔找到村庄周围的一些小树林什么的也经常被地雷选中,或者被南华袭扰的炮火打个正着。

但倭人还是不得不发起攻击,只不过这一次也夜间的攻击完全不一样。

倭人大本营既然以决定用第10军实施迂回那么战役的重点也就是在第10军,而第10军所属的第6师团和和第18师团都是号称倭国最精锐的部队,因为倭人对这两支部队的支持也就可以说是不遗余力。

从上午9点开始,倭人的飞机光顾到了这里,但倭人的航空兵在整个一条战线上几乎没有发现修筑的坚固共事,只是对着兴水(流过吴兴的河,随便起的名字)以西的我军阵地一阵乱炸。

因为倭人航空兵这一次遇到的军队和他们之前遇到的完全不同,阵地上没有深深的战壕,阵地上更没有密密麻麻的士兵,多数时候他们经过反复观察之后才勉强能够看见地面上穿着迷彩的南华士兵,却在两个兴水侧关键的村庄遭到南华13.7毫米高射机枪的猛烈还击,这些机枪全部都有良好的伪装,有的整体被用稻草盖住、有的藏在灌木中、有的甚至被架到了几人合抱不住的高大樟树上.....

倭人飞机的轰炸不得不草草地结束了,而那些隐匿在树林里的南华战车到这个时候甚至还没露面。

飞机轰炸的同时,在阵地前沿倭人的炮兵也展开了攻击,我军阵地上冒起了一团一团的浓烟,特别是倭人攻击的杨家村主阵地。

此时担当南翼防御总指挥的第101团团长萧胜看看了阵地上的情况,倭人的炮火比预计中的要猛烈许多,这让他的心里十分不爽,他本是在19陆军的时候就在吴履逊手上干排长,后因为表现出色到今天成为了101团的团长。

长期在南华的军事生涯让他对这种没有在阵地上吃敌人炮火的防御战很是反感,一个士兵在阵地上躲避敌人炮火并不会因为你更加训练有素、装备精良而减少伤亡。

但是师长早有命令,部队只能够在兴水以西防御,不能向倭人展示过于强大的力量。

“打退敌人这一地攻击,再把一线部队减少3/5,下来的部队在二线隐蔽待命。”

萧胜用命令的语气对自己身边的参谋长讲,参谋长也不过是迟疑了一下就将命令传达下去了。

话分两头,那边南华还在为一线士兵的伤亡郁闷,这边倭人第11旅团就已经基本上压到了我军的阵地前沿。

在兴水以东还有1/3多村庄的杨村一下子就被倭人1个大队给包围了起来,我军在对岸防御的只有一个连,在正东面寸口,我军对着压上到最前距离寸口我军只有50米的倭人进行了突然的打击。

尽管倭人最前沿的一些士兵迅速隐蔽,但后面一些不明所以的倭人却被成片地扫倒,仅仅这一下就有40多倭人倒地。

板井远远地听到枪声心情一下子就紧张了起来,从枪声来看对面的军队全部都是连发的自动火力,在这样水网纵横地形起伏的地方这对攻击部队来说根本就是致命的。

偷偷地瞄了一眼身后的师团长,板井的额头上瞬间出现了几粒汗珠。

由于倭人有相当数量的部队都是总华北、华中调派到上海战场,在之前的进攻中这些军队多是吃够了南华军队的亏,所以在之前上海作战中也多有民国军队突然打起南华军队的军旗以迷惑倭人,对此南华军队并不介意,不过也许是心理上的原因,倭人的攻击动作总会有一阵的放缓。

因为和中国军队对阵的时候在飞机、大炮、战车的掩护下进行密集冲锋,进光伤亡很大,但倭人总还是能够达到自己的目的,可如果对面的是南华部队那就完全不一样了。

倭人的火炮对南华的军队总是起不到什么作用,在冲到前沿的时候子弹就会象暴雨一样倾盆而来、无从躲避,就算以炮火压制战车冲锋,南华的战防泡和战车总能在关键的时候打掉掩护的战车,然后跟进的步兵很可能遭受到掷弹筒、机枪、冲锋枪、手雷、战车的高射机枪等等火力的猛烈清洗。

特别是南华战车的高射机枪和那种射速惊人的“消防栓”机枪,高射机枪基本上打在人身上就是一个盘子大的洞,打在四肢上基本都会断掉,要是击中头部那头就会象摔在地上的豆腐一样,犀利哗啦洒了一地的碎块。而“消防栓”轻机枪基本上子弹从来不会单个地击中人,一般打在身上都是几大到数十发不等,尽管威力有限,但被击中的部队整个烂成一片。

这两种武器都对倭人造成了沉重的心负担,有思想上理智的方面,也有心理中盲目的方面。

当然第6师团是倭人以为骄傲的野兽师团,身边倒下的战友对他们来说更象刺激攻击兴奋剂。

而此时也正是主攻部队的倭人发出嚎叫在战车和炮火的掩护下拼命冲锋,正是这嚎叫一下子将板井的注意力又拉回站战场。

此时我南华守军在几乎整齐划一地摔出数十枚手雷之后就选择了撤退,当硝烟散尽之后,他们除了偶尔能看见断墙处闪过敏捷的身影之外什么也看不见。

杨村皈依的气氛让倭人攻击部队一下子安静了下来,小心翼翼在村庄中搜索前进。

突然一阵长长的呼啸声划破长空,整个在兴水以东的杨村陷入火海,每一发炮弹落地都会将村民的磨盘阵得跳起。

与倭人小山炮不同,南华王牌部队的重型火炮口径达到155毫米,在射程和威力上更不是倭人能比,此时我军炮兵阵地在杨村西北15公里的一处树林中,重炮轰击之后我前沿阵地的掷弹筒、迫击炮、可拆解山炮(自然也可以组装)对着倭人突入部队展开了猛烈的轰击。

在板井的目瞪口呆中整整5分钟的炮击,倭人的攻击部队至少损失了1/3以上的兵力,而到这个时候倭人的侦察机和炮兵还无法确定南华的炮兵阵地予以压制,只是对着兴水以西盲目地一阵发泄。



PS:昨天我舅姥姥90岁大寿,去了外地几天。今天一回来就拼命更新,人说三天不写手会生的,写的我自己也不是太满意,希望大家将就一下。当然您也不是白将就,晚上11点30到12点还有一章,赶的话就是量多质劣!这里还是要说对不起了!

0
回复主贴

相关文章

更多 >>
聚焦 国际 历史 社会 军事

猜你感兴趣

更多 >>
5条评论
点击加载更多

发表评论

更多精彩内容

热门话题

更多
广告 大型核武军事模拟 坦克 装甲 战机 航母
发帖 向上 向下
广告 关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