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原创]以批判精神看越南史之马援篇

退役新兵 收藏 12 535
导读:[center][face=黑体][size=18]攻击民族英雄抹杀历史功绩[/size][/face][/center] [size=15][face=楷体_GB2312] [color=#FF0033]马援残杀上百名部首领和上千名义军,俘虏并流放了三百多名首领。[/color] 这句完全完全是有悖历史规律的,关于河内当局的“义军”的称呼,我已经在牝祸篇做了驳斥,故而只对历史规律做驳斥。在马援平叛战乱中,杀死了对方上百名首领以及上千名士兵,首先暴露出的问题就是数字模糊,一百零一也是上百人,九百零九也

攻击民族英雄抹杀历史功绩

马援残杀上百名部首领和上千名义军,俘虏并流放了三百多名首领。

这句完全完全是有悖历史规律的,关于河内当局的“义军”的称呼,我已经在牝祸篇做了驳斥,故而只对历史规律做驳斥。在马援平叛战乱中,杀死了对方上百名首领以及上千名士兵,首先暴露出的问题就是数字模糊,一百零一也是上百人,九百零九也是上百人,这个起伏值也忒大了吧!究竟是多少人,书中没有交代清楚,不过可以想到数量一定不少,否则也不会模糊的数字,委婉的表达。其次,交趾部落聚居区的首领怎么只有几十个部落士兵?居然都不超过一百人,这也太不符合历史规律了。众所周知,部落武装力量是在战时紧急招募农民加入,把劳动力转换为战斗力,也就是说,一个部落的战斗力是与其部落的劳动力成正比的,为了方便计算,两个单位是人。杜甫有诗曰:“酒债寻常行处有,人生七十古来稀。”从这句诗当中,能够反应出唐朝居民的最高寿命普遍值,如果结合一些非自然死亡的话,恐怕人均寿命会更低,通俗的说,中国人口老龄化也是近些年才出现的,是靠医疗卫生水品提高才造成的。换做事是交趾部落区,老龄人口占部族总人口比例至多十分之一到十分之二之间,也就是说有至少有五分之四的劳动力是可以转换为战斗力,注意一点,部落区女性也算做是战士,除二征夫人与赵夫人之外,部落地区还出现过黎真夫人、圣天夫人、八难夫人等女性战士。换算一下就会得知,当时越南的一个部落的人口数居然不过百,当然这是从《越南历史》当中测算出来的,而其部落人口数量也是一百到二百之间的浮动值。

根据汉朝的统计资料记载,三郡共有十四万三千六百四十三户,九十八万一千七百三十五人。在秦始皇统治时期,与公元前214年迁徙五十万人到五岭以南地区居住。并且在公元前221年派兵六十万驻扎在岭南地区,当时采取的是就地安置原则,也就是有一百一十万的纯人口基数,这批人便是客家人的祖先。至于在交趾等郡的人口数量不好考察,但是从历史的大背景可以肯定一点,人口基数必定大于当地居民,这样才能达到秦始皇的目的。我插嘴一句,近些年来,有人在抹杀秦始皇的历史功绩,扩大焚书坑儒的波及面,增加长城消极防御的影响力,我今天要反击,秦始皇对历史的功绩不但是统一了中国,而且奠定了中国往后不遭受分裂,试问,这个历史功绩谁人敢抹杀?秦始皇是一个不达目的誓不罢休的人,如果没有使迁徙居民改变当地人口比例而占到优势的话,是会再次小规模迁徙的。由此可以肯定,人口基数衍生出的人口比例是大于部落区的。

从《越南历史》的这句话当中,能够得到两条有价值的信息,一是河内当局在有意抹杀民族英雄马援的历史功绩,二是交州南部地区由于交通不便,使得汉族极其后期被部落区同化,按照现在的说话叫做民族意识被淡化。民族意识被淡化,以至于被同化的起因有两个,一是前面所说的民族人口基数;二是社会上层人口比例。中国有句古话“人往高处走”,当民族取向发生偏差之后,随之而来的就是民族意识被淡化,以至于同化。

马援为了同化越族人,还上书汉朝皇帝在越族地区取消原法律,取而代之的是汉律。

地方法律与国家宪法相抵触,修改或者是取消的必然是地方法律,况且当时的部落地区根本没有法律。凭此一句话,就能够看出河内当局是在攻击民族英雄。中国人讲究以理服人,那就从先从法律的概念说起,如果不具备法律的基本条件的话,那就是在攻击民族英雄。

法律必须具备的三个基本条件:

一.公正性

当然法律都是维护统治阶级的利益,但是却必须达到公正,中国人常说“天子犯法与庶民同罪”,从一定程度上就能反应出中国法律早期便存在了公正性,即便是属于封建法律,可至少具备的公正性。反观部落地区则不具备这个基本条件,对待触发之人,是根据部落而确定处罚手段。比如说是犯了杀人罪,也分为两种不同的情况,杀了别的部落,可以得到部落首领的庇护,而杀了自己部落的人,则有两个分支,身份尊贵的人杀了身份卑微的人,不承担任何责任,身份卑微的人杀了身份尊贵的人,是要除以极刑的,也是骇人听闻的,喂老虎或者是喂鳄鱼。

二.可变形

所谓可变形,即使要根据不同时期做出休整,中国修改法律的时候大多都是在改朝换代的时候,并不代表在同一个朝代内制定后不修改,修改法律被称之为变法。至于部落区域,看似能够满足法律的可变形,但其是多变性,而不是可变形,随首领个人喜好与情绪变化而变化非文字的处罚条例。还拿杀人罪来说,一个身份卑微的人杀死另外一个身份卑微的人,而由于部落首领心情好,或者是喝多了,或者是纳妾等,或者是这个人平时里讨首领欢心,所以对他就会免予处罚。

三.必须遵守性

法律是从人们公认的行为准则演化而来的,通过文字加以确定,任何人都必须遵守法律,无论他的身份是什么,法即使公平与正义的化身。而在部落区域,丝毫不存在这一条件,还拿杀人说,部落首领可以杀人,无论和平时期,还是战争时期,同样是禁止和平时期杀人,何以首领可以违反?

关于部落地区的所谓的法律,是不具备流动性的,一个部落的法律只能是在这个部落的势力范围内实施,在别的部落却不被认可,追根速递,当时部落区域只是存在一些非文字性的处罚条例罢了,称之为法律,无论是柏拉图学说,还是黑格尔学说,亦或是亚里士多德学说,都是不能接受的。马援通过实施汉律,使得部落地区的各个部落有了统一的法律观念,而通过平叛,使得部落地区实现统一,这样的一个民族英雄,却被河内当即攻击并且抹杀其历史功绩,这种天人共愤的罪行,为世人所不耻。

退役新兵

2008.08.17

马革裹尸文渊愿

老当益壮摩诘憾

注:红字部分为《越南历史》书中观点。

延伸阅读

以批判精神看越南史之民族篇

以批判精神看越南史之部落篇

以批判精神看越南史之秦汉篇

以批判精神看越南史之牝祸篇




本文内容为我个人原创作品,申请原创加分

[ 转自铁血社区 http://bbs.tiexue.net/ ]

11
回复主贴

相关文章

更多 >>
聚焦 国际 历史 社会 军事

猜你感兴趣

更多 >>
12条评论
点击加载更多

发表评论

更多精彩内容

热门话题

更多
广告 大型核武军事模拟 坦克 装甲 战机 航母
发帖 向上 向下
广告 关闭